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节错误举报 | 加入书签

荷包网-> 都市言情 -> 侯门医女全文免费阅读

第十三章:左大人目的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太夫人,大夫人,不能让衙门的人将蓉姐儿带走!”钟氏一听太夫人的话,赶忙开口:“一个因案件牵扯被官差带走过的姑娘,以后如何配的了良婿?就是府里的其它姐儿恐怕也会因此受到影响。”

    “夫人不必担心,柳蓉跟我们回衙门之事,只会我们这屋中的人知道,我会严格约束手下,绝不叫这件事情走露风声。”左大人快速的说道,直接断了太夫人犹豫的可能。

    刘大奶奶见左大人称钟氏为夫人,面色一黑,之前幸灾乐祸完全失去:“钟姨娘,这里岂有你插嘴的地方,太夫人都已经拿了主意,难道太夫人还不如你明事理?”

    “还不快去家庙,难道忘了你之前的惩罚了吗?”

    “好了,不要说了!”太夫人眉头一皱,大声喝斥道,刘大奶奶立刻不再说话,乖巧的站立一旁。

    柳蓉不禁扫了一眼刘大奶奶,屋中如此形势,太夫人大夫人为了文定侯府的面子,都不再多生事端,这个女人竟为了旁人一句错误的称呼如此跳脚,她实在是无法理解太夫人的眼光和想法,难不成真准备自己百年后,让这个女人把家祸祸散掉?

    不过刘大奶奶如此性格有一点好,至少坏在明面上,至少左大人来抓她这件事情,应该就和对方没关系,不说她没有这样的才智联合朝堂中人,就是有,也能从她面上看出来。

    如此一想,柳蓉忍不住扫向其它人,想要看看这件事情是不是和其它人有关系,便听太夫人的声音再次响起。

    “左大人既然做了决定,那速战速决吧,蓉姐儿你现在就跟左大人回去了解情况。”

    “谢谢太夫人!”左大人对太夫人说完,对着身后的两个人快速使了一个眼色,叫两人带柳蓉离开。

    钟氏紧握着拳头,想要阻止。

    柳蓉伸手握住钟氏的手,扬起一个安抚的笑容:“娘,放心,只是配合一下左大人而已,这件事情明显和我无关,我不会有事的。”

    钟氏紧紧的看着柳蓉,想要说什么,却一句话也没说,神情似乎比平日要重上许多。

    “娘,您的眉头再这样下去就能夹死一只苍蝇了,您就安心等着女儿完好无缺的回来吧。”柳蓉说着,不等两个官差靠近,主动向左大人身后的两个官差旁走去。

    左大人看着柳蓉的目光光芒闪烁,最终对着太夫人大夫人还有钟氏歉意的点了点头转身离开。

    一行人一出了主屋,左大人的速度便一下子快了起来,身后的官差的脚步也跟着加快,柳蓉一时之间竟是跟不上几人的速度,最终几乎是被两个人抬着向前走。

    平时要走上一炷香时间的路,这次却是半柱香都没用上,几人便出了文定侯府后面的小门。

    只见一辆装饰简单的马车已经等在外面。马车旁坐着一个车夫,时不时的将鞭子晃一下,百无聊赖的等着几人。

    “将柳姑娘带上马车。”

    左大人对着官差吩咐道,说着微微一顿,仿佛想到了什么一般,突然对着柳蓉开口:“得罪了,柳姑娘。”

    还不等柳蓉反应,左大人对着那个年纪大一些的官差使了一个眼色,那官差一点头,便拿出一张黑色布巾,蒙住了柳蓉的眼睛,继而被抬起塞进了马车。

    “我指路,你赶紧驾车!”

    也不知道那车夫是不是被这一幕惊到了,便听左大人再次快速的吩咐道。

    马车随即摇摇晃晃的前进,马蹄声的频率也越来越快,晃的柳蓉有些坐不稳。

    两个官差最初一人一只手控制着柳蓉,可见柳蓉出乎意料的安静,才松开手,不再管她。

    柳蓉感觉两人对她放松了管制,没有因此做什么事情,而是安静的坐在那里。

    若几个人真有问题,要对她做什么,这个时候也已经晚了,还不如安静的思考究竟是怎么回事。

    这么想着,柳蓉面上的表情更加平静。到得最后,两个官差都忍不住赫赫称奇,不过一个十来岁的小姑娘,遇到这样的事情,竟能如此镇定。

    也不知道过了多久,马车才停下,柳蓉被扶着带下车,很安静的跟着几个人一路向前。

    以她推测,她们大约是进了一个院子,因为刚开始没走几步,便被提醒有个门槛。随着走的时间加长,却是轮到柳蓉讶异了,这群人带她到的府邸,还真不小,以她们走路的时间,竟是可以媲美文定侯府了。

    这样一来,她反倒更加不解这群人究竟想做什么。

    “你们就在这里等吧。”突然左大人的声音响起。

    还不等她对自己被带到什么样的地方继续猜测,她便被另外一双手接过,那双手的拇指和指肚之间长了老茧,竟比之前的官差的手还要粗糙。

    柳蓉忍不住惊讶。

    大约是进了一间屋子,左大人接手领她前进后,周围的温度突然暖和了一些,只是左大人走了很长一段路都没有停下来。

    直到她以为一直不会停,左大人突然停下,松开了她的手。

    柳蓉似乎听到什么东西挪动的声音,便又被牵着往前,这样大约持续了一分钟,才再次停下。

    而这次不仅停下,她眼睛上的黑布也被摘了下来。

    柳蓉抬眸看向四周,这是一间布置精致的房间,当目光扫到正中央时,柳蓉不禁一愣。

    房间正中央躺着一个男人,肩膀受了很重的伤,一道大大的刀伤甚至划过半个身体。而右胸口,竟还插着一支箭头。

    可以看出的是,箭已经处理过,箭头上面的木身已经被去掉,不至于因为不小心碰到而伤到这个男人。

    身上的伤撒了止血的药,不过伤口太长了,效果并不是很好。

    床边一个年纪偏大的老头正背对着他们,努力的治疗这个男人。只是状况明显不是很好,因为老头脸上留下的汗珠,连刚进屋,站的不近的她,都能看到。

    看到这一幕,柳蓉反倒平静下来,不再担心。

    左大人拆下柳蓉眼睛上的黑布时,以为会对上一双惊慌失措的眼神,可真正对上柳蓉的目光,见到的竟是一片平静,如汪洋大海。

    左大人不禁一愣:“你不怕吗?”

    柳蓉皱眉抬头,眼中略微疑惑:“怕?怕什么?”

    “我们用这种办法带你过来,你难道就不担心我们是贼匪假扮,这会把你绑出去,是图谋文定侯府?”左大人忍不住挑眉。

    柳蓉听到#  WWW..Com左大人的问话也忍不住笑起:“竟还有人说自己是贼匪的,不过左大人认为文定侯府就如此差劲,连真正的应天府大人和贼匪都分不清吗?”

    左大人竟如同个乖巧的宝宝一般,真的点头。

    “噗!”柳蓉忍不住笑出,不过笑容渐渐变小,虽然文定侯府确实没什么好,不过在外人面前,她毕竟是文定侯府的人,要维护文定侯府。

    柳蓉表情一肃:“左大人进主屋时,完全没有自报身份,太祖母和祖母却能一口称呼您是左大人,说明你们以前便见过,既然都见过,又怎么会是假的。”

    说着,柳蓉一顿,才继续说道:“更何况,真要威胁侯府,也不会抓我这么一个家中不重视的过气嫡女。”说到最后却是微微自嘲。

    左大人沉默了一会才再次开口:“没想到文定侯府的男人们不怎么样,女儿却教导的如此观察入微。”

    “那你再猜猜,我带你到这里是为了什么?”

    “左大人您问这样的问题,是侮辱自己的智商,还是看低我的智商?”柳蓉挑眉:“屋中有这么大的一个伤患,这样半强迫的把我带来,不是救人还是什么?”

    “不过,这也就能解释的通,你为什么明知道我没有害二奶奶,却不惜得罪我太祖母还要带我回衙门了。”柳蓉看向左大人。

    左大人挑眉“哦?”

    “你就确定我是为了这件事情坚持带你来的?你年纪不大,凭什么这么自信,你虽然救了二奶奶,却不代表医术有那么好。”

    柳蓉微微一笑:“我想左大人一定从那个报案的小厮嘴里知道了我是怎么给二奶奶接生的,而二奶奶不仅没死,还母子平安。”

    左大人目录惊奇,但是面上的表情却是满意:“我现在倒是有些相信你有可能救我这位朋友了。”

    柳蓉皱眉,这个人言语间全不客气,之前对柳府的态度也是毫不掩饰的不好。

    对她,更是肯定有更好的办法带她出柳府,对方却不用,非要用这掀起这么大的风波的方式,带她出来,完全不管这件事情,可能会对她造成什么样的影响。

    这是一个上位习惯,已经完全忘了考虑别人情况,绝对自私自利,不顾他人情绪的人。

    柳蓉讨厌这样的人。

    左大人却是完全不管柳蓉喜欢还是厌恶,对着柳蓉继续开口:“那就请柳姑娘救治我朋友吧!”

    “左大人是不是太天真了,你凭什么认定我会援手?不说我是不是真有这个能力救眼前这个人,就说你以这样的方式带我出来,你就确定我会尽力?”

    柳蓉抬眉,目光冷淡。眼角却是扫过还在继续救治受伤男人的老大夫,情况还好,不过再这样不将伤口缝合,恐怕这个男人不被伤折腾死,也要因为失血而死。

    左大人表情终于有一丝变化:“我收回之前的话,文定侯府的女儿虽然教的可以,不过也逃不脱文定侯府那股令人讨厌的家风。”

    “说吧,你要我做什么,才肯救这个人?”

    见左大人不仅没认识到自己的错误,还继续这种态度,柳蓉不禁更加厌恶,本想一口拒绝,但看着对方眼中的不屑,改变主意:“条件我没想好,不过不管我是不是能救下这个人,你要答应我三个条件!”

    “如果你答应,我便尽力,不然,我也会救这个人,不过究竟怎么救,我就不知道了。”柳蓉淡淡的说道。

    左大人的面色变得难看,没有直接回答柳蓉,而是转头看向老大夫:“陈大夫,他的情况如何,能救下吗?”

    “老夫实在没把握,不等我将这箭头拔下来,恐怕……”老大夫听到左大人问话,不禁摇头。

    但是看到柳蓉稚气的面庞时,忍不住面色焦急的再次开口:“即便这样,老夫也比这个黄毛丫头要有把握,大人的伤势紧急,绝不可这样病急乱投医。”

    “让这黄毛丫头治病,恐怕不等救治,大人便……”

    左大人眉头一皱,却没有管老头的话,转头深深的看了一眼柳蓉:“我要你能尽力救他,不然,我不介意做一回恶人,将你被带往衙门的事情透露出去!”

    “病人再继续这么流血,可能就不用救了!”

    柳蓉不紧不慢的开口道,她根本不在乎能不能嫁个所谓的良婿,不说她现在才十一,即便到了这里的姑娘该嫁的年纪,她也不会在乎。

    什么样的女人,会指望自己在一个男人全部都三妻四妾的世界,找一个良婿,这不是笑话吗。

    她更在意的是……柳蓉眼睛的余光再次扫过病人……自己存在的意义!

    “好!我答应你,你赶紧救治吧!”左大人脸色铁青,这是他人生第一次如此吃瘪,还是在一个乳臭未干的少女手里。

    “赶紧给我准备针和线,再不快就来不及了。”一得到左大人的回答,柳蓉的表情立刻变得严肃,对着左大人吩咐道。

    见左大人点头,柳蓉犹豫了一下,再次开口:“除了针和线,还要替我找一个胆大可靠的绣娘来。”

    说完,柳蓉走向躺在正中央受了重伤的男人。

    救治伤患和绣娘有什么关系?这丫头不会是个骗子吧!

    左大人和老大夫忍不住面面相觑,都从对方眼里看到了浓浓的不信和担忧。

    〖

加入书签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打开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