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节错误举报 | 加入书签

荷包网-> 都市言情 -> 名门贵医全文免费阅读

第三章 不愧是弟弟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雅儿这是怎么回事狗子的手臂怎么会一下子好了沈母显然还没从刚才的事情中反应过来一脸惊异地看着沈雅眼中满是不可思议

    沈琰此时也是满肚子的疑惑刚才发生的事情他看的一清二楚狗子的手臂是在被阿姐轻轻一抬就接上了阿姐什么时候会这些本事了

    我知道你心里有很多疑惑咱们回屋行吗沈雅知道这件事她不圆满交代母亲和弟弟心里肯定不会释怀

    好...沈母有些恍惚地任由沈雅扶着进了屋沈琰跟随其后待他们坐定后沈雅才深吸一口气把自己刚刚编好的故事娓娓道来

    您知道女儿为何会一夜间病就好了吗

    沈母傻傻地摇头沈琰也是拧眉微皱

    你信吗女儿在梦中曾经遇到过一位老仙翁是他救活了女儿还教了女儿很多东西比如医术书法诗词沈雅知道古代人信牛鬼蛇神所以她编了这样一个故事希望能够骗过沈母

    沈母她倒不担心主要是沈琰他毕竟是个读书人恐怕不但不会信这些神啊鬼的反正会斥之为胡话

    所以在看到沈琰紧皱双眉时沈雅心里一紧更是下决心待会一定拿出点看家本领来好好唬唬沈琰

    只要让他们娘儿俩相信这个辞那以后她行事就方便了自己毕竟是一个现代人一个不小心难免会做些奇怪的举动与其到时候让他们生疑不如现在就让他们彻底信服

    转了转眼珠沈雅心生一计抬头看着沈琰一字一句道道:琰儿若是不信阿姐可以随意写一手诗你来鉴定怎么样

    沈雅从小就跟着爷爷学书法他爷爷对书法极为爱好自然要求她孙女也对这些精通所以沈雅对自己的书法很自信

    沈琰当然知道自己姐姐从未读过书自是不可能会什么诗词书法疑惑地看了阿姐一眼见她眼里笃定的目光脑袋一热当下便回自己的屋拿了文房四宝出来铺开摊在炕上的小几上

    沈雅见宣纸摊开便拿起沈琰手里的毛笔沾了点墨汁想了想便挥起狼毫一首咏梅跃然纸上她当然不会傻到真让沈琰考自己她肚子里那点墨水自己还是知道的要是他让自己对个什么对子之类的那岂不要穿帮所以她就先发制人先提笔写了一首诗

    墙角数支梅凌寒独自开遥知不是雪唯有暗香来沈琰看到阿姐那一手毛笔字的时候心里早已惊讶不已如今看她写的这首诗细品之下更是让他震惊地一句话也不出来那样的诗恐怕连夫子也写不出来吧

    沈雅早在醒来的当天就从沈琰那里得知她现在所处的朝代为大周朝皇帝姓赵周朝的第二位皇帝帝号周宗在位四十年是一位深受百姓爱戴的皇帝

    这个周朝与她所知的历史上那个还处于奴隶社会的周朝不同这个周朝现在的发展水平应该与唐朝类似经济文化发展正处于封建社会的顶峰百姓生活基本上都比较富裕当然一些贫困地区除外比如她现在身处的这个陆家县里的陆家村有名的贫困县外加贫困村

    不过也正是这个历史上不曾出现过的时代让沈雅敢堂而皇之地盗用古人的诗句而且那天她看过沈琰阅读的书籍发现上面的文字竟然正是中国古代的繁体字虽然感到有些不可思议不过这倒正好帮了沈雅一个忙不然她的谎可就撒不起来

    雅儿的字真漂亮沈母见沈雅这么快就写好了一副诗惊喜地赞道她虽然不识字却也看的出什么字好什么字不好当下更是喜的不知如何是好嘴里一个劲地念叨老天爷保佑老天爷保佑

    阿姐你——沈琰显然一时无法接受这现实毕竟若是相信这些那他这么多年的书岂不白读了

    沈雅当年也不信神佛可是如今的事实确摆在眼前由不得她不信

    琰儿世上很多事都很难预料你若实在不信也罢阿姐也不为难你你只要记得我永远是你的阿姐

    阿姐…沈琰喃喃叫着沈雅低头定定地看着宣纸那娟秀中透着大气的字迹然后他闭上了双眼深吸了一口气然后换上一副释然的笑容道:阿姐我信你不管怎样你都信你

    琰儿…沈雅见此高兴坏了真不愧是她的好弟弟她随便胡诌的事情他也信

    沈母见姐弟两个欢喜的模样心下也甚是安慰她在心里默默地感谢观音菩萨感谢她给了雅儿新的生命感谢她教会雅儿这么多

    雅儿你你会医术那是真的吗

    是呀娘不过只是粗略的学了一点算不上精因为怕他们二人怀疑沈雅也不敢把话的太满半真半假的了一下

    是这样啊沈母一听虽然只学了一点但还是高兴的眉开眼笑她女儿懂医术那是多么了不得的事情

    沈琰不知道母亲和阿姐了什么因为他早就拿着那副沈雅写的诗一头扎进了书房半天也不见人影

    沈雅陪母亲又了一会便和她一起去院里摘菜

    一连几天她每天都陪着母亲洗洗衣服晒晒衣服什么的一开始沈母还总是不愿意她身体没好不能这么劳累但见沈雅坚持她也没办法尽量捡些轻的活给女儿做

    女儿突然间懂了很多事情沈母打心底里是高兴的可是唯一让她发愁的是沈雅一夜间竟然把缝衣刺绣的针线活给忘了任她怎么教女儿还是绣的一塌糊涂这让她很是担心雅儿也十五岁了眼看她就要琢磨着给她找婆家若是雅儿针线女红都不懂这让她怎么嫁的出去啊

    为此沈母已经唉声叹气好几天了每天看沈雅的眼神都带着莫名的幽怨看的沈雅心里一阵发寒不是她不想学啊实在是手太笨学不会嘛

    沈雅此时在院子里晾衣服不小心又触及到母亲时不时投来的幽怨目光嘴角忍不住抽了抽低头看了看满是伤痕的手指心里更是欲哭无泪

    咕噜噜就在沈雅为此事苦恼的时候肚子很不争气地闹了起来她低头苦笑地摸了摸肚子今天清晨她只吃了个窝窝头一碗小米粥这正当长身体的时候不饿才怪了

    这个家一直都靠母亲替别人洗衣服做刺绣换点钱补贴家用家里不仅要供弟弟念书还要提供一家三口吃饭能有的吃就不错了现在她和母亲在家一天就吃两餐弟弟念书母亲会额外给他个包裹里面一般都放着两个芋头或者一个地瓜以免他读书的时候饿着

    以前的沈雅还能通过给别人绣东西赚点外快现在看看自己整一吃闲饭的

    不行她好歹也是个二十一世纪的外科手术主任又是个中医师怎么着也不至于落得个饿死的地步吧她的想办法给家里赚钱好让母亲和弟弟吃好点尤其是弟弟念书需要补充营养不然学习怎么跟得上

    她得外面去看看有什么是自己可以做的总比在家闲着吃干饭好

加入书签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打开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