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节错误举报 | 加入书签

荷包网-> 都市言情 -> 名门贵医全文免费阅读

第一章 陆家村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冬日寒风凛冽冷飕飕的风呼呼地刮着光秃秃的树木像一个个秃顶老头儿受不住西北风的袭击在寒风中摇曳屋脊、树梢、地面白皑皑地铺上了一层寒霜

    陆家村陷入一片冰天雪地之中

    村口一家破败的小院寒冬腊月天雪堵着窗户冰溜子像透亮的水晶小柱子一排排地挂在房檐上

    雅儿你快醒醒雅儿你别吓娘啊

    屋内一位身穿褐色短袄褐色长裤的妇人担忧地看着炕上昏睡不醒的女儿眼圈红红的显然是哭过

    您别着急阿姐她会醒过来的妇人旁边站着一个约莫十四五的男孩穿着一件洗的发白的青色长袄头上包着青色布包男孩长的眉清目秀书生气十足他一边呜咽地劝母亲一边用宽大的袖子抹眼泪

    琰儿的对雅会醒过来的妇人用长满老茧的手掌悄悄抹了抹眼泪起身对着男孩道娘去厨房做饭了这样雅儿醒过来就能吃到热乎乎的饭菜琰儿你在这看着阿姐又低头看了眼炕上脸色发白嘴唇发紫的女儿往厨房走去

    琰儿知道了

    冷......锥心刺骨的冷仿佛被长期泡在冰窖般冷的透彻心扉

    沈雅在昏睡中感觉冰冷从四面八方向她袭来皱了皱秀眉手脚在不自觉中蜷缩起来企图寻找一丝温暖

    昏睡中于唯心狰狞地向她跑过来疯狂地将她推进了湖水中寒冬腊月刺骨的池水毫不留情地刺激着她的感官五脏六五都被这刺骨的湖水冻僵了

    啊——沈雅顿时被吓出了一身冷汗但很快就被寒冷所取代牙齿在不知不觉中开始打颤拉了拉盖在身上的棉被不觉一愣不是我家的被子

    沈雅对于环境的变化有超乎寻常的敏感她一摸被子就知道此刻这略有些僵硬的被子不是自己床上的那一条

    摸上去这条被子似乎有些年代了否则不可能这么硬

    她家的被子可是纯羽绒被盖上去又轻又软

    就在沈雅为被子的事愣神时耳边突来传来一阵惊呼:阿姐你醒了声音中带着一丝激动一丝颤抖还有一丝不可思议

    沈雅闻声眼神朝前方看去然后便是一愣入眼的男孩大概十四五岁一张清俊的脸冻得微微发紫脸上闪着激动的神色

    只不过他那身衣服是什么打扮在拍电影吗

    沈雅皱着秀眉疑惑地看着眼前这个激动地恨不得朝自己扑过来的男孩有点摸不着头脑他是谁

    请问你们是在拍电影吗沈雅心中疑惑不自觉中问出了声

    可惜不等她话问完男孩却已经飞身跑进里隔壁的房间嘴里还一个劲地喊道:快出来啊阿姐醒了阿姐醒了

    紧接着从里间走出来一位妇人摇摇晃晃地跑到沈雅床边手哆哆嗦嗦地抚上沈雅的脸庞见女儿一顺不顺地望着自己妇人心里一酸眼泪便唰唰地流下来嘴里还一个劲地喊道:雅儿我的雅儿你终于醒了你受苦了受苦了啊一把抱住她的头哭的好不伤心

    旁边的男孩也在一个劲地抹眼泪不过是高兴地流泪

    沈雅此刻还没从刚才的震惊中反应过来但聪明如她脑子里很快想到了一个可能性她穿越了

    如此狗血的剧情居然会发生在她身上这让她情何以堪啊

    苦笑了一声她快速收回思绪有些不死心地问道:你们是哪个剧组的

    雅儿你在什么妇人显然没听明白沈雅的意思但心里却有些奇怪怎么雅儿这次醒来有些不一样为何她看自己的眼神如此陌生

    沈雅被妇人探究的目光看的有些心虚心道自己如果真的穿越了很可能是借用了那位大娘女儿的身子她不会看出什么了吧

    于是她连忙挤出一丝笑容道:没什么娘我饿了有没有吃的她必须赶紧转移话题不让很容易让别人察觉出什么

    你等着娘给你去拿妇人一听女儿饿了激动地不得了女儿知道饿了就代表她病已无大碍了虽然不知道女儿为何会突然间病好了之前请了村里的大夫来看都无药可救没想到才转眼功夫女儿竟然醒了菩萨保佑啊

    妇人喜极而泣为了不让儿女看到她的狼狈样子她赶紧进了厨房收拾了几样小菜端了出来

    沈雅挣扎着想坐起身弟弟沈琰见此赶紧上前帮忙将她扶了起来还体贴地在背后垫了个枕头好让她靠的舒服

    谢谢沈雅出于礼貌想都没想脱口而出

    在看到沈琰眼里一闪而过地诧异后沈雅才猛地想起他们是一家人不用这么气

    她尴尬地转过头观察起这间屋子摆设很简陋甚至可以除了这张炕仅一张桌子和三张椅子其他什么也没有用四个字形容家徒四壁

    妇人端着碗放到炕上的小几上亲切地道:雅儿这是娘刚做的热乎着呢快吃琰儿也坐下来吃吧

    沈雅看了看桌上的饭菜很简单三个烤番薯三碗清的见不到米粒的粥还有几碟小菜除了腌萝卜她看的出来其他的一概叫不出名字

    沈琰显然早就饿了刚坐下就迫不及待地端起碗大口喝起来妇人心满意足地看着儿子吃的喷香手里也不闲着给他把番薯剥好递到儿子手里

    然后又拨了一个拿给雅儿

    雅儿快吃刚烤好的地瓜香着呢

    沈雅此刻也确实饿极接过妇人手里的地瓜二话不便啃了起来真香啊她以前怎么没觉得烤番薯这么好吃

    一个地瓜下肚她又喝了一碗热腾腾地小米粥出了一身汗身上也终于不觉得冷了

    妇人见儿女都吃好了才端起她的那碗已经凉的小米粥小口小口地喝起来

    吃完饭沈雅也觉得身上精神了便想下地活动活动只是她才掀开被子就被妇人阻止了病才好些多躺伙让琰儿陪你话娘去洗碗

    沈雅拗不过妇人只得乖乖地重新躺下她现在肚子里有很多疑惑需要有个人给她解释所以当她看到同样和他坐在炕上拿着一本书细细研读的沈琰时心里有了主意

    琰儿阿姐不知道怎么了睡醒后忘了很多东西你能和阿姐吗沈雅这话的时候极其小心翼翼她时刻关注着沈琰脸上的神色若是脸色稍有不对她便赶紧转移话题

    沈琰听了这话放下书一脸担忧地问道:阿姐你怎么了

    沈雅被他紧张的模样吓了一跳见他神色间除了担忧之外并无其他才轻轻松了口气缓缓道:别担心我只是忘记了一些事情你重新告诉便是了

    听沈雅这么沈琰才稍稍放心微微一笑道:阿姐你问吧琰儿一定知无不言言无不尽

    沈雅见他那得意的模样扑哧一声笑了出来随即又想起什么谨慎道:......娘那边你还是不要告诉她了免得她担心

    还是阿姐想的周到放心我不会的

    得到了沈琰的保证沈雅放下心斟酌了一下用词便把她认为可以问的都问了出来沈琰也争气答得有条不紊基本上把沈雅想知道的都一丝不漏地答上来了

    有些模糊的地方沈雅只要稍一分析便也知个一二

    据沈琰所这具身体似乎也是跌落河中沈雅猜测估计是被冻死按沈琰的描述女孩被救上来的时候浑身已经冻的发紫已经奄奄一息了村里里好几个赤脚大夫都没救了

    不过让沈雅吃惊的是这具身体也叫沈雅还是同名同姓难道冥冥之中自有天意沈雅不禁困惑起来眼前的男孩叫沈琰是沈雅的亲弟弟眼下正在家温习功课等明年开春准备参加乡里的考试

    妇人洗完出来见姐弟二人正话也没什么笑呵呵地拿起炕上篓子里的布做起了针线活儿

    夜晚屋外寒风大作大雪飘飘沈雅晚上睡的一直不踏实主要是屋子里太冷即便是睡在炕上但这两条发硬的被子根本起不到保暖作用此时她手脚冰凉翻来覆去睡的很不安稳睡梦中于唯心狰狞的表情历历在目沈雅为什么老天爷要如此厚待你为什么你可以拥有一切为什么我要毁了你毁了你

    沈琰被噩梦惊醒乌黑的眸子愣愣地盯着横梁发呆在黑暗中显得格外明亮耳边传来沈母轻微的呼吸声让她感到片刻安宁

    在完全没有准备的情况下稀里糊涂来到异世这是她始料未及的但既然来了她就要好好的活下去把上辈子的一起活掉对于于唯心不怨那是不可能的因嫉妒而生恨该怎么呢觉得她很可悲

    本来她们同是医科大毕业的沈雅毕业后就去父亲的医院第一人民医院做了小小的医生通过几年的努力升为外科主任在沈雅看来这完全是她努力的结果和她老爸这个第一人民的院长没有关系

    她虽然学的是西医但真正拿手的却是中医因为她们家是医药世家从她曾爷爷那辈开始便是医生而且听她爷爷解放时期还给中央领导人看过病从小耳濡目染下她的中医当然也不差更别提上大学那会儿她选修了好几门中药学原本她是看不起中医的总觉得那东西很玄乎没有西医来的有效果但真正学了以后才知道中医的博大精深不过为了更好的治病救人她还是选择了学西医所谓中西结合疗效更佳嘛当初她提这个意见的时候还被她爷爷狠狠斥责了一顿她学术不精一会西医一会中医哪能学的好不过后来的实践证明她孙女确实有本事做到样样都精

    于唯心是她上大学时候的舍友兼死党毕业后因为各种原因迟迟找不到工作原本她想通过老爸的关系给她介绍个医院谁知她竟拒绝了要靠自己的实力进医院

    却没想到最后她竟然会因为嫉妒自己而害死了自己

    想到这沈雅不禁微微叹了口气人啊总是被眼前的一些东西迷惑双眼却不懂得只有正真付出了才会有所收获

    沈雅胡思乱想间竟迷迷糊糊地睡着了不知不觉天已大亮

加入书签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打开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