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节错误举报 | 加入书签

荷包网-> 种田文 -> 娘子合欢全文免费阅读

38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呜~~~娘~~”川儿蹬着小短腿儿从自己的小床上醒来,揉着惺忪睡眼,看到温热的屋子里满地不是大大的衣裳就是娘亲的裙子,嘴里便溢出一长串听不懂的囫囵咕哝,攀着床栏气哼哼跃下地。他如今胳膊腿儿比从前力气可足了,两下就扑腾到了地板上。

    颠着小屁股往大床上爬,大床上大大赤着胳膊将娘亲揽得紧紧的,略带胡茬的下颌亲昵抵着娘亲额头,连一丝儿缝隙都不他留,直把他看得吃醋起来……每次这两个人睡觉都把自己撇一边,他才是这个家里的宝贝呢,太没良心了。

    使劲儿掰着将军孔武的臂膀,想要掰出点缝隙把自己塞进去,奈何扳不动啊,自己在床上扑腾腾蹦了一会,才记起来饿了,便往娘亲兜下的//去:“吃吃……呜,要……”

    “唔……青娘?”只觉前有绵//软小物在拨//弄,那调/皮的上下弹//动直把才沉下的欲又撩//拨起来,连睡梦中都能感知下//腹青龙的胀//痛。

    玄柯凝眉醒起,惯将身旁之人往怀中一揽,那滚//烫的薄唇便往“她”脸上宠//溺/亲吻而去。只才触及那柔//滑的绵//软,却听一声猫一样的嘤嘤娇叫:“呜,吃~~”

    满满撒娇的气之音,直把他惊讶得立刻清醒。

    川儿蠕着小屁屁蹲在枕头上,小嘴那么近的贴着将军脸颊,指着娘亲右,泪眼汪汪好不委屈:“要~~吃花花~~~”

    将军顺着他的指头看去,却原是那朵奇怪的扇面之花,昨夜初//欢之后,夜半醒来的二人忍不住又将将纠/缠.欢//爱了两场,经了滋//润的奇花,此刻红艳艳、绿葱葱,妖娆仿若真花一朵,直看得他下/腹猛一阵抽/胀。

    见大大不语,急得川儿小嘴一张,自顾自便吮///咬了下去。小孩儿的心思都新奇啊,你越不让他沾染的,他越是惦记,偏生娘亲最是小气,平日里总也舍不得让他吃这边,此刻难得嚼它,自是毫不手软。小嘴儿吸///吮着,将妖冶花末端的绿全全含///咬了进去。

    耳听着那“吧唧、吧唧”声响,玄柯心底里无端生出许多难受,知道小儿吃天经地义,也知不该连川儿的醋也吃,却挡不住心里头的各种酸意。两道剑眉微凝,揽住川儿小不丁丁的身子就往怀里裹藏:“嘘,川儿听话。娘亲还在睡着,不要吵醒她。”

    川儿却那里肯听得进去,嘴里委屈嘟囔着“饿、饿”,攀着将军的肩膀又要爬过去吃。

    那肥//嫩小爪抚在身上真心痒痒,青娘皱着眉头醒过来,嘴里软绵绵咕哝道:“玄柯……你不能再要了,再要真的就死人的……”

    扯着紧//绷的小兜盖住越发沉甸的鼓///胀前,撑着手臂坐起来,这才看到身旁兀自嬉耍着的大小冤家——意识清醒,这一刻忽然记起昨夜自己没了形的放//荡之姿,一瞬间素淡脸颊红透了。该死啊,这可是个一筋的专情角色呢,这下可如何收场?

    青娘假意拢着散乱的长发,不去看那双深邃眸子里的缱绻潋滟:“怎么还在这儿呐?”语气冷淡还冷静,好似她一点儿都不把昨夜那不要命的欢//爱当回事。

    “嘤嘤~~~”大大抓着自己坏笑,娘亲还不理人,都不要我了么?川儿眼泪都要蹦出来了。

    想不到昨夜缠着自己要交//欢的女人一夜过后却比之前更冷漠了,玄柯的笑容一瞬微有些发滞:“今日无事,去得晚些。”

    手中气力因着心中的空落而松散,川儿得势赶紧爬进了娘亲怀里。

    雪白的皮肤上一片青/红//紫//绿,娇//嫩又被那贪吃的孩子含进了嘴里,青娘的脸再次红润,她自是记得昨夜自己的主动与孟//浪,先还缠着他弄她,到了后来,用不着她教,这个男人也把她拨//弄得欲死欲仙……

    好在,长久空虚的合欢经了一夜半真半假之欢,也算是得了补偿,今日身体虽酸得要死,倒也多出不少气力。

    青娘蠕着软趴趴的腰身准备下床,视线却管不住地又去瞟玄柯前的红痕。好似故意要戏弄他,昨夜自己偏偏在那旧痕下咬了一大口,今日那新痕开始红肿,月牙儿弯弯,真心好看到不行,一时间嘴角又哧哧轻笑起来:“让过去一点嚒,我要起床了~~”

    那副小人得志的好笑模样看在玄柯眼里真是又可恼又好笑。玄柯面色有些不自在,心底里却却生出几许甜宠,隔着川儿便去揽青娘的无骨细腰:“这是很久以前的事儿了,人已不在,你不必往心里头去……”

    那温热手掌抚在腰上,直把才泄下的火又将将燃烧起来,青娘扭了扭腰,甩开将军的手:“你说的什么呢?我可听不懂……我可什么都没问。”

    将军手中空落,两眼间尽是那妖冶轻颤的红与绿,想到昨夜龙//喷之其上时的鬼魅场景,忍不住便问道:“你这朵花……好生奇怪,几时才有的?”

    “哧哧~~这也是很久以前的事了,反正也死不了人。”被突然这样一问,直把青娘吓了一跳,好似怕他看出来什么,赶紧蠕着双腿下了地:“我这样不要脸的女人,长一朵奇怪的花不也正常麽?……呵呵,你看,几时竟然下雪了呢?真心好看。”

    满地尽是昨夜撕啊扯啊散下的凌乱衣裳,心里头为自己的孟//浪//臊得要死,嘴上却偏生说的清风淡漠。

    那四处闪躲的做作模样,如何能逃过将军锐利的眼眸……可恶的女人,倘若果是什么也没有,昨夜如何频频不让我碰它?

    只正要准备起身穿衣,门外却传来几声噶动静——

    庭院子里小京与刘婶正在打盹,她二人因着要伺候夫人,近日便安排在院旁的两间小房里陪/夜。昨夜将军与夫人闹了一宿的恁大动静,如何能听不到?心里头又喜又羞,自是一晚上不曾睡好。

    老管家安生屁颠颠从院外走起来,也不及打问,便将将要往门上敲去。

    急得小京赶紧哈欠连连将他一把拦下:“老安叔火急火燎的做什么,咱将军这会儿还没醒呢!”

    安生颠着老细腿打断,急得语无伦次:“哎呀!你当我愿意来吵扰将军与夫人不成?老马昨夜闯了大祸,好死不死,偏把人太尉府的疯老婆子压了!这会儿人府里头的都打到咱地儿来,不得了,你说让我老头怎么办?”

    才说着话,雕花红木房门却被“吱呀”一声打开来。蓝衣白襟,玉白腰带,一方魁梧将将挡去了半边天。

    自家将军明明脖颈处左一个、右一个暗红的暧昧之印,却偏生摆出一副惯常的肃冷模样,直把各人看得赶紧低下头来。

    小京猫到刘婶身后,好笑却又臊得不行,红着脸凶巴巴:“看吧,把咱将军吵醒了。”

    “安生,你方才说是如何?”玄柯挑着眉,嗓音沉稳,淡定冷然。

    安生忙焦急比划着道:“是是、是这样的。早上难得下雪,老门房起早开门,却看到那疯婆子冻倒在咱、咱大门口,半个胳膊肘子血红红的,赶紧就扶回来灌了汤……又着小厮去、去她府上唤来人接,不想那太尉府里的见了人,一口赖定是咱老马压伤了,楞说将军功高欺人,这会儿竟是打起来了!那太尉府的从来不讲道理,将军您快去看看吧!”

    耳畔又浮起妇人那一声声凄哀的“囡囡”,直觉心里头好生不适,青娘抱着川儿从将军身后挤出来,面上挂着一丝忧虑:“此刻人呢?”

    受了滋润的她,一向素淡的双颊少见的红润,把个小京羞得“吱吱”捂嘴笑:“咱夫人最是心善了,难怪那老太婆总是缠着夫人不放……狗太尉也真是/dan,平日里不见他把疯婆子当人看,此刻又**蛋里挑骨头!”

    那何太尉在京城里的名声可臭到不行,一行人便匆匆往前院走去。

    青娘款款随在将军后头,只见得他脖子上隐隐露出来的红痕,害怕被人看去了笑话,忍不住便垫着脚尖去拉他的衣领子。

    多少年形单影只的漠北武将哪儿受过被女人照顾的柔软,忍不住便当众握了下青娘的手,直把众人羞得不知该把视线哪何处放。

    一路直直行来,还不及进厅,已然一片吵闹烘烘。

    太尉夫人裹着门房布厚被,本冻在墙角狂打哆嗦,见得熟悉的母子进来,被子也顾不上搂,赶紧挂着一只断掉的胳膊将将冲过来:“欢欢、回家~~,欢欢、回家~~~”

    那冰冷老手拽着青娘,理不得、也甩她不得,好不尴尬。

    “看看,都看到了吧?京城里如今谁不知我家夫人就爱随着青娘子,都躺在你家路上了,不是你家的马压坏了还能是谁?!妈了巴子的,这事儿一定要大将军讨个说法,不能占着自己有军有权,这样欺负我们太尉家!”

    说话的是名三十来岁的犷汉子,只看那满深的膘,定然是个打手出身……看来今日这场阵仗却是有备而来呢。玄柯眉头深凝,语气少见的肃冷:“老马呢?去把老马叫来?”

    “早让人去叫了,昨夜醉到了现在还不见醒,这老匹夫!”安生嘟囔着,正要舔下老脸招呼开来。门外却忽传来一声高呼——

    “哟,这是做什么呢?”何庆带着一队紫衣太监与贺定鸿浩浩荡荡从廊上走来,脸上挂着红润喜气,口里却在不客气的训斥:“一群不懂事的奴才,占着老夫片刻不在家的功夫,竟然跑到大将军府上生事,胆大包天了这是!”

    走到门边,又难得的对着将军恭敬行了个礼:“有扰大将军了。嘿嘿~~青娘子从漠北远道而来,皇上怕她不适应天气,一早便特特召臣下从中取了块绝品天竺暖玉榻亲自送来……不想家仆竟先一步跑来吵闹,真真罪过。”

    “呵,原来是太尉大人。昨夜玄柯睡得晚,这一刻方才知晓此事,实在惭愧。”玄柯还了礼,深邃眸子往那泛着柔和光芒的暖玉床上看去:“青娘昨夜那般不知礼数,皇上的心意末将实在受之有愧,如此珍稀宝物这厢委实不敢受下。”

    语气不亢不卑,却分明将青娘与自己置于一面,将将挡去了皇上的一番试探。

    何庆最是油滑,如何听不出道理来?讪笑着回拨过去:“呵呵,大将军多年边疆打战,如今说话的气势可是连当今皇上都比不了喽。不过,青娘子既与将军无甚干系,受与不受,自然还需青娘子自己做主才是。”

    话里带着刺,对着青娘却换上了一副谄媚嘴脸,只看着自家疯婆子缠在青娘袖上的清瘦指头,满面红上便漾开来一抹和乐之笑:“呵呵,看不出我家夫人与青娘子真是好生有缘。左右如今车马方便,青娘子若是得空,还望时常赏脸去老夫府上坐坐则个~~”

    一双肥腻腻的厚掌揽着疯夫人的肩,这一刻竟好似十分爱她,亲昵极了。

    “囡囡、囡囡……滚、滚开……”直吓得那夫人越发往青娘身后藏去,瘦成干儿的身子哆嗦着像个筛子,好不可怜呀。

    青娘心中无比厌烦,看着眼前这一副胖得流油的可恶嘴脸直觉得都要生呕了,却忽然想到玉面昨夜在耳边叮嘱的话——“我要的便是他与皇上的决裂”,只得无奈漾出一抹软趴趴的笑:“好呀~~我夜里倒是十分怕冷,这玉床真真再合我意不过了,那太尉大人您便替我谢谢皇上好了,呵呵~~~”

    淡淡瞥过某个将军的清隽脸颊,见他果然黑青了脸,贝齿轻咬上唇,一时心里头痛快极了。她最是记仇的……让他心里头藏着女人不说。

    够爽快!最讨厌便是那种这个不要、那个不肯的贞节烈妇,百般难缠的骗到床上,到了床上还不是照样比谁都放/荡?

    何庆笑起来:“嘿嘿,青娘子果然像极了淑妃娘娘,难怪皇上对您念念不忘……那这厢老臣就先告辞了。”

    说着便朝身后招了招手:“何唯,过来将你娘接回去,回去好生伺候着。走!”

    人群后便走出来个二十三四眉目清秀佳公子,拱着手道了声“是”。青娘眸子微微眯起,却是当日在路上见过的蓝衣公子。

    何唯淡淡向青娘扫去一眼,对着她身后福了福腰:“夫人,该回去了。”语气不疏不暖,却听得那疯夫人乖乖从青娘身后搡了出来。

    一袭轿子抬来,小厮们便将她塞了进去。

    “欢欢、欢欢……”涩哑的苍老之声渐行渐远,这厢何唯方才对着青娘歉然拱手道:“有扰青娘子,我家表妹幼时失踪在冬日,夫人每到这个季节病情便越加增重,还望海涵。”

    倒是个难得文雅之人,青娘弯眉笑了笑:“无事,难得公子如此孝顺。只是大冬天的,以后不要让夫人出来乱跑了。”

    嘴上虽笑着,只垂下的指头却不由自主的纠/结起来……冬天麽?脑袋里那个做了无数次的梦又浮了出来……该死,胡乱想些什么呢,本是件不着边际的事儿。

    “应该的。夫人将我从江南到至京城抚养,自小便与表妹定了亲,如今表妹不在,何唯自然应该承下照顾双亲之责……只不知,我家夫人向来尤惧生人,倒难得与青娘子好生依赖,敢问青娘家府何处?”

    何唯抬起头,白净肤色,温文尔雅,他是新晋的翰林院清官,举止间还不曾脱下书生的清雅。只看着面前女子那双清冽的眸子,也不知怎么的,一向不擅多言的他,忍不住便也同她说了这许多。却见青娘兀自微凝着秀眉,目光悠远发楞,以为惹到她不悦,便谦恭行了个礼道:“不好意思,唐突了。”

    一道蓝衣翩翩,自随了众人而去。

加入书签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打开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