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节错误举报 | 加入书签

荷包网-> 都市言情 -> 侯门医女全文免费阅读

第六十七章:愚忠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莲儿听到柳蓉的话怔住,想要开口却又不知道该如何开口才好。

    “我问你这些没有别的意思,天花这种病有了一例,就会出现第二例,处理不好,就会将旁人都传染上,若真是这样,到时候就晚了。”柳蓉看着莲儿缓缓的说道:“我不希望有那#  WWW..Com么多人无端受伤害。”

    莲儿咬着下嘴唇,面上挣扎。

    “莲儿,现在只有你能救那些可能无端受到伤害的人。”柳蓉看着莲儿:“不为别的,就为救人一命胜造七级浮屠,也请你告诉我。”

    “我……”莲儿望着柳蓉吐出这第一个字,眼神不断变换,却怎么也说不下去,却是突然趴到床上嘤嘤哭起:“都是我不好,我是文定侯府的罪人,三小姐,就让我死了吧!”

    柳蓉微微叹气,走回莲儿身边,轻轻拍着莲儿的头:“人,谁没有个犯错的时候,知错能改善莫大焉。”

    “可是……”莲儿泪眼朦胧的看向柳蓉:“可是我做了十恶不赦的事情……”

    柳蓉更加确定心中的猜测:“若你不说出,才是做了十恶不赦的事情,因为有可能更多的人因此丧命。”

    莲儿呆住,好一会才茫然的开口:“我不想的,我真的不想的。”

    只是这么念叨了一会,才仿佛清醒过来,用着衣袖擦干脸颊的泪水,仿佛下定什么决心一般,才看向柳蓉:“我告诉你,三小姐。”

    “传染源就是那件破了的衣裳!只是我也不知道穿过那件衣裳的人是谁。”

    柳蓉抬头看向莲儿:“你为什么会有这样一件衣裳呢?”

    莲儿手一颤。声音变低:“是我,是我气六小姐害了我家四小姐。所以去外面打听,才拿了您昨日看到的那件衣裳回来。却没想到那衣裳带的竟然是天花。”

    “就在昨日,我听说那衣裳还会继续传染病给旁人,所以实在不敢放在身边了,才会拿去扔,没想到不小心绊倒了,却叫三小姐瞧见了那件衣裳。”

    “三小姐,我该死,求您帮我替秋儿看看,看看她是不是也……”莲儿没能继续说下去。却可以看出她眼中明显的对自己的懊恼、憎恶。

    柳蓉微微摇头。

    莲儿一慌:“秋儿也被我连累了吗?”

    说着莲儿的眼角溢出悔恨泪水:“都是我不好,我该早些叫她搬出我的房间的,也就不会连累到她了。”

    柳蓉皱眉:“我没有说秋儿也感染到,这病毒的潜伏期是十日左右,所以我现在也没有办法判断秋儿是否被你感染,只要过了十日没事,就不会有事。”

    柳蓉看着莲儿:“我摇头的是对你现在都不说实话,感到失望!”

    莲儿脸色一变。

    “这衣裳分明不是你不小心落在我院子前的,而是故意放到我院子前的。”就在刚才。她才想明白这一点。

    柳蓉看着莲儿变幻不定的脸色一字一句的说道:“我院子前根本没有什么凸起绊脚的东西存在,你却发出那么大的动静。你分明是知道我就在屋中,所以弄出这样的动静,引我去屋外捡这件衣裳。”

    莲儿额头溢出一丝汗水。

    “如果我今日不去永城郡主处。你也没有突然感染这病,恐怕就会有人去我那边找那件衣裳了吧。”

    柳蓉不置可否的继续说道:“到时候府邸的人就会说,三小姐假惺惺医治六小姐。实际上这病就是三小姐弄出来的。”

    莲儿眼底露出惊恐。

    “为什么要这么做?”柳蓉看着莲儿:“我柳蓉根本不曾妨碍到柳芙什么,为什么总要这么一步一步相逼?”

    莲儿低头。许久之后,声音是从未有过的平静:“和四小姐无关。是我自己的主意,既然你猜到了,你可以不用救治我的,我是罪有应得。”

    “你就是到了现在,还要替柳芙隐瞒吗?”

    柳蓉看着莲儿大声问道,惊的屋外的秋儿忍不住冲进屋。

    “三小姐不要随便诬陷四小姐,她如今被关着,谁也见不到,怎么可能陷害三小姐。”

    “我只是恨你将我家主子害得那么惨,才忍不住做的这件事情。”莲儿看着柳蓉说道:“如今三小姐已经知道一切了,可以将我送到大夫人那里受惩罚,莲儿绝对不会叫一声委屈。”

    柳蓉定定的看着莲儿的眼睛,莲儿却是眼观鼻鼻观心,躲着柳蓉的眼神。

    一个丫鬟怎么可能会做这样对自己毫无利益可言,可能还会害到自己的事情。

    柳芙笑起:“没想到柳芙那样的性格,竟然还有这样忠心的丫鬟,宁可牺牲自己也不牵连柳芙。”

    柳蓉看着莲儿:“但是事情并非你不说,就可以躲过去,就能叫我不能还原这件事情的事实。”

    莲儿咬住下唇。

    “如果我现在派人去柳芙那边说你一切都招了,你觉得会怎么样呢?”

    莲儿立刻看向柳蓉,手臂微微颤抖。

    “你可以考虑一下,这件事情,究竟是你自己去说,还是我用我说的办法让柳芙自己说出来。”

    莲儿咬住下唇,沉默了许久,才开口:“三小姐,我愿意说实话,只是……您能给我一点时间,让我一个人好好想一想吗?”

    莲儿说到最后却是带着一丝哀求。

    柳蓉皱眉,最后还是答应了莲儿的要求。

    她不想逼迫一个丫鬟逼的太紧,毕竟在这个大时代,庶女已经够可怜了,丫鬟却是更加可怜。

    她只是想叫对方诚实的说真话,这件事情一环扣一环,明显是很久之前就布了局,她想知道是从什么时候起,柳芙就想到这些对付她的。

    若不是她运气好,看出来,这会她恐怕也要被关起来了,或许更惨。

    当然,这些还好说,柳芙要对付她可以,但是为了对付她,想出这么恶毒的方式伤害一个小孩,还向自己同父异母亲妹妹投病源,这就已经不是过分两个字可以形容的了!

    这是丧心病狂!

    况且,一个人的挑衅陷害,她可以忍一,可以忍二,却不代表她可以一再叫人设计陷害!

    所以这一次,她一定要好好的给柳芙一个教训,让对方知道,以后见到她该怎么样!

    柳蓉在外面正想着,不放心莲儿的秋儿见莲儿许久不见动静,却是到得莲儿屋里,却见一个女子三尺白绫悬了梁。

    ps:艰难的把晚上的两千字写出来了,感觉写的有点糟糕,我先去睡了,最近休息不足。明天养足精神再多写点。

    〖

加入书签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打开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