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节错误举报 | 加入书签

荷包网-> 都市言情 -> 名门贵医全文免费阅读

第三十六章 心定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沈雅冷冷地坐在院子里,看着张氏跟耍猴似的在自己面前张牙舞爪,她想,幸亏沈母今日有事出去了,不然铁定被张氏这张嘴给气死。

    张氏尖锐的唾骂声,引来了院外众村民的注意,他们纷纷从院外进来一看究竟,一见是那张氏,立刻露出一脸恍然的表情。

    “什么东西,又来讹人了。”

    “那种人,也就沈大夫好心肯给她看病。”

    “真是不要脸的女人…”

    “快叫张户来把人领回去,少在这丢人现眼。”

    人群中不断有骂声传来,那张氏见人一下子哄进来,气势顿时减了一半,露出胆怯的神情,一想到自己不但没要到人参,还被村里人一顿奚落,更是恨上了沈雅。

    凭什么那个臭丫头上山可以采到人参,换得银两,而她就不行。而且据那给刘老头治病的,可是上好的人参,一支能卖几百两呢。她当时听到这个消息,嫉妒地都快发疯了,一连在后山转了几天,却一支人参也没采到。

    她想,肯定是沈家那个丫头把人参都采光了,于是就想了这么一个法子,本想着就算讹不到几支,哪怕一支也是行的。谁想那沈家丫头得了好处,就想一个人独吞,连一颗人参也不肯给自己,还让自己脸上难看,这能不让她恨么!怪不得那日在集市,她问沈大娘哪得来的银子时,沈大娘支支吾吾不肯。

    张氏越想越气,越想越觉得不甘心。可眼见村民要找孩子他爹来了,张户是个暴脾气,又爱面子,要是知道自己又在村里惹事,被村民嫌恶,回去铁定又是一顿毒打,张氏想到丈夫那张凶恶的脸就觉得后怕,于是无比怨毒地瞪了一眼沈雅,就在村民的众怒中,灰溜溜地离#  WWW..Com开了。

    走到差不多拐角处,张氏停下来,恶狠狠地瞪着沈家院子,心里骂道:你个贱人,你不让我好过,我也不会让你好过。

    沈雅见村里的乡亲帮她赶走了刁妇,很是感激。正待坐下,忽的感觉浑身传来一阵寒意,想起张氏临走时那双恶毒的双眼,沈雅皱了皱双眉,神情凝重起来,希望那个女人不会因此做出什么伤害她家人的事,否则,她一定会让她后悔自己所做的事情。

    “大夫?沈大夫?我,我不会是得了什么不治之症吧?”沈雅前面坐的一个二十出头的青衣少年,见沈雅表情如此严重,顿时吓得脸上发白,他想,自己只不过是伤风感冒而已,怎么沈大夫的神情这么可怕呢?

    沈雅闻声,回过神,一抬头就见眼前的少年一脸的胆战心惊,顿时脸色一囧,看来自己的情绪让人误会了,忙甩甩头,把刚才的事情抛之脑后,专心给人看病,张氏的事,还是晚点再想吧。

    黄昏的时候,沈琰考完试回来,刚走到村口,就见母亲和阿姐站在那里等他,见此,他三步并两步,走上前道:“娘,阿姐,这么晚了,你们怎么还站在这里?”

    “还不是等你么?”沈雅笑呵呵地嗔了一眼沈琰道,然后又偷偷地打量了他脸上的神情,见他脸上并未有任何失落愁苦之色,心下略微安心了些,琰儿发挥的应该不错吧。

    “琰儿,告诉娘,考的怎么样啊?”沈母见沈琰走过来,一把拉住他,满是急切地问道。

    “娘,您别急,琰儿觉得这次乡试的题目不难,琰儿都能答上来,至于能不能中,琰儿就不知道了。”沈琰见母亲这么着急知道结果,连忙道。

    “那就好,我琰儿这么聪明,肯定能中,肯定能中。”沈母听沈琰这么,这才放开的手臂,神情有些恍惚地喃喃道。

    沈雅看沈母的神色,似乎有点不对劲,她觉得母亲似乎过分在意琰儿的这次乡试,从开春到现在,只要是和沈琰乡试有关的,母亲表现都过分紧张,这一点,让沈雅很是想不通,村里的大多数人家,大多只是让孩子去考个试,应个景罢了,因为对他们来,能考上,做个秀才固然有面子,那是祖上积德,可没考上,也没什么,秀才虽然在村里虽受人敬重,可到底也只是个读书人,俗话,百无一用是书生,村里最是穷的,便是那秀才,若是肯放下架子,种种田倒也能养活自己,若是端着架子不肯下田,那么除非你能被镇上有钱人家聘用为先生,或者教教书,不然,就只能等着被饿死。

    村里的几个秀才,最终不还是被生活逼的不得不种粮,和普通百姓一样。所以村里的人家,对于孩子能否中了乡试,并不上心。

    而反观沈母,与村里的其他妇人一比较,就显得格外的显眼。

    沈琰感觉敏锐,也发现了母亲的奇怪之处,他与沈雅对视一眼,彼此都从对方眼中读出了疑惑。

    “琰儿累了吧,饭已经准备好了,咱们回去吃饭吧。”沈母回神,见儿子女儿一脸困惑地望着自己,表情顿时有些不自然起来,一转过头便往自家院子方向走,边走边招呼他俩吃饭。

    “是,娘。”沈琰完,便和沈雅一起跟在母亲后面,回了院子。

    入夜,沈雅躺在床上睡不着,睁着眼睛,盯着屋上的房梁发呆,雪球蜷缩在她的身侧,抱着尾巴呼呼大睡。

    这几日,她每日问诊,都会把雪球关在屋子里不让它出来,沈雅本意是为它好,不想让太多人看到它,可小家伙却不乐意,见自己出不了屋子,索性在屋里到处乱窜,把琰儿的砚台打翻不,还在沈母亲亲苦苦绣出来的花样上踩了好几个脚印,气的沈雅直想拿鞭子抽它。

    当然,这里面生气的,从头到尾只有沈雅一个。

    沈琰自从在林子知道雪球的本事后,对它都抱有一种敬畏的态度,沈雅好几次见琰儿看雪球的眼神,都觉得,不管雪球把他的什么弄坏了,他恐怕不但不会斥责它,不拍手称赞它摔的好,就不错了。

    至于沈母,对雪球的偏爱甚至超过了自己,每次沈雅见它捣乱,抓着它痛骂时,沈母都会在旁边推“没事,没事”,弄的沈雅反而觉得自己像个大恶人,无奈极了。

    不过小家伙似认准了沈雅他们不会把它怎么样,捣起乱来,变本加厉,今日骂了,明日照样我行我素,把家里搞得乱七八糟,乌烟瘴气,沈雅每日问诊累的要死,还要收拾雪球搞出来的残局,累的她每天一沾床,就睡着了。

    今日她实在没办法,就把它抱了出来,放在她的布包里,没想到小家伙一呆在沈雅身边,立马就乖了不少,安安静静地呆着,偶尔从布包里出来,也趴在沈雅的腿上睡大觉。沈雅见它这样,不禁莞尔,她没想到雪球这么黏她,这让她莫名地感到很开心。

    黑夜里,沈雅翻了个身,侧身躺着,一边用手抚摸雪球的毛,一边回忆今几日发生的事情,这几天她给村民问诊,虽然辛苦,可每次看到村民们满是感激,并且一脸高兴地离去,她都会有一种满足感,原来,帮助别人是一件这么快乐的事情。沈雅想着想着,就忍不住笑了。

    她想,自己今天一定是兴奋过头了,不然这大半夜的,母亲早已入睡了,自己却完全没有一丝睡意。一定是琰儿考完了乡试,让她心里少许有些激动,另外知道雪球喜欢黏着自己,又让她觉得无比兴奋,起先她总以为小家伙是冲着好吃的,才愿意跟着自己回来。可从今日雪球的表现来看,它分明很喜欢呆在自己身边,认识到这一点后,沈雅连日来,对小家伙患得患失的心,终于安定了下来。

    经过这几日的相处,沈雅已经完全把雪球当成自己的家人看待,她真的很害怕小家伙会突然离自己而去,所以小家伙今日的表现,让她终于放心了。

    沈雅胡思乱想间,竟不知不觉睡着了。

    今晚,她想了很多,可唯独没想起张氏闹事那件事,更没把张氏可能会对自己不利这件事放在心上。也许,是她潜意识里觉得,张氏一介无知妇孺,就算想闹出点什么事儿,又能把她怎么样,大不了兵来将挡,水来土掩。

加入书签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打开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