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节错误举报 | 加入书签

荷包网-> 都市言情 -> 名门贵医全文免费阅读

第六十一章 惊魂未定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沈雅和母亲告别了老妇人,便回了栈,临走前答应老妇人下午搬屋子的时候,会带将药方带过来。老妇人千恩万谢地将她们送至门口,看着她们离开。

    回到栈,已是晌午。沈雅上楼敲了敲沈琰的房门,叫他们两个出来吃饭。顺便问问他们下午要不要出去转转,她在回来的路上看到不少考生都往贡院方向赶。据今早贡院的墙上,已经贴出了考试注意事项,让考生前去观看,以免考试的时候出了什么岔子。

    沈琰一听阿姐这么,自是点头答应。据科举考试,每年都会有人被赶出考场,甚至被禁止再参加科举考试,很大一部分原因就是没看清注意事项,违反了考场规则。

    沈雅又问了李木,他也点点要去。

    吃过饭,一行四人便出了栈。沈琰和李木直奔贡院,而她和沈母则去西市商铺看家什。

    其实她也很想去看看古代的贡院长什么样子,可惜实在有事走不开,只好作罢。反正以后时间有的是。她买完东西,还要回去给老妇人的女儿写药方,她答应了今天会给那老妇人带过去的,不能食言了。

    沈雅挽着母亲的手臂,走在古代京城的大街上,感受着周围百姓的叫卖声,马车的辘辘声,来往路人的话声,心里着实欢喜。几人因为有一条街是同路,所以路上还能话。

    沈琰第一次到京城,一开始还是激动的,比如昨日与李木两人就在楼下与那些书生聊到很晚才上楼睡觉。沈雅模模糊糊都睡过一觉了,醒来才听见隔壁开门进屋的声音。

    只是,今日两人明显情绪就略显低落了。这让沈雅感到很奇怪,这两人的新鲜劲过得未免也太快点了吧?

    再看两人的神色。不太对劲啊。沈琰脸色有些郁郁地低头走着,李木则抿着唇出神,不知道在想什么。

    见两人情绪古怪。沈雅与沈母对视一眼,都想不明白这二人是怎么了。怎么昨日还好好的,今日就成这副样子了?难不成今早在栈被人欺负了?不会吧。沈琰性子虽比李木冲动些,但比起一般人。那自制力也算是好的,会和人挑起矛盾吗?当然,若是因为几人谈学问意见不合引起冲突,到也是有可能的。至少沈琰有可能,谁让这个孩子心眼直,一根筋呢。

    “琰儿,李木。你们怎么了?似乎有什么心事?”沈雅不希望沈琰把事情憋在肚子里,这家伙很容易钻牛角尖,别一不小心又钻进去,出不来了。还是要适时开导一下比较好。

    “啊?没,没什么…”沈琰太单纯,心里几乎藏不住事,刚才他明显在走神,如今被沈雅一问,吓了一跳,抬头。目光躲闪着不敢看沈雅,却不肯实话。

    “嗯?”沈雅心知这家伙的脾气,也知道用什么办法治他,所以见他不肯实话。便似笑非笑地盯着他,直盯的他头皮发麻,开口实话为止。

    “阿姐…我,我只是觉得,原来自己不过是一只井底之蛙。。”沈琰被沈雅逼得迫不得已,只好硬着头皮。开口道出实情,语气里满是失落。

    听沈琰这么,沈雅终于反应过来这小子是在纠结什么了。感情是京城聚集的青年才俊一下多了,让沈琰和李木感到了危机感和浓浓的挫败感。

    原先在陆家村那块小小的地方,琰儿和李木或许是不错的,甚至放眼整个乡里,沈琰考了第一,实力肯定也没的,李木虽没有沈琰学习好,可到底也考中了乡试,成绩也不错。可到了京城,全国的莘莘学子都涌到了这块地方,他们二人,在他们中间,也就不算什么优秀了。

    其实沈雅早就想到了这一层,也并不指望沈琰能一次考中进士,要知道全国有多少个乡试第一都会涌在这片地方,况且京城还有好多考生。那些高官贵族的子弟也会参加考试吧,他们受过的教育肯定比琰儿他们好的多,自然各方面能力也比他们强!况且古代应该也有走后门,这样一来,琰儿考中的可能性就更低了。

    这个朝代的科考俗称进士考试,进士科及第很难,又分为三等,一等称进士及第,第一名称状元,第二名称榜眼,第三名为探花;二等称进士出身;三等赐同进士出身。每三年的科考,进士录取不过二三十人罢了!由此可想而知,科考有多难。虽然这个朝代取士,不仅看考试成绩,还可以凭借各路名人士的推荐,不过这里面水分太多,普通考生想见名人士根本不可能,这不过是为那些名门望族的子弟准备的辞罢了!

    这些消息,都是沈雅从南容镇一路到京城,向路人探听来的。沈琰和李木每天都忙于看书,她这个做姐姐的,自然要帮他留心一下。陆家村实在是太小了,又从没有人出过村考过科举,自然没人知道这些,包括夫子,所以为了探听到这些消息,沈雅也花了不少功夫。

    她没把探听来的消息告诉沈琰和李木,就怕他们听了,打击他们的自信心。

    现在,两人终于认识到了科举考试的难度,这样也好,让他们有个心理准备,免得到时候信心满满地进去考试,结果没失望地出来。

    其实沈雅之所以会有想在京城扎根的想法,也有一部分原因是为了沈琰。沈琰聪明,好学,可是仅仅凭陆家村的几位夫子和几本书,哪怕他在陆家村再优秀,到了京城这个天子脚下,能人异世汇聚的地方,他肚子里的那点墨水,在这块土地上就显然稀疏平常了。

    沈琰现在很很年轻,他还有大把的时间可以用来学习,等真正学成了,他完全可以继续再考。

    京城的学院很多,她都打听过了,最有名的。除了那所由朝廷专门开设的国学院,还有好几家书院。朝廷所设的国学院想进去是不可能的,那地方是专门为官家子弟准备的。想进去里面念书,要么你是朝廷命官的子女,要么你认识朝廷命官经他推荐。否则哪怕你银子再多。也进不去!

    沈雅知道有这个书院的时候,第一个想到的人便是赵铁!若是找他帮忙。想来靠着以前在陆家村的交情,他肯定会帮。只是,她还没准备好与赵铁相见。另外,她也不想琰儿进那个地方去念书,那里面的孩子都是娇生惯养长大的,脾气性子琰儿肯定受不了。她担心琰儿在里面受欺负。

    所以,她想给琰儿在京城找另外一家比较好的书院。让他再多读几年书,若是过几年,他还想继续走仕途之路,当然最好,若是不想,完全可以干点别的。

    “琰儿,别想这么多,只要你尽力便可。”知道沈琰心结所在,她解起来也就方便了,丧气的话她肯定不会。只能尽量鼓励他。不管他这一次有没有考上,都无所谓,只要琰儿开心就好。本来嘛,他才十五岁。正是吸收知识的最好年龄阶段,考不上再学就是了,反正家里其他事情目前还不用他操心,她和母亲操心就可以了。#  WWW..Com他只要一心一意读书,完成自己的梦想便可以了。

    “阿姐,我…”沈琰自己也不知道怎么回事,自从和来自各地的考生聊过以后,他心里就堵得慌。以前,家里穷,他努力地学习,迫切地想靠自己的勤奋,考取功名,好让母亲和阿姐不再受苦。可是,到了京城以后,他才深深觉得,自己的学识还很浅薄,他要学的东西,还很多。现在的自已,哪怕再努力,也不可能比得上那些人。

    也许,自己真的想多了。不管结果如何,只要自己竭尽所能,哪怕没中,他也不会有什么遗憾。大不了,三年以后再考!

    想到这一层,沈琰整个人也就豁然开朗了,不再愁眉苦脸,自信心又开始回归。

    “阿姐,谢谢你,琰儿想通了。”

    看着沈琰露出一脸释然的笑容,沈雅也跟着欣慰地笑了。她就知道,她的沈琰聪明,只要稍微一点拨,就能将其中的道理想通。

    只是…不知李木想通了没有…

    沈雅转头又看了看一旁的李木,只见清俊的脸上,眉头依旧紧皱,唇抿的更紧了,原本就没什么血色的脸上,在阳光的照耀下,却更加苍白。

    沈雅见此,有些默然,嘴张了张,却不知道该什么安慰他。李木与他们不同,他想要考取功名的愿望比琰儿更加强烈,他想要摆脱过去的生活,就必须考取进士,哪怕是三等进士!可是,这块地方,竞争…实在太激烈了…

    李木像是感受到了沈雅的目光,转过头,眼里已经没有了之前的复杂,反而一片清明。他朝沈雅淡淡一笑,脸有些泛红,略微羞涩地问道:“怎么这般看着我?”

    沈雅被李木的声音唤醒,这才反应过来自己竟盯着人家发起了呆,不由老脸一红,正想什么,却忽听前方传来一阵惊叫声。

    “啊——”

    “救命!”

    “快跑——”

    原本秩序井然的街道,突然混乱起来,只听前方传来“得得得”的马蹄声,声音很急很快,所过之处,一片尖叫声,和东西倒地声。声音越来越近,越来越急,沈雅还没反应过来,突然就感觉身子被人猛地一把抱住,往后拖去,而就在此时,一个人影突然从沈雅右侧窜了过去,直接跑到街道中心,在那里,一个四五岁的小男孩子,正无助坐在街道中央,喊娘。

    那引起街道骚动的马,眼看就要将那男孩践踏在脚下!

    “琰儿——”

    沈母和沈雅定睛一看,才发现那个跑去街道的人,竟是沈琰,两人顿时吓得脸色惨白,发出一阵撕心裂肺的叫声。沈雅想都没想,就要冲上前去,可是衣服却仅仅地被人拽住,沈母同样如此。

    “沈姑娘,沈大娘,你们冷静点。”李木略带焦急的声音传来,沈雅这才略微冷静下来,一颗心却依旧提到嗓子眼。眼看着那匹马要踩到沈琰。

    “吁——”就在那一刹那,马背上的主人发现了街道上的人,死命地勒住了缰绳,那马嘶叫了一声,不甘不愿地停下来,脚差一点就要踩到沈琰。

    “哇…哇…哇…”那被惊吓的孩子,这时候才反应过来,吓得哇地一声大哭起来。

    “孩子,我的孩子——。”人群中,不知从什么地方冲出一个年轻的妇女,哭喊地冲到沈琰跟前,一把从他怀里抱起孩子,哭着叫“我的孩子,我的孩子”然后转头,连声对沈琰“谢谢,谢谢。”这才抱着孩子离开。

    沈琰脸色苍白地坐在街道中央,有些惊魂未定,刚才那一霎那,他不知从哪里来的勇气,竟一下子冲到了路中间,想救那孩子,却发现自己早已被疯狂冲的马吓得不能动弹。

    “琰儿,你没事吧?”见沈琰安然无恙,沈母和沈雅这才松了一口气,沈母更是吓得眼圈都红了,跌跌撞撞地冲过去,不停地摸着沈琰,深怕他哪里受伤。

    “我没事。娘,对不起,让你担心了。”沈琰终于回过神,勉强从地上挣扎地站起来,沈雅见此,赶紧上前扶她,边扶边骂道:“以后再这么冲动,小心我不饶你。”

    沈雅真的是吓坏了,一颗心到现在还在砰砰直跳,幸亏那人及时勒住狂奔的马,不然,琰儿可就要丧命于马腿了。

    想到那个骑马狂奔的人,沈雅心里没由来窜起一股邪火,这人怎么骑马的,想闹出认命么?她当即抬头,想看看马背上是什么人,只是这一望,就愣住了,马背上坐着的,竟然是个娇滴滴的小姑娘。

    小姑娘此时穿的是骑马装,看上去英姿飒爽,长得很漂亮,一看就知道是达官贵人家的孩子,通身的贵气,与他们这种穿着布衣的平民,比都不能比。当然,若是忽略她眼里即将喷涌而出的怒火,就更完美了。

    沈雅这厢还没欣赏完,那厢小丫头已经非常不高兴地大声喝道:“喂,你们是什么人!竟然挡了本小姐的路,你知道我是谁吗?”

    沈雅愣愣地看着马背上气的小脸通红,差点撞了人却一副盛气凌人骂人的小姑娘,脑中不自觉地想到:难道你爸是李刚?

加入书签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打开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