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节错误举报 | 加入书签

荷包网-> 都市言情 -> 名门贵医全文免费阅读

第五十六章 路遇妖孽二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沈雅现在很好奇,为什么哈里木会这么受百姓欢迎,难道只因为他长得太好看了?不可能吧!因为长得好看,受女人欢迎,她还能理解,可是这大街上可不止女人,男的,老的,少的,都有,总不会男人也因为美色而喜欢男人吧?好吧,这个世界或许也有那么几个断袖,可总不会全是断袖吧?还有,难不成老人家也喜欢美色???

    弄不明白,沈雅只好找周围的人问问,可惜大家都的目光都聚集在马上的那个妖孽身上,沈雅问了几个人,都没人理她。无奈之下,她只好作罢,想从人群中抽身离开,继续办她的正事。

    “娘,咱们回去吧。”沈雅转身,正想拉着一旁的母亲离开,可是回身一看,身旁哪里还有母亲的影子,早被人群不知道冲到哪里去了。

    “娘!!!”沈雅见母亲突然不见,顿时惊出一身冷汗,她脸色有些苍白地在人群中四处张望,企图寻找母亲的影子,可是人太多了,她根本就看不清楚。

    这人山人海的,母亲会被冲到哪里去呢?沈雅急的手心都沁出了冷汗,她们第一次来南容镇,母亲对这里又不熟,万一她找不到回来的路怎么办?

    都怪那只该死的妖孽,没事出来晃荡什么,不知道自己会造成交通堵塞吗?

    沈雅越是着急,越想不出办法,各种负面的担心一下子涌上心头,压得她几乎喘不过气来。

    她显然是忘了,沈母不是小孩子,不会笨到连个路都不会问,连住的栈都找不到,平日里沈母虽不大拿主意,可到底年纪摆在那里。阅历是肯定有的,断然不会连回去的路都找不到。沈雅显然是担心过头了。

    哈里木坐在马上车上,有些困倦地看着周围百姓兴奋地呼喊,那一张张无知的脸上,写满了对他的仰慕之色。

    不错,在哈里木眼里,这群人就是无知而愚蠢的。他不过是无聊,顺手做了一件小事。没想到竟然换来了这群人如此的敬仰。

    南容镇地处南蛮与周朝的交界。经常会有南蛮的皇室来这里烧杀抢夺百姓的财物。这其中,要以他名义上的二哥——南里希最盛。这里的官府害怕南蛮的皇室,对于他们的掠夺,几乎不敢有任何反抗,甚至那管辖南容镇的县官,也与二哥联合起来。一同抢夺百姓。

    他哈里木向来不是什么良善之辈,对于南里希的那些行径,向来不管不问。只是,他千不该万不该惹到自己,那就别怪他不气了。

    虽然这个人与他无冤无仇。可是谁让他偏偏了不该的话,惹怒了自己,他哈里木的手段,在南蛮皇室也是出了名的,他若是要对一个人下手。向来不会心慈手软,而他的二哥,就是因为一句错话,至今仍然躺在床上。

    父皇对他心里有愧,对这件事只是小惩大诫罢了,反正他儿子多的是,不缺这一个。

    不过因为这件事,让南容镇的百姓将结束他们凄惨命运的全部功劳,全都算在了他头上,甚至还做了一块匾对他歌功颂德。而他一边占据了二哥从南容镇百姓身上抢夺来的全部金银,以及各式各样的美女,另一边,又享受着南蛮百姓对他的仰慕与崇敬。

    既然这群无知百姓愿意对他无条件诚服,他自然也不会拒绝这等好事!

    另外,这一次,两国交战,作为将领的他,又因为无条件投降周朝大军,让南容百姓免受战乱之苦,更是赢得了这群人的拥戴。而这,只不过是他与赵谨合作的第一步罢了!

    这次投降,导致他不得不以南蛮皇子的身份,作为人质,前往周朝。

    父皇为自己无条件投降的事情大怒,周朝作为获胜方,要求南蛮交出一位皇子,作为人质,而他,自然而然地被朝中大员作为挡箭牌推出去。朝中对于让他以质子身份出行大周朝,几乎一片赞同声,父皇想反对都不行。这其中,以皇后娘家的势力呼声最高,几乎带动了朝中所有的大臣。他当然知道皇后打的是什么主意,既然她这么想让自己离开南蛮,那他就顺了她的意。

    反正,这也不过是他与赵谨之间早就达成好的协议。他诈降,又以质子身份上京,助他得到他想要的,而作为交换条件,等他大事已成的那天,必须无条件借兵给自己,让他回南蛮,夺回他应有的一切!

    对于南蛮的一切,他早就已经没有任何留恋,有的,只是那埋藏在内心深处越来越浓烈的恨意!

    对,是恨意!

    她的母妃,因为是周朝人,哪怕父皇再喜爱,最后还是被皇室内外的那群人逼得走上了绝路。当时的他,才只有五岁,却在皇宫里受尽各种欺辱折磨,他忍辱偷生,却因着受父皇喜爱,而被皇后视为眼中钉,肉中刺,多次派人暗杀。

    后来,他无意中得知,他的母妃,根本不是自杀,而是被皇后派人投毒杀害,而他的父皇,竟然早就知道,却有碍于皇后族中实力,加上废后会引起朝中大乱,不愿为母妃报仇!

    得知此事后,强烈的仇恨盘在胸中,让他无法纾解,一夜之间,他性格大变,由原来的懦弱皇子,变成了朝中上下,人人害怕的恶魔!朝中官员,哪怕再受器重,后宫妃子,再受宠爱,只要惹怒了他,照样被处于各种残忍的极刑。父皇因对他心中有愧,对这些事情,能闭一只眼,就闭一只眼,只要不动摇国之根本,这些官员,女人,随他处置。

    这一次,他很清楚,父皇不想让他去大周朝当质子。周朝与南蛮两国关系不好,若是两国再次交恶,那么作为质子的他,势必会有生命危险。

    可惜,这个高坐在朝堂之上的人,早已不是他曾经敬爱的父皇,他现在对他只有恨!又怎么会顺了他的意??这一次从周朝回来,他不仅要铲除皇后包括其母族的全部势力,更要将整个南蛮,夺回自己手中。

    哈里木想到这,心中恨意渐渐袭来,手中的茶杯也被他不自觉地捏碎了,直到鲜血顺着手臂流淌下来,旁边侍女惊呼,他才反应过来。

    哈里木这才注意到自己手受伤,他将碎了的茶杯放下,任由侍女给他处理伤口,自己则懒懒地侧卧在榻上,打了个哈欠,有些无聊地看着底下的百姓。马车噜噜驶过南容镇的街道,两边站满了前来围观的百姓。

    就在这时,哈里木眼睛扫过一个身着一袭青衣的女子,女子似乎对马车上的人并不感兴趣,甚至连看都不看一眼,只是在人群中一脸焦急地寻找着什么。

    难得能见到与南容镇百姓不一样的神色,哈里木玩味地挑了挑眉,在他的印象中,哪怕是再美的女人,见到他也会目露呆滞,这个女子倒是特别,眼神竟然如此清明,清澈。

    她看上去年纪不大,约莫十五六的样子,模样并不漂亮,顶多算的上是清秀,这样的容貌,根本入不了他哈里木的眼,他的府中,有着各色各样的美女,这样的小豆芽,连给他塞牙缝都不够。

    所以,哈里木只瞧了一眼,便再没有看下去的**,正想转头看向别处,却突然瞥见,那女子腰间背包上一颗白色的小脑袋正露在外面,好奇地四处观看,一双滴溜溜的眼睛乱转。

    哈里木见到这颗小脑袋,眼神立刻暗了下来,他几乎没有任何征兆地突然起身,运功朝那女子飞了过去,然后在众人还没反应过来之际,他已经抓了那女子飞身进了马车,帘子也顺势放了下来。

    “你是谁,怎么得到这只动物的?”哈里木回到马车,一脸阴寒地撅着沈雅的下巴,眼神含冰,语气森冷地问道。另一只手,则抓着沈雅包包里的雪球。

    沈雅本来还在四处焦急地寻找沈母,哪晓得自己突然之间,就感觉被人提起来,然后眨眼功夫,她竟然上了妖孽的马车??还被他压制着动弹不得。

    哈里木现在心里也觉得很奇怪,这个穿着普通,长相普通,浑身上下,没有一处让他看的上眼的,唯有一双眼睛灵动有神了些,怎么会得到他们南蛮国的圣物——铃龙?

    铃龙是南蛮国的圣物,由大祭司看管,前段时间祭祀处传来消息圣物铃龙不见了,当时举国上下一片恐慌,在他们看来,圣物铃龙消失,预示着南蛮将要遭受可怕的灾难。

    他一向对祭祀不感兴趣,更不知道这铃龙有什么作用,只有在一次无意中看到过圣物铃龙的画像,与眼前这个在他手上挣扎不停的小家伙一模一样。

#  WWW..Com

    沈雅被他遏制着不能动弹,见他抓着雪球的脖子不放,心里很是气愤,雪球是她的,这只妖孽凭什么这样对它?还问她雪球是哪里来的,她凭什么又要告诉他??

    沈雅死命地想要挣脱他的手,却换来他更用力的遏制,下巴被用力撅着,疼的她眼泪几乎要留下来。

    “你放开我!”沈雅压低声音,警告道,她眼睛怒瞪哈里木,手却悄悄地深入包包,企图在他不注意的时候,拿出银针,给他来上一针。

    “,铃龙怎么在你手里?”哈里木已经对眼前这个不知好歹的女人失去了耐心,脸上寒气越来越重,声音也更冷了。若不是想知道铃龙的事情到底是怎么一回事,他早就一掌拍死这个女人了。

加入书签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打开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