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节错误举报 | 加入书签

荷包网-> 都市言情 -> 侯门医女全文免费阅读

第七十七章:讨厌的人特别多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冬儿说了一会,却不见自家小姐回答,不禁看向自家小姐。

    便见柳蓉虽然皱着眉,面上表情依旧平静,丝毫不显紧张。冬儿不禁哭丧着脸,她就不明白了,事情都急的到嗓子眼了,小姐怎么就一点不急。

    要知道外面传的这些言论,败坏的可是整个文定侯府女儿的清誉,也包括小姐,小姐在这里面还是罪魁祸首!

    这事情要是传回府里,叫府里的人都知道了,这可如何是好。

    想到回府后因为这件事情可能迎来的狂风暴雨,冬儿只觉得脚软。

    当初太夫人不是早就将小姐替二奶奶接生的事情,严令禁止外传了吗,怎么这会还会让小姐给二奶奶接生的事情传成这般。

    竟说接生的事情是只有妇人才会做,说小姐会做这样的事情,说明小姐——小姐的清白早已不在,继而说整个文定侯府的姑娘,恐怕都不干净,和府邸的小厮私会乱来。

    分明是将文定侯府说成了一个淫窝!

    有这样的传言在前,还会有哪家府邸愿意娶文定侯府的姑娘!

    冬儿越想越纠结,便听自家小姐的声音响起:“冬儿,若叫你独自离开这里去找人,你会不会害怕?”

    冬儿微微一愣,随即面上一喜:“小姐,您可是有办法了?”

    “都还不知道事情的来龙去脉,怎么可能会有办法?”柳蓉摇头:“我需要你去一趟果亲王府,替我找一下永城郡主。”

    “小姐,火都烧到屁股了。您怎么还有心叫我找永城郡主。”冬儿急的都快要哭了:“我的好小姐,求求你。你就发挥发挥平时的聪明才智,赶紧想个好办法。把这件事情解决掉吧。”

    柳蓉安抚:“好了,别哭丧着脸了,我这不是在想办法了么?事情既然到了最坏的地方,也就是说不会更坏了,那还害怕什么。”

    柳蓉说着看着冬儿的表情变得冷静:“你现在马上去找永城郡主,请她派人查一下这件事情究竟传成什么样子,大致传的范围有多广,若是可以,能查出是谁在后面推波助澜更好。你现在就去。越快越好!”

    柳蓉看着冬儿快速的说道。

    “这样会有用吗?”冬儿将信将疑。

    “立刻去办!”柳蓉眉头一蹙,她真是将冬儿宠坏了,连事情的轻重缓急都不分了,面上不由变得严厉:“若是以后再在这样的情况下质疑我的话,你也不用跟着我了,你还是回去跟着我娘吧。”

    冬儿面上一僵,不再多说,对着柳蓉重重一个点头快速离开。

    待得冬儿走后,柳蓉才忍不住揉了揉额头。这真是一件棘手的事情。

    究竟是谁这么狠毒,连这样的话都传出来,这已经不仅仅是要毁掉她,连整个文定侯府都牵连进去了。这可不是小手段了。

    是陈二小姐吗?

    不像,如此直接对峙的,实在是不大像能做出这样的事情的。除非这件事情原来传出来不是这样的,是因为传的多了。越变越离谱。

    柳蓉转身要回屋,却是一惊。便见屋子不远处不知道什么时候,竟站着一个衣着华#  WWW..Com贵的男人。此刻正定定的望着她,当间她看向对方,更是不怀好意的笑起。

    柳蓉心中一惊,忍不住倒退一步!

    这个人,她认得,正是当初她偷梁换柱,叫对方因为断袖之癖一夜闻名京城的昌平府嫡次子钟振璠。

    “柳三小姐看到我似乎十分害怕,为什么呢?”钟振璠一步一步走近柳蓉。

    柳蓉深吸一口气:“没什么原因,只是这里是大钟寺专门替夫人小姐开辟的休憩之所,恐怕任何姑娘突然看到看到一位公子出现在这个地方,都会惊到。”

    钟振璠却是借着柳蓉说话间,又走近柳蓉。

    柳蓉不禁倒退几步拉开距离:“还请公子自重,立刻离开这里,免得一会小沙弥带人来遇上,到时候公子恐怕就难以说清了。”

    钟振璠却是笑起:“我只要说,是柳三小姐请我过来私会的不就可以了。”

    钟振璠看着柳蓉不置可否的说道,脚步却没有停。

    柳蓉不禁继续后退,却是退靠到这单独僻处的院子墙壁。

    “公子请自重!”柳蓉皱眉看着钟振璠再次开口。

    “你是要我怎么自重呢?”钟振璠得意的看着柳蓉问道。

    “那就不要怪我不客气了。”眼看着钟振璠离自己越来越近,柳蓉眉头越皱越紧,待得只有一手距离时,柳蓉突然一抬腿,一脚命中钟振璠的重要部位。

    这一脚她可是用了全身力气,只见钟振璠一下子躬成一个虾子形状。

    “你……你竟敢这么踢我!”钟振璠一手捂着重要部位,一手指着柳蓉,狠声道。

    柳蓉却是从容的退到一个安全的位置,才开口:“我已经提醒过公子你了!是公子你自己不听的!”

    “若是公子还要这么继续呆在这院子中,我相信明日,整个京城疯传的就不是你断袖之癖的事情,而是你被小沙弥乱棍打出大钟寺的事情!”柳蓉看着钟振璠说道。

    “果然是你!”却不想柳蓉这么一说,钟振璠的脸色瞬间更加难看,眼底一丝阴毒一闪过,看着柳蓉的眼光也更加阴狠:“当初设计我,害得我被所有人传断袖之癖的人果然是你。”

    “不过没关系,很快你也好不到哪里去了。”钟振璠看着柳蓉冷冷笑起。

    柳蓉皱眉。

    见柳蓉不接话,钟振璠顾自继续说道:“你说,如果平昌侯府在文定侯府名声败尽时,上文定侯府提亲纳一庶女为妾,文定侯府会怎么做呢?”

    柳蓉错愕的抬眸,当看到钟振璠眼中的认真和阴毒之时,心中一沉,突然烦躁起来:“我不知道文定侯府会怎么做,但是我知道我会怎么做!”

    说着上前,在钟振璠反应过来前,又给钟振璠来了一下。

    钟振璠再次躬成虾状,左手忍不住指着柳蓉:“你!”

    柳蓉拍拍双手:“我什么?你说的确实是个好主意。”

    “不过,希望你能安心有一个随时拿着手术刀,等着你不注意,就让你一秒钟变太监的人呆你身边。如果你这样都不介意,我自然也不介意!”

    钟振璠目瞪口呆,完全没想到柳蓉会突然变得这么火爆,一点都不像大家小姐。

    待得将钟振璠吓的狼狈离开,柳蓉才呼出一口气。

    若钟振璠真的对她动粗,那才是麻烦的事情,还好,到底是大户人家教导出来的,即便不像话,也只是生活作风问题,还没到的对人用强的地步,不然就轮到柳蓉纠结了。

    ps:撒花,早上更新一章,例行求粉红票,可怜兮兮的就要掉下月票榜了,求可爱的读者拯救!

    〖

加入书签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打开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