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节错误举报 | 加入书签

荷包网-> 都市言情 -> 名门贵医全文免费阅读

第三十二章 沈母的怒火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阿姐,你怎么了?”沈琰见沈雅脸色突然变得很怪异,以为她出了什么事,忙一脸担忧地走过来,问道。

    沈雅闻沈琰的声音,才回过神,转头道:“我没事。”完,抱着小家伙往他们那里走去。

    “沈丫头,这是什么动物,怎么从没见过?”赵铁见沈雅手里抱着的动物,有些惊奇地问道,这动物像狐狸,又不像,像松鼠,也不像,前面还有一个毛茸茸的口袋,难道是…倒是曾经听人过西方有种动物名袋,其前有一口袋,装崽,可据那物什有三四米高,毛色成棕,怎么也不会是眼前这个毛色雪白的小东西啊!

    “我也不知道它是什么,不过,刚才救咱们的,可是它哦。”沈雅笑着将小家伙举了举,小家伙似知道沈雅在赞扬它,配合地甩甩了尾巴,吱吱吱地朝他们叫唤。

    赵铁闻言,和沈琰对视一眼,然后就哈哈大笑起来,笑得都肚子疼了,一边捂着肚子,一边道:“沈,沈丫头,你可真是会开玩笑,那小东西,能轻易把咱们从老虎嘴里救出来?我赵铁活了大半辈子,也没见过哪个动物有这本事,哈哈哈…”

    “是啊,阿姐,会不会是你弄错了。”沈琰脸上也憋着笑,只碍于是自己的姐姐,沈琰不敢像赵铁笑得那样夸张,只抿着嘴偷笑。

    沈雅见自己的弟弟和赵铁都不相信小家伙,气的不行,她抿了抿嘴愤愤地想:哼,现在你们不相信它,到时候可别腆着脸来求它!然后又瞥了一眼他们二人凉凉道:“那如果我,赵大叔背上的伤也是它给治好的,你们也不信咯。”

    “哈哈哈,沈丫头,你莫再笑了,我背上哪里有伤,你是不是看错了?”赵铁刚才趁沈雅去竹篓边的时候,脑袋里已经整理了一遍思路,他觉得自己背上虽然有些疼,却不大疼,也没有明显的伤痕,那老虎很可能是只抓疼了自己,而没有抓伤,虽然连赵铁自己都觉得这是不可能的,可事实就摆在眼前,他的背上确实没有受伤,连血都没有。

    血?不对,赵铁这才发现,自己上衣不见了,连忙在草地里仔细扫寻了一番,然后发现草地的不远处一件早已破损的不能再破的血衣,静静地躺在那里,而那衣服,正是他的。

    那件血衣??也就是,自己那时候确实受过伤,而现在却好了,而且好的那么快?!!

    难道,沈丫头的都是真的??!!赵铁一脸不可思议地转头看向沈雅手里抱着的小东西,见小东西真对自己龇牙咧嘴,一愣,抬头就见沈雅一副这下你总相信了的表情。

    沈琰显然也看到了那件血衣,血衣上面被抓的破破烂烂,他记得那是赵大叔穿的衣服,而赵大叔背上,此时确实没有一点伤痕。

    两人明白过来后,顿时瞠目结舌地瞪着小家伙,半天都没有一点反应。

    沈雅没有告诉他们两个小家伙口袋里能掏出人参的事情,她觉得没有这个必要,也不想让小家伙让人觉得太过奇怪,之前的那两样,已经够惹眼的了。

    另外,还有一件事,她也要尽快弄清楚,就是她采的一竹篓草药哪去了,之前在把小家伙放进竹篓时草药还是有的,过了一段时间就没了,直觉告诉她,这件诡异的事情,一定和小家伙有关。

    “沈,沈丫头,这这一切难道都是真的?”赵铁好半天终于回过神,一脸纠结地看了看沈雅手上抱着的小东西,咽了咽口水,朝那小东西讪笑道:“呵呵,果然大千世界,无奇不有啊。”

    “是啊。”沈琰也呆呆地盯着小家伙,呐呐道。

    现在他们终于接受了这个事实,见沈雅获得了这么一个珍宝,沈琰和赵铁都由衷地替她高兴,这小东西的唾液能让伤口快速愈合,与沈雅的医术配合起来倒是相得益彰。

    不过两人都不赞同沈雅在人前人后使用小家伙这种功能,因为这太惹眼,一旦有人发现了这个秘密,沈雅势必会招来杀生之祸,因为这样惹人眼红的东西,很少会有人不想占为己有。

    沈雅和赵铁他们的想法一致,除非是自己重要并值得信任的亲人,否则,她不会在任何人面前流露出小家伙一丝一毫的能力,这是为了保护小家伙,也为了保护自己。

    “赵大叔…沈雅还有一件事想求你。”沈雅犹豫了一下,还是道:“咱们今天在林子里发生的一切,能不能不要告诉任何人,包括赵大婶和小虎,行吗?”沈雅面露难色,她只希望这件事,只有他们三人知道,因为,小家伙的本领太不可思议,越少人知道,对他们而言,越有好处。

    “放心吧,我不会的。”赵铁给沈雅回了个放心的笑容,沈雅这才如释重负地松了口气,她真怕赵大叔会为此而不高兴呢。

    三人休息地差不多了,便一起林子出了林子,一出去才发现天色已经很晚了,想着家人一定在家里担心死了,三人不约而同地都加快了脚步,很快,便到了山下,分别后,各自回了家。

    沈雅和沈琰已经商量好了,回家后,沈母要问起来,坚决不提林子里遇老虎一事,只贪玩忘了时间,也不提小家伙救人一事,只是在林子里捡的一只小动物,看着好玩,就带回来了。

    如两人料想的一般,沈母果然见二人迟迟不归,急得四处找人帮忙,回来见两个孩子已经平安到家,一颗七上八下的心终于平静下来,可到底是被急的气坏了,回家一见他二人,就怒喝一声道:“你们两个给我跪下,,今天去了哪里,为何这么晚才回来,你们可知为娘有多担心你们吗?”一边着,眼圈早已红了,语气也有些哽咽。

    沈雅和沈琰从没见过母亲发这么大的火,两人都吓傻了,一直以来,母亲对他们很宽容,也温和,很少会和他们急眼,今日却发了这么大的火,怕真是急坏了。

    哎,谁让他们一天未归呢,还没和母亲打过招呼,母亲能不着急嘛!

    姐弟二人见母亲如此生气,哪里会反抗,噗通一声赶紧跪下了,低着头道:

    “娘,对不起。”

    沈母只坐在炕上抹眼泪,听他们道歉,也不理。过了好一会,才顺了口气,缓缓道:“娘知道你们长大了,有了自己的想法,这很好,你们想做什么,娘也不会多管。可纵使这样,你们也不该一声不吭,一天不归,让娘在家里为你们担心一整天。吧,今天是不是发生了什么事,告诉娘,如果是急事,娘可以原谅你们?”

    沈雅和沈琰一听,对视一眼,心想:若是把遇老虎一事告诉娘,铁定会把娘吓坏了,不能告诉她。

    所以两人都一致摇摇头道:“没有遇什么事,就#  WWW..Com是玩过头了,忘了时间。”

    沈母一听这话,登时气得浑身颤抖,她指了指跪在地上的两人道:“好,好,你们长大了,翅膀硬了,贪玩?一天不归?”

    完,一甩袖子,摔帘就出了房间。

    沈雅听动静,应该是去院子外面了。只是这么晚了,母亲出去干什么?沈雅疑惑地想。

    不过好在,沈母很快就回来了,回来后,也没理睬跪在地上的两人,直接进了里屋。只是大约过了半个时辰,就听沈母突然在里屋走来走去,有一次,沈雅甚至看见母亲偷偷掀帘子瞧他们,见被她发现了,愣了愣,又重重地放下了帘子

    沈雅见母亲如此,笑着摇摇头,母亲还真是刀子嘴,豆腐心。想来,那句“打在儿身,痛在娘心”就是像沈母现在这个样子吧。

    想罚他们,罚了又心疼,弄得自己坐立不安,矛盾不已。

    不过,娘啊,你别矛盾了,快出来放了我们吧,雅儿快撑不住了!沈雅在心底呐喊。

    两人一天遇到这么多事,本就又累又饿,现在又在这地上跪了那么长时间,肯定受不了。包包里的小家伙时不时地探出脑袋,想出来,又被沈雅摁回去了,现在还不是出来的时候,母亲正在气头上,等气过去了才行。

    小家伙被装在袋子里,出又出不去,很是不高兴地叫了两声。

    大约又过了半个时辰,沈母突然掀开了帘子,端了两盘菜,和两碗饭,脸色紧绷着走出来,冷冷道:“先起来吃饭吧。”

    沈雅见沈母这样,无奈地叹了口气,明明心疼他们俩,却还要装样子板着脸。

    转头见沈琰也一脸的无奈,两人相视一笑,大声叫道:“谢谢娘——”

    沈母见自己再也装不下去,恨恨地瞪他们一眼道:“下次再敢一声不吭在外面一天不回来,看娘怎么罚你们。”

    “是,娘——”沈雅和沈琰早已饿的前胸贴后背,刚才母亲一声令下,两人飞快地从地上站起来,跑到桌边拿起筷子就抱着碗猛吃,听沈母这么,又连忙从碗里抬起头,非常听话地道。

    寂静的夜晚,沈家小院的上空,又飘起了爽朗的笑声。

加入书签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打开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