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节错误举报 | 加入书签

荷包网-> 都市言情 -> 名门贵医全文免费阅读

第二章 来者不善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下了整整一晚的雪第二日竟出太阳了陆峰村的村民也陆陆续续从屋子里出来开始一天的忙碌孩子们在屋里憋了一天早就按捺不住纷纷出屋戏耍

    屋外麻雀叽叽喳喳地玩闹嬉戏觅食孩童们清脆的嗓音混合着麻雀的叫声显得格外好听

    阳光透过窗子射进屋内稀稀落落地洒落在炕上的人儿身上只见她微微动了动眼珠用手挡住了射在眼睛上的阳光不甘不愿地睁开双眼

    首先入眼的便是那快要坍塌的房梁沈雅一愣很快记忆如潮水般用上心头随即苦笑她怎么给忘了自己已经是穿越人士了

    转头看见床头空空如也沈雅便知道母亲已经起身认命地叹了口气她也坐起身打算起床自己身子已经好了一大半总不能懒床吧

    她昨日就发现母亲他们睡觉似乎并没有脱衣的习惯大都是和衣而睡想来是怕夜间寒冷睡觉冻着吧

    沈雅起身低头弯腰在炕边的角落里发现了一双破旧的不能在旧的棉布鞋

    忍着扑面而来的寒气穿鞋起身然后在看到自己一身碎花红袄后嘴角开始抽搐

    她这辈子没见过有比这更俗的颜色更难看的款式了

    深呼吸了一口气踩着有些泥泞的青砖石路沈雅出了房门走进了院子

    院子了母亲正在打水洗菜见沈雅出来眉头一皱瞪着沈雅嗔怒道:这孩子身子这么弱怎么不多休息会快躺回去外面冷你的风寒才刚刚好可经不起这么折腾

    沈雅见母亲着就朝自己走过来半推着想让自己回屋躺着

    我已经好的差不多了屋里太闷我想出来透透气您看今天太阳这般好沈雅对于母亲的关心过渡感到内心甜滋滋的虽然不是自己的亲生母亲却十足让她感受到了母爱的温暖

    上辈子她的母亲在她两岁的时候和父亲离异了一直住在国外很少回来看她她也知道母亲在国外有了自己的生活她也不好经常找她偶尔打个电话问候一声就罢了她的父亲后来重新给她找了个后妈两年后给父亲生了个儿子一家人其乐融融唯独自己感觉像个外人继母虽然对她不错但毕竟不是亲生的总是气大于疼爱想来在那个家里真正疼爱自己的恐怕只有爷爷了

    于唯心你嫉妒我家势比你优越又可曾想过我其实过的并不如表面上那么如意

    沈雅摇摇头想把脑子里那些乱七八糟的想法抛掉自己死了也好反正她的父母都有了各自的生活自己不过是多余的

    咽下内心不断涌出的酸楚沈雅微仰起头不想让眼泪流出来被母亲看见她在心里暗暗告诉自己沈雅这一世你一定要过的很好还有沈雅你放心去吧我会代你好好照顾母亲和弟弟

    想完这些沈雅低头重新看向母亲见母亲一脸的坚持微笑着撒娇道:您再让我躺着我都快憋出病来了您就让我出来活动活动吧要不我帮你摘菜

    老妇人见女儿嘟着嘴撒娇地搂着自己的手臂一脸的不愿心下暗暗惊奇以前女儿很少在自己面前露出这样的神色难道一场病让女儿看开了性格也开朗了

    这样也好老妇人欣慰地看着女儿闪闪发亮的眸子心下感到安慰啊菩萨保佑啊

    母女两个正聊得开心突然院门被推开沈琰踉踉跄跄地走进院子身上到处挂彩一身青色长袄到处都是泥土甚至还有几个清晰的脚印白皙的脸上也是青一块紫一块

    琰儿老妇人一见儿子如此狼狈样惊呼起来赶紧跑过去双手颤抖地抚上儿子满是伤的脸颊在听到儿子嘶的一声后又赶紧把手放下嘴里一个劲地道歉:娘弄疼你了

    沈雅看到浑身是上的沈琰心里也感到吃惊难不成这小子和别人打架了

    琰儿告诉娘发生了什么事老妇人一边将沈琰拉到院子里一张椅子上坐下赶紧进屋拿了药酒给他擦伤

    别担心我只是擦伤而已不碍事的沈琰很懂事明明疼的呲牙咧嘴却还是微笑着反过来安慰母亲

    你当娘是傻子吗是不是邻村家的二黄他们又欺负你了眼泪又要流下来了

    您歇着我来给弟弟擦沈雅见母亲情绪不对劲赶紧上前接过药酒扶母亲到旁边的矮凳上坐下然后才开始给沈琰重新上药酒一边上还一边道:琰儿到底发生了什么事出来不要让我和娘担心

    沈琰听沈雅这么脸上闪过一丝懊恼:都怪我太冲动了让娘和阿姐担心了但是琰儿不后悔这么做二黄他们太欺负人了竟然阿姐死了还我是......我是没人要的杂种

    老妇人一听这话脸色顿时变得惨白惨白

    杂种沈雅一听这话微微皱了皱眉难道母亲是未婚先育不对就算未婚先育怎么可能有他们姐弟二人他们又不是双胞胎这里面肯定有什么不可告人的秘密

    而且她早就觉得她和沈琰的名字似乎过于文雅了不像是一个山村妇人#  WWW..Com起的名字

    正当沈雅思绪流转间院外突然传来一阵吵嚷声紧接着便看见一群妇女带着孩子气势汹汹地找上门来

    沈琰他娘你看看你们家沈琰把我家狗儿打成什么样了手臂都打折了你吧这事该怎么解决那妇女穿着一件深红的碎花大袄脸上抹的惨白嘴唇涂的血红这让沈雅一瞬间想起了电影里那演女鬼的血盆大口身子忍不住哆嗦了一下没想到大白天的还能看到这种极品再看她两个手腕上带着的金镯子和手指上的金戒指沈琰大概猜到眼前的这位可能是个富农

    她身旁站着一个约莫十三四的男孩穿着蓝色短袄黑色的棉裤一手托着手臂胆怯地躲在母亲的身后脸上还带着哭痕看样子刚才应该哭过

    那妇人身后还站着几个来看热闹的妇女几人的穿着打扮与那妇女类似一个字几人时不时地朝她们这边投来幸灾乐祸的目光嘴里磕着瓜子似在等着一场好戏上演

    沈琰见她们几人来闹事立刻想站起身来与她们理论被沈雅用手摁在椅子上用眼神示意他不准轻举妄动

    老妇人见到来人赶紧起身走到她们跟前脸上堆起笑容满是和气道:原来是张大嫂啊屋子坐

    可惜那叫张大嫂的妇女不买她的账不屑地看了眼屋子尖声道:沈琰他娘你也别在这里和我套你家沈琰今儿和我家狗儿打架把他的手打折了你这事该怎么办吧

    孩子们之间小打小闹总是有的我替琰儿像你们赔不是老妇人赔笑着讨好地道

    一句赔不是就行了没那么简单今天要么你拿出诊费给我家狗儿治病要么跟我去见官

    这...这...张大嫂你也知道我们家...困难拿不出钱啊老妇人闻言苦笑道

    你别在这哭穷你家儿子打伤我家狗儿的时候怎么没想到你们家困难那张妇女见老妇人拿不出钱横眉一竖更是咄咄逼人

    沈雅看到这实在看不下去了她用眼神警告沈琰不许乱来便径自走到那张妇女跟前眼神撇了她一眼然后走向那个叫狗儿的男孩面前用手轻轻托起那条折了的手臂

    然后轻声问道:这里疼吗声音带着甜甜糯糯的味道颇为好听

    那男孩见一个女孩子摸自己的手臂早就羞的无地自容不敢正视她小声地回了句便低下头红着脸不再话

    那几个妇女一脸疑惑地看着沈雅不明白她到底想干什么

    沈雅在心里大概判断出只不过是简单的脱臼心里有了底然后状似不经意拿着那男孩的手臂来回活动了两下又道:这样疼吗

    那男孩又低声了句

    就在这时沈雅神情一敛趁其不注意的时候向上一提男孩顿时发出一阵惨叫

    啊——

    那姓张的妇女见儿子大叫连忙一把推开沈雅用力过猛沈雅一个踉跄摔倒在了地上

    狗儿怎么了你不要吓娘啊那妇女见儿子痛苦的捂着手臂以为出了什么大事满脸紧张地叫道

    问完又一脸惊怒地转过头来瞪着摔倒在地的沈雅破口就骂你个小贱人你想谋财害命是不是要是我家狗儿有什么三长两短我一定不会放过你

    沈雅一屁股摔倒在地疼地冷汗都出来了好在地面是泥土铺的她又穿的袄要是水泥或者砖头她还不得疼死啊

    老妇人见女儿摔倒在地赶紧走过来扶她一边扶一边焦急地问:雅儿摔疼没沈琰也噌的从椅子上坐了起来上来就要和那妇女理论被沈雅一把拦住

    沈雅不紧不慢地站起身低头拍了拍身上的灰尘抬起头淡淡地扫了那妇女一眼朝那男孩问道:现在还疼吗

    那男孩闻言又重新动了动手臂发现一点都不疼了惊讶地朝他娘道:一点都不疼了

    那妇女一听顿时一愣又不相信地问道:真的不疼了狗儿别怕娘会为你讨回公道

    真的不疼了

    既然不疼了想必这诊费应该不用出了几位请吧沈雅不气地做了一个请的动作又冷冷地扫了那几个原本想看热闹的妇人

    几位妇人被沈雅凌厉的双眼一扫手里的动作顿时一僵脸色讪讪灰溜溜地离开了

    那张妇女冷哼一声见自己也不好拿什么再发难不甘心地瞪了一眼沈雅一把拉着狗儿就走

加入书签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打开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