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节错误举报 | 加入书签

荷包网-> 都市言情 -> 侯门医女全文免费阅读

第八章:说服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痛!李妈妈,我是不是要死了!”听到二夫人的话,二奶奶忍不住万念俱灰。只觉得那袭来的疼痛更加猛烈。

    李妈妈赶忙握住二奶奶的手,老泪纵横:“不会的,二奶奶一定会没事的。”

    “我不想死,我想要我的孩子!”二奶奶仿佛呓语般的说着,只听的在场的人心都跟着一颤。

    李妈妈心碎直希望受难的是自己。救助的抬头扫向众人,所有人都忍不住别过头去。

    “乳娘,乳娘,我好难受……我的孩子……”

    李妈妈终于忍不住对着二夫人太夫人跪下。

    “老奴知道自己的恳求过分,但我给你们磕头了,求求你们,求求你们就让蓉姐儿试试吧!”李妈妈说着话,脑门向地上撞去!

    “碰!碰!碰!”

    实打实的额头碰青石板声,听得柳蓉胸口闷着一口气,怎么都透不过来。

    第一次发现,这个世界上最揪心的不是你努力救人失败,而是一个大夫,明明知道自己有可能救下一个病人,留下两条鲜活的生命,却被强制不能救人,只能看着自己的病人的生命一点点的流失。

    “太夫人,救人一命胜造七级浮屠!”陈妈妈忍不住帮腔。

    “小孩子不懂事胡闹,你也跟着胡闹不成!别说御医说剖腹取子根本不可能成功,就是能成,蓉姐儿也绝不能做这样的事情!只要她是我们文定侯府的姑娘一日,她便不能做这样的事情!”太夫人严厉道。

    柳蓉微微一愣,抬头仔细看向太夫人,太夫人就像泥塑的观音菩萨,明明眉目慈祥,实际却是冰冷异常。再看二夫人,眼观鼻,鼻观心,仿佛拒绝被外物所侵。

    柳蓉仔细的回想太夫人和二夫人的话,突然脑海一阵通明。

    对这些人来说,二奶奶的性命根本不重要,或者说二奶奶的命在她们心中根本比不上侯府女儿的声誉、男人的前途。

    柳蓉忍不住攥紧拳头,她不要,她不要李妈妈再做这样的无用功!这帮人无论是为了侯府女儿的名誉,还是为了二爷的仕途,根本不会在她们苦苦哀求下答应这件事情,又何必再狗眼乞怜。

    “李妈妈,站起来!不要再磕了!”柳蓉拽住李妈妈,不让李妈妈再磕头,那忽隐忽现的额角,血红一片。

    柳蓉心中更酸:“别再磕头了,太夫人和二夫人根本不会答应的!”

    李妈妈抬头满脸茫然。

    柳蓉心中一痛,难不成因为这帮人不会同意就这么放弃?这何时变成了她柳蓉的风格!

    柳蓉一咬牙抬头看向太夫人:“太祖母,蓉儿自请出族。”

    一句话短而铿锵有力,震的所有人都是一呆,一时之间竟都没有反应过来。

    “大胆,如此大逆不道的话,你也敢说,还有什么是你不敢的!”好一会,刘大奶奶才最先呵斥道,只见她目光扫过太夫人,见太夫人气的脸色铁青,眼底不禁闪过一丝暗喜。

    柳蓉却不看刘大奶奶,只定定的望着太夫人,也不管太夫人的脸色难看,直接问道:“太祖母,如此,您可愿意让我现在救治二婶?”

    李妈妈感激的看向柳蓉,要知道一个姑娘,特别是一个侯府的姑娘,如若没了家族的庇护,不说找不到好人家,就是以后的生计也会万分艰难,而为了得到一个救治二奶奶的机会,柳蓉却做到这种程度!

    大夫人和二夫人更是眼露讶异的望着柳蓉,前者是感叹柳蓉的决断,和无知者无畏。后者却是讶异这府邸里的姑娘,竟有这样有魄力之人存在。

    站在门口的柳博不禁撇撇嘴,这所有人里面,也只有他最不喜欢二奶奶生下子嗣,虽然年纪差距大,不会对他造成什么妨碍,可父母皆爱幼子,以后对他的事情也就不会再那么放在心上。所以望着柳蓉,他既觉得无聊,又略感厌烦。

    站在他身旁一直玩味的看着事情发展的少年,在这一刹那却是迸出一丝惊艳。

    他见过各种女人,为了父亲专宠,用尽心机的,为了保持地位努力经营的,还有那故作自傲,却实则卑微到底的,却从未见过这样的女子。

    这样,这样让他无法找到一个形容词去形容的女子。倔强,坚持,镇定,心计,全都不是为了自己。

    “太夫人不是说,只要不是文定侯府的女儿,就能救治贵府的二奶奶吗?”少年忍不住开口插手。

    二夫人听到声音一惊,随即瞪了柳博一眼,责怪他怎么如此不懂事,竟将太子世子带到产房这种地方来。

    要知道产房是脏污之地,对男人的气运可是会有所影响的。太子世子不懂,这可以理解,可柳博周围伺候的人不可能不告诉柳博,如此竟还领着进来。而今又将家丑曝了出去,如何叫她不惊怒。

    “太子世子?”太夫人听到声音一愣,看到说话之人却是一惊,要知道她是命妇,每年都要入宫参拜,平时有什么喜事更要去往太子府,如何能认不出太子的长嫡子:“小祖宗,您怎么跑到这地方来了,陈妈妈,还不赶紧将太子世子领出去,这脏污的地方,怎么能脏了太子世子的眼睛。”说着,太夫人对着身旁的陈妈妈使用眼色。

    柳蓉在产房突然听到男人的声音一惊,当见对方言语之间偏向自己不禁望向说话之人。

    说话之人大约十三四岁年纪,面目俊朗,一身月牙白的苏绣长袍,腰间系着棕黄色腰带,腰右侧挂着一枚上好的羊脂玉佩。

    再听太夫人的话,知道眼前之人身份不低,柳蓉眼珠转动,抢在陈妈妈领太子世子离开前开口道:“太祖母,今日您纵然能阻止我,可如此多的人在场,难保不会有人向外透露口风,说二婶婶之所以会出事,全是因为太夫人和二夫人的阻拦!”

    说着话,柳蓉对着太子世子眨眼,心中却是紧张,担心这个突然出现,帮他说话的人不会继续帮她,又担心对方有心帮她,却不能理解她的意思。

    见柳蓉表情如此丰富,本来还稍稍有些担心柳蓉的太子世子上官辰不禁一笑,直到柳蓉脸色变得有些难看,才故作惊讶道:“难道不是这样吗?”

    太夫人眉头皱起。

    “这?”二夫人见太子世子询问,不禁着急,内宅不宁,对于朝堂官员来说,是一大弊端,会影响他们的仕途,如今太子世子询问,万一传到帮助皇上监国的太子耳中……

   #  WWW..Com 二夫人倒抽一口气,之前的淡漠淡定全部消失,唯有着急映在面上,想要开口,却又顾着之前的面子和太夫人的面子无法开口。

    一时之间,只为自己之前不答应柳蓉剖腹取子之事后悔不已。

    二夫人不开口,太夫人也不开口,产房之中便只剩下二夫人略急的呼吸声。

    柳蓉心急万分,面上却不露出来:“太夫人,人们都喜欢联想猜测,添油加醋。二奶奶因为您阻止而活活难产致死,想必到时候会有很多人来找原因。”

    柳蓉说着话,又加上一棒:“侯府之前便出过宠妾灭妻之事,到时候只怕旁人对二叔也只会往那方面猜测。毕竟有先例在。文定侯府一连发生两件这样的事情,门风怕都毁了。可怜二叔本来仕途风顺,也可怜姐姐妹妹亲事未定……”

    柳蓉微微叹息摇头,不再多说。

    一开始是二夫人眉头皱紧,听到后面大夫人也忍不住跟着着急。

    她本就不同意太夫人支持大爷抬刘姨娘,这会倒好,不仅影响到女儿的婚事,现在妯娌怕也要怪罪她连累到对方家儿子了。

    “即便我同意你施手,万一出了事情,恐怕侯府也摘不干净吧?”二夫人终于沉不住气,不管太夫人的想法开口询问。

    她家老爷本就庶出,她最在意的便是家中男人的仕途,柳蓉这一段话可谓切到她软肋。

    听到二夫人的问话,柳蓉忍不住舒一口气,因为愿意这样问,那就有转圜的余地。也就是说,她有机会谈判成功。

    如此一想,柳蓉脑子里快速转动:“有李妈妈再,您担心什么!”

    “哦?”

    “二夫人所做的一切,都是为了救二奶奶!李妈妈如何不感激,若二奶奶和孩子安然无事,您便等着二奶奶娘家传您的好。”

    柳蓉越说思路越清晰,说的也就越快:“即便没救下,李妈妈同样感激,到时候自会为二夫人说话!”说着柳蓉看向李妈妈:“李妈妈你说是不是?”

    “是!是!是!蓉姐儿说的是!”李妈妈赶忙回道。

    二夫人依旧有所迟疑。

    “二夫人,时间不多了,再不救治,到时候后悔也来不及了。”柳蓉压下最后一根稻草。

    二夫人心中一紧,一咬牙,不再管太夫人的想法,自己做下决定:“今日我便做主了,你立刻准备需要的东西,现在就救二奶奶!”

    柳蓉面上一松,喘出一口气。

    李妈妈赶忙走到二奶奶身旁,可看到二奶奶面色惨白,眼睛紧闭之时,不禁一惊,赶忙用手探二奶奶鼻尖。

    “蓉姐儿,二奶奶……二奶奶她没气了……”

    柳蓉心中一紧,再顾不得其它,赶忙快步走到二奶奶跟前,双手交错放置在二奶奶胸骨中下半部,有节奏的挤压:“二婶婶,二奶奶,你听得到我说话吗?”

    柳蓉一边问,一边挤压,又将头侧到二奶奶面前,没有呼吸。

    柳蓉眉头紧皱,如果这里有专门心脏复苏的除颤仪就好了。

    “二婶婶,你甘心吗?立刻就能得救,孩子也有救了,您这样甘心吗?”

    “你这样放弃,孩子就再也没有机会出现了!”

    看着柳蓉疯狂的动作,所有人都觉得柳蓉疯了,就是太夫人和二夫人也不觉退后几步。

    “蓉姐儿,二奶奶已经去了!”陈妈妈忍不住提醒。

    柳蓉却不管别人的反应,一下一下做着心脏复苏,间隔着人工呼吸。

    “二婶婶,如果你都不坚持,就真的没人能救你的孩子了!”

    二奶奶手指一颤。

    柳蓉不禁松一口气:“李妈妈,过来,照着我的动作继续!”

    待得李妈妈接过手,柳蓉立刻走到放置烈酒的盆子前洗了洗手,继而走到匕首和炉火的地方,在众人惊愕的目光中,将匕首烤热,快步走回二奶奶身前:“李妈妈,可以停止了!”

    说着话,当着所有人的面对着二奶奶腹部纵向划去——

    〖

加入书签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打开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