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节错误举报 | 加入书签

荷包网-> 都市言情 -> 名门贵医全文免费阅读

第四十三章 药酒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沈雅带着小虎在山谷里转了一会儿,就下山了。两人一路回到院子,天色已近黄昏。

    “娘,我回来了。”沈雅拉着小虎的手,掀帘进了屋,刚一进去,就见里面坐了一屋子的人。一屋子有些夸张,事实上里面只坐了了四个人,只是相对于沈雅家不大的屋子来,已经算是人多了。

    “爹,娘——”小虎进屋一见桌旁坐着的两人,脸上顿时乐开了花,朝他们飞奔过去,一头撞进赵铁的怀里。小家伙十多天没见爹爹了,自然是想的,在赵铁怀里使劲蹭了蹭,才抬起头咧开嘴笑:“爹,你回来啦。”

    “嗯。”赵铁好多人没见着儿子,如今见他生龙活虎地站在自己面前,心里自然也很高兴,他爱怜地抚了抚他的脖子道:“爹爹不在的这段时间,小虎乖不乖,有没有做不该做的事?”

    小虎见爹爹突然问起这个,想起前段时间自己偷偷跑去后山玩,忍不住缩了缩脖子,他悄悄地看了一眼一旁正笑眯眯望着自己的沈雅姐姐,心里越发有些慌了,一边摇头“没有”,一边从赵铁怀里挣脱出去,扎进赵氏的怀里,卖乖地叫了声“娘”。

    沈雅好笑地看着小虎一副人小鬼大的样子,不禁莞尔。

    “赵大叔,你可终于回来了,我娘可是天天念叨你。”沈雅一边笑着与他玩笑,一边顺着母亲坐在了坑上。了半天,却不见屋里人有何反应,她讶异地抬头看了一眼沈母,又瞧了瞧一旁默不作声的弟弟,见他们二人都拧着眉,脸色似乎都不怎么好。

    沈雅这才感觉到屋子里的气氛,似乎有些不寻常。以往,赵大叔若是来她家做的话,家里一定都是有有笑的,热闹非常,怎会像现在这么安静?

    这是怎么了?发生了什么事?沈雅疑惑地望了望赵铁,又看了看一旁脸色有些黯然的赵氏,心里隐隐觉得有些堵,直觉告诉她,在她回来之前,一定发生了什么事!

    果不其然,沈雅才想到这个可能性,一旁一直沉默的赵铁就开口了,声音有些沙哑,夹带着叹气声:“沈丫头,赵铁今日来,是向你们道别的,我和你婶子,还有小虎,要离开陆家村了。”

    沈雅乍听到这个消息,脑袋里顿时一片空白,赵大叔要离开了?为什么?沈雅一时间,有些难以接受。

    “娘,琰儿,你们刚才就已经知道了?”沈雅僵硬地转头,看向一旁的沈母,和坐在桌尾的琰儿。

    “是啊。”沈大娘有些艰难地开口,沈琰也缓缓地点了点头。

    原来如此,怪不得她进来的时候,屋里的气氛那么压抑。“赵大叔,你们要去哪儿?”沈雅沉默了一会儿,才有些艰涩地开口问道。

    赵铁看了一眼沈雅,深吸了一口气道:“沈大娘,沈丫头,沈琰兄弟,是我赵铁对不住你们。”赵铁有些艰难地道,顿了顿又道:“是赵铁骗了你们,其实我根本不叫赵铁,我真正的身份,是京城神武将军的第三子,姓赵,名少南,我的妻子,是当朝宁尚书的女儿,名娴儿,我俩本是两情相悦,却因父辈之间的纠葛,而不能在一起,虽然想尽了一切办法,却依旧不能化解长辈们之间的恩恩怨怨,为了能和娴儿在一起,我带着她,一起逃到了陆家村,在这里做了一名真正的村夫,后来就有了小虎,这几年,日子虽然艰苦,可是能和娴儿在一起,不管多苦多累,我都能受得,原本我二人打算一直这么平平静静地过下去,谁知前一段时间,我探听到消息,将军府可能即将面临一场大的灾难,为了家族,为了父母兄弟,这个时刻,我不得不带着娴儿回去,为家族分忧解难。”

    赵铁完,一脸惭愧的低着头,赵氏也是满脸的羞愧之意。

    沈雅被这个消息震的半天回不过神,沈母则半张着嘴,显然被这个消息吓坏了,沈琰则是满脸诧异地看着他二人。

    “爹爹,你和沈姐姐的是什么啊,小虎怎么听不懂?”钻在赵氏怀里的小虎见大人们话,一脸茫然弟看着爹娘,又看了看沈姐姐,沈琰哥哥,还有沈婆婆,大大的眼里充满了不解。

    “小虎乖,等小虎长大了,就知道了。”赵氏听儿子询问,心知现在告诉他真相,他也不会懂,于是柔柔地哄到。

    “哦。”小虎听娘这么,乖巧地点点头。

    沈雅呆滞了半天,才终于消化了这个惊人的消息,咽了咽口水,心道:虽然知道赵大叔赵大婶身份不一般,却没想到他们二人的背景这么大,这要是放到现代,那可是京城的**,绝对的官二代啊,比我爸是李刚强了不知道多少倍,想不到古代的官二代就在自己面前,瞧瞧人家赵大叔和赵大婶,同样是官二代,人家怎么就这么有修养,再看看她前世的时候,那一个个官二代,简直就是个渣啊!!!

    接受了眼前的事实,沈雅就不在纠结了,虽然对于他们的离去她心里还是很不舍,可毕竟赵大叔是要回去处理家族事情的,她总不能因为一个舍不得,就不让人回去吧?

    “那赵大叔,赵大婶,你们打算什么时候动身上京?”沈雅冷静下下来后,就开始盘算赵铁此番回去,一路上需要些什么,只是不知道有没有时间准备。

    “因为时间紧急,我打算和娴儿明日一早就动身?”

    “什么?这么快?”沈雅和沈琰一听他们明日就要走,都激动地叫了出来,沈母见两个孩子这样,心里更是连连叹气,好不容易在陆家村有了赵兄弟一家可以时常往来,窜窜们,家里热闹一些,如今竟要走了,别两个孩子,她也很舍不得啊。

    沈雅一听赵铁明日就要走,心里吃了一惊,#  WWW..Com看来,没时间特地准备了,只能准备一些现成的了。

    沈雅想起几个月前,她得知雪球口袋里有不少珍稀草药后,拿了一支百年的人参,一些何首乌以及冬虫夏草,泡了一瓮药酒。前世她爷爷也经常买珍贵的草药回来泡酒,每天喝一小杯,不仅能强身健体,活血化淤,还能延年益寿,那时候,如果她住在家的话,也会经常偷,爷爷虽然宝贝他的药酒,不给其他人,连自己儿子也不行,唯独自己的孙女,他总是睁一只眼,闭一只眼,任沈雅偷喝。

    这回沈雅泡的这药酒,药性要比前世的强了不知多少倍,她本想等到冬日的时候把酒拿出来喝,不过眼下赵铁一家要走,她一时半伙又想不起来送些什么好,就将主意打到了那药酒身上。

    “赵大叔,你等一下,我去拿样东西。”沈雅完,就急冲冲的跑到自家地窖,装了大约一壶酒,用平日喝水用的葫芦装的,拿上来,递给了赵铁。

    “赵大叔,赵大婶,这是雅儿泡的药酒,是大补之物,你们路上若是舟车劳顿,可以喝一小口,体力就能很快恢复过来,不过记住哦,只能喝一小口。”沈雅再三叮嘱,深怕赵铁一时贪杯喝多了,那东西实在太补,不要到时候补过头,反而伤了身子,赵大婶她倒是比较放心。

    沈雅给了他一壶酒,想了想,又从自己的小包里掏出一个小瓷瓶,对赵铁道:“这是解毒丸,虽不能解奇毒,但是绝大多数毒都是能解的,你带在身上,以防万一。另外,这里有几包我做的迷烟,你在路上倘若是遇到坏人,可以用它来解一时之困。”

加入书签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打开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