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节错误举报 | 加入书签

荷包网-> 都市言情 -> 侯门医女全文免费阅读

第九章:剖腹产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啊!”刘大奶奶不禁惊呼:“蓉姐儿疯了,她……她这哪里是在救人,分明是在杀人!”

    太夫人虽然同样受惊,却是紧紧的抓住大夫人的手臂,只将大夫人拽的连惊恐的心思分散一半。

    二夫人忍不住捂脸,完了,完了,这样的遗体叫亲家看到,恐怕就毁掉了。

    不行,若是二奶奶去了,就将蓉姐儿直接送官,将一切都推倒她头上!

    不对,不是推,本来就是她做的好事!

    史御医别过脸,这蓉姐儿也太胡闹了,就这么划下去,若是万一失手……不,怕是肯定会失手!

    可惜如此聪慧的姑娘,本是个学医的好苗子,哎,今日怕是要毁掉了!

    柳博心中虽然不喜二奶奶给自己生下弟弟,可看到这一幕也忍不住闭眼,他继母这次恐怕是真的活不了。

    上官辰皱眉,之前虽然支持柳蓉,可这会心底也忍不住担忧,即便是个正常人,这么下去恐怕也完了,更何况还是肚子里还了孩子的孕妇。

    柳蓉却是完全集中注意力,她本来不想这样纵向由脐部下方至阴部上方这样划开,毕竟这样的方式会影响一个女性下一次受孕,会增加二奶奶第二胎时**破裂的风险。

    但是现在再横向以二奶奶的情况来说已经来不及了,因为只有纵向,才能流最少的血,最快的取出孩子。

    而在现在这样的情况,没有输血的工具补充孕妇体内的血液,也必须以流血最少的方式来进行。

    柳蓉深吸一口气,她必须快!不然血流失的多了,孕妇就保不住了。

    偏偏越想快,手上的速度就越慢。

    必须冷静,她必须冷静,两个生命在她手里呢!

    她那一刀看似随意的对着二奶奶的肚子划下,力道却是紧紧的控制着,既没有切的太深,也没划的太长,这只是试验的一刀,为的是确定二奶奶皮肉的厚度。

    毕竟现在没有照出手术过程的仪器在旁边,她要剖腹取子,只能凭着自己的经验和感觉。

    只要一个不小心,就可能划到孩子,留下疤痕不说,最大的可能是直接让婴儿失去生命。

    柳蓉额间沁出汗水:“陈妈妈,给我擦汗,不能让汗水流到我眼睛附近!”

    “是!”陈妈妈赶忙去取布巾给柳蓉擦汗。

    柳蓉却是眼睛一眨不眨的盯着自己划下的位置,划的太浅了,要稍微深一点,手上控制着力道缓缓加重,皮肉缓缓打开的更多,其中流出的猩红也影响她的判断力。

    还不够,柳蓉又加重一丝力道,孕妇身子微微一抖,柳蓉赶忙稳住匕首,一动不动:“来人将二奶奶压住,不能让她乱动,不然孩子就可能伤到孩子了。”

    不知什么时候,丫鬟婆子都已经退出去,此刻屋中除了帮着柳蓉的李妈妈和陈妈妈,便只剩下刘大奶奶,太夫人,大夫人,二夫人,史御医,还有靠近门口站着,稍微能看到屋子里的情况,又看不大清楚的柳博和上官辰。

    “我说的话没听到吗?快帮我摁住二奶奶!”见没有人上前,柳蓉忍不住大声道。

    史御医微微摇头,上前帮着柳蓉摁住二奶奶,如此执着医术,执着救人的好苗子,可惜了,这就当他帮这蓉姐儿第一次,也是最后一次吧。

    大夫人见史御医上前,想了想,对着二夫人和刘大奶奶吩咐道:“你们扶着太夫人出去,免得吓到了,顺便带二少爷和太子世子也出去,我留在这里帮忙。”说着话,大夫人也跟着上前帮着柳蓉摁住二奶奶。

    有了两人的帮忙,柳蓉立刻继续,终于,皮肉下,露出皱巴巴,微微发红的皮肤,柳蓉面上露出笑容,这是婴儿身体。

    确定婴儿的位置,柳蓉深吸一口气,开始增大纵向的口子,之前的口子不够大,还不能够将婴儿取出。

    不一会,婴儿的一部分身体露出,那仅仅缠在婴儿身上的脐带也露了出来。

    而婴儿的身体,红的有些可怕,柳蓉心中一惊,没有将孩子快速取出,先用搁在一旁剪脐带的剪子直接将脐带剪开,才快速将孩子取出递给李妈妈。

    “拍孩子屁股,让他哭出声来!”

    不一会便听哇的一声,孩子的洪亮的哭声传出,叫产房中的所有人都忍不住松一口气,望着柳蓉的目光也充满了惊奇。

    这可是这个世界上,第一次,有人剖腹取子,孩子活下来!

    柳蓉却是吩咐完李妈妈,便专注的盯着手上的针线。

    在所有人惊讶的目光中一气呵成的将针线穿好。

    这是第二场硬仗,以手术伤口的长度,她最少最少要缝上二十针。

    在这样一个没有手术缝合专用针和羊肠线的情况下,这一切的一切对柳蓉来说都是一个考验。

    柳蓉咬紧下唇,开始将针穿入二奶奶的皮肤,不一样的用针触感让她缝伤口缝的很是不顺畅,即便如此,她的手都没有一丝颤抖。

    这是作为一个医务人员,特别是外科医务人员最基本的素质,绝不因为自己的一丝一毫不稳定伤到自己手中的病患。

    陈妈妈看着柳蓉艰难的缝合皮肤,嘴巴开了开,又合了合。

    “不然让陈妈妈帮你替二奶奶缝合伤口吧!”大夫人有些看不过去柳蓉的针法,终于开口说道。

    柳蓉看着伤口殷出来的血,又看看自己才缝合三针,这样下去会保不住二奶奶,终于对着大夫人点头:“陈妈妈,你来缝合伤口,速度要快,也要细致。”

    眼看陈妈妈就要接过她手中的针和线,柳蓉眉头一皱:“先去用烈酒洗手,洗完手再来替二奶奶缝合,不然手上的细菌会让二奶奶感染的!”

    陈妈妈微微一愣,虽然不知道柳蓉说什么,还是重重的点了点头,快步走到烈酒盆子前洗手,洗了三遍,才走回到柳蓉跟前。

    柳蓉这片刻又缝了两针,才将针和线递给陈妈妈。

    不愧是专门对针线有研究的古代女人,在柳蓉手上别扭无比的针线,到得陈妈妈手中竟是意外的顺畅,即便第一次接触,陈妈妈缝合二奶奶的伤口的速度也比柳蓉快上许多。

    柳蓉微微松口气,头便一阵发晕,身子一晃,却被一双大手扶住。

    柳蓉抬头,便见之前帮她忙的史御医维持着一种震惊,加惊奇的表情看着她,仿佛看什么奇怪的东西一般,直到看得柳蓉全身不自在,开口说对方:“史御医能不这样看着我吗?”

    史御医才满脸尴尬,他实在是太惊讶了,恐怕这辈子的转折和离奇都没有今日多。

    一个#  WWW..Com小姑娘给人剖腹取子,做这个从没有人成功,也绝对不会成功的事情,竟然出乎意料的成功了。

    还创出这样匪夷所思的伤口缝合方式,这简直就是医学界的天才,如此想着,史御医如同看到稀世珍宝一般,更是开口对着柳蓉问道:“你怎么想到用针线缝合伤口这样的方法的?这样的方法若运用到战场上,给那些受伤的士兵用,不知能救回多少边关战士。”

    柳蓉一呆,随即苦笑,听史御医的意思,现在并没有伤口缝合的方法,她却是无意中弄出了个首创,也不知道会不会对这个世界有所影响。

    只是她现在都累的快虚脱了,竟还碰到这么一个好奇宝宝:“大约因为我是女人吧,看针线活看多了,就想着既然能缝合布匹,为什么不能缝合伤口吧。”

    说着,柳蓉不想让史御医继续问自己问题,便对着李妈妈随口问道:“李妈妈,孩子是男孩还是女孩。”

    李妈妈小心翼翼的捧着用提前准备的百家布包裹着的婴儿,听到柳蓉的问题不禁一愣:“孩子都是你接生的,你竟不知道孩子是男是女。”

    “还真不知道。”柳蓉摸摸鼻子,之前她实在太紧张了,哪里还顾得上看孩子是男是女。

    也是运气好,二奶奶的身体也不错,让这次手术除了开刀艰难了一些外,没有出现任何不好的问题。

    病人也没有大出血的情况出现,不然就真的全完了,这会想到自己是在什么样的条件下,用着什么样的工具做的手术,柳蓉都忍不住后背一阵冷汗。

    “是个儿子,二奶奶以后终于有依靠了!”

    李妈妈不禁笑起,这一刻,蓉姐儿看起来才像个真正的孩子,之前无论是争取救二奶奶,还是为二奶奶做手术,都一点都不像孩子。

    如此一想,又忍不住心疼,竟让这么个孩子为了二奶奶和二奶奶的孩子付出这么多。万一太夫人揪着蓉姐儿之前说的话,要逐蓉姐儿出家门可如何是好?

    听到李妈妈的回答,蓉姐儿也忍不住呼出一口气,还好是男孩,这样的方式生产后,以后可就没有办法再生孩子了。

    “缝好了,蓉姐儿,你来看看,这样可以吗?”陈妈妈弄好,对着柳蓉询问道。

    柳蓉赶忙过去看,伤口缝的很精致,比她缝合的好多了。真没想到她这个用手术刀的人,用日常的针线缝伤口竟还不如一个绣花的。

    “这样就没事了,注意不要让伤口碰到水,也不要碰到什么不干净的东西,二奶奶放到伤口附近,或贴着伤口的东西,都要用热水煮沸,太阳暴晒,才能给二奶奶用。你们取放这些东西的时候,自己的手也要用烈酒泡了之后才能碰。”

    柳蓉仔细的吩咐道,现在还不算完,后面伤口愈合的时间才是关键,只要一个不好,都可能要了二奶奶的命啊。

    “诶,都记住了。”李妈妈畅快的应着。

    “既然都弄好了,我们便出去吧,屋子里人多也不好,正好出去告诉大家这个好消息。”一旁笑看着的柳蓉仔细吩咐的大夫人笑着对柳蓉说道。

    〖

加入书签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打开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