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节错误举报 | 加入书签

荷包网-> 都市言情 -> 名门贵医全文免费阅读

第四十四章 保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沈雅陆陆续续从小包里拿出了不少东西,都是她平日里拿剩下的药材制成的药丸,现在赵大叔一家要走,这些东西在路上兴许会用的上,她不知道陆家村离京城到底有多远,但这毕竟是一个没有汽车,火车,飞机的年代,路途稍微一远,可能就要坐上好几天的马车,小虎还是个孩子,马车上颠簸,又要日夜兼程,难免会有些小病小痛,这些药对他们来,刚刚好。

    对于沈雅给他们的这些东西,让赵铁夫妇很是感激,沈雅所制的药丸,在陆家村是出了名的,他夫妻二人正担心小虎年纪小,身体弱,经不起长途跋涉,没想到沈丫头心细,早就考虑到了。

    “赵大叔,雅儿这里的东西不多,你想想还需要什么药,今晚我再制一些,明日你走的时候,来雅儿这里拿行吗?”因为赵铁也不确定明日什么时辰走,所以沈雅不便将东西直接送往他家。

    “不用了,这些已经够多了,哪好意思让再麻烦雅儿姑娘,那些药材采来也不容易,雅儿姑娘还是留着给村里的乡亲们看病吧。”赵氏瞧着桌上一包药丸,哪里再肯给沈雅添麻烦,连连不用了。

    “没关系的,赵婶,我药材多得是,再没有了还可以上山采,不用怕给我添麻烦,您尽管提就是。”

    “既然这样,赵大叔就再请沈丫头你帮个忙。我父亲前阵子因为大哥犯错,气坏了身子,到现在身体都没好,每日里吃多少药也不见效果,你能不能帮忙给他开点药?”赵铁和沈雅要熟一些,为人也比较豪爽,见沈雅开口,也就不跟她气了。

    “这…”沈雅闻言沉吟了一下,按理她给人开药,若没有当面问诊的话,是很难确诊的,只是,听赵大叔,赵老将军是被儿子气病的,这样的情况,一般有两种可能,一种是怒急于心导致的中风,另一种可能就是老人家有心结,气滞于胸,难以化解,导致身体虚弱,卧床不起。不知道赵老将军是哪一种,若是后者,倒是可以治些,只需好好开导老人家,让老人家的心结解开了,心情舒畅了,再吃些强身健体补身子的药,病自然就会痊愈。若是前者的话…倒有些麻烦,这中风可不是一天两天,或是靠一两副药,就可以治好的。

    “赵大叔,赵爷爷除了卧病不起,还有其他什么病症吗,比如身体不能动弹,话口齿不清之类的?”沈雅需要问清楚了,才可以对症下药。

    “没有,听我二哥传来的消息,父亲因为生大哥的气,一直不肯吃东西,也不肯见人,这段时间,人瘦了一圈。”赵铁到自己的父亲,脸上顿时布满了愧疚之色。

    听赵铁的描述,应该是后者了,这样,沈雅心里便有了主意,她想了想对赵铁道:“赵大叔,依沈雅看,赵爷爷怕是有了心结才会如此,,若是想让赵爷爷好起来,就需要找到症结所在,并将它解开,然后再加以药物治疗,很快身体就能好起来。沈雅完,低头想了想,又道:“这样吧,你再带一壶酒回去,等赵爷爷心结解开后,让他每日喝上一小口,记得,一定要在心结解开之后,否则吃什么药都没有效果。”沈雅一脸凝重地嘱咐道。

    赵铁听到父亲的病是因心结所致,忍不住皱起了眉,他心里大概已经猜到父亲的心结是怎么回事了,大哥参与党派之争,给将军府带来前所未有的危机,父亲因此郁结于心,也是情有可原,可恨大哥没有听从父亲的话,一味只求急功近利。如此短视,将来怎么掌管好偌大的将军府?自己对家族事务不敢兴趣,二哥虽文武双全,,却偏偏是姨娘所生,他和大哥虽是同母同父,却还不如与二哥相处地更和睦。赵铁一想到家里的情况,心里难免有些忧心。

    希望这次府上的危机能够平安解除吧,这样父亲的心结可能就会解开了。

    “赵大叔?赵大叔?”沈雅见赵铁有些走神,不免气闷地唤道。她苦口婆心地提醒他注意要点,他倒好,居然给自己来个心不在焉,真是浪费了她的苦心。

    “啊,哦,对不起,想了点事情。”赵铁回过神,见沈雅正用眼睛向他控诉,讪讪一笑,摸了摸头,转头又见赵氏也一脸没好气地瞪了他一眼,更是感到很不好意思。

    “赵大叔,你听清没,这药酒一定要等赵爷爷心结解开后再喝,还有每日只能喝一口,千万提醒他别多喝,不然后果很严重!!”沈雅没有告诉赵铁这酒里泡的到底是什么,怕出来一来怕惹人怀疑,二来么,也是避免一些不必要的麻烦,比如向他们解释,那人参什么的是从何而来,这样,雪球的事情难免曝光,现在他们还不知道雪球胸前口袋的作用,出来了反而麻烦。所以借沈雅一万个胆子,也不敢出来,只好再三提醒赵铁千万要小心!

    赵铁见沈雅如此慎重,有些纳闷地看了看手里的酒壶,又将其中一个酒壶打开,闻了闻,感觉就是很普通的酒,闻起来年代也不长,怎么沈丫头看的如此之重,难道这酒真的能帮他医好父亲的病?赵铁有些怀疑,不过毕竟是沈丫头的一片心意,他还是好生收着吧。

    “对了赵大叔,关于药酒的事,你得替雅儿保密。”

    赵铁听沈雅这么,心中诧异更甚,他实在想不通,不过是一瓶药酒,值得沈丫头这么谨慎吗?

    “还有,赵大叔赵大婶,雅儿希望你们这次回京,能把这里的一切都忘了,包括雅儿的医术,雅儿请求你们不要和任何人提及。”沈雅完,又一脸深意地看了看赵铁,其中希望他不要提及的,还有雪球的事情,之前赵大叔很守信,没有把雪球的秘密告诉赵大婶,那日她从赵氏见到雪球后的眼神就看出来了,赵大婶先前并不知道雪球的存在。

    赵铁夫妇见沈雅一脸凝重,都不约而同地点点头,“放心吧,沈丫头,我会为你守好这个秘密的。”赵铁眼睛落在沈雅布包里的雪球身上,郑重地到。

    赵铁倒也能理解沈丫头的心思,十五岁就医术了得,这种事情确实挺令人稀奇的,陆家村的村民心思淳朴,没有一个人提出疑异,可不代表京里的人不会怀疑,他从小在京城长大,又见惯了家里那些姨娘的勾心斗角,对人的心思自然是了解一些的。虽然沈丫头替人诊治疾时,实在不像一个十五岁的女孩子,不,应该沈丫头平时言行举止都不像十五岁,可那也只能明她的心智比一般人成熟些,并不能为她的精湛的医术开脱,所以赵铁觉得自己到了京城是要小心一些,不要泄露了关于沈丫头事情的一丝一毫,想到这,他又看了看怀里一脸天真的小虎,心想着,怎么给儿子洗脑。

    赵氏毕竟也是有见识的人,自然也明白其中的道理,也会替沈雅保密,沈雅是她丈夫和儿子的救命恩人,这样的大恩大德,她报答还来不及,又岂会做害她的事情!

    赵铁这一次,确实和沈雅想到一块儿去了,她同样也是考虑到了这一层顾虑,陆家村的村民们,包括赵铁夫妇对她的行为举止习以为常,不代表京城的人也这么想,到底是天子脚下,能人异士多,想法也多,不比这里的村民大多数想法单纯,她十五岁精通医术这种事情,要是传到京城一些有心人耳里,难免会有些想法,这样很可能就会给她招来麻烦。

    另外还有那两壶酒,赵铁不知道它的功效,可沈雅自己心里清楚,那酒可都是用大补之物泡制而成的,它的效果,只有真正喝了的人,才能体会到其中的好处。那酒沈雅敢保证,除了她这会奢侈到用百年人参,何首乌,冬虫夏草来泡酒,估计没人会这么做,所以这酒,还是尽量不要让外人知道比较好。本来她只想让母亲和弟弟,还有赵氏夫妇尝尝的,现如今要拿一壶给老将军,她还是会有些顾虑,不过到底是赵铁的父亲,她也不能不管。原本,她是可以开些另外的方子给赵铁,让他带回去,可她最后还是选择了药酒。之所以这样做,她自是有自己的考量。

    沈雅想过了,像赵铁父亲这样的#  WWW..Com人,放到她前世,那可是北京的军政要员,官职大的吓人,虽然沈雅不知道自己会不会一直呆在这个陆家村,可潜意识里,她还是想和这位将军有些关联,谈不上结交,只是以防万一罢了。毕竟在这个没有人权的年代,总需要有一颗大树傍傍身。这种酒,对年纪越大的人,越有吸引力,这一点,她从她前世的爷爷身上,就深有体会。她想要让老将军记住她这个制酒的人,不一定要知道她是谁,只是将来若真有地方需要他帮忙时,自己亮出身份后,他能看在那壶酒的份上,帮她一把。

加入书签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打开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