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节错误举报 | 加入书签

荷包网-> 种田文 -> 娘子合欢全文免费阅读

27 太尉家的疯夫人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江南真是个好地方。从花幽谷一路行来,走过的地方不少,一路不是饥荒便是旱涝,却独独江南依旧富庶繁华,几乎看不到一丝萧条。

    金陵更是有名的花月之城,青石铺就的大街,街道两旁是二层三层的亭台楼阁,青楼、赌馆人进人出,茶楼、酒家人声鼎沸。街边有叫嚣的小贩,三个铜板一碗馄饨,一文钱三个小包子,便宜又好吃;亦有杂耍艺人耍刀弄枪、纨绔子弟摇扇逗鸟,真个叫热闹。

    便是连青娘也觉整个儿的血都渐暖起来,更何况是川儿了?先还在娘亲怀抱里窝着四处张望,到了后来,便非要学着人家公子溜狗,牵着只小狐狸,颠着小肥腿大摇大摆好不得色。

    小京这丫头不过十四五岁的年纪,却长着一张大嘴巴,扎着两辫子,大大咧咧像个嘎小子。一路上也不管青娘听否不听,兀自一劲说着将军的各种好,脾气好、格好、生活作风好……直听得青娘耳子都开始发麻。

    青娘眉眼弯弯笑:“你们将军好得可比天神了呀。”

    小京哪儿听出里头的调侃,楞了楞,赶紧猛点头:“对啊对啊,我们将军比天神还要威武呢!一般情况下,见了他的人都会动心,绝不骗你!”自己说着话,脸蛋倒先红了,仿佛怕被青娘看出来了不高兴,一双眼睛白光光的直往天上瞟。

    好不可爱的丫头,青娘忍不住抿嘴笑:“那二般呢?”倒也不待她回话,抱着川儿进了路边一家布匹店。

    二般么……小京不说话了,挠着头想了半天,咕哝一句:“二般不就是你么。”也屁颠颠随了进去。

    真心想不明白,将军那样好的人,如何夫人偏偏对他这样冷淡,好不冤枉啊。

    女人麽,再是如何隐晦低调,都挡不住天生的爱美。从前在漠北,放眼过去全是光棍爷儿们,一来不敢太招摇,二来那样荒寒之地即便穿得破旧些也无所谓。如今来了京城,一眼过去花红柳绿,再看看自己一身土土的青灰,终究有些心痒痒。更何况……你看早上将军临走前盯着自己那眼神,真心不舒服啊……

    青娘连续转了几家布料铺子,却终究舍不得花费银子,转来转去,最后还是转到了街市敞篷的布匹小摊上,价格便宜,花样儿也不错,质量次些又何妨,反正她的手上工夫好。

    “川儿乖啊,呆在娘亲身边,不许随便跑。”青娘将川儿拽到脚边,翻挑起花样来,京城自有自城的好处,好东西不少呐。

    马路边儿是杂耍的摊子,有猴子在做着各种古怪动作,金黄的毛,一双圆眼睛光发亮,你给它银子,它便对你鞠躬挠背。给的银子越多,做的动作越复杂,翻跟头啊、扭屁股啊,没有它不会的,鬼一般灵。

    直看得川儿的眼睛就跟定住了一般,一双清亮的凤眸抬起头来看了看娘亲,这个爱美的女人,哪儿丝毫顾得上自己?挠着屁股、提溜着小狐狸便一扭一扭挤了进去。

    “换、换,换欢欢……”

    卖艺的是个四十多岁的壮汉子,正举着盘子四处收钱呢,裤子却被一个劲往下拽,拉上来,又被趴下去,痒得难受。他胖啊,裤子拽下去露出来一团黑漆漆的老,好不难看。气得他大骂:“妈了个巴子的!谁偷看老子屁股?”

    嘎着嗓门,低头一看,却是个矮墩墩的小娃,撅着嘴,咕噜咕噜也不知在说着什么,一双眼睛可怜巴巴的,好似你欠了他钱一般,顿时一张嘴都快气歪了:“这、这、这谁家的倒霉孩子?松手!欢欢欢你个头啊?!再不走老子把你卖咯。”

    “嘤嘤……”川儿好不冤枉,在家的时候大个子叔叔们都那么疼自己,为什么这里的大个子却这样凶,瘪着小嘴,眼泪吧哒吧哒掉下来。

    有好心人便嬉笑着提醒:“啊哈哈!老板,人孩子要拿狐狸换你的猴子呢!”

    “狗/日的!狐狸抵得了老子猴子一毛?老子为了训这猴子,婆娘都跟人跑了!”买艺的才不管,凶巴巴抓了小狐狸提到半空。

    可怜小狐狸“吱吱”叫得好不凄惨——呜呜,这个小主人,在他手下就没过过一天安生日子……

    周围哄笑声一片。

    川儿几时见过这阵仗,红红小嘴唇哆嗦着,终于“呜哇”一声张嘴大哭起来。他的声音丹田气十足呀,看客们越发笑得大声了。

    人群中忽然挤出来个老夫人,一身淡素的对襟棉长袄,半白头发,眼神模糊,仿若发现了宝一般迫不及待就往川儿脚边扑:“囡囡,别哭别哭,乖,告诉你刚才说什么了?”“欢欢……”川儿指了指地上的小狐狸,又指了指卖艺的汉子,小嘴儿瘪啊,怯生生的好不可怜:“打、打。”

    欢欢……

    “打、打死你!欺负我欢欢!”那夫人眼神儿一滞,下一秒却忽然光一亮,刷地冲过去拼命拉扯起卖艺的,抓脸蛋呀,扯衣裳,又是咬又是踢的,疯了一般。

    人群赶紧自觉地退开在几步外,这疯老太太一出门必然惹祸,还偏偏得罪不起,被她打伤了可没钱赔。

    “你个疯老太婆……滚滚滚!”卖艺才来的这地儿,赚的第一笔银子却被这样生生搅没了,好不气恼啊,抬腿就一脚踹了过去。

    直踹得老夫人倒在地上嗷嗷直叫:“囡囡,囡囡,还我囡囡……”这下却是彻底疯狂了,抓着头发咧着唇,浑身筛子一般颤抖着,那模样好不吓人。

    一时间,小儿哀哀哭啼掺杂着妇人的尖锐撕鸣,街市上人群攘攘,好不热闹。

    卖布匹的叹了口气:“我说这位夫人,那是你孩子吧?闹起来了……啧啧,疯了就好生看管着,竟然也由着她乱跑。”一副欲言又止的样子,只那神色却全然不是同情。

    青娘手一顿,赶紧地回过头去。密密匝匝的人群中,一颗小土豆果然正挂着满脸鼻涕眼泪,哭得好不伤心呢,一时心都要碎了。都怪自己大意,川儿可是她的命呀,哪儿能被这样欺负?

    抱起川儿,两道秀眉凝起来,语气难得的冷硬:“你这人,人高马大的怎么对老人孩子也动手?”

    卖艺的楞了一楞,这女人软趴趴的,声音倒真真好听。只因见青娘一身青灰,不像是有钱人家,口气便横起来:“怎么着?挡老子财路还没让你陪钱呢!”捋起袖管,满脸横丛生,好不吓人。

    小京赶紧大步将将跨过来,两手叉腰好不霸气:“你敢!这可是我们大将军家里的夫人!”

    嘶——周围顿时一片倒吸气声。

    天雷消息啊!大将军不好美色大宋国上下谁人不知?长得一等一的好相貌,不居功不自傲,当年不知迷去了京城里多少的千金郡主。只他倒好,多少年来竟是连一个女人也看不上,一身孑然,两袖清风。

    如今这样突然冒出来个夫人,还是这么个不起眼的青衣小娘子,如何能不叫人惊讶?

    一时间青娘成了众矢之的,这个戳着指头叨叨,那个捂嘴讪笑,倒把先前那泼皮卖艺的给忘了。

    小京似乎很气恼人们的不相信,在她眼里,不管青娘好看不好看,大将军看上的就是好的,叉着腰,晃了晃腰上的小木牌:“看到了吧?将军府的牌子!下次再欺负人不饶你!”说着,便气哼哼携着青娘往回走,留□后一片唏嘘声。

    人群自动让开来一条道,那各种猜忌、艳羡的眼神抛过来,青娘好生不习惯呀,自来就是低调的角色,哪儿习惯被这样关注?怪来怪去,都怪那冷傲的大将军,模棱两可的不与家仆交代清楚,搞得如今一城的人都误会……不行不行,回去得立刻找他谈谈。

    揽着川儿与小京一前一后往回走,那疯老夫人却忽然着了魔般扑腾起身子,一路尾随而来。一双眼睛木愣愣的,直盯着青娘的背影,青娘走得快她也快;青娘慢了,她又扭拧着看看天看看地,佝偻着清瘦的脊背,好不可怜。

    青娘走过去:“老婆婆可是迷路?”

    “囡囡,囡囡,跟我回家……”老夫人卯着嘴,抓着青娘的袖子就要往别处走。清淡的眉,苍白的肤色,虽头发半白,面上却也没有皱纹,看得出年轻时应是个标志人儿。

    小京却突然莫名地发起火来,一袖子不客气甩过去:“疯婆子!让开,让开!别想害我们家夫人!”

    那愤恨情形,竟是难得的鲁莽撞,看得青娘好不奇怪。正纳闷着,几步外忽响起一声厉喝:“住手!”

    一顶蓝布小轿晃悠而来,有蓝衣青年急急上前,一把扯下了小京的手,二十三四的年纪,清秀五官上表情十分恼怒:“不得对我们家夫人无礼!”

    人虽清秀气,力气却也不小。疼得小京直撇嘴,偏还要不解气地反驳过去:“谁让她先欺负我们将军家夫人。”

    那蓝衣青年本要发脾气的,只听及将军一词,那眉眼间的愤怒却收敛起来。抬眼狐疑地看了看青娘,语气低沉,一瞬没了方才的恼怒:“对不起,我们家夫人有些小疾,请勿怪罪。”不亢不卑的,也不再多说什么,扶着自家夫人就往轿边走去。

    一抬小轿渐行渐远,一路竟是老妇人的苍凉凄呼:“囡囡,囡囡……”听在耳里好不渗人呀。

    “可怜吧?”小京扭着胳膊,撅着嘴,余气未消。

    “唔,这谁家的婆婆呀?”青娘恍然,忍不住又往轿子方向看了看。

    “嘁,可怜之人必有可恨之处,谁让他们家太尉做了昧良心的事!……夫人你不知道吧,前任大将军……全家,嘶……大的小的,全没了!全他们家害的!如今老的疯,小的死,报应啊……没有人同情他!连我们将军当年也被他给生生拆了……”

    小丫头片子吧啦吧啦,只忽然大嘴一捂不说话了,讪讪朝着青娘身后笑了笑:“嘿嘿~~嘿嘿~~将军……”

    青娘兀自听得仔细呢,被这一打断,差点儿挖到的将军八卦又没了,好不扫兴呐。

    回头过去,几步拥挤的人群中果然立着蓝衣玉带的大将军。刚毅五官清冷冷的,好象很有些不悦,赶紧嘻嘻笑着打了个招呼。

    “唔。”玄苛微微点了点头,迈着方步走到二人跟前,几日来难得的语气肃冷万分:“小京,回去后自去后堂反省三天。”

    小京赶紧吐了舌头,捂着脸从主人身旁走掉了:“没听见没听见……你们聊你们聊。”

    “嘤嘤~~”受了委屈的川儿哪儿能错过这卖乖的机会,瘪着小嘴万般可怜巴巴地直往将军颈上搂去。小小的身子动作贪恋而急切,直晃得青娘也软趴趴地跟着扎了过去,她的身高不过才到将军的肩下呀,这样依偎着的一幕,看在路人怀里倒真真像极了和谐的一家。

    一时间街头唏嘘更甚,早先还不太相信小京的话呢,这下却是深信不疑了。

    只大将军今日却难得的反应迟钝,竟丝毫未觉察周围异样,也不同青娘多说什么,修长双臂揽着川儿,大步将将地便往府邸方向走去。

    一方魁梧背影在阳光下渐渐走远,小道上行人稀疏,有小儿叨叨诉着苦,声音气好不可怜。

    青娘在后头款款随行,心里头琢磨着——好呀,原是纯心装傻……还以为我看不出来,我可是装傻的老行家呢。

    反正在他面前也不是第一次厚脸皮了,青娘扬着嗓音对着玄柯道:“喂,你故意不和他们解释……莫非看上我了嚒?”

    作者有话要说:~(@^_^@)~早上从九点开会到12点多,出来后又急急赶文案,所以又拖延时间了哦,真心不好意思呀大家,嘤嘤TT……

    o(︶︿︶)o那个……夜叉大人冲尘子不满了:喂!我说你个无良尘阿三,你就让本大人露个脸就完了嚒?戏份呢?戏份去了哪里?→_→

加入书签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打开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