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节错误举报 | 加入书签

荷包网-> 都市言情 -> 名门贵医全文免费阅读

第五十章 醒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沈雅一心想要把这烫手的一百两银子还回去,免得自己再受那只孙肥猪的骚扰,眼下得罪那只肥猪,实在不是明智之举,她现在的身份,只不过是陆家村一个普通的小#  WWW..Com村姑,顶多会点医术,给周围的乡亲看看病,可到底无权无势,又怎么惹得起权贵,除非是有不得已的情况,否则,她还是希望这件事能和平解决。

    若是实在不行,那恐怕,沈雅得带着母亲和弟弟搬家了。可恨她之前对那张氏还太心软,让她有机会陷害自己,是自己大意了,这一次不管事情有没有解决,她都不会轻易饶了她,今日她之所以没下手,一来是想让张氏交出银子,二来么,当着那么多人的面,她不好下手,等什么时候张氏单独给自己碰上了,那就别怪她心狠了。

    沈雅一心想着孙大千的事情,完全忘了林子里还有一个重伤未愈,正等着她前去照顾的男子。

    “主子,属下该死,属下来晚了。”

    林子里,重伤男子早已醒来,此刻他正用手捂着胸,俊美的脸上没有任何表情,只是在看到胸口上的蝴蝶结时,眉毛拧了一下,不过很快又松开,一边接过属下恭敬地递过来的衣服,一边淡淡开口道:“怎么回事?”

    那个自称属下的男子,大约二十五六,身上穿的是士兵服,小麦色的皮肤,方正的脸,看上去很稳重。此刻,他正一脸惶恐地低着头,不敢直视地上坐着的男子,直到男子开口,才有些略带紧张道:“属下与阮华,温香,在南里坡,遭人暗杀了,那群人武功个个高强,属下三人,不是他们的对手,阮华温香,拼死截住那些人,才让属下逃出来,这才找到主子您。主子,你没事吧?”那属下完,就一脸焦急地询问男子的伤势,箭伤外加在水里泡了那么长时间,还中了毒,主子伤势的严重程度,可想而知。

    男子并没有话,只是在听完属下的报告后,略带沉思的眼中闪过一丝冷芒,又快速消散。他慢条斯理地穿上里衣,无视属下投来的好奇目光,直到穿好里衣,遮住胸口那可笑异常的蝴蝶结,男子才由属下扶着,挣扎着站起身,穿上属下递过来的一袭灰色长袍,长袍看似普通,但明眼人一看,就知道这长袍是用上好的丝绸制成,灰色长袍衬托出男子颀长的身躯,领口银色的暗纹浮动,袖口也镶着银边,色彩单调的灰色长袍,穿在男子身上,不但不显朴素,竟自有一番华贵之气。

    男子整了整衣袍,并没有什么,只淡淡看了一眼那个自称属下的男子,道:“走吧。”

    “主子,你的毒。”那属下见主子穿好衣服就想走,顿时有些急了,主子箭伤未愈,还在水里泡了那么长时间,伤势肯定加重,而且,他来之前听温香,那箭上,是啐了剧毒的,若不是温香多年跟着老修学医,他们也不会知道那箭上有毒,好在老修临走之时,给了主子一颗解毒丸,据是他潜心研究,才炼出来两粒,一粒便给了主子。

    “主子,这是温香让我带给您的解毒丸,您快服了吧。”属下恭敬地递过来一个盒子,盒子现已打开,里面露出一颗淡绿色药丸,上面隐隐闪着光泽。

    “毒已经解了。”男子并没有接过药丸,而是目光掠过属下,往林子里看去,手不自觉地捂住了胸口位置,男子目光暗了暗,想起自己昏迷之时,耳边传来的轻声安抚,声音清澈而舒心,只是短短两句话,却让那时候重伤的他感到一阵安心。

    “回去以后,让温香过来查查,这附近有没有懂医术的女子。”男子完,便转身率先迈开脚步,顺着河流,往上游走去,虽然他身上有伤,步履有些艰难,背影却依旧直直地挺着,脚步也透着坚定。

    那属下了解自家主子的个性,见他坚持,也不再劝,跟在他身后,往上游而去。主子向来一不二,决定的事情不会轻易改变。

    他虽然担心主子的伤势,但刚才确实看到主子胸口上的伤已经被人包扎好了,甚至连毒也解了,他很好奇,那个救了主子的人是谁,竟有那样的本事,温香明明了,那是剧毒,普通的药根本就治不好,知道那人是怎么办到的,而且,听主子的口气,那救他的人,似乎还是个女子,想起主子胸前的包扎的蝴蝶结,他就忍不住闷笑,那女子可真够胆大的,他还从来没见过有人敢拿主子开玩笑的,主子是京城出了名的冷面阎君,一般人哪敢跟他开玩笑,也就那女子不了解主子,又趁他昏睡之际,在他伤口上留了这么个玩意,他想,那女子一定也是个有趣的人。

    今日他在路上耽搁,差点害主子丢了性命,本以为会受到重罚,却没想到主子竟没有一句话,这让他感到很奇怪,难道主子现在的心情很好?不会吧,被自己的亲兄弟暗杀,还派人伏击他和阮华温香,不是明摆着不让他们前去营救主子吗,这一点他相信主子心里是明白的,可他好像并没有很生气。哎,主子的心思,果然不是他们几个能猜的了的。

    不过,主子这次受伤,也只是将计就计,故意受伤来逃避那人的眼线罢了,不然凭主子的功夫,又怎会逃不过那区区一支箭,只是万般想不到,那箭上竟然啐了剧毒,好在,毒已经解了,主子没有生命危险了。

    他对那个救了主子的人,心里很感激,若是没有她,主子的生命就可能危在旦夕了,到时候就算他带了上好的金疮药,和解毒丸,也救不了主子,一想到这,他就忍不住一阵后怕。

    “主子,哈里木那个家伙心狠狡诈,贪得无厌,他会不会出卖咱们?”那自称属下的男子跟在主子后面,忽然想到那些个南蛮子个个狡猾如狐,这其中尤以南蛮首领哈里木最甚,他们这次暗中前去与他合作,不知道那家伙最后会不会出卖他们。所以他有些迟疑地开口问道,主子此番故意受伤就是为了避开那人的眼线,获得与哈里木暗中谈判的机会,若是哈里木那个混蛋出尔反尔,反咬主子一口,可怎么办?

    男子继续在前面走,过了半响,才淡淡道:“我要的就是他的贪得无厌。”

    属下听完主子的话,皱眉想了好一会,才终于恍然,对啊,他们要的就是哈里木的贪得无厌,他若是不贪,又怎么中他们的圈套呢,果然还是主子英明,想的周到。

加入书签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打开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