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节错误举报 | 加入书签

荷包网-> 都市言情 -> 侯门医女全文免费阅读

第七十二章:钟氏的希望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柳蓉病了,病来得又急又快。

    不过这一场病,也在柳蓉的预料之中。

    所以在此之前,柳蓉搬离了六姐儿的住处,虽然六姐儿哭着闹着不肯,但最终胳膊拧不过大腿,柳蓉还是回了自己的住处。

    钟氏住佛堂,不过白日也都呆在柳蓉屋子里了,依旧不爱说话,却会一直坐在床边,拿着针线做针线活陪她。偶尔难得的还会提几句柳蓉小时候的趣事。

    就是说了之后,会有一阵子的沉默。

    柳蓉也是懒懒的,若是往常钟氏这般沉默,她定会说些趣事哄钟氏开心。而这几日柳蓉却也是沉默居多。大约是那日同刘大奶奶对峙,说的太多了,花的心神太多,乏了。

    不过她听到钟氏说她小的时候,却会变得很有精神。

    钟氏看在眼中,说的话,比以前一个月加起来的都要多,不过即便是这样,也是不多的。

    沉默惯了的人,很多事情更习惯用做的。

    但柳蓉很满足,呆在钟氏身边,她便会多一种安宁的感觉,这感觉叫回到家的感觉。

    不浮躁,温和,没有害,也没有任何危险。

    平平静静才是真福气。

    这些日子来,她真的有些累了。

    冬儿见柳蓉回来则是很开心,不过发现柳蓉病了后,就一直不高兴,心疼的忍不住每天埋怨。

    埋怨柳蓉不顾及自己的身体安危,明知道这病症会传染,还要那样救治莲儿。最后累的自己卧病在床。

    埋怨莲儿秋儿没良心,得了这般恩德。还这样恩将仇报。

    一个一心想害自己的人,救了做什么!

    所以每次莲儿和秋儿上门来看时。都被她挡在了外面。

    柳蓉知道冬儿是心疼自己,却不想听。

    “小姐,告诉你一个好消息。”冬儿今日意外的心情好,脚步欢快走进屋,习惯性的先走到桌子前给柳蓉倒了一杯水,递给柳蓉才继续说道:“莲儿和秋儿都被送出府了,这样坏心的丫鬟,就该这么狠狠的惩罚,害小姐受那么多罪。还差点出事,怎么能还在那里逍遥。”

    柳蓉微微一怔,一旁的钟氏却是微微摇头,也不知道是不赞同,还是可惜。

    “不过据说是太夫人下的命令,说这两人带坏了四小姐也就罢了,还设计欺骗大奶奶,便直接逐出府去了。”

    冬儿撇嘴:“却一句也不提小姐受委屈,太夫人太过分了。小姐。以后这样的人,咱都不救了,免得没好处,还碰一身腥。”

    柳蓉没有说话。靠在靠枕上,微微合上双眼,面无表情的。谁也不知道她在想什么。

    钟氏伸手握住柳蓉的手:“累了,就休息会。外面的事情其实没什么好听的。”

    “嗯。”柳蓉点点头。

    #  WWW..Com钟氏见柳蓉睡下,才领着冬儿走到屋外:“以后别在三小姐面前说这些不好的事情了。”

    冬儿疑惑,随即低下头:“我只是不想小姐以后再平白受这些委屈,整件事情下来,明明是小姐受伤害了,可是到最后……”

    冬儿越说越气愤,忍不住握紧拳头,恨不得去将那些伤害柳蓉的,都揍上几拳。

    钟氏微微一叹:“有些事情无关受不受委屈,是她的生命,活着的意义,她必须做。”

    钟氏说完走回屋中,独留冬儿呆呆的站在屋外,想着钟氏的话。

    钟氏拿出剪裁好的布料对着躺着的柳蓉比对了一下,见身量差不多,便又开始缝制起来。

    柳蓉却在这个时候睁开眼睛看向钟氏。

    “不睡了?”钟氏没有抬头,却知道柳蓉睁开眼睛了。

    “嗯,虽然有些累,却不想睡。”柳蓉侧过身子仔细望着钟氏,钟氏的面庞是一贯的平稳,没有丝毫起伏的表情:“娘,你在这府邸里这么呆着不累吗?不会希望有一天离开这里,自由自在的在外面翱翔吗?”

    “毕竟……”

    钟氏缓缓的起针落针,节奏没有丝毫因为柳蓉的话停顿:“外面的世界虽好,却终归不是家。”

    “可是文定侯府里的这些人除了对我们动心思,就是耍心眼,我没感到一丝亲情。”

    钟氏将缝完的线头打了个结,又低头用牙齿直接咬断:“这里虽然不好,却终归是庇护我们的地方。就像鸟儿会飞的远远的,但最终会有归巢的时候,这根再不好,也不能断了。”

    “即便这里迫害你,陷害你,叫你一天不得安宁?”柳蓉忍不住抬起身子,看着钟氏。

    “但她也养育你,供你吃穿住行。”钟氏取出新线,穿了几下都穿不进去。

    柳蓉坐起身接过针线,一下子便穿了过去。

    钟氏嘴角勾起弧度:“哎,我老了,以前这针线就像你现在一样,一下子就穿过去。现在却不行了。”

    “娘还年轻,哪里老了。”这个年纪在现代,那可还是黄金岁月。

    钟氏笑起:“以前钟家还在的时候,我恨不得它就这么消失了,后来钟家不在了,心却空荡荡的了。”

    柳蓉安安静静的听钟氏说话,钟氏很少提及钟家,每次提及也很是避讳,难得有愿意主动提起的时候。

    “那时候,你外祖母去世的早,你外祖父便娶了继室,继母待我面上好,底子里,却是只疼她自己亲生的。”钟氏缝着衣裳:“后来提了亲事,我在前,提的是皇上的亲侄子,继母的女儿提的是文定侯府……”

    却原来,钟氏的婚事其实是被调了包,钟氏说的平平淡淡,柳蓉却能感觉到钟氏当年那反差落差间的不甘和愤怒。

    后来,钟氏继母女儿一家子造反,连累了整个钟族灭门,唯独钟氏活了下来,还被贬成妾。

    “若钟家还在,你都不至于这般受冷落,再如何不待见,你也是文定侯府的嫡女。”钟氏说着抬头看向柳蓉:“有母家的女儿,才能在夫家立足脚跟。”

    “如今忍的万般辛苦,以后定会苦尽甘来。”钟氏定定的看着柳蓉。

    柳蓉第一次在钟氏眼中看到希望闪烁的光芒,沉默许久,才重重的点了点头。

    ps:求打赏,求粉红票……求再来一张粉红票,这样这书就有机会上首页了,拜谢。

    〖

加入书签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打开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