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节错误举报 | 加入书签

荷包网-> 都市言情 -> 侯门医女全文免费阅读

第六十一章:心的温度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乳娘面上纠结又略带沉重。

    “究竟是怎么了?”柳蓉有些疑惑。

    乳娘一咬牙,看着柳蓉开口:“我刚刚出去报喜,哪知刘大奶奶却说三小姐你肯定在说假,天花和水痘怎么可能认错,说你……说你肯定是怕死,才编出这样的谎话。”

    乳娘微微一顿:“还说现在就要将六小姐的住处封了,就按照您之前说的,隔出这一块地方出来,不叫人进出,只在外面给我们送吃的,免得屋里的病向外传播。”

    “除非一个月后,我们全都好好的,不然不许屋子里的任何一个人走出这院子一步!”

    柳蓉皱眉,心中隐隐气愤,没想到刘大奶奶会是这样的反应,第一件做的事情不是找相熟的大夫确定病情,反而是要直接将这屋子封掉。而太夫人竟然也完全支持。

    这真是一个已经病入膏肓的家族!

    病人家属认错病的情况在现代每个月不说有十起,也会有个八起,更甚者在都已经消灭天花的时代,还不时有人来咨询自己的状况是不是天花,更何况是古代这样信息流通并不算发达的地方。

    她不信这样的事情以前没有发生过,刘大奶奶和太夫人却这样决绝,连个文定侯府能够相信的大夫都不肯请来判断一下。

    真是丝毫不将庶女的性命当命,若是此刻是府中的大小姐和二小姐发生这样的事情,她们还会这样对待吗?

    柳蓉为这偏心感到恶心。

    “对不起,三小姐。对不起,都是我太紧张了。才会弄出这样的事情,还连累你必须在这里呆着。连常姑姑那边的课都不能再去。”乳娘望着柳蓉不断道歉,脸上全是懊恼和自责。

    柳蓉对乳娘却是微笑摇头:“不是什么大不了的事情,正好六姐儿也需要人照顾,我一个大夫比你一个不懂医术的人照顾会好上许多。”虽然这大夫不是儿科大夫,而是一个外科大夫。

    柳蓉微微自嘲。

    其实看文定侯府知道六姐儿得了天花,没有一丝请大夫来看病的意思,反而是第一时间要将她们赶出府自身自灭,柳蓉就理解乳娘为什么要这么做了。

    至少在府邸里,有好住有好吃。再不济也能这么养着,外面可就不是这样的情况了。

    “水……”隐约床上传来虚弱的声音。

    柳蓉不再继续说话,而是快速的走到桌旁倒出一杯水,扶着六姐儿起来喝水。

    “三小姐,这样的事情我做就可以了。虽然水痘不致命,却也是会传染的东西。”乳娘看着柳蓉不禁开口道。

    柳蓉却没有说话,直到让六姐儿都喝完水,重新躺下,才抬头看向乳娘:“你这话。倒是让我想起一件事情,无论是天花,还是水痘,都肯定有传染源头。最近六姐儿都做什么?靠近什么了?”

    乳娘脸色大变:“小姐的意思是说,这水痘……”

    “这倒不是,这种东西一般又不会要人性命。别人不会闲着没事用这个害人,我只是担心府邸中还有传染源头。别到时候又有人感染了才好。”

    柳蓉望着乳娘不禁又提醒了一句:“水痘每个人一生只会得一次,但能不得总是好一些的。所以你要谨记它是呼吸道传染的,也就是说,不要在靠近病人的时候说话,免得飞沫传染……”

    茫然喝完水的六小姐迷迷糊糊间听到床边有人交谈,她头疼的有些痛苦,却似乎听到一个熟识,叫她想要依靠,觉得安心的声音。

    待得许久,眼睛才完全睁开,待看到柳蓉的侧脸时,不禁心中一酸,忍不住委屈的哭出来:“三姐姐……三姐姐我头好疼,我难受……”

    这几日她一直被关在屋中,虽然有乳娘和丫鬟照顾,却都神神秘秘,闪闪烁烁,小孩最是纤细敏感,怎么会不怕,这一刻看到柳蓉终于忍不住爆发。

    柳蓉赶忙不再同乳娘说话,而是转身轻拍六姐儿没有长水疱小手:“乖,不哭,我们六姐儿最坚强了,只是一点小病,不几天就好了,况且有你三姐姐这么厉害的大夫在,不会有事的,不怕哦,乖……”

    六姐儿在柳蓉轻柔的声音中,缓缓的眯起眼睛,又有要入睡的样子,柳蓉对着一旁的乳娘询问:“六姐儿用午膳了吗?”

    乳娘摇头。

    “六姐儿不睡,先吃点东西再睡好不好,一会丫鬟就会送来可口的鸡蛋羹……”

    待得将六姐儿喂饱,又让六姐儿再喝了一些水,柳蓉才松一口气,六姐儿这会的脸色却是比之前的要好看的多了。

    柳蓉却不知道自己放松下来,床上的小人儿却是定定的望着她,也不知道是在想什么,只是望着望着渐渐露出一丝笑容,就是睡着的时候,也是挂着一丝笑容入睡的。

    六姐儿可以安心睡觉,柳蓉却是不能静下心来,吩咐着再打开窗户通会气,让她们在屋中放些水,增加些湿气,才走出六姐儿的屋子。

    一出来,便见院子真的被一块块碎布连接的长布条围住了,唯一还算有人性的是还叫了个丫鬟在这外面守着,时刻等待屋里的吩咐。

    柳蓉却不知道这不是刘大奶奶吩咐下的,而是身体好些,却无法出屋的二奶奶吩咐过来的。

    柳蓉转动身子放松一下,却在看到院子正前方站着的两个人时愣住。

    只见冬儿扶着钟姨娘#  WWW..Com站在冰天雪地之中,望着这院子,也不知道站了多久,就连柳蓉出来,她们俩也没注意到。

    两人只是这么站着,也不出声叫屋里的人让柳蓉出来见她们,就仿佛是守候外出的孩子,心中不安,却又担心孩子被自己这种不安绑住手脚,所以什么话也不说,只是静静的在门口等着,守着,等到孩子回来,能第一眼就看到她们。

    柳蓉忍不住热泪盈眶,却是快速擦掉,就如同钟姨娘不愿意她牵挂,她也不愿意自己这么微小的细节叫钟姨娘看到,再叫她操心。

    待得收拾好情绪后,才大声唤着两人,对着两人挥手,且露出大大的笑容,絮絮叨叨的问钟姨娘怎么来了,又说起进屋之前还担心六姐儿的病情,却没想到只是一个乌龙,根本就不是天花。

    话,其实并不多,只是透出的意思,全是她没有事情,让钟姨娘不要担心,不要再这个地方守着,不要再着凉了。

    钟姨娘一贯微笑的望着柳蓉说话,一直静静的听着。

    天地静谧,就仿佛整个世界就只剩下她们三人。

    ps:这个世界就是这样,有人叫你绝望的时候,就有人叫你又涌现无限的希望,终归一句话,努力活着,就会越来越好。

    〖

加入书签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打开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