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节错误举报 | 加入书签

荷包网-> 种田文 -> 娘子合欢全文免费阅读

39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咳。”

    人都走光了,女人还在对着那何家公子发愣,玄柯咳了咳嗓子,揽过川儿往后厅走去,宽肩直背,一身冷然。

    青娘回过神,赶紧碎步盈盈随了上去,笑嘻嘻道:“是不是觉得我很没节啊,呵呵~~”

    将军不语,好似全然没听到女人的激将,微抿着好看的唇兀自往前走。这个善变的女人,真心不知道她到底想要如何,一会儿巴不得同他撇清关系,一会儿又不要命地缠他交/欢;一会儿清高拒了皇上,一会儿又不讲究地受下赏赐……琢磨得多了,心更乱,倒不如随了她去,反正她要的,他如今也给她不了。

    那副肃冷模样,一看就知定然生气了。青娘咬了咬唇,其实这是个再好不过的男人了,相貌好、地位高,涵养也好到不行,可是连她自己也不知为何,偏偏总喜欢惹他不悦……也许是怕他真爱上自己,也怕自己不小心依赖上他。

    见玄柯揽着川儿健步如风,背影萧索,心底里终究生出些不忍,想了想又寻了个圆润借口道:“我这也是为了你好麽,我若不受下,那个色胚皇上定然又要给你穿小鞋;受下来了,不仅皇上高兴,我还得了好处,和乐而不为?……喂,你等等我呀?”

    “左右你总有道理可说。”玄柯停了步子,调转过身来,表情很冷淡。才下过雪的天气,四周一片斑驳的白,有风吹过他古铜色的肤,将那刚毅线条镌刻得愈发惹人心动。

    青娘眉眼间一瞬光影掠过,才要咧嘴干笑呢,身旁忽然伸出来一只肥嫩小爪,将将捶在了肩头上。

    “坏……”川儿嘟嘟蜷在大大怀里,眨巴着水汪汪的凤眸,小模样儿很是鸣不平……他也生娘亲的气了,这个色女人,他可不许娘亲看别的男人。

    一时间青娘那笑便生生僵在了脸上……该死啊,千想万想,也想不到川儿这般深的恋上他,倘若日后果然被他发现自己的作为,真不知该要如何解释。一时心中不适,强揽过川儿款款进了后厅堂。

    各怀了心思,那一顿早饭自是吃得沉默,好在小川儿一会儿缠着将军要汤汤,一会儿攀着青娘吃糕点,倒还不至于太尴尬。

    才吃完饭,安生却从外头颠颠跑了进来:“将军,王游击在外头等着您~~您看……”

    “唔,可有说是什么事?”玄柯拭着手,抬起头来。

    “呃……能有什么事?还不就是要借钱……”安生纠着眉毛。

    话音还没落呢,门槛边已传来一声嘎憨笑:“嘿~~嘿嘿~~将军,我已经进来了~~”

    青娘回过头去,却是王鲁与张大海裤一左一右站在门边。

    见青娘看他,王鲁便戳着糙两手,挤眉弄眼笑道:“嘿嘿~~小青娘在啊,今日看你气色儿真不错,咱将军果然把你养得好啊~~”

    本是句正经之言,听在有心人耳里却像是秘密被人洞穿一般,青娘不由红了脸。才抬起头儿,又发现将军不知几时竟也在凝着她,那眸光深邃得让人看不清,忙抱起川儿尴尬笑了笑:“你们有事啊?那我先下去啦。”

    ————————

    王鲁与张大海一前一后随在大将军后头,一个红衣亮裤小纸扇,一个绸裳皂靴大高帽,穷惯了的武将几时穿过如此招摇?那动作自是一摇一摆万般别扭。

    旧木长桥踩上去“咯吱咯吱”直响,踩得两人心里头都慌乱起来。一路上将军一身凛冽、不言不语,本就让人心中没底;再一看那要去的地儿,青砖红木,明明大冬天的,放眼过去却是花团锦簇,诡异如盛夏一般,不由咕哝道:“乖乖,这是个什么鬼地儿?怪不兮兮的,还不如在家抱老婆舒服。”

    张大海摇摇欲坠的帽子,搡了他一把:“废什么话!将军让你来,你来就是……不想借银子了?等着回去挨你老婆瓜子!”

    他是光棍一只,来了京城无处可去,便暂住在王鲁家,两口子那点事儿可瞒不过他。一家将近十口人,日子不好过,朝廷对边关军人的待遇又不好,那点点饷银可活养不起。

    小木门边有青衣小仆,眼见着桥上走来三名富贵老爷,早早便候在门边恭迎:“主人,您回来啦。”

    “什么狗屁回来?老子第一次来!”王鲁瞪圆了眼睛,那武将的嘎险些儿又要暴露。见玄柯回头冷冷一扫,赶紧地将话又憋回去,乖乖随在后头进了庭院。

    偌大的一个厅,高台上依旧碧眼舞女袅袅摇摆,台下蛇藤长物斑斓起/伏,男人们挽着女人喝酒寻欢,女人们半褪衣裳吟吟/哦哦。满目的迷乱,直看得方才还嚷嚷着不来的二人将将软了骨头。

    “将军……这这,这可是进了蛇妖洞?”张大海颤着两腿,声音都有些把不着调了。他平时可没少逛窑子,恁小一个柳树镇,哪里藏着卖/的女人他都能秒秒间给你挖出来,可是沾了多少年腥,也从未见过如此勾魂的场面呐!

    倒是找对了人。玄柯嘴角不着痕迹勾起来一抹笑意:“你若是不想来回去便是,左右缺银子的也不是你。”

    吃人家嘴短,这下倒轮到王鲁煽巴掌了:到都到了!回去白跑一路不说,一文银子都没借到,回去拿什么孝敬我老婆?

    见得三人走进,有红纱美人便持着琉璃盘儿在斑斓乱舞的池水里舀来蓝绿之水,往三人身上轻轻洒溢:“主人们好啊~~哧哧~~”

    干,这女人怎生的和小青娘一般软骨?王鲁咽着口水,虽那女人丰//翘/臀,万般惹人冲动,因见将军已然踏上台阶,赶紧地将将随了上去。一身的富贵财主打扮,偏生动作嘎雄壮,好生突兀。

    只当是发了横财的土匪前来撒欢,惹得台下美人们纷纷捂嘴嬉笑。

    ****

    晚香楼不同含笑,这里的美人出卖的是身子。中间是条长长的廊,廊上有美人斜倚,在男人们的攻势下颤/动着/前/丰/润萋萋娇吟,见玄柯等人三道魁梧之躯走近,越发将长腿儿扳/开、脯儿挺起,巴不得让人看去她燎/人的勾魂技术。

    两侧是大小不一的各个房间,里头各种不要命的呻/吟声、鞭打声、摇床声高低起伏;更有些纨绔子弟,竟是干脆门也不关,一群人将将围成圈儿上下齐齐伺//弄着一个美人。

    这里就是个堕落的欲乐天堂,没有德、只有,没有你玩不了,只有你想不到。

    看得王鲁与张大海都拔不动腿了,眼看着那群纨绔将女人浑身上下塞得都没了缝隙,那女人脸上还要挂着嘻嘻的笑,虽心里头气愤,底下的老二却早已不听话地鼓起来个老大的帐篷。

    “***,亏老子们在前头吃酸菜喝稀饭给他们卖命打仗,他们倒在这里做神仙!”王鲁抹掉一把口水骂道。

    “呵,你若是羡慕,我也替你叫上几个来?”玄柯淡淡瞥过一眼,撂开下摆自寻了一间空屋坐下。不大的屋子墙上挂着红绳,角落摆着圆球,满屋子诡异花香袅袅,直看得人心生波澜。

    他虽是第二次来,上回去的却是对面的含笑素楼,况昨夜才与女人那般极乐欢爱,此刻即便再是如何定神,也终究有些恍惚。

    三人坐定,有青衣小仆从门外恭身走进,一本微厚的画册递至玄柯手中,嗓音细腻莞尔,极是好听:“主人请看,画了蓝圈儿的姑娘尽随您挑选~~”

    玄柯略略一扫,却尽是些赤/身/裸/体的美人画册,摆着各种不要命的羞人动作,旁的字解更是将个人擅长的技艺分分详述,好不勾/人魂魄。脑袋里又浮现出青娘昨夜蛇一般缠在自己胯上“呵啊”欢唱的情景,心里头的疑惑更甚……怕自己不慎乱了心神,忙将册子合了起来。

    “这些我都不要,你便将下头洒水的美人叫上来便是。”玄柯将册子推回,从怀中掏出来一叠油黄银票。

    “这……红姑娘近日在受罚期间,接不得客,”小厮才要犹豫,只看着那超出寻常数倍的银票,小嘴儿一抿,忙乖乖退身出去。

    “主人您稍等片刻。”

    直把王鲁看得心肝都要碎了,气哼哼咋着舌:“啧啧~~将军,你便是真生青娘的气,也没必要花恁大价钱去找女人哪!你这银子,够、够我老王一家九口吃上多少年了!真他妈不值当!”

    “放心,我自是少不得你的跟班费。”玄柯微凝着眉,心中的疑惑早便在第一次来藏花阁便存下,却只觉中间偏生少了一丝儿的弦,接不上,搅着心。如若花些银子便可以将来龙去脉探得清明,又有什么不值当?

    正说着话,那洒水的红姑娘已然款款走了进来。脸上挂着软趴趴的笑,半透明的纱裙下是一弯蛇样袅袅的娇/躯,尤其两只丰/润大得好似一掌都握它不满,直看得屋中旁的二人一瞬僵了骨头。

    红姑娘一双媚眼凝着正中丰神俊逸的肃冷男子,血红的唇便弯了起来:“呀~~这位大人,我好似记起来你是谁了呢~~”

    口中说着,素手去了衣裳,软着骨头就要往玄柯怀里趴。她惹了阁主不悦,可是有多少日子没沾染过男人了,此刻难得来个如此英武的生猛男子,如何再能错过?两眼都要放出光来了。

    那一身诱//人的雪//白登时便呈现在六目之下,上头的两点殷//红与下头浓密的黑了了分明,扑鼻尽是诡异的惑人熏香。玄柯深凝着眉,却并不去推她,视线往女人两臂上扫去,左臂上赫然一朵彼岸红花,只那色彩暗淡,远远不及家中女人妖冶。

    战场上素来讲究兵不厌诈,他原也不是个迂腐之人……感知女人的迫不及待,心知找对了人,却偏生吊着她的欲,不肯给她满足。薄唇微弯,似笑非笑道:“呵呵~~美人儿记甚好。在下新从北边来了两位朋友,今日你便替我伺候他们。”

    女人妖娆之躯一顿,顺着玄柯视线向旁的二人看去,一个满脸络腮胡子黑似阎王,一个瘦不伶仃半老书生,眉眼间登时一暗,又软绵绵撒起娇来:“不要麽~~人家就喜欢你~~不然奴婢再去叫上两个姐妹来伺候二位爷爷便是了嘛~~。”

    好似怕被玄柯推开,越发将巨//隆的雪白往将军怀中贴去,上下蹭着他,两手从后头徐徐往下爬去,蛇一样的挑逗开来……

    却哪儿知道玄柯的心思。虽鼻端满满的熏香扑鼻,玄柯此刻却没了恍惚,即便眼前这位的感觉再像,也终究不是她——那个爱装的女人,心里头想要你想到要死,却偏还要装出一副冷不兮兮的执拗模样,非要等到你按捺不住了主动去侵略她。

    一时心头清明起来,任由红姑娘揽着,也不急推开,好似随意地问道:“你手上这花,倒是挺别致~~呵呵,可有什么来头?”

    美人儿急得不行了,那彼岸红花最是//毒,可不比传说中的谷宝合欢。合欢一年一发作,且滋养颜,可锁爱人之心;彼岸红花却是一月一发作,只欢无爱,久未交欢则命归黄泉。是以,花幽谷谷主虽万般冷残绝,却从不杀人,那老去的美人,倘若有功者,则配以谷中暗卫为生;若无功者,则放任她无欢死去。

    她一月前不要命的试图勾引谷主,惹来偌大惩罚,久未沾取男人滋/润,此刻身体里的欲火早已烧得没了心智——

    红唇勾起来,抚着花儿哧哧的笑:“我这花儿呀~~~最是需要男人滋养了,没了滋养才不好看呢,你看~~都快没有颜色了~~~一没了颜色,我就该死啦,浑身一丝儿力气都不剩下~~要和男人们一起睡了才好看呢,不信你给我一次,她一定鲜活起来~~哎哟大人您行行好麽,求求你给我一次吧恩~~”

    说着,干脆俯□去强解将军腰间的玉带,红唇儿早急不可耐地隔着黑缎面料去吻将军那物了。

    玄柯却哪里有如此好勾引?

    脑袋里浮出昨夜极乐迸发时,那朵迅速蔓延开来,汲取爱//滋润的诡异扇面红花,越发肯定了心中猜测。玄柯不着痕迹地将女人兀自乱动的双手一挡,散漫挑起那一头墨黑长发在她前把玩,勾唇淡笑道:“哦?既如此难养活,如何不干脆画些叶上去~~有了,倒也死得不是那般快了~~”

    几时见过将军如此冷血风流?那挑衅的动作直把一旁全身僵直的二人看得热汗淋//漓……将军今日真真着了魔了,都怪小青娘,好生勾引人皇上做甚么?

    “唔……”前娇//嫩/触/及略硬发梢,瞬间带起来一抹难以言喻的极乐快//感,红姑娘欲//火愈发升腾。想要着他,偏生他还不给,心里头燃着火,都快死了的,涩着嗓子乱了心绪:“奴婢倒是想呢~~带叶子的花可是世间宝贝呀~~这世间大约也就剩下那么一朵了~~给了我们阁主夫人,谁还能再有那……”

    话才说到一般,却忽然将将住了口,好似见了鬼刹,原本潮红的脸瞬间白得渗人。

    有青衣小仆猫一般无声走了进来,身后随着三名绝色少女。

    对着玄柯恭敬鞠了个身,嗓音柔细,表情甚是惭愧:“主人息怒。红姑娘今日当值,走开不得,班头说不能破了规矩,怕阁主责怪。这厢做主给您换了阁里的一等美人,实在对您不住。”

    也不待将军说话,女人赶紧白着一张脸随了出去。

    ——————————

    “跪下。”两名黑衣保镖将红衣往地上一甩,恭敬退身而出。

    红衣本就欲//火/焚身,此刻身体又烧又惧,连一丝儿抬头的力气都不剩下。偌大个屋子,除却满室黑白帷帐翩飞,便只剩下正中一张黑木躺椅,那椅上的男子一袭纯黑镶毛大袍,衣襟半敞,绝色眉眼惑人魂魄……

    这样的男人,曾经是她心目中的神呢,原还占着自己与那传说中的谷主夫人略微相似,不要命勾引了他,差点儿便被喂了楼下池子里的大蛇,如今却是连抬头多看一眼的勇气都不敢有分毫。

    勾着脑袋,拼命磕着头:“谷主饶命,谷主饶命……”

    “呵,这会儿知道要命了麽~~”锻凌钰嘴角浮起一丝鄙夷,摇着素白绒扇慵懒俯□子,指头勾着女人的//,捏着那盈盈娇//挺的红莓:““~~你说,他刚才都问了你些什么?”

    幽冥一般的深寒顿时从男子的指尖将将袭进了骨髓,红衣浑身一颤,战战兢兢哆着身子道:“问、问罪婢的花……花、为什么没有颜色?”

    锻凌钰勾唇,那手中捏揉的力道却不见丝毫减弱:“哦?只问这么点点麽?……那么,你是如何回答他的~~”

    “罪婢说、说做了才有颜色……”红衣红了脸,ru头处被狠劣按捏,分明痛得快要断掉,却偏生让升腾的欲越发灼//灼燃烧起来。身旁的绝色男子衣襟半敞,露出里头悍的膛……忽然记起谷里的前辈说过,谷主是全天下最的男人了,直看得她身下忽然一阵抽搐,一股暖热从那暗径里溢了出来……

    好个//荡的货色!锻凌钰鄙夷更甚,仿若碰到了极脏之物,一柄绒扇将那乱/颤的巨//隆/雪//白狠狠一扫:“还有呢……”

    “没有了,真的,真的没有了。”ru晕处渗出一丝血迹,这次却是真的都断了,痛得红衣拼命哆嗦,一瞬间方才的/欲将将没了踪影。

    她来谷里的晚,只听说谷主自从那个从未谋面的夫人失踪后,便越发喜怒无常难以琢磨,偏生她眼高手低,占着自己年纪小,想要去贪那不该贪的位置,活该遭到如此讨厌。

    “哼,果真没有了麽……告诉你,你方才说的每一个字都瞒不过我。”锻凌钰却忽然笑开来……傻子麽,藏花阁除却他的屋子,每一道墙浇下去便是一面镜子,什么能瞒得过他?

    都懒得再去拽这贱人的头发了,懒懒拍了拍扇子站起来:“也罢~被他知道兴许还是件好事呢~~~把她带下去吧,她既然这样想做,那就让她做个痛快好了。”

    “是,阁主!”门外早有一队壮//硕汉子听命恭候,个个一身的黝黑,随便哪一个的胳膊伸将出来都强过女人的大腿。因见地上女人赤//裸着身子袅袅如长蛇,早便按捺不住,带头的两名顶着胯//下巨da迈/进门来,小**一般就将//糜恍惚的红衣提了出去。

    黑白翩飞的大屋瞬时沉寂下来,锻凌钰冷冷收起笑颜:“出来吧~~知你不喜这样场面,却也看了不知多少年不是?”

    萧木白一袭宽袖白衣,从帘后徐徐走了出来:“你这又是何苦呢?好容易将她寻回,又为何偏偏推她出去?”

    “呵,几时无情无义的江湖第一公子竟然也为女人挂了心肠?你既这么多年记挂她,当初我要她时,又为何不开口拦下?……你该知道的,你若果然问我讨要她,我必定也会给你。”

    锻凌钰从袖口掏出两只致琉璃小盒,仰起头,目光幽幽含笑:“这是新近制出的佗罗迷香,效果比之从前更甚,拿回去给那不知天高地厚的小孩继续玩儿。”

    “谷主取笑。你我世代主仆,你知我定然不会。”想不到锻凌钰竟然这般直白相问,萧木白眉宇间浮起一抹忧虑。接过琉璃盒子放至鼻端轻轻一闻,惯常淡漠的容颜瞬时沉敛:“……这次的迷香,果然不凡。你看,为何分明有无数的可行办法,却独独要将她掺进……你明明对她动了真心,她亦有了你的骨。”

    “呵,真心麽?这世间谁和谁有真心……那骨,原就不该来到这世上,她本不配。”锻凌钰不屑勾唇,只眉眼间忍不住却浮出那张淡淡雀斑的平实面孔,执拗中带着刺骨的恨啊,一时绝冷的笑容便掺了些看不明的颜色:“……对了,那姓何的狗官到底如何答复?”

    “太尉已同意,只说事成之后必须平分他一半天下……这是他定下的契约。”萧木白从怀中掏出一纸暗黄信笺递过,一向最是擅长攻心的他,只见得眼前男子这副少见模样,心底里不由一声长叹。

    “呵,该下地狱的猪狗还妄想某天做上皇帝麽?……”锻凌钰略略一扫,冷咧笑将起来。最是喜怒无常之人,此刻方才的潋滟早已丝毫不见,墨黑长袍往椅上一卧,挑起绝色之颜:

    “甚好,我还就怕他没有这个野心呢。不费一兵一卒,报我锻家上下几百口命之仇,不过推出去一个女人,不是很好麽?”

    “可是……你该知道,有些人,有些事,推出去,就再也拉她不回。”萧木白凝了眉。

    他自是知道锻凌钰心中的恨,18年前如若不是何庆使奸计栽赃,如今锻家也不会独独只剩下仅此遗孤。那时的凌钰不过8岁孩童,却眼睁睁见着尚在襁褓中的弟妹命逝刀下、还来不及及笄的14岁亲姊惨遭狗皇帝侮辱。如若不是当时尚在花幽谷修行的爹爹及时将他救下,他又如何能存活至今?这样的仇,不为难他如今如此狠绝

    作者有话要说:脑袋,一章快七千字咯,有米有觉得很肥,咔咔咔o(≧v≦)o~~

加入书签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打开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