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节错误举报 | 加入书签

荷包网-> 都市言情 -> 侯门医女全文免费阅读

第六章:惊险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跟着走进产房的陈妈妈看着柳蓉快速娴熟的动作不禁微微一愣,叫人拉走柳蓉的动作也跟着一顿。

    一时间产房的#  WWW..Com气氛安静到极点。

    “怎么样?”李妈妈不知何时也跟着进来了,见柳蓉呆住快速问道,刚开始她也不信柳蓉能做出什么,可看柳蓉的动作如此娴熟,就仿佛做过几千遍一般,终于忍不住开口问道。

    人就是这样,当没有希望的时候,即便看到一棵稻草也拼命的想要拽住。

    看着平日清醒万分的李妈妈此刻竟对一个完全没有可能医术高明的蓉姐儿抱有期待,陈妈妈不禁微微叹气。

    蓉姐儿是不可能回答出什么的,抱有希望也不过是更多的绝望罢了。

    虽然这样想着,却最终没有快速叫人将柳蓉带走。

    “情况很糟糕,我也没有把握救下病人,一切恐怕要看运气。”柳蓉习惯性的回答,说完一僵,反应过来这里不是过去的病房,而今发问的也不是平时一旁递手术刀的小护士。

    陈妈妈听到柳蓉竟然回答了,不禁一愣,目光忍不住定在柳蓉的脸上,连御医都说没办法的事情,蓉姐儿竟然说可以,这蓉姐儿真的得失心疯了吗?

    想到之前柳蓉对抗太夫人,陈妈妈眼神中露出可怜,看向李妈妈的眼神就更加同情。

    “你真的有办法救二奶奶吗?”李妈妈却没想那么多,箭步上前拽住柳蓉。

    柳蓉被拽的胳膊生疼,面上却略微尴尬:“如果有那些我需要的工具,也不是不可能救下二婶婶,可这里根本没有我需要的工具,现在这种情况,恐怕希望渺茫。”

    如何不希望渺茫,二奶奶这样的情况,在现代也很棘手,唯一的办法就是剖腹产。

    可这里没有二十一世纪精湛的钢铁技术造就的极锋利的手术刀,也没有专门为手术器具以及人体皮肤消毒的消毒液,更没有可以自动消失的缝伤口的线。

    一旦开动手术,不说孩子不一定能保住,没有这些东西,大人也绝不可能保住。

    “器具?你都需要什么器具?”李妈妈眼睛发红,如今的状态却是有些癫狂了。

    “手术刀,就是很锋利,能够快速划透皮肤的小刀子,还有消毒的东西,以及针和线。”柳蓉不抱希望的说道。

    “锋利的匕首可以吗?”李妈妈快速问道。

    柳蓉皱眉:“可能可以。”

    “针和线绣房里有,我这就叫人取,可是您说的消毒的东西是什么呢?”李妈妈焦急的问道。

    不等柳蓉开口,一旁的稳婆脸色大变,看着柳蓉如同看疯子一般:“小姐是要将二奶奶的肚子划开,将孩子取出来吗?”

    柳蓉讶异的抬眸看向稳婆,古代也有这样的技术了吗?如果有这样的专业人士,这件事还真不一定就办不到。

    一看柳蓉的表情,稳婆就知道自己猜对了,不禁语气败坏的开口:“你这也太异想天开了,不说找不好下刀的位置,会将孩子划伤,就是在大人的肚子上划出能取出孩子的开口,也无法愈合,这是直接要大人和孩子的性命啊!”

    “伤口愈合不是问题,只要用针线缝合就可以了。”柳蓉看向稳婆:“以前有人这么接生过孩子吗?”

    “以前有人这么做过,可根本没有一个是成功的。”稳婆快速的说道:“小姐,我劝您还是不要做这么危险的事情了。”

    柳蓉皱眉,忍不住低声喃喃:“但是不用这个办法,孩子根本没有办法从病人肚子里出来,胎儿被脐带绕住了,再这样下去,就要窒息了,这是生下孩子的唯一办法。”

    陈妈妈听到稳婆的话一惊,但是她更惊讶的却是蓉姐儿的反应,她以为蓉姐儿过来不过是尽一份心罢了,可如今看蓉姐儿的表现,以及对答和应对,竟似乎真的完全都懂一般。

    难道蓉姐儿真的有办法救下二奶奶?只是这方法实在是匪夷所思,也太危险了。

    陈妈妈心底虽然依旧怀疑,却也埋下了一颗相信的种子,太夫人叫她将蓉姐儿拉走的事情,也不禁被她搁置了。

    柳蓉没有注意陈妈妈转变,却是转头担忧的看向床上的女人,除了李妈妈,外面所有人都不在乎这个女人的死活,只想要她肚子里的孩子。

    面对这样的情况,这个女人会怎么选择呢?

    这一看,恰好对上睁开着,虚弱的想要说话说不出话的一双眼睛。

    柳蓉一呆,随即快步上前走到二奶奶跟前,见死不救不是她的风格,可如此大的风险,也必须当事人决定才是。

    想着,柳蓉微微低下头将自己和二奶奶的脑袋拉近:“我刚才说的话,想必二婶婶你也听到了,您现在只有两个选择,一个是完全没有希望活下,你死,孩子也死。一个是你们都有可能活,却也可能死的更快,您选择哪一个。”

    二奶奶望着柳蓉,眼角泪水滑落。

    “孩……孩子活。”挣扎虚弱的声音,几近叫人听不清楚。

    柳蓉一震,定定的看着二奶奶:“您想要保住孩子,那您就必须有力气生下这个孩子才可以。”

    这里没有营养液,古代补充气力的药物似乎就是人参,想到这里柳蓉对着李妈妈开口道:“你快去叫人准备人参片和人参汤,然后灌给二奶奶喝,无论如何,没有力气,孩子是生不下来的。”

    说着,柳蓉微微一顿,斟字酌句的对着李妈妈继续吩咐:“除此之外,你还要准备几样东西。你去找你能找到的最高度数的酒,还有针线以及匕首。顺便将针线,以及匕首都用开水滚过后送来,这屋子里也要准备滚烫的开水,随时等着用。”

    李妈妈听了稳婆的话,已经冷静下来,这会听到柳蓉的吩咐微微迟疑,却很快做下决定。对着柳蓉狠狠的点头,继而转身离开。

    柳蓉却不管这些,只走回二奶奶身旁,趁着这些人准备东西,缓缓的给二奶奶按摩手脚。

    见屋中气氛如此急转直下,一旁在屋中伺候着,递东西的丫鬟忍不住弱弱的开口:“参片和参汤屋子里就有。”

    “那赶紧拿过来。”柳蓉看向对方快速的吩咐道。

    接过丫鬟递过来的参汤,柳蓉亲自喂二奶奶,可这一喂才发现根本喂不进去。

    “二奶奶,你应该知道,只有你努力,孩子才有机会。”柳蓉擦干流出来的汤汁,望着二奶奶认真的说完,才继续喂。

    可以看出二奶奶已经很努力了,可汤汁依旧只喂进去小部分。

    看着一喂就流出来的汤汁,一旁的稳婆终于忍不住开口:“产妇力气用完了,根本没力气喝这些东西,一般情况下都是叫产妇含参片的。”

    柳蓉皱眉,这会只含着恐怕作用不会太大。

    沉吟了一会,柳蓉唤来陈妈妈,对着陈妈妈一阵耳语,陈妈妈面露惊讶,但还是点头唤了一个丫鬟吩咐下去。

    不一会,那丫鬟便小跑着出去,不一会拿回一根细竹枝,满脸好奇的看着柳蓉。

    便见柳蓉将竹节去掉,在所有人讶异的眼光中,将细竹枝放入二奶奶嘴中。

    然后将汤汁倒入那竹枝中,汤汁竟然没有再溢出来。

    这么一折腾,却是叫产房中的人都对柳蓉多了一份信任,便是原本完全不对二奶奶能在剖腹的情况下生下孩子的稳婆,也忍不住觉得有希望起来。

    却说李妈妈快步走出产房,便对着梨园的丫鬟吩咐着各种事项,一系列的状态却是弄的院子中的人都面面相觑。

    待得屋内看着的丫鬟出来,一群人便七嘴八舌的问话。

    “这是怎么回事?太夫人不是叫陈妈妈将蓉姐儿带走吗?怎么不见蓉姐儿出来?”

    “什么?蓉姐儿真的有办法救二奶奶?”

    “你是在说笑吧?太夫人能答应蓉姐儿如此胡闹,动刀子从二奶奶肚子里取孩子?”

    那紧张问话的小丫鬟不禁转头看向产房不远处的屋子,太夫人这会就在那屋子里,之前一直给史御医陪不是,本要给些东西,送史御医离开的,也因为这事情搁置了,请了史御医进屋休息。

    而匆匆答了几个丫鬟的话丫鬟则是快步向那屋子走去,将陈妈妈见到和知道的事情如数报给了太夫人。

    太夫人脸色难看的无以复加,手忍不住一拍自己桌椅旁的紫檀木桌子:“胡闹,简直就是胡闹,陈妈妈在做什么,不将蓉姐儿拉开,竟容她这样胡闹!”

    虽然发怒,太夫人还是忍不住看向一旁的史御医:“史御医,不知以前可有过剖腹取子的事情?”若是真能帮她保住玄孙子……

    史御医脸上也不禁露出讶异,没想到文定侯府的三小姐竟有如此魄力:“有,不过没有一个成功的。”

    伺候太夫人的刘大奶奶眼珠子一转,一旁火上添油的开口:“蓉姐儿如此莽撞行事也太过火了,虽然二奶奶难产怕是活不下来,她想要救人是好心。可在二奶奶活着的时候,却行这样的方法害死人,这也是杀人谋命的事情。”

    “若是让别人知道我们府邸里的小姐都如此莽撞不经事,府里的姑娘们的婚事……”

    太夫人面色沉下:“还不赶紧叫陈妈妈阻止这件事情!”

    “可是……”小丫鬟弱弱的开口,想要说柳蓉一连串的举措,确实像有办法的样子。

    “没有可是,若是蓉姐儿还是冥顽不灵,便将她绑了!”

    〖

加入书签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打开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