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节错误举报 | 加入书签

荷包网-> 都市言情 -> 名门贵医全文免费阅读

第三十五章 又遇刁妇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今日是沈琰参加乡试的日子,一大早,沈母就起来为他准备了一顿极其丰盛的早饭,然后一边看沈琰吃完,嘴里一边滴嘱咐这,嘱咐那。相比过分紧张的母亲,沈琰倒是淡定许多,他坐在桌边耐心地听母亲的嘱咐,偶尔点点头,直至母亲完,才微笑地起身,与母亲,阿姐道别,背起布包,方才离去。沈雅和母亲一路将送他到村口,直至看不见人影,才回屋。

    对于乡试,沈雅倒不是很担心,沈琰的学识,她是知道的,区区乡试,应该难不倒他,只要发挥正常即可。

    今日是问诊的最后一天,村里百姓患疾的大多数都来她这里看过了,这最后一天免费问诊,人倒是少了不少,不过即便如此,还是排了长长的一条队伍。

    “大娘,您身体哪里不舒服?”沈雅刚开了院门挂诊,就见一位六十多岁的老妇人首当其冲坐了进来,自觉伸出手臂给沈雅把脉,一边苦脸道:“沈大夫啊,老妇人这两日不知怎么的,屙不出屎,肚子胀的难受啊。”完,又捂着肚子,一脸痛苦样。

    沈雅见她面色泛黄,嘴唇发干,眼睑下垂,看上去精神不足,伸手搭在她的脉上,凝神诊断。过了片刻,抬头一脸安抚道:“大娘,不用紧张,您的身体没什么大碍,只是这两日天气干燥,加之你喝水太少,晚上又睡眠不足,才会导致便秘。”

    老妇人听不懂什么叫便秘,只听沈大夫自己身体没什么大碍,也就放心了。

    “哦,没事就好,吓死我了。那沈大夫,我这病该怎么治啊?”

    沈雅见她如此着急,微笑道:“大娘,你这病,不需要吃药,您家里有晒干的橘子皮吗,把它磨成粉,再加上这黄芪和大麻磨成的粉,对着水喝下,两日便好了。”沈雅一边,一边起身将院子里的晒好的黄芪和大麻取了一些过来,递给她。

    老妇人接过沈雅递过来的黄芪和大麻,点了点头道:“家里倒有些橘皮在,只要将这三样磨成粉喝下就行了吗?”老妇人见这药方如此简单,不禁开口询问道。

    “是啊。”

    得到了沈雅的肯定回答,老妇人这才一连了好几声“谢谢”,一脸喜意地起身告辞,沈雅见她这么焦急,又忍不住叮嘱两句:“大娘,回去后一定多喝水,多吃些清淡之物。”

    “诶。”

    沈雅见那妇人离去,摇头笑了笑,然后转头看向下一位病人。

    “嘿嘿,沈大夫好,沈大夫好久不见。”沈雅一看来人,笑容立刻就僵在脸上。面前站着的,可不是之前那讹钱不成,蹭车不利,又怀疑她的银两来路不明的张氏。她怎么也来看病?沈雅郁闷地看着眼前这个妇女,一时无语。

    今日她倒没有带着她的宝贝儿子狗儿过来,而是一个人来的。见她满脸堆笑,一脸谄媚,沈雅心中无比厌恶,直想把人赶走算了,可她毕竟开门挂诊,又放出话不管是谁,都免费问诊,她不能砸了自己的招牌,所以尽管沈雅对张氏又诸多不喜,仍然耐着性子问诊。

    “张大娘,请问您哪里不舒服?”沈雅如往常一般,先开口询问病人的病情。

    “哎呦,沈大夫啊,我这几日也不知怎么的,浑身酸痛,饭也吃不下,觉也睡不着,你,我是不是得了什么不治之症啊?”张氏一边着,一边哭天喊地,不停用袖子抹眼泪。

    沈雅一看就知道那哭是假的,也不理她,面无表情地伸手替她诊脉,诊了半天,也没发觉任何异象,而且脉象沉稳有力,分明身体极健康。

    哼!难道这张氏又想在她面前耍什么花样不成?沈雅冷冷扫了张氏一眼,语气平淡道:“张大嫂,你脉象平稳有力,在雅儿看来,你的身体没什么大碍。”

    张氏一闻她自己没病,脖子一伸,眼珠转了转,又哭道:“可我怎么总是腰酸背痛啊,沈大夫,你再给看看吧。”

    沈雅见她这样无理取闹,很是憋气,可当着这么多人的面,又不好发作,于是耐着性子又把了一遍脉,还是一样,什么问题也没有,即便真有腰酸背痛,也是那张氏懒惰,不愿做活,仗着自己是富农,家里有点闲钱,什么都雇人做,自己天天躺在炕上休息,这样不腰酸背痛才怪。

    “可是,我真的吃不下饭,睡不着觉啊。”张氏闻沈雅这么,开始大哭大闹起来:“沈大夫,你一定要救救我啊,沈大夫——”

    沈雅被她吵得太阳穴发疼,她使劲揉了揉,忍着性子道:“对不起,雅儿实在诊不出张大娘你的病症,雅儿不才,还请张大娘请别的大夫问诊吧,雅儿怕是治不了。”

    “没关系,沈大夫。”那张氏一听沈雅让她请别的大夫,反倒不闹了,擦了擦眼睛,一脸神秘兮兮地伸出脑袋,凑到沈雅面前道:“只要沈大夫也像前日治刘家老头那样,给我几根人参尝尝,我吃了那人参,病一准好了。”

    沈雅一听张氏这话,终于明白了这张氏在这里闹个半天是怎么回事,感情是前日里她给刘家人治病,用了几片人参,现在被那张氏给惦记上了。只是,那张氏可真敢开的了这口啊,几根人参,她当人参是萝卜吗,吃就吃,也不怕吃死?沈雅被张氏的话气乐了,她冷#  WWW..Com笑一声道:“张大嫂,实在不好意思,雅儿没有什么人参可以给你,至于你的病,我也医治不了,还请你到别处求医吧。”

    沈雅完,做了个请字,意思很明显,就是请你离开。

    那张氏一听沈雅没有人参,顿时脸色一垮,两眼一瞪,双手叉腰,指着沈雅的鼻子就问:

    “你胡,前日我听你用上好的人参给刘家那老头子吊命,怎么现在没有了?”那模样,活像沈雅欠了她家什么似的。

    ……

    沈雅现在完全不知道该什么好了,她见过不要脸的,没见过这么不要脸的。果然是人至贱,则无敌。沈雅极度无语地看着这个在自己眼前撒泼的女人,有些无力,用手拍开她的手指冷冷道:“张大嫂,请你自重。我没有什么人参,就算有,也是用来治病救人的,而你,依沈雅看来,实在没必要浪费人参这样的贵重药。”

    “你——”张氏被沈雅一顿抢白,气的浑身发抖,她哆嗦了一下嘴唇,唾口骂道:“你个小贱人,别和我装糊涂,前段日子你不就是卖了人参才得了那么些银子么,我你们沈家一穷二白,怎么突然得了银子,不是卖人参,哪得的,我告诉你,那后山是咱们陆家村村民共有的,凭什么你一个人采了人参独享,问你要人参怎么了,你可以给刘家老头,我就不能问你要几根吗”

加入书签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打开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