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节错误举报 | 加入书签

荷包网-> 种田文 -> 娘子合欢全文免费阅读

33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是。”老太监贺定鸿撂起拂尘,接过小婢递来的食盘亲自端至青娘案前。弓着腰,老脸上腆着笑:“淑妃娘娘请用~~”

    红酒佳肴,琴声渺渺。

    淑妃?青娘抬头向座上天子看去,那清瘦俊颜上一双眸子虽锁着自己,却分明视线恍惚悠远,仿若在回味其他。一瞬好似明白过来……极乐极乐,心无旁骛之人听为美乐,然情孽种者听之,则为勾魂。

    玉面果然不易对付,一面惑着皇上,一面试探自己是否对他人动心,可千万轻心不得。

    指甲暗暗在掌心里掐出红痕,兀自忍着升腾热/欲,低声道:“什么娘娘呐?我叫青娘。”老实勾着头,却全然没有接那镏金食盘的意愿。

    贺定鸿什么角色?替皇上捞女人,那可是老油条一只。不急不慌,褶皱的老脸越发将笑意堆满:“嘿嘿~~从前叫青娘,日后您可就是淑妃娘娘了。恭喜娘娘~~千岁千岁千千岁~~”谄笑着,竟是哈下腰来将将做了个全福。

    那副哈巴狗模样直逗得玄天畅笑起来,一时间心情似乎极好:“呵呵哈~~~,你这个贺老太监,嘴上倒是挺甜~~来啊,传令下去——,打赏。”

    “是~~老奴这便去为娘娘预备寝。”贺定鸿颔首后退,一对细长老眼暗暗往将军侧对着的脸颊扫去,嘴角噙上一抹诡秘淡笑。

    玄柯本就不胜酒量,此刻双目亦是迷离,却兀自把持着定立,几步穿出人群:“呵,贺公公说笑。青娘原不过漠北衣小妇,如何可比淑妃娘娘?她初来中不懂规矩,若有不当之处,还望见谅。”

    他已情深种,那极乐早将他心神散乱。口中冷冷道着,长臂轻揽住青娘,又将她不着痕迹地裹藏于他高大影之下。

    这话含蓄却分明一句拒绝,少见的霸道凛然。

    玄天原本笑意盎然的脸上浮起不悦……多少年过去,当初清冷如风的少年渐渐磨成眼前这个铁骨铮铮的威武大将,不是没有猜忌过那内里的威胁,不过看他不贪功不立业,只一味在边疆低调守着军营,便也不好将他如何……哪儿想到今日才不过一个青衣小妇,他竟敢这样公然抵抗……

    一时斜倚在金龙软座上,兀自作着囫囵模样,半真半假抚着下巴浅笑不语。

    那厢何太尉忙腆着肚子笑嘻嘻挤过来,今夜这场酒宴可是他出的主意呢,搞砸了要的是他的命啊。

    咳了咳嗓子,阳怪气道:“哎呀~~皇上说是就是了,谁还敢抗旨不成么?将军你有所不知,前日下午皇上与老臣在你园中见着小青娘子,差点儿都要误会淑妃重生了……这几日皇上可是茶饭不思、夜不成寐,如若不然也不会舍得将园子开锁……这天下,谁不知皇上最想念的便是淑妃娘娘……咱们做臣下的,巴不得把心啊肺啊全掏出来贡献朝廷,哪儿舍得让皇上为难……”

    口中说着,一双浮肿的眼睛赤红赤红地都似要淌下泪来。

    这话却是赤果果的要人了。

    妈了个巴子的狗太尉!王鲁一喝酒,那不怕死的老毛病必犯,酒杯往桌上一甩,拍屁股豁然站起来:“太尉大人好生玩笑!我们大将军多少年为朝廷卖命,到了儿连个暖床的女人都没有!如今好容易与小青娘两情相悦,倘若要抢,不管是谁,只我老王这关就不好过!”

    吆喝着嘎嗓子,扳起一条大腿“吧嗒”往桌一踏,络腮胡子大黑脸的,那模样真个是吓人。

    座下一众将士早就气极,原本才因这难得的犒赏稍缓了对朝廷的不满,不想竟是找借口公然向将军讨要女人。狗皇帝后人满为患,不过一时贪青娘新鲜罢,玩几天腻了就扔;大将军却是动了真心,好容易才将她孤儿寡母带在身边,哪能这样被霸占去?

    耿直的武将们酒后热血沸腾,可没想到什么后果,心里头早就看这群贪官不顺眼,见王鲁带头,便也个个纷纷站了起来。左右将军手下几十万兵马,便是要举事,一夜之间就可以吧朝廷推翻。

    那气势汹汹逼近而来的阵势,直吓得何太尉额头青筋暴凸,赶紧戳着指头将将退开数步,连舌头都捋不直了:“你你你……玄、玄柯!你功高盖主,你、公然谋反你!来了哪……”

    话音才落,门外一群红衣锦卫“刷”地在厅门立成一排。

    “噔——”火候已到,角落飘渺勾魂的琴声便嘎然而止。

    藏花阁主凌风轻摇白绒小扇翩翩走过来,绝色素颜上画着一抹清风浅笑:“哦呀~~气氛有些尴尬,这样可不好……不过就是一个女人么?我那藏花阁多少女子,皇上若是需要,改日在下送几个过来便是,何故这样为难将军?”

    口中劝说着,一双狭长凤眸又似笑非笑地看向青娘:“你看,人游击将军都说了,将军小两口情深似海,总不好将他拆散才是……木白兄,你说可对否?”

    “呵呵,木白平生最看不透便是一个‘情’字,这话我却是不知从何判定。一切还看各人自己定夺。”萧木白可不是省油的灯,轻易一推,这话便又将将退回到青娘身上。

    琴声了断,此刻青娘心神渐已清明。心中早已明白玉面这一切的用意,他是料定将军必然舍不得拱手让出自己,故意先挑乱了众人的心神,好让各个冲动之下把将军逼于不义之地。

    此刻若然自己听话,顶好就是哭哭涕涕,趁着将军神志半清之时,求他将自己救下,好在那“功高盖主”的罪名上生生再浇上一盆火……

    可是抚在腰际上的大掌温暖沁骨,即便如此难堪的局面,身旁的魁梧男子却依旧紧揽着自己,丝毫也不曾松动半分……一筋麽?真是笨极了。

    青娘咬着唇,心中百转千回,末了徐徐开口道:“对不起……民妇不过一乡野俗之人,何德何能与淑妃娘娘相提并论?太尉大人说得不错,将军做臣下的不好让皇上为难,然青娘不过只是随他顺到来京,暂借居府上罢,何去何从,还须由得我自己做主……”

    口中说着,便朝众人福了福身子:“对不起,此刻有些头晕,出去吹吹风回来。”低着头,顾不上身后幽入骨的冷咧眼神,赶紧将将退了出去。

    将军啊,可莫要怪我害你欺君之罪;若然我不如此撇清关系,栽你头上的,一会就是谋反了……

    细腰款款,行如风逝,那副少见的决绝模样,却越发让玄天挑起了斗志——呵呵,果然是个狠心的角色……好麽,你若答应了留下,朕还觉得不好玩呢。既然你亲口承认与他毫无关系,那么今后的日子可就不怪朕霸道了。

    一双长眸看着女人消失在厅角,玄天方才缓缓勾唇笑:“闹闹闹~~吃一顿饭功夫就闹成这般?方才朕不过睹物思人,错唤了名字罢……瞧瞧你们一个个,还有没有为人臣的样子?”

    口中训斥着众人,忽地却话风一转,斟了盏热酒亲自递向玄柯道:“玄将军~~今日可也是你不对。你与我自小最是相亲,如今长大了却怎的不比当年?既与小青娘子不曾有半分关系,这厢却好生瞒了我许久,险些害朕落了不义之名,这酒该要罚你,呵呵哈~~!”

    致酒盏递之眸下,玄柯刚毅容颜上凝起一抹不着痕迹的苦笑……这个笨女人,他原是要一次救她出离尴尬,可她却偏偏那般作傻,楞要将关系撇清。如今他与她既毫无关系,日后皇上再要纠缠,却又是如何才好?……呵呵,你就这样讨厌与我相亲么?

    ……

    一杯红酒咽下,耳边顿时传来天子哈哈畅笑。一时间,美人袅袅,丝竹琴乐,厅内复又恢复一派热闹。

    只心口苦闷浮起,再下去的宴乐,就没了先前的味道。

    ——————

    寒冬的天气,吹一口气都能浮起一捧的白雾。

    泽和园十分之大,青娘一路绕着玉石小径胡乱散着步,心里头乱糟糟,一张刚毅笑脸沉下去,另一张绝色冷颜又浮上来,这个在恼、那个在笑,怎么着都不安生。

    酒后走路,风一吹越发醉意朦胧,青娘眯眼,隐约看到假山后似有一处小座,赶紧携着裙裾将将往那边趴去。只才走到假山口,却忽然从暗出伸出一只有力臂膀,直将她虚软无力的身子强揽了进去。

    顷刻见双目一片黑漆。

    脊背贴着凹.凸不平的山石壁,有咸腥锈水贴着长发蜿蜒淌下,冷得浑身都起了疙瘩。青娘兀自拾起全身力气,抬腿往那人身下狠狠踢去:“救命啊——唔……”

    只那呼救声方才喊出一半,却忽然一只淡香手掌往嘴上一捂,耳边袭来一声幽悦耳的熟悉嗓音,那身子便僵得再动弹不了半分——

    “我的小合欢~~你这样不听话,可是移情别恋了嚒~~”

    作者有话要说:被和谐搅得毫无办法,明明木有咩,还要黄牌不断……于是,,准备去把鲁迅的《闰土》找出来,放到俺本一点都不H的30章,嗷……~~~~(>_

加入书签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打开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