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节错误举报 | 加入书签

荷包网-> 都市言情 -> 名门贵医全文免费阅读

第四十一章 矛盾激烈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小虎,告诉姐姐,这东西你哪来的?”沈雅现在非常好奇丹沙到底是在什么地方找到的,所以一脸急切地问道?

    “这个,是我有一次和二牛他们去后山玩的时候找到的。”小虎闻沈雅问他,像做了什么亏心事似的,低着头,好半天才吞吞吐吐道。

    后山?这怎么可能!她去了这么多次,也没过哪里有丹沙?况且,她记得本草纲目里记载,丹沙多有生山谷,后山根本没有什么类似山谷的地方,小家伙是怎么找到的?

    沈雅这样想着,又低头看了看小虎,见小家正伙低着头玩手指,一脸心虚的样子,心道:难不成小虎有什么地方瞒着自己?于是她无奈地蹲下身子,与小虎面对面平视,温柔道:“小虎,你可不能骗姐姐,这个对姐姐很重要,知道吗?”完,又摸了摸小虎的脑袋,循循善诱道。

    “那姐姐保证不告诉爹爹。”小家伙挣扎了半天,终于还是抬起头,满是纠结道。

    沈雅见小家伙一脸神神秘秘,谨慎的样子,顿感好笑,却还是点点道,作势发誓道:“姐姐保证。”

    小虎见此,这才开心地笑起来,露出两颗小虎牙,一脸得意道:“小虎有一次去后山偷玩,不小心从山坡上滚下去,就到了一个陌生的地方,那里全是这个沙子,不过幸好小虎聪明,抓着一个藤爬上来了,后来,小虎偷偷去玩的时候,就带回来了这个。”

    沈雅听完小虎的话,顿感汗颜,这小家伙可真够命大的,从山坡上滚下去,不但没伤着,还能自己爬上来,真是机灵呢。

    不过,也正是这股子机灵劲,很可能会帮上沈雅大忙,因为这丹沙实在是个好东西,况且,它还带着这样一个传——其下有金,这个传若是真的,那对于陆家村来,绝对是个惊人的消息,当然,这只是一本古书上记载的,至于到#  WWW..Com底真不真实,还有待考证。

    “小虎,你能带姐姐去看看嘛?”沈雅迫不及待地想去那个地方看看,于是问道。

    “当然可以,姐姐,咱们现在就去吧。”小虎一听沈雅要去后山找沙子,眼睛一亮,顿时有些兴奋,太好了,他又有机会去后山玩了。有姐姐带着,就不用怕被爹爹知道了责罚。

    小家伙乐颠颠地拉着沈雅的手就往外拖,沈雅见他那么心急,无奈地转头对沈琰道:“琰儿,阿姐和小虎去后山看看,你帮我和娘一声。”然后,就被满脸兴奋地小虎拖出了门外。

    两人顺着小路往后山走去,一路上小虎蹦蹦跳跳,乐不可支,雪球也在沈雅的布包里时不时地抬出脑袋。

    只是,两人刚走到一半,突然听到前面的小虎“啊”地叫了一声,然后就一脸痛苦地捂着鼻子,弯着腰,沈雅闻声,赶紧赶了过去。

    “哪来的小杂种,撞了老娘。”

    沈雅一听声音,顿时皱了皱眉,还真是冤家路窄,竟然又碰到了这个极品。

    “哟,原来是沈大夫啊,真巧啊。”张氏不阴不阳地话飘过来,沈雅朝前看去,就见张氏插着腰,一脸阴冷地看着她。

    “张大嫂。”沈雅不咸不淡地叫了一声,就赶紧上前查看小虎的伤势,仔细看了一下,只是撞疼了鼻梁骨,没什么大碍,于是轻轻地给他揉了揉道:“还疼吗?”

    小虎被沈雅揉地一阵舒服,感觉好了很多,这才收住快要流出来的眼泪,摇摇头道:“不疼了。”

    “那咱们走吧。”沈雅见小虎没事,松了一口,拉着他的小手,往继续往前走,完全当张氏是空气。

    “站住!我你们可以走了吗?”张氏见沈雅完全无视自己,气的浑身颤抖,她心里那个恨啊,怎么所有的好处都让这个贱人占去了,不仅这个贱人在后山采到人参,赚了不少银两,她的弟弟竟然也在这次乡试中了头名,她听到这个消息后,嫉妒地快要发疯了。

    这个贱人有什么好?为什么村里人都信她。她好心好意提醒村里人提防这个贱人,谁知村里的那些蠢人,不但不听自己的,还一个劲地自己诋毁别人名声,要声讨她!她到底哪里做错了,那些人,都被猪油蒙了心啊!张氏一想到这,就觉得痛心疾首,他们完全没看到这个贱人的真面目啊,以为她救了几个人,不收几分钱,就是好人了,她可是把他们陆家村的人参都采光了,那人参,本来是可以给他们陆家村的啊!

    这几天,她都快把这个后山转遍了,除了林子深处没去,这边缘处她都来回转了好几遍了,也没见着人参的影。她可不认为那个贱人有胆子进林子深处采人参,她二哥胆子那么大,也没敢进去,就凭她?张氏怎么都不肯相信。所以她还是坚信这后山边缘的人参被沈雅采了。想到自己刚刚在这附近又转了几圈,什么也没找到,累得半死不活不,又被赵铁家的臭小子撞了一下,虽然不怎么疼,可她就是想找人撒撒气,刚巧沈家贱人撞上来了,她怎么好放过这个机会。

    于是张氏忙上前几步,趁沈雅不注意的时候,一把拽住小虎,很是粗鲁地将他从沈雅手里拽了过来,一脸狠毒道:“小杂种,撞了老娘,这就想走啊?”

    沈雅稍一不慎,小虎就被张氏夺了过去,小家伙被张氏狠狠地拽住,吓得“哇哇”大哭起来,死命地在她手里挣脱,胳膊都拽红了。

    沈雅见此情形,怒火“腾”地一下直窜上来,看着小虎一脸惊吓,又哭的眼泪鼻涕一大把,她终于丧失了所有的耐心,这种女人,跟她讲礼,根本就是对牛弹琴!!她脸色瞬间冷下来,转过身寒意森森对张氏道:“你最好现在把小虎放了,否则,我一定让你后悔今日的所作所为!”

    兴许是沈雅脸上的表情过于可怕,张氏有些害怕地往后退了退,手却依旧死死地抓着小虎不放,见自己竟然被一个十五岁的小女孩吓成这样,张氏不禁在心里暗骂自己没用,然后抬起头,挺了挺胸,一脸不屑道:“你小少吓唬我,我可不怕你,除非你拿一支人参跟我换,不然,我就让这这小杂种尝尝被撞的痛苦。”

    沈雅听完,眼睛一眯,冷冷一笑,道:“哦?有本事你试试?”

    “你——”张氏见沈雅完全不为所动,恨地牙痒痒,果真是个狠心的小贱人,竟然为了为了一支人参,不肯救这个小杂种,不都是赵家和沈家关系不错么?

    哼,既然你不救,就别怪我不气,张氏阴毒地想到,她正想找个人出出晦气,今日就拿这个小杂种试试。于是她想都没想,提起小虎,就想往地上撞,一个五岁大的孩子,也不重,张氏还是拎的动的。不过她到底不敢怎么用力,毕竟那赵铁也是村里有名的猎户,年中的时候听还猎了一头猪呢,她也不敢多惹,所以只是象征性地将小虎往地下撞。

    可是,就当她提着哭的稀里哗啦的小虎往地下撞时,沈雅突然上前,猛地扼住她的下巴,逼着她的嘴张大,喂了一颗不知道是什么东西的给她,等张氏反应过来,那东西已经到了肚子里。

    张氏哪里想到会是这样的情形,顿时吓得手一松,然后就捂着脖子,一脸惊惧地指着沈雅道:“你,你个贱人,给我吃了什么?”

    “哦,也没什么,就是给你吃了颗会死人的药。”沈雅轻描淡写道,那口气仿佛就在今日天气真好一般。

    可是张氏一听,脸顿时吓得惨白,她一屁股坐在了地上,捂着肚子就开始作呕,嘴里边呕,遍骂:“你个贱人,你居然敢给我喂毒药!”

加入书签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打开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