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节错误举报 | 加入书签

荷包网-> 都市言情 -> 名门贵医全文免费阅读

第五十七章 逃脱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什么铃龙,我不知道那是什么东西。”沈雅忍着怒气,对上哈里木的眼睛,冷冷道。虽然她努力想让自己冷静下来,也分明知道,眼前的这个男人很危险,他绝对有能力杀了自己,可是她就是痛恨别人用这样的语气,这样的方式强迫自己。况且,他问的是雪球的事情,她又怎么会告诉他?

    她现在已经是雪球认定的主人,哪怕雪球曾经属于南蛮,她不会让它落入别人的手中。

    她强迫自己不要屈服于他的淫威之下,一手不动声色地将一根银针夹在指间,伺机而动。

    “女人,我警告你,别挑战我的底线。”哈里木忍耐已经到了极限,他幽暗的眸子里射出一丝杀气,俊美的脸上,结了层寒霜,嘴角却挂着残忍的微笑。对于女人,他向来没什么耐心。

    沈雅静静地看着他,努力不让自己被他身上散发的杀气所慑,镇定道:“好…我告诉你…”

    对于眼前这个女人的突然顺从,哈里木感到意外地挑挑眉,之前见她一副抵死不的绝强模样,他还在想着要不要用些非常手段,不过现在看来,是没有必要了。

    女人,果然是无趣的东西。

    哈里木嘴角露出一抹嘲讽的笑容,手也不自觉地松了下来,他懒懒地看着她,漫不经心道:“那就吧,把你知道铃龙的事情,全都出来。你最好别在我面前耍什么花样,否则,我会让后悔!”

    “好…”沈雅乖顺地答应道,脸上却突然露出一抹奇怪的笑容,哈里木正待反应,却猛地感觉胸口传来一丝刺痛,痛意一下子传遍四肢百骸。逼的他不得不松开禁锢她的手。

    沈雅趁哈里木松手之际,飞快抢过他另一只手里的雪球,抱着它,转身掀帘从马车上跳了下去。

    南容镇的百姓本来就被刚才的变故弄得云里雾里,愣在当场。现在又突然间见一身着青衣的女子怀里抱着一只动物,从马车上跳下来。众人见此,当场爆发出一片哗然,更有暗恋哈里木的女子。对那跳下来的女子怒目而视。似乎没想到这个长得这么普通的女孩,能上哈里木的马车。

    哈里木反应过来的时候,那个该死的女人已经跑了,他低头看了看他的胸口,发现胸口上不知何时,扎了一根银针。好巧不巧地,那女人扎的地方,正是他胸口的内关穴。怪不得他的心脏会突然刺痛。

    该死!!哈里木低咒了一句,猛地掀开帘子,见那女子正死命地抱着铃龙在路上狂奔。眼看就要没入人群,哈里木忙转头对身旁几个侍卫恶狠狠地道:“还不快追!”

    “是。”那侍卫得了主子的命令,终于反应过来,撒腿朝沈雅追过去,哈里木也从马车上下来。目光冷冷地盯着越来越远的人影,嘴角划过一丝玩味,眼里更是流露出一丝遇到猎物的兴奋。他把玩着手中的银针,目光闪烁不明,这个女人似乎会医术。

    沈雅抱着雪球在前面狂奔,感觉后面传来一阵骚动,往后看了一眼,顿时惊出一身冷汗,她的身后,竟有四五个身穿南蛮士兵服的人在追她,而且就要被追上。

    眼看那女人快要被逼入绝境,哈里木双手环胸,满意地看到她回头时脸上露出的慌乱。他倒要看看,这个女人还能往哪里跑。

    不过,哈里木显然是低估了沈雅的智商,就在他看到沈雅马上就要被士兵抓住,却见她突然从包包里拿出钱袋,然后毫不犹豫地往空中一抛。铜板,银两,从钱袋里撒出来,在空中旋转一圈,成抛物线的姿势滚落在地上,发出一阵叮咚的清脆的声响。

    “捡钱啦!!”只听人群中不知谁喊了一声,然后就见街道两边的百姓疯狂地朝那钱袋撒向的地方跑去。而原先那几个追赶沈雅的官兵,则被这群捡钱的百姓挡住,无法上前。仅仅是慢了两步,却已经足够沈雅逃跑了。

    很快,沈雅钻出人群,朝街边一个拐角处跑去,没一会,人就没影了。

    没想到她最后竟然和自己玩了这么一个把戏,哈里木拧紧双眉,看着她消失的地方,突然“呵呵呵”对笑出声来。

    听到他从胸中震出的笑声,在一旁服侍的侍女暖玉却惶恐地低下了头,她知道,这是主子发怒的前兆。

    “木泽,你去查一查这个女子的来历。”见那女人已经消失不见,哈里木也不再街上停留,转身上了马车,放下车帘,坐定后冷冷地朝空中道。

    “是,主子。”话刚完,就见马车外传来一阵衣服摩擦的轻响,然后一个低沉的男声从帘外传进来,那男子答应一声,便又飞身离开了。

    “暖玉,你对铃龙,了解多少?”哈里木此刻又恢复了之前的慵懒,他侧身卧在榻上,眼睛半阖,一脸惬意地享受着暖玉给他捶腿。

    暖玉名义上是哈里木的侍女,事实上早就已经是他的女人,哈里木因喜欢她的温婉乖巧,又极聪明,所以时常带在身边服侍。

    “奴婢知道的不多,以前听宫里的人过,南蛮圣物,有治愈百病,统领万兽的本领。几百年前,南蛮的祖先正是靠着铃龙打下了江山,所以才将铃龙奉为圣物。”暖玉非常恭敬地答道。

    “哦?不过区区一只顽兽罢了,怎会有如此能耐?”哈里木显然不相信暖玉的关于铃龙的事情,不过一个传,没人亲眼见证过,怎可当真。南蛮的江山是靠一只动物打下来的,这样的法,更是荒谬不可信!

    听了侍女了一些关于铃龙的事情,哈里木反而对它失去了兴趣。现在,让他更感兴趣的,倒是那个出乎他意料的聪明女子。

    沈雅一路狂奔,足足跑了两条街,才终于甩掉了后面的尾巴,转头看看身后,确定没人跟来,她这才停下脚步,抱着雪球,大大地喘了口气。

    好险!沈雅有些后怕的抱紧雪球,看那人分明是认识雪球的,还叫它什么铃龙,这是它的真名么?她有些好奇地低头看了眼怀里到现在还在瑟瑟发抖的小家伙,看样子显然是吓坏了。

    那个男人,虽然长得极美,却如罂粟般,美则美矣,却是致命的。她从小到大,一直生活在和平年代,即便到了异世,也不过是在一个贫穷的山村,那里民风淳朴,断然不会让人感到有什么危险,哪怕是蛇蝎如张氏,也没让沈雅有那种怕极的感觉。可是,这个男人,却第一次让她知道了什么叫杀气。那种寒如骨髓,如置冰窖的感觉,她再也不想体会,一次就够了。

    危机解除,沈雅抱着雪球往雇马车的地方赶去,那个危险的男人这么紧张雪球的事情,会不会是知道雪球的秘密?若是这样,他会不会派人过来将雪球抢走?沈雅越想越害怕,抱着雪球急急忙忙在街上问了哪里有雇马车,就朝着那个方向跑去。这里是那个男人的地盘,太危险了!她必须立马带着雪球还有一家人尽快离开这里,免得被那男人查出他们住的地方,将雪球抢走!

    至于沈母,她现在倒也没那么担心了。她根本就关心则乱,忘了母亲是大人,怎么可能连回栈的路都找不到,随便在路上找一个路人问问就行了。她们所在那家栈地处南容镇的中心,应该有不少人认识。

    沈雅雇了马车赶到他们住的栈时,沈母已经在栈门前焦急地四处张望。见沈雅回来,焦急的脸上终于笑容,她松了口气,迎上前去握住沈雅的#  WWW..Com手道:“终于回来了,让娘好一阵担心。”

    这时候,沈琰和李木也一脸疲惫地从外面回来,见沈雅站在门口,都一脸喜意地跑上前去。

    “阿姐,你终于回来了,我和李木找了你三条街,都没找到你,担心死我们了。”沈琰看到沈雅回来,心中的一颗石头终于落地。李木站在沈琰的后面,见到沈姑娘平安回来,暗自松了一口气。

    沈雅见到他们,自然也很高兴,她刚才几乎是从鬼门关里挣脱出来,再次见到家人,才她砰砰直跳的心平静下来。

    不过眼下不是放松的时候,她必须带着母亲,弟弟,还有李木赶紧离开南容镇。不然若是那个叫哈里木的很快找上来,她和雪球都得玩完。

    “娘,路上吃的东西和用的东西都买好了么?”

    “买好了。那时候与你走散后,我四下找不到你人,就先去买了路上要用的东西。”

    “那好,咱们收拾收拾,现在就走。至于原因,路上再。”沈雅此刻显得有些焦急。

    沈母他们虽然不明白沈雅为什么突然决定现在走,不过见她如此紧张,也知道可能发生了什么事。于是几人都上楼收拾好东西,结了账,坐着沈雅雇来的马车,直奔城外。

    “主子,属下已经查到,那女子是从边界林子里出来的。林子的另一头应该有个村庄。女子身边还有三个人,现在正要离开南容镇,前往京城。”

    “哦?京城么?”哈里木在书房,一脸兴味地咀嚼着这两个字。

    “主子,要不要我去把她抓回来么?”木泽不明白主子的意思,于是试探地询问道。

    “不用,你下去准备准备。咱们,也该上京了。”

加入书签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打开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