章节错误举报 | 加入书签

荷包网-> 都市言情 -> 名门贵医全文免费阅读

第六十三章 搬家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八皇子赵琰委实没想到,自己偶尔出来喝个茶,透个气,居然也能遇到这么有趣一幕。

    难得看到表妹笉雅吃瘪,他看的心情舒畅。又见那侯爵府的二小姐清雅明明气的不行,却还要拼命维持大家闺秀的模样,又觉得好笑异常。

    “八弟,怎么了?”七哥赵谨淡淡的略带警告的声音飘来,赵琰这才收回窗外的目光,虽然他很想看看那个穿着朴素,话却极有趣的女孩长什么样,不过眼下还有要事,他只好放弃。用心记住了那女孩的背影和声音,他依依不舍地将将心思转回到七哥谈的正事上。

    “八皇子莫不是看上去街上的哪位姑娘了?”包厢那头,一个身穿黑色华服,长得极为俊美的男子,斜斜地靠坐在椅子上,手里握着茶杯,随意地转动着,嘴角露出一抹戏谑而又玩味的笑,他偏头侧目看了赵琰一眼,闲闲道。

    赵琰素来对这个刚到京城不久,就惹出一身桃花债的南蛮王子不感冒,若不是他是七哥专门请来的盟友,他才不屑与这种人坐在一起,不过即便是同盟,他也不会对他有好脸色看,当即沉下脸,冷冷瞥了他一眼道:“我不是你!”

    “呀呀…别这么冷淡嘛,到底是看上哪位姑娘了,长得漂不漂亮,我帮你参谋参谋。”着,那黑袍男子就懒懒地起身,打算凑到赵琰的窗下一探究竟。

    “陆锦,够了,该谈正事了。”一旁还有个男子,身穿深灰色素衣华服,样貌也极清俊,却较之刚才的男子,内敛沉默些,只见他修长洁白的手指,无意识地转动着茶杯,眼睛不知盯着哪处。淡淡地出声道。

    哈里木,也就是化名陆锦的男子。听了那灰袍男子的话,撇了撇嘴,甚感无趣地重新坐下。

    包厢里,三名男子继续谈论要事。酒楼外,毫不知情的沈雅还在与那刁蛮的小郡主。及以一副高高在上姿态自居的清雅美女周旋着,看看能不能从那美女手里多敲点银子过来。

    沈雅就是这样的人,他人敬她三分,她敬人十分。他人若不敬她,她可以置之不理,她人若故意辱她。那就别怪她不气。那个叫清雅的美女,表面上礼仪做足,暗里却十足做的是侮辱人人格的事,这就别怪沈雅挤兑她了。

    “哎…琰儿刚才又是被马踢,又是被小郡主挥鞭子。也不知道伤的重不重,找个大夫瞧瞧吧,少也得百十来两银子吧,又要治身体上的伤,又要治心理上的病。这二十两银子,可怎么够呢?”沈雅自语自语完。脸上摆出一副非常矛盾纠结,非常愁苦的模样,不了解实情的人,还真以为小郡主怎么欺负沈琰了呢。

    沈琰在一旁听得汗流浃背,却也死死咬住唇,硬是没出声拆穿阿姐的谎言。李木则完全惊呆了,根本没想到沈雅的瞎掰能力这么强。沈母则在一旁唉声叹气,谁也不知道她唉的,叹的是什么。

    “你,你胡!我明明没有撞到他,他怎么可能受伤??”笉雅显然没料到自己会遇上沈雅这号人,更加没想到眼前的这个女子竟然睁着眼睛瞎,谎的眼睛脸不红气不喘,当即气的小脸通红,恨恨地瞪着沈雅,一副恨不得把她吃了的模样。

    “我没有胡啊,不然你上前来摸摸,看看我弟弟有没有受伤。”沈雅无辜地耸耸肩,然后手指了指沈琰,闲闲道。

    “你——”笉雅不过沈雅,更不可能会真上前摸沈琰。男女授受不清就算刁蛮如她,也是知道的,自然不可能在街上与陌生男子有任何身体上的接触,哪怕隔着衣服摸一下也不行。

    当下,笉雅气白了脸。

    清雅脸上维持着笑容,不过马上就要挂不住了,一张精致的小脸上,一阵青一阵白,最后逼不得已,从牙齿里挤出一句:“兰儿,再,给那姑娘拿三十两银子。”

    那叫兰儿的丫鬟见她们家小姐被敲诈,本想跟那群刁民理论两句,不想刚要开口,就被小姐一瞪,顿时气势减了下去。

    她们端侯府在大周朝向来是最谨守礼仪的,要是在大街上与一群刁民闹起来,被京城的人知道,坏了端府的名声不,小姐更是会被京城那些贵族小姐少爷耻笑,她也会被老夫人,夫人责罚。

    这理论的事,万万不可做!

    兰儿想到这,不禁一阵后怕,赶紧从钱袋子里另拿出三十两,像烫手山芋似的,飞快地甩到沈雅手里。

    沈雅厚颜无耻地接过银子,朝那清雅小姐和小郡主展颜一笑,道了声:“谢谢。”就带着还在石化中的沈琰,李木和沈母离开了。

    没想到这银子讹的这么顺利,这倒是出乎沈雅的意料。虽然她当时见那个叫清雅的女子如此注重礼仪,已经猜到这些大户人家,可能最怕的就是遇到她们这样一穷二白,什么都豁出去的平民百姓。主要是与平民较真,丢不起这个人。本来沈雅只是抱着试一试的态度,没想到一下就成了。

    想起临走前,想起那个叫清雅的女子脸色跟个调色盘似的,沈雅就觉得一阵开心,果然让讨厌的人吃瘪是一件让人身心愉快的事。

    街头插曲,很快就被沈雅一家淡忘了。刚到京城,大家都很忙,没时间记那些乱七八糟的事情。倒是沈母一开始的时候还念叨了几天,沈雅这么捉弄了官家小姐,他们会不会派人来捉了她去。不过等了七八天都没动静,沈母也就渐渐消了这个念头,一门心思扑到即将参加科举的沈琰身上。

    沈雅原本以为,这件事过后,再遇到那个叫清雅女子的可能性不大。毕竟那些所谓的豪门望族,应该还至于天天到这大街上转悠,也不会无聊到为了五十两银子与一介平民计较。倒是那小郡主回来找他们报仇的可能性大点,所以沈雅回去后就嘱咐沈琰,李木最近尽量少出门,别被这刁蛮郡主给碰上了。等过一阵子,小姑娘气消了,也就自然把这事儿给忘了。毕竟还是个被宠坏了的孩子,没那么多心眼。

    不过沈雅显然低估了老天爷爱捉弄人的心思。没有料到。不久的将来,两人会以那样的方式,再次见面。

    闹了一场,平白得了五十两银子,沈雅还是很高兴的,给了沈琰李木各三两银子,让他们去贡院的路上碰到要买的东西就买,别不舍得。李木一开始不肯收,被沈雅硬逼着收下了,这银子反正也是平白得的,花了也就花了,无所谓。

    果然太容易得到的东西,人越不懂得珍惜。在街上兜了一圈,看着钱袋里所剩无几的银两,沈雅深深地觉得这句话得实在太对了。

    东西买的差不多了,沈雅找了几个伙计,让他们按照她写的地址,把东西全搬#  WWW..Com了过去。她则与沈母回栈收拾了一下,顺便将那药方写好贴身放好,结了她与沈母住的那间厢房的账,便往坊间方向走去。

    临走前,留了一张字条给沈琰和李木,让他们安心住在栈,得了空可以按照便条上的地址来找她和娘。

    沈雅和沈母一路背着包袱便往老妇人家的房子去了,天色已经渐渐暗下来,老远就看到坊间老妇人站在门外,遥遥望着那条进来的路。见到沈雅她们终于来了,很是高兴地朝她们走过来,握着沈母的手道:“可算来了,你们买的东西都到了,伙计们都在院子里等着,快去看看吧。”

    沈雅来之前提醒过伙计,她们没来,千万别走,因为待会还得搬东西。以至于现在院子里浩浩荡荡站了一堆人,怪不得老妇人看到沈雅他们过来这么欣喜若狂,感情是自己家突然来了这么一群人,不习惯。

    因为房子一共三间,沈雅的想法是两间卧房,一件布置成厅房,平日里用来吃饭,接待人什么的。虽然她们到了京城,也没什么人会来,不过还是备着好,以防万一。

    虽然院子里有石凳石椅,不过院子毕竟是露天的,一到下雨天就不行了,所以还是得布置出一个厅房。好在院子旁边还有一间小屋,里面灶台什么的都是现成的,不用沈雅花功夫砌出个灶台来烧饭。

    京城的东西都比较贵,沈雅将将连带从那位富贵人家的小姐身上讹来的银两,也只够她买一个卧房里的东西,还都是买的最便宜的货,沈琰屋里只买了一张床被褥,其他的什么也没买。没办法,钱全花完了。厅房里还什么都没有呢。

    现在身上统共还有二两碎银,沈琰那里她已经将住栈的银两给他了,所以不用担心。

    一转眼,她和母亲马上也要变成身无分文的贫民了。二两银子,在京城能活几天呢?沈雅有些担忧地想。看来,这卖人参的计划,得加紧提上日程了,不然马上她和母亲就得喝西北风去。

加入书签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打开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