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节错误举报 | 加入书签

荷包网-> 种田文 -> 娘子合欢全文免费阅读

43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却是等不了一月了,接连下了几日的雪,雪势越来越大,到了后来竟是将四季如春的金陵城覆盖得一片儿过去的白。

    物价自是非一般的涨,人人都在囤粮食,米面儿出奇的贵,新鲜时蔬更是少得可以。忽然一日大清早城门一开,无数的灾民便从城外涌了进来。有赶车骑马举家迁徙的,有形影单吊流离颠沛的,穷人富人熙攘成一团,把个进城的石板大路塞得满满当当。

    有好奇之人上前打问,却原是北边儿遭了百年难得一遇的罕见暴雪,直把房屋、人畜压得没了活路。那塞外的悍匪没了吃食自是频频抢劫作乱,百姓们天灾人祸抵挡不住,只得求助漠北大营。可是大营里因着连连暴雪,官兵们连基本吃食都断了供应,每日个只能喝些稀得见影的米汤,又何来接济?

    百姓们只得逃亡内地,内地却也在下雪啊,哪里还有能吃饱饭的地儿?再加朝廷苛捐杂税不断,那心存不轨的人便逮着了机会,只一句“自古天降异数必有奇人出世,更朝换代乃是顺应天命。”各地□便如约好了一般四下涌起。尤是就近的两个州,更是短短半月不到便积累了上万的人马,制了刀配了马,已将将迫往京城而来。

    大宋立国百年,金陵城日盛一日的繁华,久居京城的百姓见惯了绫罗金银、闻久了胭脂水粉,几时接触过这般嘈杂的混乱人群。一时间,大半个城便全乱了套,抢劫偷盗者层出不群,连驻扎在皇城外的禁卫军都被拨来安置这些灾民。

    玄柯近日变得十分忙碌,每日天不亮便早早起来上朝,时常到了天黑才见他卷着一身疲惫打马归来。他是愈发沉默了,好似装着十万分的心事,本就肃冷的清隽五官几不见一丝笑容,除却偶然川儿执拗缠着他,娇滴滴唤着“大大”逗他开心,方才能见他两道深凝的眉舒展开来一丝儿的宠溺。

    青娘这样圆润的子,自然也不好再去屡屡挑衅他,有时候见他安抚川儿晚了,便也留他宿在自己房里。玄柯却不再做些什么,只暖暖揽着她,亲亲吻吻便很快睡去。青娘得闲,时而见他实在累极,也到厨房里给他煮些汤汤水水,那剩下的时间便揽着川儿蜷在被窝里饱睡,几日的功夫倒也见她丰腴不少。

    ——————

    这一日却少见地放了晴,早早的便有稀薄阳光透光纸窗打照进房。青娘慵懒卧在被褥里替川儿缝补衣裳,却听雕花木门被“吱呀”一声推开来。

    ……才出去呢,怎么就回来了呢?

    见将军卷着一身寒气走近,面色少见的凝重,青娘心中一凛,不安道:“怎么了?是不是我托你寻的两人出事了……唔……”

    唇上却是一簇冰凉,男人淡而坚//硬的胡茬掠过下颌,竟是狠狠啄上她的唇。那样深而缠绵的吸//吻,大舌卷着她的丁香,恨不得将她吸进他身体一般,直吻得她都快要窒息……这是多少日子以来第一次这样霸道的吻她呢,到底出了什么事?难道紫苏他们已经……

    脑袋里又浮出那嗜酒如命的女人没心没肺的笑容,没来由心都痛了,哪里还有调/情的心思?青娘发狠,一把推开将军沉重的身体:“说话呀?大晚上我愿意给你,你不要,这会儿又来缠我,不要把川儿吵醒呐~~”

    玄柯恍然,方才见她缝衣含笑,少见的有如居家贤良,想到即日就要分别,竟捺不住心中悸动,险些都要破了先前的一月之约。

    小心替川儿揩好了被子,致嘴角晕开来一抹无奈浅笑:“我马上就要出发,淮安州附近囤积了万余名乱党,皇上亲令半月内势必要将他们铲除,否则军法论处。我已让安生命人备马,一会就要出城领兵了。”

    青娘一瞬愕然:“不是漠北也要打战麽?怎么突然让你去平乱党了?”

    “杨希奉命平定乱匪……元将军前日便替我代职出关了。”玄柯仔细揩了揩青娘额间的碎发,这个没骨头的女人,连头发都这般细软。

    半月来的相处,见她日渐对自己松了防范,心中已然有了六层的把握,可惜偏偏在这样紧要的关头,忽然又将他调离开去……不是没有争取过的,可是如今这样尴尬的处境,如何还能说动那个天生多疑的天子?

    一时将军宠溺的笑容中便掺上了些无奈:“你这样懒散的女人,总也不肯好好吃饭,我已让厨房每日定了点把饭食给你送进房来。我不在的日子,你要好好照顾自己……你说的那两位朋友,我已让人四处打听,若有消息,安生会来告诉你。”

    “哦”青娘难得柔顺的轻声应着。她可没告诉任何人,这会儿看着将军日渐消瘦的憔悴容颜,心里头竟生出些许罪恶来……必然是因着自己,让那色胚皇帝终于开始忌惮他的军权了吧……该死的,青娘你竟这样的助纣为虐?

    想到将军就要前去战场拼命,虽知道他必然不至丧命,却也不由多凝了他一眼:“这么快就要走了吗?我给你的衣裳还没有……唔……”

    男人好看的深邃眸子却忽然一闭,那滚//烫的唇舌下一秒便又势如潮涌一般席//卷而来,孔武的臂膀裹着她柔软的身子,直将骨头都要捏碎了。

    青娘闭了眸子,顺着将军的力道回/应,好似这样便能恕去心中难得一丝还未泯灭的愧疚。有/糙大掌从单薄小兜下探入,沉/甸/甸的ru被他狠狠揉进掌心,下一秒,将军滚//烫的唇舌便缱绻在妖冶红花周围划开了湿//腻/腻的大圈……

    唉,这个男人,你是个没娘的孤儿麽,为何次次都这样贪恋女人的娇//嫩?

    两/道丰//满被将军两只大手揉至中间,淡淡胡茬在/娇/ru/上摩//梭着,摩得一身的皮肤都要烧起来了。忽然地顶端两颗红绿又被他狠狠吮//咬入口,迅速而用/力地一吸一放,直吸得青娘下//腹的浓//密//森林又是一瞬颤//傈/暖/流溢/出。

    “轻点儿啊,要被你咬断了……唔……川儿还在边上呢……”青娘抑着荡/漾的欲,不住喘//息祈求。她自去了一趟太尉府回来,便也不再忌讳着合欢……终究她谁也不欠,那要债的自己去找债主报仇好了,她虽不破合欢,却也不再与合欢逆着对干。

    “呜呜……娘……大大……”才说着那小东西呢,耳边却传来一声凄哀啼哭。有圆团团的小儿从暖被里猫出身子,挂着满脸扑梭梭的泪,那鼻音满满的可怜模样,好似一瞬间全天下最可怜的便只剩下他。

    将军魁梧的身体豁然一顿,下一秒被褥掩上女人不知何时敞露的身体,兀自强捺下灼//烧的欲:“该死……我真是……”

    “大大抱~~嘤嘤~~”川儿蠕着小小的身子钻进将军怀里。他方才做了个很长很长的梦,梦里有条黑黑的长河,河边长着红红的奇怪的花,有带帽子的嘟嘟让他渡船过河,他差点儿就上去了,忽然一个带面具的叔叔把他狠狠拉了一把,差点儿都要把他拉进河淹没……可是才醒过来呢,却发现大大在偷吃娘亲的软绵绵。娘亲这个坏人,藏着不给自己吃,原来是要喂给大大吃。

    心里头委屈极了,都不想再理娘亲,毛茸茸的脑袋蹭着将军的肩膀,又要糊里糊涂睡过去。

    玄柯此时已然捺下升腾的欲,只嗓音依旧涩哑惑人:“莫要忘了我们的一月之约。我自是真心盼望你留下,我虽大你数年,疼你却定然不比旁人哪怕弱上半分。我玄柯做事坦荡磊落,川儿自亦视如己出,绝不亏待他半分……倘若你仍执意要走,无论如何,请一定提前让安生来信告知。”

    他自知此去凶多吉少,那薄凉的皇帝既看上了青娘,自然要想尽办法铲除旁的威胁,所以心里头该说的话定然要一次说透。

    可他一双深邃眼眸仔细凝着青娘,却见她眼里依旧的无焦无距,一时心中寒凉,撂起长袍大步将将往外门而去。

    大门外安生早已备好车马。

    王鲁一袭半旧铠甲,早上才在被子里伺候婆娘呢,却忽然一指军令,竟是让他大冬天的跑去搅什么乱党。

    他多年边塞抗匪,打斗的都是些不要命的狠角色,此刻让他去打老百姓,心里头自是不痛快,咧着大嘴骂骂咧咧:“妈了个八子的,边关有大战不打,把咱将军派去搅什么乱党?!人家大几万的兵马,就派这二三千的区区小部队迎战,不是让咱将军去送死是什么?!”

    “对极!***,要咱将军有三长两短,小青娘他们可怎么……”张大海才要应和,只见一袭水红小袄从门槛边悠悠迈出,顿时白了脸色。

    最是油滑的子,赶紧狠狠戳着王鲁骂:“干,就你这张烂嘴!***除了喝酒就是说风凉话!”

    青娘捂嘴哧哧的笑:“装什么装呐~~我都听见了。”

    玄柯早已蹬上高头战马,想不到最后的关头,女人竟然肯出来送行,一时古铜色的容颜晕开来一抹释然浅笑。

    【请朋友们百度直接搜索:晨露文学】

    “给,本要再给你制条好点的腰带,既然这样急着走,那就不配腰带了。”

    小样儿,就知道你在等我……青娘将手中玄色长袍望将军马鞍上一落,抿着唇朝天翻了个大白眼:“一个月后活着回来啊,你这样大的府邸,我一个人可看不了家。”

加入书签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打开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