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节错误举报 | 加入书签

荷包网-> 高辣文 -> 夜夜不设防全文免费阅读

第六部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51可瞳急涌的尿意终于难以压抑地激而出-H

    发文时间: 4/12 2012

    --------------------------------------------------------------------------------

    尿?他依稀?得网上说,女高潮时是会的,那就像小便一样呢。他交过的几?女友,在激烈的爱过程中,她?都高喊自己达到了高潮,可是却没有一?如可瞳般。

    “别忍着,尿出来吧!”辰风鼓励着她,他?没?过女人,这意味着可瞳已?到达了高潮了。

    “不,太尴尬,我做不到。”要在一?男人面前解放尿意,是何其难堪的一件事。

    可瞳对太保守,要是现在对她说就像小便一样,她不一定能接受。他只有靠自己了,好,那就这样做吧!

    辰风握紧可瞳的腰肢,下身疾速驰骋,不停撞击着她的G点,以刺激她

    “啊……辰风……不……啊……”

    可瞳不住求?,而辰风一点也没有停下的意思,继续将自己硬?的狂捣着花心,手指也不断轻轻压着?蒂。

    “停下……不要……啊……”在辰风的?抽猛之下,可瞳急涌的尿意终于难以压抑地激而出,与此同时辰风自己也随着超快感而冲上了巅峰,火热的种子尽数灌入可瞳的体内。

    完事后,可瞳依偎在辰风的怀里,沁着汗珠的玉体微微泛着粉红色泽。

    “这是女?”原来?才那?似小便的感觉就是,怎么以前她和子扬?有徐幕离做爱时,都不曾发生过呢?她相信是辰风的爱手法,?她达到前所未有的高潮。

    “对不起,?才你求我停下可是我没有……”

    “别这么说,你的出发点是对的,你?我真正地体?了难以置信的爱高潮。”她的小手捂住他的嘴上不?他说下去。

    “你也?我真正地体会了无穷的爱乐趣。”看着那双温柔似水的双眸,近在咫尺的柔嫩薄唇,那致命的诱人体香不断萦绕着鼻尖,辰风心里又起了悸动,已?两次的他,胯下那只杵傲然鼎立着。

    他?历的女人不少,但没有一?像她轻易挑起他原始兽的欲望,?他欲罢不能。但是一想到可瞳的体力不支,辰风就硬生生压下那勃起的欲望。

    趴在辰风身上的可瞳,看着他胯间的一柱擎天,正微微抖动着,?端圆滑的小洞洞冒着透明的粘。看着那?她飘飘欲仙的硬巨,?扬地呈现在自己的眼前,她禁不住看呆了,倏地她俏?一红,美目含羞,毫不犹豫?口便含在嘴里,小舌吮缠着肥美的子,啧啧有?地舔逗。

    噢,?死的,可瞳怎么知道他心里在想什么。

    澎湃的情欲一瞬间爆发得不可收拾。

    这一晚,他?尝遍了各式各样的交媾方式,最终才满足地沈睡。

    今天下班回家时下了一场大雨,可瞳被雨淋得?身湿透,一回到家便直奔浴室。

    洗热水澡的感觉好舒服,可瞳轻松地哼起了歌。

    这时候,一身湿漉漉的辰风也?好回到家。

    “外头好冷,全身都湿透了,赶快洗?澡。”

    ?过浴室时,他??蓬头花洒的水??有可瞳美妙的歌?,他忍不住扭开了浴室的门把,从门缝看到可瞳赤裸美?的胴体。

    原本被雨水淋得冰冷的身体,猛然地燥热难耐,勃起的男把西装??起了小帐篷。

    他?没和可瞳一起洗鸳?浴呢!想着想着他就动手除去身上的衣物,光着身子大剌剌地走进了浴室,从后抱住了可瞳,着?把她?了一跳。

    “啊,辰风,你回来了!”

    文斌表哥前天?被调?出任外坡的分行?理,现在这间公寓只剩下她和辰风同住,所以两人可以毫无?忌地,想亲热时就亲热,想在那里做爱就那里做爱,再也不必避讳其他人了。

    作家的?:

    谢谢浅浅梦和lynn12的礼物。

    抱歉淩凡,徐慕离下章才能出现了。

    52粉色口闪着湿?的晶?光泽-H

    发文时间: 4/13 2012

    --------------------------------------------------------------------------------

    浴室的三面?上都?着大镜子,辰风从镜子看着被温热的水冲刷后的可瞳,原本白皙嫩滑的肌肤泛着诱人的绯红色,?美翘挺的臀部紧紧贴着他挺立的昂扬。

    晶?的水珠在赤裸胴体闪闪发亮,像涂上了一层油脂,发出诱人的水?光泽,显得万分感魅惑,着的手感滑?无比。

    这浴室美中不足的就是少了浴缸,他喜欢泡澡,老早就像买?大浴缸,过几天他打算和可瞳一起去卫浴专卖店选?,到时两人就可以舒舒服服地一起泡澡,?便在浴室做做爱,想着想着胯下的轻轻地抖动着。

    “辰风,你在笑什么?”可瞳看着辰风勾唇而笑,不解地?道。

    “没想什么,?才淋得湿透了,想好好洗?舒服的热水澡,你洗好了吗?”

    “?没呢!?进来五分钟,?没抹沐浴露。”

    “我来帮你。”

    趁着涂抹的时侯,辰风上上下下抚着可瞳?致柔滑的肌肤。他温热的大手像带?般,撩拨起她的情欲,她感觉?户越来越湿?。

    “你下面好多水!”辰风在可瞳的耳畔,坏坏地笑。

    “乱说,那是……唔……”可瞳倒抽了一口气,辰风的手指竟然入了她的小

    “你好坏,明明说帮我洗澡,你却偷袭人家,啊……唔……好爽……嗯……”辰风的手指在?湿的花径抽送着,不断发出噗嗤噗嗤的水?。

    “可是你很享受啊!既然你说我坏,那我就……”辰风立刻把手指抽出,花少了硬物的填满,她感到一?失落空?。

    “??!你真坏!”可瞳撅起小嘴,那模样娇俏极了。

    “别气了,为了补?你,我……”辰风邪邪地笑。

    “你什么……啊……”可瞳?没反应过来,花被辰风硕大的杵重重地戳人。

    “这才叫坏!”辰风下身开始在她体内律动。

    “嗯……唔……??……啊……”前的一对椒被辰风分别握着揉搓,他用力地摆动着下身,深深地刺戳她的花蕊,惹得她娇喘吁吁,整?人站立不?,几乎?倒在辰风怀里。

    “辰风,我没力气了……”

    辰风把可瞳抱上洗手台,雪白修长的玉腿呈大字型地?开,粉色口闪着湿?的晶?光泽。

    辰风握着如火灼热如铁坚硬的巨杵,对准花,狠狠挺进,大的欲望直捣入她体内。高?的脯尽是沐浴露的香味,他?婪地一面吮吸着粉色的头,一面疾速挺动下身。

    “唔……哼……嗯……好舒服……啊……快点……别停……”

    在辰风狂的抽猛之下,可瞳全身?栗,?烈感觉里的一?搏动,跟着滚烫的白色岩浆激而出,全部进了子深?。

    “呼……辰风,在浴室做爱的感觉特别好。”坐在洗手台上的可瞳靠在辰风的肩膀上喘着气说,他肿?的男?留在她的小里,灼热的津从两人的交合?流下。

    “怎么说呢?”辰风一手扶着可瞳的腰肢,另一手在她光滑无暇的后背上游移着,柔?的触感?他仍旧埋在洞里的欲望勃大了几分。

    “借着涂抹沐浴露,全身的皮肤得到充分的按摩,整?身体能够彻底放松,可以更?狂更放纵地做爱,感觉非常的新鲜刺激。”

    “我也有同感,不如我?再来一次吧!”说罢,下身的硬挺便在湿滑的小??抽动起来。

    “嗯……好爽……好舒服……”可瞳扭动着身躯,将自己如凝脂般的雪送到了辰风嘴?。

    辰风立时会意,?口含住?满的玉,舌尖不停抚弄着挺立的粉色蓓蕾。

    如此旖旎的春色,夜夜都在上演着。可瞳享受着辰风带给她极致的爱欢愉,几乎忘了徐慕离的归期。

    作家的?:

    谢谢bluehome和lynn12的礼物。

    哎呀,我太偏心辰风了,不知不觉又多?他和可瞳的爱爱。

    下章补?徐慕离。

    53隐约中看?了一条粉色的狭缝-H

    发文时间:4/15 2012

    --------------------------------------------------------------------------------

    这天,可瞳在徐幕离的办公室整理文件夹,?她站在小梯子上把一些较少用到的文件夹放上架子时,徐幕离正巧在这?时候走进来,看到了令他血脉贲?的一幕。

    短裙下的春光乍现,小小的感丁字?包裹不住圆挺的翘臀,隐约中看?了一条粉色的狭缝。

    徐幕离吞咽了一口口水,胯下的杵撑起了内?,似乎在告诉它的主人,自己好久没有尝过鲜甜美味的嫩

    “啊!”可瞳一?重心不?,快要摔下梯子时,被徐慕离??地抱在怀里。

    “离,你回来了!”可瞳惊?地抬头,那双勾魂的深邃瞳眸,正闪动着情欲的光芒,顿时心脏怦怦地乱跳。

    徐慕离一下了机便直奔办公室,只为了尽快?到他日夜思念的可瞳,却正好?他碰上了?才惊险的一幕。

    “怎么那么不小心,这些重的工作等我来做,要是摔伤了怎么办??好我来得及时。”虽然嘴上是那么说,却没有半点?备的意思,俊美的?上勾着一抹摄人心魄的笑容,看得可瞳不由地失了魂。

    直到唇瓣被徐慕离火热的唇含住,她才反应过来。

    霸道狂热的吻?天盖地而来,极尽缠绵的深吻着,可瞳正想?口拒绝,却被他趁机?进了口里,攫住了她的小舌,用力地汲取她口中甜蜜的滋味。

    可瞳嘴里的味道真香甜,她的身体就更不用说了。

    想到那具赤裸胴体在身下承欢的媚态,徐慕离内?里的擎天柱不住生?活虎地跳动,几乎要撑破而出。

    ?长的身躯将可瞳牢牢地压在?上,徐慕离俯下身将唇贴上了白皙的脖间,男的灸热气息?洒在她敏感的颈,惹得她?身?常燥热。

    徐慕离澎湃的情欲似烈火熊熊燃烧着她,她的身子都?了,?好被徐慕离的大手扶住腰肢,她才不至于滑下地面。

    脑海里突然闪过辰风的身影,她虽然爱着辰风,但是她无法否认自己也是喜欢徐慕离。徐慕离的?势在于?人一旦迷恋上他的身体,从今以后便再也离不开他,只消他轻轻的一?碰触,她所有的戒备便彻底分崩离析,?她?入了欲望的深渊。

    徐慕离将可瞳裙子的拉?拉下,整条裙子便滑落到了脚踝。搂在腰间的双手,从衣摆下探入,抚着她光滑柔嫩的后背,跟着来到了被内衣包裹的白嫩?圆,隔着罩爱抚着令人热血沸腾的玉

    这样的爱抚徐慕离仍然无法满足,他拉高她的衣衫,利落地解开前的扣子,一对?人的?满玉顿时?了出来。

    久违的美?椒呈现眼前,温热的大手随即覆上,用力揉捏着她的雪白娇,柔?的手感使他不自觉件加重了力度。

    “啊……疼……别用力……好疼……”可瞳叫疼,啃咬着致锁骨的徐慕离仍置若罔?,直到勾着他脖子的小手握紧,他才放开了手。

    “对不起,可能是太久没有抚你的玉,所以下手有些重了,待会我会温柔地补?。”说罢,徐慕离俯首含住可瞳丰挺的酥,交替吮舔着鲜嫩欲滴的樱桃。

    “嗯……唔……好爽……”舒爽的感觉?可瞳不住地扭动着身体,被男人调教下的她很快就有了?烈的欲望。

    徐慕离邪魅的?上露出坏笑,爱抚着玉背的大手往下来到了两腿间,修长的手指挑开了她的丁字内?,轻而易举地挤入窄湿的花,??抽动起来。

    “啊……”前两粒?圆被极尽挑逗,下身的小被撩弄得泛滥成灾,可瞳嘴里不断逸出喘息呻吟,顿时全身酥?不已。

    鼻尖充斥着女人特有的馨香,耳里?着?的呻吟?,眼前一具香艳迷人的赤裸娇躯,营造出致命的诱惑力。

    徐慕离只觉全身热血沸腾,每神??在高度的兴奋。?子里叫嚣的欲望鼓?得难受,原想浅尝即止的爱抚,最终?是控制不住排山倒海的欲望,他再也不避讳办公室做爱,即刻解开了?头,?放出充血的肿大。

    作家的?:

    谢谢drtime和chlth的礼物。

    54男圆滑的?头紧紧抵在她湿?的花口-H

    发文时间: 4/16 2012

    --------------------------------------------------------------------------------

    修长白皙的玉腿被徐幕离挂在腰上,可瞳感到他男圆滑的?头紧紧抵在她湿?的花口。

    徐幕离扶在腰肢的手用力地将她的身体狠狠地往下一压,滑溜的顿时塞满了可瞳紧窄温湿的花

    “噢,你好紧,在你身体里面的感觉真的是好爽……”只是进入可瞳紧窄温湿的花,徐幕离就忍不住想了,原先??出国公干几天却因为要事被耽搁归期,害得他整整一?星期没有做爱了。

    他硕大的停在花径里不敢马上律动,只是感觉那灸热的温度,他就压抑不了想要激而出。

    ?死的,他怎么也忍不了!管他的,先了再说,大不了再多一次,以他徐幕离?悍的能力,三几次对他来说只是小玩意。

    徐慕离托着可瞳白嫩翘挺的圆臀,结?的腰肢猛力地向上挺动,每一击都将他巨大的昂扬深深刺入了子深?,引得她全身发?。

    “啊……嗯……”敏感的G点被狠狠地撞击,壁更为缩紧,可瞳全身痉?,?烈的快感使她不住呻吟。

    极致的兴奋高亢,?身的血沸腾起来,只不过一?星期的分别?他感觉已?好久没有这样的舒爽了。尤其是可瞳的水比上一次入时更多,紧贴的交合?‘噗嗤噗嗤’的水??徐慕离更为?狂地挺动下身。

    可瞳前一双凝脂般的绵随着徐慕离挺动的动作,上下摇摆晃动着美?的波,极致魅惑诱人。他埋首在两之间,汲取芳甜美味的香,跟着?嘴含住眼前汹涌?漾的椒,勃挺的昂扬继续努力向上挺动,壁的嫩层层蠕动包夹着他的,刺激着它膨勃得?鼓鼓,满满地填塞着紧窄的壁。

    “离,我受不了……我被?得……不行了……啊!”又又热的在花径里面横冲直撞,弄得她上气不接下气,?身香汗淋漓。

    “我要了,再忍一忍……”他奋力地挺入她湿?的花心,速度越来越快。

    “唔……唔……啊……”巨杵深深的刺入?她抑制不住地大?呻吟。

    徐慕离炽热如铁的巨在甬道里急速奔驰,数十下?而有力的刺戳,终于在可瞳体内尽数?放了积蓄一?星期的欲望。

    “呼……”徐慕离大口大口地喘着气,白色的津随着他下身的抖动,从交合?流下濡湿了他的蛋蛋,再??流到他的大腿。

    徐慕离的杵?停留在可瞳温热的花径里,他全然不理会下身的黏湿感,纵然可他高涨的情欲?没完全得到疏解,抱着可瞳他继续和她缠吻起来。

    ??完事后的可瞳全身酥?无力,只得任由徐慕离?健的手臂紧紧抱着她,赤裸的娇躯更加紧贴在他壮滚烫的身躯。

    作家的?:

    谢谢沈睡不醒,daht,t4tea和Adadadada的礼物。

    希望我能控制住不再?太多,然后?可瞳和两兄弟大团圆。

    55炽热坚硬的欲望奋力挺进她柔嫩的小-H

    发文时间: 4/18 2012

    --------------------------------------------------------------------------------

    徐慕离灸热的吻紧紧缠着她鲜嫩红?的唇不放,舌尖窜入她的嘴里撩拨着。徐慕离的吻越来越火热霸道,几乎夺取她的呼吸,两人激烈地深吻缠绵,不知何时她已被放倒在沙发上。

    徐慕离健硕的身躯重重压着娇小的她,停留在可瞳花径里的杵自?才后,一直?在昂扬的状态。

    覆在可瞳美?迷人的娇躯上,徐慕离??地开始了爱的律动。下身摆动的同时,他的嘴含住了挺立在玉上的粉色蕾,??吮尝着芬芳馥郁的香,另一手在娇挺?满的嫩揉捏搓弄起来。

    “离,嗯……唔……好爽……”两团绵被徐慕离又揉又吮,舒爽的感觉引得可瞳身体不住扭动,嘴里不自觉逸出销魂的?。

    如此动情至极的欢爱?,徐慕离感觉得到自己被紧紧裹在花径里的昂扬又猛地暴?了几分,?得更加灼热滚烫。

    带着狂热渴望的吻?天盖地落在可瞳白嫩裸露的肌肤,大手忘情地肆意抚慰那对挺?的玉,火热硬挺的巨杵在花径里,迅猛地?悍地戳刺着花心,可瞳柔嫩的蜜被撩弄得春水潺潺。

    “嗯……啊……你慢……我受……不了……”破碎的娇喘?随着徐慕离持续有力的挺动动作,断断续续从唇瓣中逸出。

    “呼……爽……太爽了……”沈醉的徐慕离置若罔?,炽热坚硬的欲望奋力挺进她柔嫩的小

    “啊……离……不……”可瞳受不住地求?,然而,徐慕离依旧狂野霸道地把大火热的欲望入她柔嫩的花,而后抽出又再入,如此反复,使她全身瘫?无力任由他摆布。

    似乎觉得这样的入姿势不够深入,徐慕离抬起她修长的玉腿架在肩膀上,低头看着自己悍挺的欲望狂抽猛着粉色?泽的?户,只有这样凶猛地掠夺她柔?的身体,才能真切地感受她是属于他的所有物。

    “可瞳,你是我的……属于我的……”徐慕离狂猛的动作就像野兽猛力地?穿她的身体。

    受徐慕离霸道专制的爱的宣言所感动,原先身体不适的痛楚慢慢消失,而溃不成?的哀??,渐渐转为?的欢愉?。

    “啊……嗯哼……爽……离……用力……”徐慕离硕大的热在嫩不停地砥磨,酥麻的快感使得可瞳忍不住地大?呻吟来宣泄暴涨的高潮。

    可瞳热情的呻吟?催动他使尽力气地抽动下身,两颗蛋蛋随着他激烈的动作,拍打着身下雪白圆挺的翘臀,满室都是糜的体?和欢爱的气息。

    最后一击的猛力?穿,他低吼一?,白色浓浊的滚烫浆的小洞口?出,随着他一挺一挺的动作,满满地注入了可瞳的子口。

    作家的?:

    谢谢元气小芳,翕然,cf123www和e9232354的礼物。

    抱歉啊,最近比较忙,没办法日更!

    56只要他喜欢非得到手不可,无?用任何手段

    发文时间: 4/20 2012

    --------------------------------------------------------------------------------

    完事后,徐慕离把可瞳拥在怀里,享受着彼此的温存。

    大掌在光滑无暇的美背游移着,徐慕离醇厚磁的嗓音在她耳畔??倾诉着这些日子离别的相思:“可瞳,我好想你,没有你在身?的日子,我都快发?了,早知道就把你带在身?。我不在你身旁的日子,你有没有想我?”

    “我……有……有啊,我也想你。”天天和辰风匿在一起的可瞳,压儿忘了徐慕离的存在。

    要是?徐慕离知道自己差点连他都忘?了,她想以徐慕离专制霸道,?婺深沈的子,他肯定会把她?在他的床上,天天和她缠绵做爱,?她无可救?地爱上他热情温柔的身体,永远也忘不了他?特的味道,然后再也无法离开他。

    想到这,她?身打了一?寒?。

    “怎么了?觉得冷?”感觉怀里的人儿身体瑟瑟抖着,徐慕离一手扶着她的腰肢,另一手托起她的圆臀紧贴他的身体,然而却不?意碰触她身下湿?的蜜,这一动作引得他身下的杵又蠢蠢欲动了。

    “不……是,没穿衣服所以觉得有点冷。”原想说不的可瞳立即改口,她是真的有点冷了,做爱后就一直光着身体和他说?,再不穿衣服,难保徐慕离接下来不会兽大发,又再要她。虽然她是很喜欢他的身体,但她娇柔的身体可受不了他狂肆霸道的攻势。

    克制着想再度要她的?烈欲望,徐慕离好不容易才放开她,?她穿上衣服。

    “下?星期的?婚已?筹备好了,等会我?就去?婚?。”徐慕离穿戴整齐后,转过身看着情欲过后雪色肌肤泛红的可瞳说道。

    “?婚?”可瞳惊叫出?,和辰风夜夜风流快活的她竟然把这件事给忘?了。

    “我不是在出国前就告诉过你了吗?怎么,忘?了嗯?”徐慕离?色一沈,似笑非笑地说。

    “没……没有,我哪敢忘?,只是……我觉得……我??婚会不会太快了些?”可瞳??巍巍地说,她低着头不敢直?他,徐慕离笑的模样比不笑更可怕。

    “你是不是?没和他分手?为什么?不分手?”徐慕离抬起她的下巴,目光淩?地看着她。

    他?到现在?未分手,这是否表示过去一?星期他不在的日子,他?夜夜都在享受鱼水之欢翻?覆雨,一想到他的女人在其他男人身下承欢,他就嫉妒发狂,恨不得杀了那?男人。

    “明明是你自己说等你回来解决的,这会反倒怪起我来了。”可瞳倔?地撅着嘴,语气略带不满。

    徐慕离微微错愕,乖?的可瞳一反常态?撞他,更叫他心里有说不出的不舒服。这?小女人?才?在他身下享受时露出的?媚态,现在她居然为了另一?男人给他摆?色。

    可恶!他却无法生她的气,只能怪自己太爱她了。

    “好了,算是我的错,快和他分手吧,免得夜长梦多。”徐慕离轻轻叹了一?。

    “他绝对不会答应分手的。”

    “不肯分手!他凭什么?”徐慕离眯起眼冷冷地睨着她,深邃的眸底酝?着风暴。

    凭什么?可瞳白了他一眼,徐幕离太自大?傲了,凭什么人家要?他的?。

    “就凭他是我的男友!”没错,辰风现在的确是她的男友,就在他?确定彼此之间的感情,发生关系的那一晚开始的。

    “我……”被可瞳这么一说,平时倨傲淩人的徐慕离竟然哑口无言了。

    是的,可瞳仍未承认他和她的关系。他?的关系是从上司下属的关系,直接来?三?跳,跳到床上关系。没错,他的确不是她的男友,管他的,只要是他徐幕离喜欢的,无?用任何手段,非得到手不可!

    作家的?:

    谢谢cyhiris的礼物。

    没有天天更文,大家依然支持,谢谢大家!

    57哥,好久不见,算起来我们已经五年没见了

    发文时间: 4/23 2012

    --------------------------------------------------------------------------------

    因为徐慕离执意和辰风谈判,可瞳只好在下了班带着他回公寓去。为了这突发状况,她事先传了简讯给辰风,告知他这件事。

    辰风也只是简短地回覆说,他会好好处理要她别担心。这更加让她一整日上班时,坐立不安心不在焉,一方面徐慕离一脸霾的神色让她很压抑,另一方面担心着徐慕离和辰风两人见面时会发生流血冲突。

    时间一秒一秒地过去,好不容易,她才捱到了下班时间。

    当徐慕离驱车载送她抵达她住的公寓楼下时,不觉纳闷地问:“我们不是要去见你的男友吗?怎么来你住的地方呢?难道他也住……”

    不对,这就表示了可瞳和那个男人同居!他早该知道的,以可瞳那纯熟的技巧,肯定是夜夜被那个男人调教出来的。

    顿时,难以言喻的痛紧紧揪着他的心。

    他的瞳眸闪过婺之色,冷冷地说道:“原来你们早已经同居了”

    看着徐幕离脸上山雨欲来的沈表情,可瞳呼吸一紧,声如细蚊,懦懦地道:“我以为你已经知道了,况且你又没有问我。”

    “你说什么?”怒火中烧的徐幕离听不清楚可瞳在什么,不自觉加重语气。

    “没……没有,我们上楼吧!”徐幕离那张脸好可怕,吓得可瞳不敢再说下去。

    可瞳打开门,便见辰风迎了上来。

    徐慕离一看到辰风,震惊异常,他做梦也没有想到,辰风会是可瞳的男友。

    “哥,好久不见,算起来我们已经五年没见了。”辰风竟然称徐慕离为哥哥,听得可瞳一头雾水莫名其妙。

    “你还记得我是你的哥哥,我以为你已经忘了我了。”听到辰风喊自己一声哥哥,徐慕离淡淡地笑着,脸上先前的霾似乎一扫而空。

    看到辰风,徐慕离不由回想起以前,当母亲还未过世时,他们母子三人相处的快乐情景。辰风虽然不是他的亲弟弟,但是两人关系却非常密切。

    说起辰风,他其实是自己同母异父的弟弟,是妈妈的私生子。

    那时,爸爸工作非常忙碌,没有关心家里,常常夜不归宿,在外面的花边新闻又多,所以父母常常为此大吵,关系日渐恶劣,两人同住一屋檐下却分房睡。

    这样的家庭造就了徐慕离坚强独立的个,从小就非常懂事乖巧,从不惹妈妈生气。

    就在一次他们吵得很凶的时侯,爸爸把妈妈赶了出去。过了几天,妈妈回来后变得很沈静,也不再跟爸爸吵架。几个月后妈妈怀孕了,爸爸为此大发雷霆,还骂她是婊子,原来妈妈那次在外被人强暴,连经手人都不知道是谁,所以辰风便跟随妈妈姓聂。也因为这件事,爸爸将她赶出家门,从此以后不许她再踏入徐家,也不让她见自己的儿子。

    因为思念儿子,加上爸爸也很少在家,所以妈妈常常带着辰风,偷偷和徐慕离见面,兄弟俩的感情因此非常好。当时,妈妈还恳求他,如果将来有一天自己不在了,请他好好照顾辰风,他当然义不容辞。

    他们兄弟俩的关系一直保持良好,直到五年前妈妈病危,要见他最后一面,却等不到儿子的出现,终于带着遗憾而逝。为此徐幕离得不到辰风的谅解,和他的关系渐渐疏远,直到不相往来。

    其实徐幕离知道母亲一直生活得很清苦,含辛茹苦才养大辰风。因为长期工作劳累,积劳成疾,当年她离世时才四十多岁。

    虽然徐家是富有人家,但是徐幕离被爸爸控制他的经济,没有办法接济妈妈。他原以为自己大学毕业后,就可以让妈妈享清福,却没料到妈妈后来被验出患上癌症。

    回忆至此,徐幕离感慨万千。看着眼前的辰风,一时间千头万绪,不知从何说起。

    “可瞳,你先回房去,我和他好好谈一谈。”辰风一瞬不瞬地看着徐幕离,波澜不惊的俊脸上没有半丝的表情。

    作家的话:

    谢谢lunn12,chlth,jager,moon某和桃花冷落的礼物。

    58旧怨加新仇,两人开始大打出手

    发文时间: 4/25 2012

    --------------------------------------------------------------------------------

    “辰风,当年你一直避开我,不给我机会解释,其实我是有苦衷的。”可瞳一进入房后,徐慕离就急切地向辰风解释。

    “苦衷?妈妈濒临垂死边缘,有什么事会比来见她最后一面还更为重要?你是怕你老爸知道你来见妈妈,一分钱也不留给你,所以连妈妈临终前的最后一个愿望,都不能实现,让她带着遗憾而终。”一想到当时妈妈那张苍老的脸,写着满满的绝望与无助,最终心里带着悔憾而逝,辰风就觉得满腔怒火在燃烧着,双手也不自觉握紧拳头。

    “辰风,不是你想的那样,我爸当时心脏病爆发,在医院抢救,我以为妈妈还可以等……”徐慕离见不到母亲最后一面,心里为此抱憾终生。

    “妈妈可以等?哈哈哈,你说了一件多么好笑的话,我记得我不只一次打电话告诉你,妈妈快不行了,她要见你最后一面,可是到最后你还是没有出现,却只在她的葬礼上出现。她活着的时侯你不来见她,等她死了之后你才来,她又怎么看得到呢?”辰风冷冷地嘲讽。

    徐慕离知道辰风一直为这件事痛恨他,说话总是带着刺,为了避免争执,他赶紧转移话题:“事情过去这么久了,就不要再提了。今天我来找你的目的是……”

    “你要我和可瞳分手,是吗?”

    在辰风的心里,曾经妈妈和哥哥是这世上最重要的人,随着妈妈的过世,哥哥已从他的心里剔除,只有可瞳才是他唯一最重要的人。曾经徐慕离让妈妈心伤,现在他更不可能让他再伤害自己最深爱的女人。

    “既然你已经知道了,那么我就不用多说了。”徐慕离知道辰风为了五年前那件事还在恨着他,他自认问心无愧,所以不会再去恳求他的原谅。

    “别妄想!可瞳是我的女友,你凭什么要我跟她分手?如果你拿哥哥的身份来压我,告诉你,我也绝不会把她让给你。”辰风冷冷地睥着他,眼底满是嘲讽的意味。

    “当初我把妈妈让给你,现在你还要跟我抢女人?”辰风坚决的立场使得徐慕离很是气愤,当年爸爸要妈妈生下他后送给别人抚养,可是妈妈坚持自己养大他,所以爸爸才会赶走妈妈。

    “让给我?真好笑,明明是你爸爸不肯接受我,逼于无奈之下妈妈才离开徐家的,最后却落得如此悲惨的命运。”想起妈妈生前的坎坷,还有两人过着潦倒穷苦的生活,刚大学毕业的辰风还来不及让妈妈过好日子,她就走了,心里的悲恸无以复加。

    “够了,不要一直责怪我爸爸,你以为他就过得很好吗?自从妈妈离世后,爸爸就抑郁成疾,没多久也过世了。”爸爸和妈妈之间有太多误解,不管徐慕离如何努力终究没能化解,在他心里留下了遗憾。

    “那是因为你爸爸造孽太多,被老天惩罚。”

    徐慕离最敬爱的人就是爸爸,辰风却一而再地侮辱他,一气之下,朝他挥出一拳。

    辰风一时闪避不及,左脸颊被重重地挨了一拳。

    “好,很好,既然你已经出手了,那么我们之间该好好来算一算账了。”辰风伸出舌头舔了舔嘴角的血,随即便朝徐幕离击出一拳。

    旧怨加新仇,两人开始大打出手。

    作家的话:

    谢谢该死送了四份礼物。

    59可瞳,你究竟爱谁?你要选择他还是我?

    发文时间: 4/26 2012

    --------------------------------------------------------------------------------

    “碰!”在房里的可瞳听到客厅传来桌椅的碰撞声响,急忙从房间跑出来,却惊见徐幕离跌坐在地上。

    眼见辰风就要向徐慕离打下一拳,情急之下,可瞳即刻冲上前从后抱紧他,叫道:“辰风,不要!”

    辰风一愣,正要挥拳的动作猛然停滞下来。

    “可瞳,你怎么出来了?”辰风让可瞳进房的用意,就是不想她见到他们兄弟的冲突,以免她受到惊吓。

    “辰风,不要打了,你刚才不是称徐慕离为哥哥吗?既然你们是兄弟,为什么你们俩还要打起架来?”

    可瞳松开了辰风,赶紧跑到徐慕离的身边,一面检查他的伤势,一面担心地问:“离,你怎样了?没事吧?”

    可瞳阻止了辰风却适时给了徐慕离充足的喘息时间。

    辰风见可瞳如此关心体贴着徐慕离,心里翻江倒海,很不是滋味。

    徐慕离温文儒雅的外表下隐藏着绝佳的身手,刚领教过他厉害的辰风,身体挨了几拳。而徐慕离只不过是被他推了一下,撞到桌椅而跌在地上,真正受伤的人是他,可瞳全副心思却只放在徐慕离身上。

    好痛,他的手抚住口,心似针扎般的痛,身上受的伤远不比心里的痛。

    可恶的徐慕离!可瞳的心已经被你彻彻底底俘虏了。

    心痛的辰风向着可瞳喊道:“可瞳,你让开!这是我们兄弟之间的事,你别手!”

    徐慕离对着可瞳柔声道:“可瞳,我没事,你站到一边去,免得伤了你。”

    “离,你们不要再打了,好吗?”可瞳央求着。

    “乖,听话,到一边去。”徐慕离在可瞳额头烙下一吻。

    该死的徐慕离,竟然当着他的面吻他的女人。

    这一吻分散了辰风的注意力,不留神的他被徐慕离狠狠揍了一拳。

    “辰风!”可瞳这时才看清辰风俊俏的脸上几块明显的青紫,鲜血正从他的嘴里缓缓流淌而下。

    辰风抬手,用手背擦了擦嘴角流出的血。

    他一瞬不瞬地看着近在咫尺的徐慕离,眼里露出冷的光芒,唇角勾着嗜血的笑容,那张婺可怕的俊容,是可瞳从未见过的辰风。

    辰风,他生气了?都是自己害他被徐慕离打伤的。

    如果她不带徐慕离来,他们就不会发生流血冲突了。

    原先一直当徐慕离是自己的哥哥而不忍下重手的辰风,这回终于不再忍让顾忌,和他真正交手起来。

    在一旁的可瞳看着两人打得难分难解,心急如焦,眼眶隐瞒泪水,频频喊着:“你们快住手,别打了!”

    显然地,受伤的辰风本不是徐慕离的对手,不久便落于下风。

    可瞳赶紧走到辰风身旁,伸出手轻轻地抚着他脸上的伤,眼角含着泪水担心地问道:“辰风,疼不疼?”

    辰风不领情地拉下她的小手,脸色沈地问道:“可瞳,你究竟爱谁?”

    “我……”

    “你要选择他还是我?快说!”因为受了伤,辰风显得有些不耐烦,声量略微提高。

    “我……我不知道。”这样的辰风吓坏了她。

    “我看你是喜欢徐慕离的,是吧?你马上跟他走,永远不要回来了!”说完,辰风甩开可瞳的手,头也不回地进入房里,锁上了门。

    “辰风,开门啊!你别这样,先让我替你治伤。”任可瞳如何敲打紧闭的房门,辰风始终不回应她。

    “可瞳,别再管他了,跟我走。”徐慕离走到她的身旁,拉过她不停拍打房门的小手,心疼地看着她有些红肿的手。

    “不,辰风受伤了,我不能扔下他不管。离,你先回去吧!”

    “可瞳,他都已经这样说了,你还留在这里干什么?难道还继续让他羞辱你吗?快跟我走!”辰风如此对待可瞳,徐幕离自己看了都心疼她。

    “不要!放开我,求求你了,离!”可瞳的泪水不受控制淆然落下。

    “唉,你这个人……真拿你没办法。若是有什么事一定要告诉我,不要忍气吞声,知道吗?”徐幕离终于抵不过可瞳泪眼汪汪的哀求,说了几句话便离开了。

    作家的话:

    谢谢wsgyj8,cakeisok,紫狸和moon某的礼物。

    投票少得可怜,大家都不喜欢看这文了吗?

    没关系,就快了,就快了。

    60顶端冒着透明润的圆头暴突出四角裤外来

    发文时间: 4/27 2012

    --------------------------------------------------------------------------------

    已经冷静下来的辰风,裸着壮的上身,坐在窗台上吹着冷风,眺望美丽的城市夜景,五光十色的灯火,璀璨夺目,把整个城市照耀得犹如白昼。

    辰风的思绪也随着闪烁的灯火,轻轻摇曳着。

    他想起以前他和妈妈还有徐慕离相处的日子。

    其实徐慕离的确是个好儿子好哥哥,就因为妈妈临终前见不到他最后一面,所以辰风就开始对他心生怨恨。然而五年过去了,心里的恨意也渐渐消退。

    仔细回想刚才徐慕离说的话,他其实没有错,这一边是养大自己的亲生父亲,那一边是怀胎十月生下自己的母亲,他的立场很为难。

    没有和徐慕离来往的这些年来,据他听闻,徐慕离是个很专情的男人,而自己身边的女人换了几个,就是没有一个固定下来的。

    虽然他最终找到了他的真爱可瞳,可是他却给不了她什么。以徐慕离的身份地位,再加上他的痴心专情,他认为可瞳和徐慕离在一起,会比和自己在一起更幸福快乐。

    爱一个人,就是看她过得幸福快乐就好,他很乐意成全他们!

    整个晚上,可瞳在房外苦苦哀求,辰风一直把自己关在房里不出来,他虽然心疼她,却也狠下心不予理会。希望她知难而退,回到徐慕离的身边。

    将近午夜时分,躺在床上翻来覆去,辗转难眠的可瞳,一直想着刚才发生的事。说到底,这全都是她一个人的错,她不该犹豫不决,可是她真的不知道自己比较喜欢谁,唉!

    睡不着的可瞳走出了房门,经过辰风的房外时,发现门竟然是虚掩的,于是她悄悄走了进去,看见辰风正坐在窗台上喝酒,地毯上已经横竖躺着好几个空啤酒罐。

    这个辰风真是的,晚餐没吃,还空腹喝了这么多酒。由此可见,他是多么的心烦气躁,也许他现在还在生她的气。

    可瞳小心翼翼地走了过去。

    “辰风,别再喝了,酒喝多了很伤身的!”

    “你别管我!我不是叫你走吗?为什么还死皮赖脸地留在这里?徐慕离年轻有为,集权势财富于一身,你跟着他肯定有享不尽的富。”辰风故意说着难听的话来气她,他不敢回头看她,怕自己心软忍不住去抱她。

    “辰风,你为什么要这么说?如果我是爱慕虚荣的女子,早就跟他走了。你明明知道我的心,为什么要说这些话刺激我,伤我的心?”辰风刻薄的话,使得可瞳再也控制不住,任泪水夺眶而出。

    顾不得自己的心被他无情的话伤得鲜血淋淋,她走上前伸出手从后面紧拥着辰风,把脸贴在他健壮的后背,任眼泪无声地流下。

    诶?她的手好像到什么软软的东西了,不管了,她只想任委屈的泪水倾巢而出。

    听见可瞳压抑的哭泣声,辰风终于还是忍不住,双手覆在那双抚住自己下腹的小手上,安慰着她:“别哭了,对不起,都是我不好,我不该说那些气话惹你伤心。”

    仍然覆在他背上的可瞳摇摇头,深怕自己一开口,就会嚎啕大哭。

    辰风转过身,将可瞳紧紧地抱着:“对不起!”

    失控的泪水开始止不住地往下流,可瞳依偎在辰风温暖的怀里,伸出手紧紧环抱着他。

    “可瞳,我爱你,我真的好爱好爱你,我好不舍得放开你,求求你不要跟他走。”原本辰风已经下定了决心和可瞳分手,却在抱着那具温热柔软的娇躯而动摇了他的决心。

    看着可瞳一身红色感的露情趣睡衣,辰风咽下一口口水。原来刚才他后背被软绵绵的东西磨蹭,就是可瞳前一双饱满坚挺的双峰,而她刚才她抱着他的腰的时侯,还不小心碰到了他四角裤里的软趴趴。

    受着眼前美丽撩人女体的刺激之下,原本胯下的软趴趴一瞬间撑起了四角裤。昂首直立的,顶端冒着透明润的圆头暴突出四角裤外来。

    作家的话:

    谢谢chlth和moon某的礼物。

加入书签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打开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