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节错误举报 | 加入书签

荷包网-> 种田文 -> 娘子合欢全文免费阅读

第21章 将军的后备军团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王鲁提着一壶忘川老酒,踩着尺余厚雪向大将军营房处走,老远的便见勤务营张大海两手揣在袖兜里,勾着脑袋在门边徘徊,便着嗓门嚷嚷:“老海,怎么不进去?”

    “嘘嘘,别出声。”吓得张大海差点都要跳起来,压低着嗓门神叨叨道:“才在吹笛子呢,多少年没再听他吹笛子了……啧啧,这孩子,八成的坠入爱河。”

    张大海是营地里最老的后勤老光棍,打从16岁随军到此,如今都呆了四十有五年,没有人比他资格更老了。满脸斑白的胡子,心态倒是十分的好,时不时学着年轻人蹦出点新词儿。

    因知眼前的老游击是个专爱逞能的货色,便咕哝着摆出一副可怜老脸:“不是听说老板娘这几天也要走么?先头将军私下吩咐,让备一副车马行头送过去……如今,啧啧,你看他那副脸色,真不知该不该送了。我这一把老骨头,可经不起他罚上几圈!”

    张大海这话说的倒是不冤枉。

    大营里早就传开了,那夜众人灭了飞鹰老巢,一路往东寻着将军与青娘,当时将军不过只着一件单薄中衣,两手紧紧揽着绵羊一般的小青娘。那小青娘被将军用棉毛长裳裹了个严严实实,连脚丫儿都不露一点,满面的潮红,连发丝上都沾着雪,嘴角也诡异的红肿肿……那画面,是个人都知道发生了什么。

    原本众人都铁定二人差阳错,终于生米煮成了熟饭,以为孤单多年的将军终于寻着另一半,从此要开始幸福美满的继父生活。心下替他欢喜着,却不知,将军这几日的脸色竟是一日堪比一日差,黑压压好比乌云密布的雷雨天。不是窝在房中不说话,便是肃着一张冷飕飕的脸满大营的转,军纪抓得那是无比吹毛求疵——偷着瞌睡,好啊,罚扫两天草场;睡前喝个小酒,行,大冬天罚你值两天夜;再要聚众玩个牌什么的,得,快去草场跑十圈吧您呐。

    你若不服也没办法,军纪里明文规定的,罚得分明有有据。把个将士们吓的,看见将军就如见了山中大虫一般,恨不得躲个远远……谁愿没事给自己惹不痛快?

    不过也有例外,比如这个向来“热心肠”的王鲁——

    “嘁,还以为什么大事呢!这会儿不是不吹了么,老弟我帮你问去!”果然王鲁拍了拍脯,毫不犹豫就扛了下来。

    这没脑子的货。

    张大海如释重负,嘴角咧开干巴巴笑:“嘿,嘿嘿~~我就知道鲁老弟您最是心善。得,上回大伙出去打猎,还剩着几挂干呢,一会完事了过来取,送予你家老婆孩子吃。”

    “承您的情咯~”王鲁笑着摆摆手,敲开门走了进去。有什么可怕的,将军不也是人么?

    …………

    素朴的营房内燃着“孳孳”炭火,大将军玄柯正在执笔写字,墨黑的发高高束起,着一袭素色暗纹长裳,举止端端,好不风雅。

    只向来干净整洁的地面上却凌乱散着一地大小不齐的废弃纸团,满桌子的墨滴四溅……

    嘿,心乱了当然写不好字。王鲁抿了抿大嘴,一壶忘川老酒摆上案:“嘿嘿,将军在练字哪?”

    “唔,”低沉的嗓音,若不细听俨然仿若无声。玄柯眼皮儿都不抬,手中动作依旧。

    只那“川”字,轻重不匀,该施力的施不够,该直的偏不直,哪儿有平日万分之一功底?恼得他大笔一顿,一纸素白宣纸又揉成团扔了出去。

    两道俊郎眉峰深凝着,看似严肃,却分明的心不在焉。

    这哪里是练字,分明是单相思麽!想当初老子追婆娘,连马步都蹲不稳,一天屁股不知道砸地上多少次,何况是写字这般/毛的活了?

    王鲁自认身经百战,见将军如此深陷痛苦,倘若再不打断他,都不知道要苦到什么时候,咳了咳嗓子:“咳咳……酒凉了……”

    玄柯一瞬恍然,抬起头来:“唔……几时进来的?”

    “刚才……等了好一会儿了。”王鲁嘴角抽抽,该死,神志都恍惚成了这般。小青娘的法力也忒大了吧?

    “那个……不是过两日要上路么……好久也没回去了,平日也剩不下几个银子,想给老婆孩子买点什么都凑不出来……将军您……能不能提前先预知三个月晌银咧?”他虽然愚笨,却也知自己的正事该先办,尴尬咧着嘴角,挠着头,偌大个壮汉却扭拧个像个羞赧小伙,好不别扭。

    玄柯顿了笔,瞅着桌上那壶温热老酒,严肃皱眉道:“哦,买酒的钱天天有,孝敬妻子的银子就要借了?……这等于是公然行贿,若然不是看你平日有功,罚你跑上……”

    “诶诶,罚我跑三圈……错错,十圈、十圈都可以!原是镇上酒家老板娘要回乡,满屋子的酒都贱卖了,小的才去凑了几壶热闹……”王鲁讪笑着双手接过银子,多少年在将军手底下混,最是知道这家伙嘴硬心软了,尤其在银钱用度方面,哪里肯真正为难人。也就是青娘这丫头,与将军一般的冷脾气,不然也闹不到这份上。

    摆着大步走到门边,忽然记起来张大海交拖的事,看将军这会儿语气还不错,兴许能讨个准话出去显摆一个。便又扭着腰回过头,嘻嘻笑道:“噎……那个,过几日不是上路了吗?小青娘他们……要不要也备上一部行头?”

    “什么行头?”哪儿想到玄柯豁然抬头,但闻小青娘,原本就肃冷的俊朗五官却瞬时如若千年冰霜:“军营之内,莫要提及无关之事!方才受贿于我,原还想放你一马,既如此,自去草场领罚十圈……”

    乖乖,刚刚还说不要罚!再问下去是不是银子都要收回去了?王鲁整张黑的脸都要抽起来了,才准备回去呢,可不得多准备些力气伺候自家媳妇,这么罚下去,二弟都起不来了!

    只觉得后背一股冷嗖嗖冷气袭来,赶紧地提了酒就要往门外溜:“吖……没听到没听到……”

    身后却又传来一声深冷吩咐:“酒留下。”那口吻,军令一般不容拒绝。

    作死啊,一会说不要,一会又让留下,折腾老子啊!吓得他酒葫芦也不要了,拍着屁股险些在门边跌了个狗啃泥。

    “怎么样?怎么样?什么态度?”原本空旷无比的营房外忽然“呼啦啦”围出来一群将士。个个一脸的戏谑八卦,分明地等着看热闹麽。

    “什么怎么样?不提那女人还好,差点老子都吓尿了!”王鲁使劲地拍着脯,瞅着众人挤眉弄眼的诡异模样,这一刻忽然才明白过来:“作死的老海头,拿老子开涮啊!”

    人群外便传来老者“哧哧”浅笑,阳怪气的嗓音:“诶~~别,老头我可没逼你去。是谁脯拍得砰砰响自己应下来?”

    一众人等唏嘘哄笑开来。

    张大海得意了,这没脑袋的老鲁,回回挖坑都自己跳下去。又问:“我说,他到底是应了没应?应了我好去备行装啊!那可是咱未来的将军夫人呢~~”

    “应,应个毛!死要面子活受罪,老子可不掺糊了!”王鲁啪嗒往地上一座,黑脸气哼哼的:“我就奇了怪了,做都做了,人都是他的了,闹成这般是个什么意思?”

    “怕不是……将军果然那方面不行吧。上次人青娘自己也那么说的。”勤务营的大牛挠起了脑袋,他可是坚定的大将军不/举派,无数的事实为依据么不是?

    气得张大海一巴掌盖下去:“该死,那还不是你造的谣!滚回去喂你的马……”嘴上训着,自己却猜度起来:“不是说那老板娘这几天门都不敢出了么?怕不是正准备成事呢,就被你们这群王八蛋给搅和了,不然咱将军这般生气做什么!”

    哦呀~~早没想到呢。

    果然姜才是老的辣,偷/情多了总结的经验也万般辟。周围顿时一众唏嘘,对麽,那天晚上找着二人时,一个只着单薄青衣,脸色诡异冷白;一个衣裳不整,气息虚浮……却原是来不及收拾呀~~难怪大将军一路紧揽着青娘,冷着张脸一句话不说;难怪青娘埋着脸,羞得几日不出门不见人……拆人家姻缘可得损德呢,罪过罪过!

    一时间草场上唏嘘感慨声此起彼伏,好似这几日的各种惩罚忽然的有了原由,将军的形象也不再那么可怖了。

    真心不怪将士们八卦呀,多少年过去,当初和将军一般大的、比将军小的,如今都成了家有了娃,却只见将军辛苦打战,恪守边关,身边连个暖/床的女人都没有,万般冷清。如今好容易找到动心的,哪儿能白白让她这样跑掉?

    众人戳着王鲁道:“听说老板娘都要走了,你和杨参将可不得赶紧地想个办法!将军爱面子,豁不出去,咱脸皮厚,可不得帮着撮合撮合才是!”

    ————————————————————

    土丘上积着厚厚的雪,这样冷的天,呵气都能结成冰,巴不得日日窝在床上睡着,才懒得出门活动。青娘可不知自己有多羞、多没脸出门,单薄的身体裹着一件素花大袄,正端着小碗在给川儿喂饭呢。

    许是在军营里饿了几天,川儿这两天吃饭倒是挺乖,端到嘴边便大口大口的咽下去,再不像从前泥鳅一般四处乱钻。只不知那个怪脾气的男人到底给他施了什么法术,这几日竟是没白天没黑夜的嚷嚷着要“大大”,但凡一个不慎,必颠着小腿往军营方向晃,恼得青娘没少在他的小屁股上拍巴掌。

    那天夜里做了那样的事,她可是真心没脸再见将军了。

    次次勾引他,待他上了勾,拔剑努张时,又忽然地告诉他:“呃,你误会了,我从来没喜欢过你呀。”好似才给了糖又来个大巴掌,万分的卑鄙下作——虽这不是她本意,但将心比心,哪个男人不会这般误会?

    终究不适合在这里继续呆下去了,顶好的就是大雪快些个化去,她好收拾了行李远远的离开这是非之地,再不要再见到这个人了。

    青娘抹掉川儿嘴角小米粒,做一副懊恼状:“再要叫大大,把你卖给他,不要你咯。”

    却听门外传来一声凄厉哀号——

    “哎哟我的爷~~饶命喂~~小的真心、真心不是做坏事啊!”没骨头一般的细软嗓音,好不熟悉。这娘娘腔,果然没死么?

    “还说!乖乖你个小王八蛋,正愁着找不着你呢,自己倒送上门来了。走!跟老子回去,敢陷害将军的女人,看怎么处置你!”噶的嗓门,应是那鲁的王游击吧,算了算了,先不急出去。

    “不是、不是啊……老伴娘可、可是我救的……哎哟,别打头别打头……”

    “狗/日的,老子要再信你,老子***不姓王!杨希,你说怎么处置?”呃,杨希竟然也在……真心不想见到他,怎么解释才好呢……青娘才站起的身子又坐下来了。

    “哎哟,别、别啊,我说了你们都不信,老伴娘是我放走的,我、我一路还跟在后头随的,就、就怕不放心……后、后来见将军和她、和她那个了,我、我才……”

    “那个……将军和青娘哪个了?快说!”本来周遭还是一翻吵闹,只娘娘腔这话一说,忽然便静下来。

    “都哪个了?快说!”似有一众的将士开始急切打问起来。

    “就是……那个啦,哎哟,别踢肚子啊……羞死个人啦……”眼瞅着那不要命的娘娘腔下一秒就要说出个什么来,青娘赶紧扔了碗筷走出去。

    “我确实是他放跑的。别打了,大中午的吵人家睡觉呐。”

    软趴趴的清冽嗓音,好听到不行呀,小魏忙抱着脑袋跑过去。死里逃生的,大冷的天,差点没冻死在路上,一身血淋淋地就抱住青娘的大腿开始哭:“嘤嘤……姐呀,可找到你咯,差点都回不来了……那天夜里看见将军把你……我本来想过去……又怕你是真心自愿,反搅了好事……嘤嘤……”

    兰花指翘起来,拼命抹着眼泪,一双长眼睛万般凄楚的挑起来看青娘。明明在诉苦嚒,怎的好生像做戏?戏子的眼泪啊,谁知道真真假假。

    “阿常,你再胡说我不收留你了。”青娘嘴角抽抽,甩了手又要往屋里猫,那天晚上将士们的眼神她可没忘记,直把她看的如同才从洞房里出来的新媳妇一般,好不别扭。

    门边探了头,朝天翻了个大白眼:“还不快进来,冷不死你呐。”

    不远处,一袭蓝衣束身的英武小参将却忽然徐徐开了口:“不行!奸细应由军法处置。这个人,我们得带回去审讯!除非……”明明语气万般严肃么,怎的一向英武帅气的五官却似浮着一抹诡异浅笑。

    哎呀,完了完了,被威胁了。就娘娘腔这张唯恐不乱的小破嘴,倘若要胡说些什么,那可不是逼上梁山吗?不是将军女人都要成了他女人了。

    青娘理了理鬓间碎发,表情十分不情愿:“呃……有什么条件?”

    “当然有啊……见一见将军就好了。”杨希笑起来。

加入书签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打开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