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节错误举报 | 加入书签

荷包网-> 都市言情 -> 侯门医女全文免费阅读

第二章:母亲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柳蓉自然不知道有人看到这小小一幕,即便知道了,也不会在意,她现在只想快些回去,将药拿给母亲煎了。

    只见她一路从快步变成小跑,只是将将到得自己住的地方,脚步却又慢了下来,当看到那扇本应该关紧的房门,竟大大的敞着时,脸色变得很是难看。

    轻快的脚步变得有些急促,几乎是冲进屋中,便见屋中央站着一个一身鹅黄锦缎小袄,绾着一等丫鬟发髻的女子。

    这女子昂首挺胸,正对着她母亲的陪嫁丫鬟冬儿横眉竖眼:“蓉姐儿呢?你是如何照顾的?钟姨娘病着不管事,你是这房里的人,竟也不懂的看护好姑娘吗?真是什么主子,教出什么样没用的人。你们莫要忘了,即便是柳府的庶女,也是大户人家女儿,可不是钟家那样的破落户女儿。这个时间不好好在屋子里呆着,竟然在外面乱跑,若是传将出去,丢了侯府的面子,影响到府邸里的小姐们找好的人家,你们可担待的起?”

    听到对方的话,柳蓉反倒安静下来,面上微微露出讽刺。

    冬儿低着头诺诺不知如何回答,床上的钟夫人表情冷淡,一句话都不说,仿佛习惯了,又像是根本不在乎一般。直到听到急促的脚步声,才抬起头,看到是柳蓉回来,眉眼间方露出一丝担忧。

    冬儿却仿佛见到救星一般迎上前:“小姐,您可回来了。”

    柳蓉瞪了一眼冬儿,责怪对方没有照顾母亲,才走到钟氏身旁,对着钟氏讨好的露出一个甜甜的笑容:“娘,您醒了呀,有没有感觉哪里还不舒服?”

    见柳蓉不同于平时木讷,面上带着浓浓的关心,一直面上冷淡的钟氏忍不住扯开嘴角露出一丝笑意,却如昙花初现,即便是面色不好,却依旧炫目,只是仅仅一会,便又恢复冷清:“娘没事,以后不可出去乱跑了。”

    “是,女儿乖乖的。”

    柳蓉笑着应完,又替钟氏垫好枕头,塞好被角,看对方脸色稍好些,才对着冬儿吩咐道:“冬儿,这是麻黄,我已经将它分成六份,你每天熬一份,分三次给夫人喝,另外两包是补药,待得麻黄用完,再熬些给夫人,这样过上几日夫人就好了。”

    注意到柳蓉手中的药,钟氏微不可见的皱了皱眉,却没有开口。

    “是,三小姐。”一旁的冬儿欢快的应了一声,想走,却踌躇的看了一眼一旁已经满面寒霜的巧儿。

    柳蓉眉头一皱,顺着冬儿看向那女子,到了这会,才做出一副刚看到这女子的模样,只是仅仅看了一眼,便看向冬儿。

    几日相处,冬儿已经知道自家小姐自落水醒来后,除了变得灵巧外,却是什么都不记得了,赶忙低声道:“这是大奶奶房里的巧儿姑娘。”

    见柳蓉看向自己,巧儿高高扬起头,如战胜的公鸡一般:“蓉姐儿,您是大户人家女儿,就该懂事,怎能随便乱跑。太夫人请您去梨园,您却不在房里,万一有重要的事情,岂不是叫您耽搁了。”

    柳蓉挑眉,随即状若天真的看向冬儿:“冬儿,你说什么?大奶奶房里?我母亲房里何时有过这般不体面的丫鬟?”

    “……”

    “你说谁不体面?”巧儿眼神瞬间犀利。

    柳蓉面带羞涩的望向巧儿:“我在外面听那些掌事妈妈说,那些随口一句话,便往自己主人家身上倒污水,恨不得府中姑娘都被污了名声,不得好人家才甘心的丫鬟,都是些不得体面,没什么好出身的主子带出来的。”柳蓉说着表情变得急促:“难道那些掌事妈妈们骗人的吗?”

    冬儿面上略微错愕,随即看到柳蓉眼珠子不断的转动,那流转的灵动,让她嘴角一抽,三小姐这样,压根是装的……不过冬儿本就有些怕巧儿,所以这会虽然有点想要接口的冲动,却习惯性的不敢应自家小姐。

    柳蓉无趣的撇撇嘴,心中却是纠结,冬儿会这么怕巧儿,那说明巧儿在这边耀武扬威已经不是一日两日,且每次都是她们这边吃亏,所以才会弄的一个一等丫鬟能在这里如此不加收敛。

    这样下去,可不好啊!

    “你!”巧儿却是被柳蓉气的一呆,一向伶牙俐齿的她竟是一时说不出去话来。

    “巧儿姑娘,我怎么了?”柳蓉瞪大眼睛一副疑惑的模样望着巧儿,见巧儿说不出话,才笑眯眯的转向一旁乖巧站着的冬儿:“冬儿,还不快去将门关上,我娘亲身体本来就不好,旁的没教养的人不懂事也就罢了,你是钟家出来,仔细教养过的丫鬟,怎的还不知道将别人打开的门关上?”

    冬儿一愣,仿佛没有料到一直用着委婉方式埋汰人的小姐会突然转变的这般直接凌厉,不过还是赶忙点头应是,迈着小碎步快步走到门口将门合上。转身将将要回来,便见柳蓉看着她眉头皱起,又赶忙点了点头,带着手上的药快步走了出去,再次将门合上。

    见冬儿离开,柳蓉也不搭理巧儿,顾自走回床边望着钟氏露出一个甜甜的笑容:“娘,您渴吗?要我给您倒些水喝吗?”

    钟氏摇头,虽然没有说话,冷清的面上却露出微微的不赞同,只是似乎习惯了不怎么言语,即便觉得柳蓉做的不该,却也没有开口。

    柳蓉自然知道钟氏是不赞同自己这般直接和巧儿起冲突。可看巧儿和冬儿的状态,便知道刘姨娘和这边已经完全是撕破脸皮的水火不容。这会若还勉强扯出笑脸粉饰太平,到时候出事,反倒是吃哑巴亏,还不如闹的人尽皆知,让对方不敢随便动她们!

    心中拿定主意,柳蓉却不希望钟氏为此想太多,便对着钟氏继续笑道:“娘,等麻黄汤熬好了,你一天三顿的喝,两三日就好了,到时候我们就去外面走走,赏一赏那些凌雪梅花,还可以堆些雪人。可惜这屋子太冷,不然拿热布巾给娘换着热敷,娘指定会很快好的更快。”

    看着柳蓉开心的笑容,钟氏虽然担心和不赞同,但是嘴角终于勾出略微的弧度,这弧度也没有再收回去。

    却说一旁被柳蓉刻意晾着的巧儿,却是面色越来越黑,她是刘氏跟前的第一人,何时受过这等闲气,按着平时,她应该早就训的柳蓉掩面求饶,怎会像今日竟什么都说不出来。

    只是今日的蓉姐儿,不知道是不是错觉,竟似乎和以前见到的完全不同,没了懦弱,多了灵气,除此之外,似乎还多了一股子压着人,说不出话的气势。

    不过变了又如何,还不是要仰她家主子鼻息。如此一想,巧儿气势又恢复了一些,声音略微尖锐:“蓉姐儿,您恐怕忘记了,现在柳府的大奶奶是刘氏,而非您眼前这位,您眼前这位,您要叫姨娘才是,要知道这府邸里,只有大奶奶才是您的母亲,奴婢劝您不要再坏了规矩,不然被送到家庙面壁修行就不好了。”

    钟氏面上的表情淡了淡,柳蓉却是瞬间面色不好,她好不容易把这面苦心苦的钟氏逗笑,竟被这人一句话给毁掉。这个巧儿还真是太拿自己当盘菜了,竟是这么得势不饶人!

    只见柳蓉瞬间转头冰冷的看向巧儿:“我倒是不知道,这府邸里什么时候竟由一个丫鬟做主了,主子间说话,你一再插嘴,这就是你家刘姨娘教导出来的?果然是什么样出生的主子,就教出什么不上台面的东西!”

    巧儿被柳蓉看的莫名一个冷颤,气息跟着一滞,声音禁不住跟着软下来:“奴婢自然不敢插嘴主子的事情,只是太夫人那边还等着您,您这样耽搁,让太夫人干等,可是不孝,便是钟姨娘也是有责任的。”

    巧儿说着深吸一口气:“话,奴婢给您传到了,您若还是不动身,奴婢却是要回去回复了,只说钟姨娘不放三小姐过去。”

    巧儿说到这里,气势才恢复过来,脸上确是露出对自己之前的气短的懊恼。

    “你先下去吧,蓉姐儿马上便过去。”一直不曾开口,钟氏淡淡的开口,却是打断两人,不让两人有继续冲突的机会。

    巧儿眯起眼睛深深的看了两人一眼,没有想象中的和她们继续争执,却是仿佛想通什么一般,突然对着她们意味深长的一笑:“钟姨娘有心了,三姑娘也果然是长大了,长大了好,长大了便也该为这个家做些贡献了。”

    “你这话什么意思?”柳蓉扬眉。

    “奴婢没什么意思,您到了太夫人那边自然就知道了。”巧儿说着恭了恭身子:“既然如此,奴婢便先下去了,太夫人那边事情重,三姑娘还是快些去的好,莫要耽误了。”

    冷冷的说完,巧儿才离开这房间。

    莫名的这屋子似乎温度冷了几分。

    静谧中,突然响起窸窣的声音,只见钟氏坐起身子,将挂在一旁的衣物取下,却是挣扎着要穿上。

    “娘,您这是做什么?”见钟氏穿衣服,柳蓉赶忙拦着,要知道钟氏今日虽然精神稍微好了一些,可身体根本没恢复,这会出去再受冷,小感冒也会变成要人命的东西。

    钟氏嘴#  WWW..Com角露出淡淡的弧度,眼睛却是望着远方,不知道是不是柳蓉的错觉,只觉得那双眼底流出几丝说不清道不明的伤感:“太夫人自你出生,便不曾关心过你的存在,这会却突然叫你,恐怕不好,还是娘陪你过去吧。”

    〖

加入书签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打开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