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节错误举报 | 加入书签

荷包网-> 种田文 -> 侯门医女全文免费阅读

章节目录 番外,一生的爱(依依vs凌霄)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侯门医女  番外,一生的爱(依依vs凌霄)

    大云朝景隆十五年,皇帝风华正茂勤政爱民,大臣兢兢业业恪尽职守,当朝政通人和,国泰民安,四面边境安稳,商路通畅。大云朝渐渐显出建国之后的盛世繁华,可谓四海归心,万邦来朝。

    今年,帝都城里有一件喜庆之事——当然,这几年喜庆之事不断,一年十二个月里几乎每个月都有嫁娶添丁寿宴等喜事。别的不说,但看京城里二十几个红火火的戏班子每天唱了这家唱那家,便可见一斑。

    这不,阳春三月,柳绿花红,莺歌燕舞之时,宁侯府便有一大喜事——嫡长女卫依依的及笄之礼便定在了三月二十这日。

    卫依依身为宁侯爷和姚夫人的第一个孩子,一出生就被皇帝封为县主,十岁时因在万寿节上献艺,一击打败了大皇子以及其陪读靖海侯世子,皇上赞其武艺超群,又加封为荣华郡主,到今年过了十五岁生日,提亲的人便已经踏破了门槛儿。

    “嫂子只管瞧着,等咱们荣华郡主的及笄之礼一过,这宁侯府的门槛儿又要重修一回了!”镇国将军夫人苏氏看着宁侯府里忙忙碌碌的家人们,对身旁的工部左侍郎姚延意的夫人宁氏,笑叹。

    宁氏听了这话长长的叹了口气,摇头道:“那丫头的性子你又不是不知道。就算这提亲的人踏破三层门槛儿又怎么样?她就认准了一个人,十头牛也拉不回来。”

    苏玉蘅听了这话忍不住看了看左右,也压低了声音低声叹道:“这话也就嫂子说说罢!我那姐姐为了这事儿已经半个月没理会侯爷了。”

    “怎么会?”宁氏诧异的问。

    苏玉蘅低声说道:“姐姐是赞同依依跟凌霄那孩子的。说,反正两个人也没有血缘关系,又是从小一起长大的,凌霄那么疼依依,依依嫁给他一辈子都会被宠着,爱着,有什么不好?放眼看着帝都城的世家子弟,哪个能比的上凌霄对依依好?哪个又能忍得了依依那要强的性子?”

    “可是,侯爷可是一直把凌霄当成长子来看待的!甚至还把世子的位置给了他。这在朝廷都是记录在案的!这哪有儿子娶女儿的道理?!”宁氏拉着苏玉蘅两个人悄悄的进了厢房,在茶桌两旁对坐,二人皆是长吁短叹。

    对于女儿执意要嫁给养子的事情,卫章是坚决反对的。

    在他看来,宠女儿也要有个度,女儿是心头肉不假,身为父亲他也恨不得把天上的星星摘下来给她,可是有些事情却不能妥协,妹妹嫁给哥哥,不管这兄妹有没有血缘关系,这在他看来就是不伦之恋,必须严厉杜绝,而且知道这事儿的下人都该灭口或者送到边疆去做苦役!

    因此,卫依依和凌霄两个人的事情在宁侯府是禁忌话题,连苏玉蘅和宁氏这样的人也不敢随便乱说。

    厢房里一阵沉静,门外有婆子回道:“回二夫人,夫人请舅奶奶过去呢。”

    苏玉蘅便轻笑道:“嫂子,姐姐请呢,咱们就过去吧。”

    宁氏也收了难言的无奈,放下茶盏随着苏玉蘅起身,二人并肩往燕安堂去。

    姚燕语听见宁氏到了,忙起身相迎。

    姑嫂二人客气了几句,姚燕语又叹了口气,无奈的说道:“就这么点儿事情,闹的亲戚朋友都跟着忙活,依依这丫头果然是个不省心的。”

    宁氏笑道:“妹妹可别这么说,我们做父母的,做什么不是为了孩子好?”

    姚燕语听了这话,又是一声长叹,脸上仅有的笑容也淡了去,只呆呆的坐在那里闷声不语。

    苏玉蘅和宁氏对视一眼,忙笑着问:“戏班子我请了四家,有韩姐姐喜欢的那家,也有姐姐你喜欢的那个柳家班,而且还专门叮嘱了他们一定要柳老板亲自来。赶明儿姐姐什么都不用管,只要安心的坐在正楼上看戏就成。”

    姚燕语闻言,勉强笑道:“有你们几个人操心,我倒是真的清闲了许多。”

    苏玉蘅又劝:“所以了,姐姐就不要想多了。俗话说,这车到山前必有路嘛!咱们依依及笄之礼可是大喜事儿,你当娘的总是不高兴,可叫着一家上下怎么活呢?”

    “是啊,这儿孙自有儿孙福。前儿萃菡那丫头回娘家来,还跟我哭了一场。说不许姑爷纳妾什么的,哎呦,烦的我不行,教训了两句给她送回去了。”宁氏叹道,“他们爱怎么折腾就怎么折腾去,我是懒得管了。”

    姚燕语一听这话立刻急了:“林楚松要纳妾?我们萃菡哪儿不好了?刚给他生了个女儿,纳什么妾?还能不能好好过日子了?”

    “哎呦,罢了罢了!由着他们闹去吧,这两年越发懒得操心了,一听这些事情就觉得头疼。”宁氏无奈的摆手,连连叹息,“男人一妻两妾乃是旧例,多少人都是这么过的。”

    “我就不爱听嫂子这话。”姚燕语轻声哼道,“我们萃菡样样都好,他林楚松不过读了两本圣人之书在肚子里,当初他们家求爷爷告奶奶的娶了我们萃菡去,还不是看上了姚家的势力?依我说,咱们萃菡愿意嫁给他,也不过是图了他们家门楣不高,进门去不受气。如今怎么了?官升了两级,脾气倒是涨了八级?”

    宁氏已然是无奈的摇头:“这是早晚的事儿。我们不能仗着家世高,就不许人家纳妾吧?天下也没这道理。”

    这回轮到了姚燕语无语了,她知道在宁氏看来,男人纳妾是天经地义的,不说别人,就自家二哥的房里也有两房侍妾以及通房丫头四五个,这些还多是宁氏给张罗的。所以姑爷纳妾,女儿闹着跑回娘家,这在宁氏看来就是女儿不懂事。

    “算了,这事儿我跟你们说不通。”姚燕语摇了摇头。

    关于孩子们婚事的问题,姚燕语表现出了跟周围所有人的不同观点,这也是她这段日子最大的苦恼。

    宁氏在这边用过午饭,又陪着姚燕语说了些闲话方回去。

    到了卫依依及笄之礼这天,身为外祖母的姚家老夫人王氏带着儿媳,孙女,孙媳等盛装而来。

    宁侯府里张灯结彩,各方诰命贵妇全都前来祝贺,管弦丝竹所奏礼乐之声悠扬悦耳。

    靖海侯夫人为赞礼,主持笈礼,皇贵妃为正宾,亲自为卫依依加笄祝颂。连白发苍苍的凝华大长公主也到场祝贺。这样的场面可谓空前盛大,因为宫中后位空悬,所以就算是公主及笄也无非如此了。

    荣华郡主的及笄之礼一时成为帝都城贵妇们互相传说的头号话题。

    但姚燕语却并没因为女儿的及笄而开心多少。

    及笄之后,提亲的人更加多起来,连皇贵妃都露出想要二皇子娶卫依依为妻的意思,虽然姚燕语以女儿性子顽劣不堪为由婉言拒绝了,但这却并没让皇贵妃死心,相反,连三皇子的母妃德妃,甚至皇上都让凝华大长公主传话,有意让立为太子的大皇子娶卫依依。

    这晚,姚燕语打发走了苏玉蘅,一个人坐在梳妆台前,烦躁的捶桌控诉:“这事儿到底要怎么样?!”

    旁边的丫鬟们一个个儿都低眉顺眼的跪下请罪,反正不管夫人为什么事儿烦恼发脾气,都是她们的罪过。

    卫章一进门就看见跪了一地的丫鬟,因皱眉问:“这是怎么了?”

    “出去!都出去!”姚夫人听见这个声音更加恼火,烦躁的拍桌子。

    “都下去吧。”卫章朝着丫鬟们摆摆手。

    众人如蒙大赦,一个个匆匆忙忙的遁了。

    卫章一路走过去,把地上七零八落的首饰一样一样的捡起来,放回梳妆台上。

    “你回来做什么?书房不是睡得挺好?”姚夫人没好气的夺过那支琉璃簪,‘啪’的一声丢进首饰盒里。

    “我不回来,你要把这房子给拆了。”卫章叹了口气在夫人的身边坐下来,伸手揽过她的肩膀,拿了象牙梳来仔细的梳理着她的一头乌发。

    “你这是心疼房子?”姚燕语转头瞪着他。

    卫章宠溺的看着她,低笑:“不,我只是心疼你拆房子累着。”

    姚燕语却不吃这一套,伸手把自己的长发从他的手里拽出来,没好气的问:“女儿是你的!你到底想要怎么样?”

    “我自然想她过得好。”卫章皱了皱眉头,把梳子放下,把夫人拉进怀里。

    “现在贵妃,德妃,甚至连皇上都在打依依的主意。一个个儿都想要娶她,连只有七岁的三皇子也惦记着要她!你自己说,你女儿到底要嫁哪个?”姚燕语一肚子的烦恼这会儿都化为委屈,话音未落,眼泪便掉了下来。

    她一哭,卫章立刻什么原则都没有了,慌忙给她擦眼泪,并连声应道:“你说嫁哪个就嫁哪个,这事儿都听你的,乖,别哭了。”

    “什么叫都听我的?!你什么时候听过我的?都听我的你跑去书房睡半个月?你就知道说便宜话!”姚夫人一边哭一边揍人。

    卫章任打任骂,割地赔款丧权辱国只求哄夫人开心:“是是,以后家里家外,所有的事情都听夫人的,好不好?”

    “不好!”姚燕语愤愤的瞪着丈夫,“女儿不是我一个人的!今天你必须表个态。”

    “我都说了听你的。”卫章粗糙的手指拂过夫人的湿漉漉的脸庞。

    “听我的!那我的女儿决不进宫做妃子!”姚夫人委屈的说道。

    “行,咱不去当妃子。”卫侯爷赶紧的点头。

    “她要嫁给自己喜欢的人!”姚夫人进而说道。

    “她……喜欢的人可是……”卫侯爷面露难色。

    “你到底要不要听我的?!”姚夫人又雷霆大发。

    “……”卫侯爷绞尽脑汁想如何安慰怀里的夫人。

    “就知道你出尔反尔!你走!出去!”姚夫人再次挥拳赶人。

    “……我们再商量商量吧?萧家那小子还有……”卫侯爷抓住夫人的白皙的手腕,企图再跟夫人好好商量。

    “你不走我走!”姚夫人说着,便要挣扎着起身。

    卫侯爷赶紧的把人搂进怀里控制住,并使出必杀技亲吻夫人的耳垂颈侧最容易动情的地方,并软言相求:“好了好了!别闹了!下人们都累了一天了,你也让他们都歇歇?乖,我们去床上慢慢商量?”

    “谁要同你上床!”姚夫人红着眼睛瞪人。

    “好啦夫人!到床上为夫听凭你处置,如何?”卫侯爷一边说着,一边把人抱起来往那架雕花大床走去。

    “放开我!我烦死你了!”姚夫人犹自愤愤然挥着拳头。

    “别烦,不如我们再生个小女儿来玩玩?”

    “生生生!你当女儿说生就生?”

    “努力一把就能生。”

    “谁能保证一定是女儿?万一是儿子呢?”老三就是这么来的!当时她是多想要一个乖巧懂事的小女儿啊!结果生下来居然是个带把的!

    “不生,就永远没可能是女儿啊!”

    “起开!我不要再生了。”

    “夫人,你想清楚了,依依很快就要出嫁了,儿子们也要娶儿媳了,过不了几年,家里可没人陪你玩儿咯!”卫侯爷说着,一把扯去了夫人身上的长褛丢去地上。

    ……

    一晚上,卫侯爷陪尽小心,尽心尽力,力求圆满,最终把夫人心里的火气给消磨干净最后百媚横生的睡在他怀里之后,才长长的叹了口气,静下心来想对策。

    然而,卫侯爷的对策刚有个眉目,又被夫人给打乱了——

    却说姚夫人因前夜被折腾了个狠的,第二日睡到日上三竿才醒,醒来后看见身边早就没了人影,便独自拥着被子在床上慢慢回味,越想心里越气,于是一不做二不休,起身收拾包袱,一个人悄悄地走了。

    卫侯爷知道这个消息的时候已经是下午,当时他正在兵部跟兵部尚书和几位主事商议皇家航海卫队的事情,还是唐萧逸匆匆寻来告诉他姚夫人翘家的事情,当时卫侯爷气结之下失手掰断了兵部公房的花梨木书案角,把兵部尚书等人给吓了一跳,还以为宁侯府出了何等大事。

    从兵部衙门出来之后卫侯爷方沉声问:“她能去哪里?做不过是回娘家了?或者赌气出城去了庄子上清闲两日也未可知。”

    “没有回姚府。若非姚家二夫人派人来请夫人,咱们还不知道夫人离家的事情呢!夫人房里的大丫鬟说,夫人平日里爱穿的几件男装不见了,首饰都没拿,小匣子里的银票倒是拿走了。看来夫人是真的离开了侯府……”

    “胡说!”卫侯爷横眉冷眼的瞪着唐将军,“京城内外到处都是我们的眼线!她能躲到哪里去?吩咐下去,天黑之前务必找到夫人的下落!”

    “这还用您吩咐?只是,夫人对烈鹰卫的手段极其了解,她想躲过他们的视线并不是太难,所以……老大您还是应该想想别的办法。”

    “什么办法?!”卫章没好气的哼道,“我十八般武艺都使出来了!她还是跟我闹别扭!我没办法了!”

    “老大,您能不能听听兄弟的想法?”

    “有话说,有屁放。”

    “其实夫人也不过是想让郡主嫁的开心,凌霄本来也不是您的儿子,当初夫人收养他是因为他父母是在玻璃场被害的。再说,他的父母都死了,他若是不恢复本来的姓氏,你这不是让人家绝后吗?而且,您也不缺儿子啊!您家里不是有三个呢吗?干嘛非让凌霄做这个世子?我看他倒是有本事的,也不差您这一份荫蔽。”唐萧逸一边看着卫侯爷的脸色,一边说话。

    “……”卫章没说话,只是沉沉的叹了口气。

    看着自家老大没有发飙的迹象,唐萧逸继续说下去:“老大,您不如上到奏折,请改立世子,把凌霄恢复他本来的姓氏,直接放到军营里去历练?等他历练出来,再定他跟郡主的婚事也不迟嘛!反正郡主才十五岁,等个两三年再定婚事也不晚。”

    “这是你一个人的意思,还是你们几个人的意思?”卫章皱眉问。

    “您都睡了半个月的书房了,兄弟们能不着急吗?不过这种事儿您也甭指望他们,这都是我这些日子琢磨出来的。老大,您就打着凌霄本家不能绝后的旗号上奏折,凭朝廷上下多少嘴碎的,谁也挑不出您的不是来!”

    “容我再想想吧。”卫章皱眉道。

    唐萧逸焦急的拍手:“您还想啥啊?夫人这都离家出走了,您再想个十天半月的,就算是上折子,夫人也早就跑出去千把里路了!再等皇上朱批下来,消息传到夫人的耳朵里,只怕黄花菜都凉喽!”

    “我把凌霄作为侯府的世子培养了十几年,说换人就换人?你知道他本人怎么想?还有凌浩,他根本对军事武学都不感兴趣,就算立他为世子,又怎么能继承这侯府?”

    “凌浩也不过十四岁,而且聪明伶俐,慧根绝对在凌霄之上,从头培养还来得及。还有,如今四海升平,未来几十年内也不见得有大的战事,侯府的继承人也未必就得有出色的武艺。”

    “正说反说你都有理?合着上上下下就是我不讲理?”卫侯爷莫名其妙的生气了。

    “老大,天地良心,兄弟可都是为了你着想。”当然也是为我自己着想,天知道我家夫人为了此事也是寝食难安的,连睡梦里都在叹息。兄弟们白天累成死狗,晚上那点乐趣也没了,这日子真真没法过了!唐萧逸看着卫章默默地腹诽。

    “好吧。”卫章沉思了半晌,最终妥协。

    当日,卫侯爷便写了一道奏折,向皇上请求改立卫凌浩为宁侯府世子的事情。为了能打动皇上,这份奏折还经过唐将军的亲笔润色,甚至还把凌霄的族人给拎出来做依据,说明人家父母留下此独子,必须由他延续血脉的重要性,一封奏折写的情深意切,好像皇上若是不准,就是罔顾人伦,成心让人家绝后似的。

    景隆皇帝是个人精,宁侯府里发生的事情自然逃不过他的法眼。

    其实他拖凝华大长公主向宁侯夫妇传达自己想要三皇子娶卫依依的本意就是要搅黄皇贵妃给二皇子求娶卫依依的事儿,如今姚夫人为了这事儿都离家出走了,戏也差不多算是做足了,当即便朱笔一挥,准了卫章的奏折。

    跟帝都城里心烦气躁的卫侯爷不同,此时的姚夫人正在通州海军军营里陪着养子凌霄在船上吹海风。

    “母亲,都是儿子不孝。”凌霄一边给他敬爱的母亲捏肩一边道歉。

    “关你什么事儿?都是你爹讨人厌。”姚夫人冷哼。

    凌霄不是第一次听母上大人背后说父亲的坏话了,不过这次事关他和依依的终身大事,他还是没办法淡定:“母亲,其实我真的不在乎爵位——本来这爵位也不应该是我的,自从父亲立我为世子,我这心里就没踏实过。”

    姚燕语拍拍凌霄的手:“我知道。好男儿是不会稀罕那点祖宗荫蔽的。”

    “父亲会不会觉得我是一只白眼狼?费尽了心思也喂不熟,他会不会很失望?”

    姚燕语看着无边无际蔚蓝色的海面,轻叹道:“母亲一直认为,每个人都有自己的人生,如何选择是自己的事情,即便是亲生父母也不应该横加干涉。所以,你也不应该以你父亲的意愿为意愿,这些年你就是太听他的话了,你该好好地想想你自己要什么。”

    “我想过,我想要做父亲那样的人。保家卫国,最重要的是拼尽所有,保护自己心爱的女人,给她想要的生活。”

    姚燕语闻言,忍不住回头看着身后的这个孩子——跟卫家人比起来,他的五官略显平淡,没有凌厉迫人的气势,也没有很吸引人的容貌,只是那份宁静和执着却是少见。连凌浩和凌溱二人怕也没有这份气度,姚夫人欣慰的笑着拍拍凌霄的肩膀:“好孩子,你放心,母亲支持你跟依依在一起。”

    “嗯,谢母亲。我会一辈子守着依依,宠她,护她,我会努力死在她后面,呵护她一生。”凌霄面对广阔的大海,许下他偏执的誓言。

    ------题外话------

    亲爱滴们,大珠珠开了《医女》的续篇,新文《吃货小郡主》里面,会有燕语五十岁以后的生活。

    几大家族盘根错节的关系,宫廷,皇权,士族之间的爱恨纠葛一直延续着。

    而镇国公韩家的小郡主集娇憨呆萌于一身,将会如何面对这错综复杂的关系,如何捕获真爱?请移步新文《吃货小郡主》

    感谢大家捧场,么么哒!

加入书签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打开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