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节错误举报 | 加入书签

荷包网-> 都市言情 -> 名门贵医全文免费阅读

第五十九章 谈成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可是,该如何让她放下戒备呢?沈雅念及此,忍不住低头沉思。

    一旁的沈母见沈雅露出凝重的表情,知道她是嫌租房的价格太贵,而那老妇人又半点不肯降价。低头想了想,上前温和地对那老妇人笑道:“老姐姐衣服上的图案甚是精致,看着像咱们大周朝数一数二的雕绣?”

    那老妇人原本一副拒人于千里之外的表情,沈母这话一出,却立刻引起了她的共鸣。

    只见她低头摸了摸短襦边上的图案,欢喜道:“是啊,没想到你也认得雕绣。这是我女儿绣的,才刚绣好。”老妇人一到女儿,表情就立刻变柔和起来,脸上也没了刚才的冷漠。

    “老姐姐福气真好。”沈母笑吟吟似羡慕道。

    “呵呵,是啊。我女儿挺孝顺的。”老妇人也不谦虚,点头应了沈母的称赞,对沈母话的语气也一下子和气了很多,二人之间的距离似在一瞬间就拉近了。

    沈雅目瞪口呆地看着眼前二人,有点不敢置信,母亲竟然三言两语,就让那老妇人放下了对她们的戒备。好吧,她承认是她孤陋寡闻,认不出什么叫雕绣,而沈母刚好到了那老妇人感兴趣的话题上。

    看着两人这么旁若无人地聊起了天,像是完全忘了此番的目的。沈雅感到一阵汗颜。尤其是那老妇人的竟然聊得眉开眼笑,一副相见恨晚,恨不得要拉着沈母回屋关上门聊天的架势,沈雅更觉得不可思议。

    她突然觉得,彼时站在她面前的沈母,有些陌生。仿佛一下子颠覆了她过去对母亲的印象。

    可是仔细想想,又觉得沈母做的这一切并不奇怪。她本来就怀疑沈母出身于大户人家。世面肯定没少见,阅历只比她多,不会比她少。况且她年轻的时候能孤身拉扯两个孩子长大。本身就证明沈母并不如表面看上去柔弱,相反,沈母应该是属于外柔内刚型。

    沈母平日里不大出声。为人又谦和,凡事吃了亏也不去与人计较。表面上让人觉得懦弱了些。而事实上,沈母把什么都看的很明白,很清楚。平日里不显山露水,关键时刻,就起作用了。这不,才三言两语,就让那老妇人对沈母生了亲近之意。

    想到这一层。沈雅#  WWW..Com就有些郁闷了。当然,对沈母有了更深的一层了解,她自然是高兴的,只是觉得有些别扭,搞了半天,自己在她面前兴许还是个孩子。虽然她活了也快三十年了,但在已过四十的沈母面前,她终究没有她丰富的阅历。况且,她前世的生活一直是简单单调的,不似沈母这般背后还藏着故事。她的人生,起来除了穿越这件事离奇了点,平时,还真是要有多平凡就多平凡。亏她还老喜欢拿出一副大人的样子在琰儿和母亲面前显摆。

    想想都觉得丢脸!

    沈雅咬着唇,一脸纠结地看着一旁与那老妇人聊天的母亲。谦和的态度,温和的微笑,身上的衣服虽穿的旧了点,举手投足之间却仍然彰显大家闺秀的气度,甚至要比那些柔弱的闺秀,更要硬气一些。想必,是这十多年贫苦的生活,磨练出来的。

    “雅儿,老姐姐了,可以便宜二两银子,你看行不行?”沈雅原本还在发呆,被沈母声音唤醒,她愣了愣,抬起头见母亲一脸拿不定主意的样子,想了想点点头笑道:“好,就八两银子,只是,不知屋子…?”

    虽然沈母貌似与那老妇人聊得挺熟了,可是再熟,她也不能因此而租一个见都没见过的房子呀!若是那老妇人漫天叫价,而房子破的一塌糊涂,那她不就成冤大头了。所以,她委婉地提出想看一看房子。

    “好,老妇人就带你看进去瞧一瞧,免得小姑娘担心老妇人诳你们。”那老妇人一但对沈雅她们放下戒心,话也比较随和了,竟然和沈雅开起来玩笑。

    沈雅被她的有些不好意思起来,尴尬地笑了笑。一旁的沈母也乐呵呵地看着女儿头一次被人的脸红,着实看的欢喜。女儿平时就是太严肃了,小姑娘家家的,就应该这般模样。

    老妇人领着沈雅和沈母一起进了宅子。一进去,首先就看到了四四方方的院子,院子里有口井,井边放了个木桶,用来取水的。旁边有一个晾衣架子,上面凉满了衣服。院子中央有一个石桌,桌旁四个石凳,上面还有几只碗,碗里放了一些咸菜,馒头之类,应该是刚用完早饭不久。

    穿过院子,就看到正面四间上房,中间有个穿堂。三人一路穿过堂,迎面是一堵围墙,转过围墙,就见一小角门。两人随着那老妇人穿过角门,竟又看见一院子,比之之前的小了些。院子对面,就是三间上房。

    “诺,这是租的房子。”老妇人指了指那三间房间,转头对沈母和沈雅道。“包括这院子,一起租给你们。收你们八两银子,不贵吧?”

    沈雅没想到这次租的房子里,竟然还包括院子,心里着实高兴。那三间房表面看上去也挺新的,里面应该也不会太差吧。沈雅一边想着,脚就就朝那房间走过去,推开其中的一间门,往里看去。

    房间里虽然空荡荡的,什么也没有,但是基本的装潢已经好了,只等往里填家具什么的。她一连将三间房都看过,脸上的笑意却怎么都掩饰不住,她对这房子,很满意!

    只是,有一点,她和母亲总不能每次出去,都从人家的院子穿过去吧?这样会不会太麻烦了?

    老妇人似看出了沈雅的疑虑,转头指着那角门道:“那弄堂里,还有一扇门,你们平日里可以从那里出去。”

    沈雅闻言,欣喜地跨过角门,朝那弄堂里看去,果见那边边上,还有一个刚好容一人穿过的门,虽然门不大,不过这样已经足以。于是她回过来对那老妇人道:“好,我们就租这里了。”完,从怀里拿出钱袋,找了四两银子出来对那老妇人道:“这是四两银子,算是定金行么,今天下午,我和母亲就搬过来。”

    老妇人淡淡地接过银子,垫了垫,确认银两确实足了,才放进衣袖里道:“可以。”完这话,老妇人又转头对沈母笑道:“老妹子,你这女儿不简单啊!”

    沈母听她这么,只是呵呵地点头笑,倒是让沈雅囧的恨不得找个地洞钻进去。果然姜还是老的辣,在这些老辈眼里,她做什么,都被她们看的很透彻啊。

    房子的事情解决了,沈雅也就轻松了很多。三人看完房子,便打算离开,还是从原先的路返回。穿过堂子,进了老妇人所住房子的院子,沈雅看到了原先给她开门的小丫头,正在院子里玩耍。见沈雅她们出来,抬头高兴地朝老妇人唤了声“祖母。”然后偏头看见沈雅他们,也朝她们呵呵地笑了笑。

    老妇人见到外孙女,欣慰地上前摸了摸她的头,温声道:“你娘好一点了吗?”

    小女孩一听祖母问她娘的事情,脸色立刻垮起来,有些难过地摇摇头:“娘还是老咳嗽。”完,眼圈又红了。

    “哎。”老妇人听外孙女这么,长叹一口气,面露忧色,转头对沈雅母女道:“我让外孙女送你们出去罢,我去看看女儿。”完,招呼女孩过来,让她送她们出去。

    沈雅刚进院门的时候,就闻到了院子里一股浓烈的中药味,隐隐听到左边屋子里隐约传来咳嗽声,一开始以为是隔壁院子的,如今看来,确是老妇人的女儿。

    念及此,沈雅停下脚步,上前对那转身要走的老妇人道:“大娘,略等一下。”

    那老妇人急着要进屋看女儿,却听有人在背后叫住她,她疑惑地转头,知是租房子的那位姑娘,于是不解道:“怎么了,房子还有什么问题么?”

    “不是。”沈雅走上前,吸了口气对你老妇人道:“刚才我听到房间里传出的咳嗽声,如今又见您这么焦急,想来是屋里那位病的重了?”

    老妇人原本还强忍着不在外人面前露出情绪,现下一听沈雅关切的询问,再也忍不住,红了眼睛道:“是啊,是我那苦命的女儿,得了重病,看了很多大夫,都没有效,如今眼见病越来越重,却也只能熬一天,是一天了。”完,眼泪夺眶而出。彼时站在沈雅面前的,再也不是那冷漠戒备又略带精明的妇人,而是那心心念念都是女儿的母亲。

    “可怜我女儿如此孝顺,心地又好,老天爷为何待她如此不公!!!”

    老妇人一下子哭成了个泪人,又是捶胸又是顿足,沙哑着嗓子叫喊。

    沈母见她这样,心里也怪难受的,赶忙上前安慰道:“老姐姐别哭,我女儿医术了得,她一定可以治好你女儿的病。”

    老妇人一听沈母的话,有些惊奇地抬起泪眼,问道:“老妹子,你的可当真?这位姑娘,当真会医术?”老妇人问完,又忍不住多瞧了沈雅两眼,怎么都不敢相信,眼前这位十五六岁的姑娘,会治病。

    沈雅被她瞧得有些悚然,点点头,却又摇摇头,对那妇人道:“沈雅并非会给人治病。”完这话,她又看了一眼沈母,希望她不要拆穿自己。京城这地方能人多,她会医术委实怪了些,还是小心些好。

    要救那妇人的女儿,办法多的是,不一定非要自己懂医术。

加入书签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打开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