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节错误举报 | 加入书签

荷包网-> 都市言情 -> 侯门医女全文免费阅读

第十一章:急转直下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却说那个没等大夫人开口,见蓉姐儿没跟着一起出来,便以为蓉姐儿剖腹产失败了的小丫鬟,这会却是一路小跑奔向外院。

    说是到外院,实则是到外院和内院间隔的小门处,毕竟一个丫鬟真的到外院的话,不说怪异,总归是不好的。

    大约一盏茶时间,小丫鬟才气喘吁吁的跑到地方,只见小门前早就候着一个看着便十分机灵的小厮,那小厮一见这丫鬟到来,赶忙迎上前:“可是二奶奶……”

    小丫鬟重重的点头:“你赶紧去衙门吧,估计已经有人去通知二奶奶娘家了。”

    小厮不再多说话,对着小丫鬟一个点头,立刻转身向外院小跑离去。

    这府里,谁不知道,大夫人可以得罪,二夫人是绝对得罪不得的。二夫人的性子,她若是觉得你有用,那会百般的对你好,但一旦没有用,可是会如同舍弃破旧物品一般毫不留情面。

    所以这些在二夫人跟前办事的,反倒是府邸里做事情最有效率的。

    柳蓉并不知道有人误判她没有成功接生的事情,这会却是在屋中踌躇的来回走动。

    “蓉姐儿,你这是怎么了?”一旁仔细看着孩子和二奶奶的李妈妈忍不住担忧的询问。

    自从大夫人说了钟氏去了太夫人处,蓉姐儿便一直来回走动,明明很想离开产房,却不知道为什么,就是没有离开。

    柳蓉皱眉,没注意到李妈妈的担忧,脑中只回荡着大夫人告诉她,钟氏去了太夫人处的事情。

    她猜测不出来钟氏为什么会突然去太夫人处,难不成是听到她这边发生的事情了?也是,剖腹产的事情折腾了这么久,便是消息再慢,也该传到钟氏那边了。

    只是……只是这个身体一直在钟氏身边照养,也没听钟氏提过她爱看医书的事情,她却突然懂了这么多,钟氏会不会看出什么。

    照理说大夫人告诉她这件事情,她应该去太夫人那边看看的,可万一她去了,钟氏指认她根本没有看过什么医书,说她根本不是柳蓉怎么办?

    她会不会被一群人当做异端一把火给烧了,想到前世从电视上看到的那些异端的结果,柳蓉不禁打一个寒颤。

    “蓉姐儿!蓉姐儿!”

    突然提高的声音,蓉姐儿一惊,才发现李妈妈和陈妈妈都看着她。

    “蓉姐儿,你这究竟是怎么了?”李妈妈再次担心的询问。

    柳蓉摇头,只是眉头却没有松开,这屋子里的人谁不是人精,一眼便能看出柳蓉的状态。

    李妈妈想了想,才对着柳蓉开口:“蓉姐儿,容我说几句话,我不知道你究竟在担心什么事情,但是无论什么事情,你不去正面直视,就不知道究竟是什么样的情况,也无法真正的解决。”

    “李妈妈说的是,蓉姐儿,若是你想去主屋去看看钟姨娘,便去吧,这里有我和李妈妈看着呢。”陈妈妈说着一顿:“不要担心,钟姨娘虽然平时话少,却是个善良明理的人,她不会因为你救二奶奶的事情说你的。”

    见陈妈妈以为她担心被责骂,柳蓉不禁苦笑,不过想了想,最终还是决定去主屋看看,若一直这样等待着审判结果,她恐怕会疯狂的。

    要知道这个世界上最可怕的不是结果,而是知道可能的结果,却慢慢等待它来临。

    不过即便要离开去看看,二奶奶的情况还是要嘱咐一下的,想着,柳蓉对着李妈妈和陈妈妈开口:“你们仔细注意二奶奶,若二奶奶的伤口出现红肿,有液体从伤口处流出来,或者是发烧,就是伤口感染了,到时候要用最快的速度通知我!”

    柳蓉对着李妈妈和陈妈妈认真的吩咐,直到见两人对着自己认真点头,才放下这边的事情向外走去。

    到得门口,却是正面迎来一个中年男人,那男人看到蓉姐儿,对着蓉姐儿露出一个笑容:“你便是蓉姐儿吧,二叔要谢谢你了,如果不是你,二叔恐怕就见不到你二婶和七弟了。”

    柳蓉皱眉,她对眼前这个男人印象不好,据说对方因为女人生产,男人不能见,见了就会影响男人气运,便是知道自己的妻子要死了,也不踏进产房一步。

    而媳妇拼死生了,也没第一时间进来,不知去了什么地方,拖延到现在才姗姗迟来。

    想到这些,柳蓉便连招呼也懒得和这个男人打,完全无视对方,向外快步走去。

    二爷面上的笑容僵在脸上,随即眼中闪过一丝怒气:“不就是救了个人,便连长辈都不尊重了!我倒是要叫大哥问问,钟氏是怎么教养孩子的!”

    柳蓉快步向外走,却不知道二爷因为自己不给面子满面怒气,更是说出这样的气话,不过就算她知道了,也不会搭理,心中连一丝情意都没有的薄幸之人,需要给他什么脸面。

    不过走着走着,待走得离主屋近了,柳蓉又忍不住脚步慢下来,每一步都觉得比往常的步伐重了几倍。

    相比柳蓉迟疑,对着主屋步步不前,另一边却是满面惊慌,产房前,二夫人派的另外一个二等丫鬟知道她们理解错了情况后,便紧赶慢赶的向外院阻止小厮报官,可小门没到,便遇到去报信的三等丫鬟。

    “小丁已经去衙门了?”赶来的二等丫鬟面赶忙对着慢吞吞回来的丫鬟问道。

    “是啊,都已经去了好一会了,估计不多久就会领着衙门的人回来了。到时候二夫人一定夸我们办事办的好,说不定还会给我们多发些赏银呢!”

    二等丫鬟面色一白:“蓉姐儿给二奶奶剖腹产压根没失败,二奶奶完好无损的生了个儿子!我们……我们闯祸了!”

    “快,快将这件事情通知掌事妈妈。”

    柳蓉在主屋门前游移不定许久,出来查看外面的胭脂看到柳蓉不禁笑着开口:“蓉姐儿,你来了?大夫人一直说你一会就来,还叫我出来看看呢,没想到便见到您了。您可是要进去?”

    柳蓉僵硬的笑了笑,心中却忍不住舒一口气,她一直拿不定主意,天意给她选择了一个结果。

    跟着胭脂向屋内走,柳蓉却是越来越紧张,可到得屋中,看到钟氏的瞬间,却是放松下来。

    钟氏正侧着身子对她,露在她这边的半边脸没有太多血色,明显能看出病还没有好转。

    但是面上的表情一如平时,淡淡的,没有太大的起伏,看不出丝毫担忧和欢喜。

    “老爷将孩子交给你教导,可看你是如何教导的,好好的女儿家,教的不仅目无尊长,驳太夫人的话,还学闺中女儿碰都不该碰的接生!今日是运气好,她给二奶奶剖腹取子成了,若是运气不好呢,#  WWW..Com不说丢文定侯府的脸面,连累文定侯府的姑娘,就是害了二奶奶和七少爷的性命,谁担得起?”刘大奶奶摆足大妇的架势对钟氏训斥。

    “到时候若二奶奶娘家问起来,我们怎么说?这所有一切都是你教导不力引起,罚你去家庙住三个月,什么时候知道怎么教蓉姐儿,什么时候再回来!”

    大夫人眉头皱紧,钟氏毕竟是她派人唤来的,为的是劝解蓉姐儿,这会却因此受此责罚,她的脸色有些难看。

    只是未来侯府中馈毕竟是要刘大奶奶继任的,这会驳刘大奶奶面子,对刘大奶奶未来掌握中馈不好,会让她在丫鬟婆子前失了威严,再加上刘大奶奶的话,也不无道理,所以强忍着没有开口。

    只是大夫人忍得住,新进来的柳蓉却是忍不住:“慢着!我救亲人与水火何错之有?你凭什么罚钟姨娘!”

    刘大奶奶见有人挑战自己的威严目光瞬间冒火:“这是你对母亲说话该有的口气吗?”

    “若救亲人与水火是错的,那我还真是错的彻底,那有这样不该有的语气又有什么大不了的?不过按着您这样教导,就不怕以后侯府的孩子都有样学样,看到亲人吃苦吃亏也全都不管不顾?”柳蓉上前反问!

    一时间屋中静的掉跟针都能听到,刘大奶奶的的面色也越来越难看。

    “放肆!真是反了,一个庶女也敢和嫡母如此说话,她不是说要自出侯府吗?来人……”一直静坐中央笑望着刘大奶奶训斥钟氏的太夫人面色铁青。

    “啪!”一声巴掌声响起。

    柳蓉捂住脸,不可置信的看着钟氏!

    “还不跪下!”钟氏看着柳蓉说道。

    柳蓉一愣,倒不是怕钟氏,而是她第一次看到钟氏动怒!生这么大的气!

    见柳蓉没有跪下,钟氏自己对着太夫人跪下:“太夫人万慈,都是我没管教好蓉姐儿,才叫她这般不知天高地厚,口不择言,还请太夫人罚我以后终日在家庙中陪伴古佛,为太夫人和小姐们日日祈福。莫同蓉姐儿计较了。”

    声音依旧平淡,可听在柳蓉耳中却是声声震耳。

    她不明白,她明明没做错事情,还救了人,为什么却要认错。

    钟氏明明也没做什么事情,为什么要自请去伴青灯古佛?

    “既然钟氏都这么认错了,娘,你便收回那些话吧,再说,真将蓉姐儿赶出侯府,外人问起缘由,恐怕就不仅要说我们侯府风气了,还要说我们侯府大老爷连家都管不好了,到时候出去,多没脸面。”二夫人赶忙上前对着太夫人开口道。

    太夫人沉默。

    就在这个时候,外面传来略微吵闹的声音,继而便见二夫人身边的管事的妈妈小跑着进来:“应天府的人来了!”

    太夫人疑惑,不禁和大夫人面面相觑,两人皆不明白应天府怎么突然来人了。

    二夫人却是脸色一青,直直的望着掌事妈妈。

    柳蓉却是心中一喜,惩罚的事情被打断,只要她们不再提起,也许就没事了,忍不住跪的靠近钟氏,钟氏却是完全不看她。

    纠结之间,应天府的人已经到得主屋:“谁是柳蓉?本府接到报案,状告柳蓉行妖术害人!”

    〖

加入书签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打开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