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节错误举报 | 加入书签

荷包网-> 种田文 -> 娘子合欢全文免费阅读

28 江湖第一公子——萧木白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还不说话……许不定就是存心呢……心里头讨厌我、恨我吧,偏偏故意这样为难人……”

    “……都把我当成你夫人了,下次你的仇家再要找你报仇,正好我又替你挡了去……”

    身后的女人还在有一句没一句的说着,好似也不计较你听得到听不到,兀自揣测着各种的原由,声音不大、气息不足,依如她一贯软趴趴的姿态。那模样儿,倒好像她被自己拐进一个大骗局似的,委屈极了,直听得玄柯心里头又气恼又好笑。

    撇开别的不说,若要没记错,当初可是她主动开口要随自己一同来京城呢;便是前日邀她来府上暂住,也是好笑她在马车里那副欲言又止的别扭模样,方才替她开了口……她倒好,如今又要反过来怪他。

    真是个自以为是的女人。玄柯凝着眉,揽着川儿回过头:“你若是委实害怕,改日我另寻府邸给你分开住便是。”口气淡淡,一贯的肃冷作风,不见一丝儿挽留和让步的意味。

    青娘垂着头随在后头呢,被将军如此突然停顿,整个儿来不及收脚,便惯扎进了他温热的膛,一股熟悉的生猛气息拂过耳际,没来由小心肝慌乱起来。

    抚了抚被撞歪的发簪,偏还要作一副泰然模样:“误会不去解释……换了房子又有什么用?”

    看,终究还是不想出府不是?

    “既换房子无用,解释了又有何意义?许多事越解释越被曲解。不如不说,久了自然而然会澄清。”玄柯两道剑眉微微上挑,难得的嘴角勾起来一抹戏谑。

    他临行前那天晚上去找青娘,原是做好两种打算的:那坏的,便是各分东西,动心也罢不甘心也罢,从此再不相见;好的呢,倘若有可能,他是想要留住她继续在茶铺里营生,等他回来的。却见青娘一脸惨白,好似十分没有耐心地道了歉便要关门,一时间原还存着些许的侥幸便瞬间淡然无存。

    哪儿想,才走到岔路口麽,却又忽然听她改了主意——“那个……明日可否一同随行?”那样急切而坚定的口气,全然出乎他意料之外的,直听得他一瞬间脑袋都空白了……这真是个奇怪的女人,脾气怪,身体怪,连思想都摇摆得让人捉磨不定,这辈子注定了是他的冤家。

    不如不说,久了自然而然会澄清……明明再平常不过的一句话麽,却听得青娘没来由一丝窘迫。

    直觉的那话中意有所指……青娘忽然记起自己曾笑话过他不举的事,下一秒某个风雪之夜便不受控制地浮上了脑海。那个晚上,他与她原只差了一步就要成了的……那威扬的青龙,贴着她那样近,分明硬得吓人呀……这也是他说的“久了自然会被澄清”么?

    青娘淡素小脸一红,霎时羞窘得不行。心中怪着他,却偏偏还不能同他作恼,这个男人近日好生不透,虽依旧一副威严冷傲模样,只那冷傲里却单单少了惯常的轻蔑。倘若他依旧瞧不起自己,同他笑、同他怒便都是正常;可他忽然不鄙视你,反倒对你不怒不火、好脾气起来,那么你若笑,便像是与他言好;你怒,又像是娇嗔,怎么着都是奇怪。

    顶顶好的,就是少说话,谁让她亏心事儿做在先?

    青娘抿着唇,扭过头去看前方的光杆老梧桐。

    却把川儿急坏了,好不容易大大和娘亲住一起了,可不要吵架呀,呜呜……一劲扒拉着玄柯的衣襟,直把玄柯往青娘身边贴去:“亲亲、亲亲……”

    女人靠得近了,熟悉的淡淡花香赫然在鼻端弥漫,玄柯一瞬凝滞,只觉一股生猛热气从下/腹袭上来,那略带糙的下颌不由自主地便向青娘额间贴去。

    滑而不腻的触感,轻吻一瞬即逝……青石小道上,一人俯视,一人抬头,四目错愕相对,没来由双双红了脸。

    和好了呀~~~

    乐得川儿“咯咯”拍手笑。

    那当事人却再不说话了,一前一后,默默向将军府邸走去。

    ————————

    石阶上站着管家老刘,跺着细瘦老腿,一副十分焦急的模样,见将军来,赶紧扑腾腾奔过来:“哎哟哟,将军你老人家可算回来了,太子殿下等您好久了呢,正催得不行。”

    老刘是小京的养父,他早年丧了妻,无儿无女,长得又十分丑陋,自捡了小京做女儿后便一直孤身至今,平日里做事谨慎和善,是个难得的好人。

    “哦?几时来的,为何不着人通知我?”将军对着他,这一刻脸上的表情倒也温和。

    “呃……殿下说……”

    “是本殿下不让人去唤你的。”老刘话还未说完呢,门槛上已然蹦出来个十四五岁年纪的端端少年郎,白净皮肤,桃花眼眸,玉冠紫衣,好一个俊雅人才。

    少年纸扇轻打手心,口中对将军说着,一双炯亮眸子却不停在往青娘身上看:“哦呀,瞒得好紧呢,难怪夏天时父皇要给你婚配你不要,原来是……嘿嘿~~~”

    好似要从眼前这个平常女子身上寻出些与众不同,看看到底是如何的女子方能让多年清冷的大将军动心似的,那视线从青娘的眉眼发梢一直看到了脚上青花绣鞋,方才游离开来……毕竟少年心,眉眼之间的失望毫不遮掩。

    虽不带恶意,只那与生俱来的天家冷傲,却让青娘没理由的生出不痛快。她虽识不了多少字,无甚好文化,却也是个好强的人呢,小时候挑不动水被打了,也不求人,自己换了小桶宁可多跑上几趟也要把活儿干完;才进了绣房,笨手笨脚,不知道被嘲笑过多少次,最后不也是当上了一品绣衣娘?只因为穿得旧些,长得丑些就要如此表情么?这样的太子将来可当不了好皇帝。

    一瞬间方才被将军当街轻吻的羞窘淡然无存,青娘浅浅笑了笑:“民妇见过太子殿下,不打扰殿下与将军大人。”

    她自是有自知之明的,一个“将军大人”便生生隔开了二人好容易才贴近了些许的距离。从将军怀里揽过川儿,兀自款款向后院方向走去,话虽谦逊有礼,分明不亢也不卑。

    冰凉指尖拂过温热膛,玄柯心中没来由一瞬空落,敛了神:“殿下今日所来为何?”

    哪儿有女人步子这样软呀?说她没腰么,她又偏偏站得婷婷袅袅;说她有骨么,她却又走得这般虚虚软软,蛇一般莞尔……倒也是个执拗的奇怪女人。太子玄铭收回视线,弹开扇子嘻嘻笑,皇家子弟最是懂得察言观色的,只一眼就看出将军被这女人吃得死死的。

    “嘻~~,七皇叔你在哪儿找得个这样奇怪的婶婶?”

    玄柯两道剑眉凝起来,语气复了一贯严肃:“殿下再不得乱称呼,再要如此可不教你武术。”

    玄铭才不听,调皮眨着眼睛,白净笑脸上好不得色:“得咧~~,不叫皇叔难道叫你玄大人麽?天家之姓,‘玄大人’可只有父皇才配得叫……除非哪日七皇叔也做了皇帝,不然我可不敢,呵呵~~”没意识地说着不要命的玩笑话,拖着玄柯的手臂就往廊上走去,哪儿注意到玄柯一瞬沉下的脸色。

    “走啦,七皇叔快些个,带你去见我的新师傅。”

    小太子这话说得却是不错的,早些年先皇去江南巡游时带回来个温润小儿,时年不过五六岁上下,端端肃静的子。先皇虽从未给他策定身份,对他却似十分宠爱,赐予皇家玄姓柯名,将他一直留在身边读书写字。

    许多大臣曾暗自猜测,怕不是皇上早先在外头私生龙种,来日或可成下任九五之尊,故而对玄柯万般友好巴结;只玄柯生清冷,每日不是诗书药理,便是舞剑吹笛,少与人交际攀权,再加先皇除了将他留在身边,最终毫无其他表示,最终还是让各方势力死了心。

    这也正是为何当今皇上登基一年便利用各种原由将兄弟子嗣赶尽杀绝,却唯独只把来历不名的玄柯派遣漠北的一大原因。虽然不无让他自生自灭之意,却也终是留他命一条。

    ……

    后院植着丛丛冬青,青娘抱着川儿从廊上走过,那在漠北少见的满目葱绿直看得郁闷的心境转瞬舒坦起来。她从来是个善于自我圆说的子,此刻早把自己安慰了个够,丑就丑些又有什么,反正我与你们半点关系也没有……改日我换了好脸,没准让你们惭愧个不行呢。

    心里想着事,却没注意到脚前忽然驻足的一双缎面黑靴……一个不慎,脚尖把那名贵黑靴将将一踩,直踩得主人“哟”一声轻呼。

    “夫人……”有温润嗓音在头顶上方响起,只青娘抬起头来的瞬间,那主人却凝眉失了言语。

    这世间有一种男人,你说他滥情他不是,你说他风流是冤枉,因他即便不说话,那眉宇间却分明的一股多情流露,遮不住,藏不了。你爱他,他对你不近不远不承诺;你恨他,他亦对你不怒不笑不惭愧,反正是你先缠上的他,他不过只是卧在树下打了个盹,醒来身边忽然多了个人罢,须得负什么责任?

    天生的桃花,累累的情债,却仍旧两袖如风,博一世清誉——萧木白便是如此。

    江湖第一公子萧木白,温润如玉,清风尔雅,为人亲和好言语,善攻心计观天象,文武皆,黑白两道通吃。

    只是他……如何出现在将军府里?

    作者有话要说:(*^__^*)……木白公子出场了哦,猜猜他是个肿么样的人捏?

加入书签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打开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