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节错误举报 | 加入书签

荷包网-> 种田文 -> 娘子合欢全文免费阅读

第18章 荒郊悍匪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忽如一夜梨花雪。黎明方晓,灰蒙光影下放眼一片白茫茫,呵气都能结成冰。

    青娘赤脚踩在雪地上,两只手臂紧紧裹着前,快要冻到骨头里。鹅毛般的大雪还在下,身上不过只着一件烟青睡长裙、白色单薄里衣,里头除了肚兜毫无旁的遮盖,哪儿能不冷?

    这是一所僻壤的乡间屋舍,周围竖着黑木栅栏,围成一个偌大空坪,中间杵着三间小砖房,此刻白茫茫的覆着一片厚雪,看样子,应是还在漠北的。也对啊,两个晚上能走去多远呢?只不知,那里头的到底是那人还是他……或许谁都不是吧,她可不值得他们跑这般远。

    早知道昨夜什么也不整理直接走了多好!心里头后悔着,脑袋昏沉沉,好似做梦一般,掐了自己一把方才疼得略微清醒。这一刻忽然记起川儿,心下顿时如乱麻一般揪起来,既然能找到自己,那川儿的存在定然也被发现了吧?这样冷的天气,他那本就底不足的体质,倘若……倘若川儿有个什么,她定要与那人同归于尽,她也不活了。

    她的身子原本就虚,捆在麻袋里颠了这一路,浑身便如散架一般,软得连走路都非一般吃力。“哈嘁,”一股冷风迎面扑来,忍不住打了个小小的喷嚏,肩膀上却挨了重重一搡,整个儿都差点栽过去。

    “***,还不快进去!”有嘎的声音在后头骂,隐约还掺杂着一丝儿几不可闻的窃笑。除了那一同绑来的娘娘腔还能有谁?一早就看出来他不是个好东西,只不知那个地方几时竟也养起了这些不男女不女的货色。

    青娘回过头瞪去一眼,兀自佝着身子往前走,她既然敢这样跑出来,自是早就权衡过后果的……只是可怜了川儿,自小的顽劣禀,倘若被他抓了回去,20年后的样子她可真心不敢想像。

    想到即将要面对的各种未知,一张决绝的容颜又浮上眼前……是有多久没记起过那张脸了?白苍苍的手指掐着手心,努力摒足气息推开那一扇厚的帘子。

    “啊,啊,要死了……”

    屋子里亮着明黄的火把,才进屋一股/糜气息便将将扑面而来,一声声此起彼伏的尖声浪//叫充斥着火一般蒸腾的四方空间。

    青娘不适地皱起眉头,直觉的骨头里就要开始发软。这感觉真危险,她真恨透了该死的合欢,竟连这般快死的场合也会有此不要脸的反应。

    屋子正中是一张铺着老虎皮的八仙靠椅,靠椅上的男人正赤//裸着上半身在和一个女人不要命地//搏着,丝毫未曾察觉众人的到来。金丝缎裤褪到膝盖,大的手掌握着女人的胯拼命上上下下着,满屋子尽是“吱咕吱咕”//糜声响,想来那物十分之大,愣是将女人欺得一声声惨叫连环。

    那女人么,灰黑的皮肤,却/大/胯/圆,一看便是自小风吹日晒使干活的。定是附近村子里头被抓来的姑娘吧?也不过才十/八/九岁年纪,娇//嫩的都被掐出血痕来了,那男人却还兀自狠狠吸//啄着。

    这场景她可不是第一次见过,打从6岁起给美人们送水到如今,早已见怪不怪了,只可怜了那姑娘……青娘凉凉吸了口气,只这一眼看过去,倒比方才在门外瞬间安定了不少。

    是只独眼龙,并不认识的呀,白白担心了一路……该死的,不认识你抓我来做什么?

    青娘颤颤低下头,缩着脖子,佝偻起身子,作出一副再平俗不堪的小妇模样。却不知被谁狠狠踹了一脚,冷不防“啪嗒”瘫坐在地。

    “***还不快给老大跪下!大哥,这贱人带回来了!”叫二爷的抓着青娘散下的及腰长发,将她一张寡素的脸直直迎向座上彪悍的男人。

    他这一路的憋呀,好生难受,此刻看着眼前活/色/生香一幕,真恨不得立刻将这女人扛下去扒光了吃掉,巴不得老大对这张素淡的脸毫无兴趣。

    被搅扰了兴致的男人不悦了。一只独眼往青娘身上冷冷扫来,眼神狠厉到了极致,忽地抓起那女人的腰狠狠按坐下去。

    啊——!霎时痛得那女人身体哆嗦抽搐起来。

    一股滚/烫/喷/洒而出,飞鹰揩起裤腰,指了指满身污秽的女人,声音沙哑如同炼狱里发出:“拖出去,让兄弟们补补身子。”仿佛在说着喝水一般再平常不过的小事,一瞬便大步走到青娘身边,两劣的手指将青娘下颌狠狠捏住,把玩着,却并不说话。

    这是个异常生猛的大高个子,浑身刺着黑绿龙纹,大约三十来岁的年纪,本也算是个端正角色,只因面上罩着一个金眼罩,便觉得狰狞起来。

    一股才交//欢完毕的//糜气息瞬间袭进鼻端。青娘挣扎着想要低下脑袋,手心攥得紧紧的,竟是一丝儿气力都没了。

    也不知过了多长时间,方才听上头男人声道:“……阿常呢?”

    “诶诶,爷、爷啊,小、小的回来了~~”人群外传来弱弱回应,小魏缩着脖子躲在后头探了探脑袋,那副忐忑模样,仿佛靠得近了,自己就要变成方才那个被拖出去的女人。心中真后悔一时嫉妒报了这个信,早知道不如窝在将军身边当一辈子奸细呢,反正大哥也不能跑进去抓了他出来。

    “哼,还知道回来!……你说的就是她?”飞鹰斜觑了一眼,复又低头扫向青娘,淡淡雀斑的瓜子脸,睫毛长长的,一副软弱不堪之容,丁点特色也没有嚒……可惜呀,你的身体出卖了你。

    玩过的女人千千万,这方面可不比向来不近女色的大将军愚钝,那眼睛毒得只一眼便能看穿女人内里,装得再像又如何?……想不到荒郊野岭的,竟然还藏着这般尤物,呵呵。

    飞鹰咧开嘴大笑,苍涩的嗓子好比外头纷飞的大雪,听一听都能起来一身**皮疙瘩。

    分明见他眼里一抹光掠过。青娘赶紧垂下眼睑,低眉顺眼的,脊背勾得越发低了,巴不得自己现在瘦得前贴后背才好……还搞不清状况呢,该死的合欢你可千万不能胡来呀。

    “真的是她!整个大营里人人都知道,将军不贪美色、也不贪地位,就偏看上了这土包子女人!……小的也想不通呢,长得还不如小的俊俏,怎生的那将军就偏偏看上她,可是就、就这样的……将军连梦里头还叫她着名字……”

    害怕老大不肯相信,下一秒便宰了自己,小魏急急辩解着,只小嘴儿吧啦啦,却忽见那独眼里杀气弥漫,赶紧“趴”一声合住嘴。

    飞鹰狰狞的脸颊浮起一丝淡笑,阳怪气道:“呵呵哈,你倒是对他印象很好……很好啊,那送信的差使由你亲自代劳好了。老二,绑票的信可是写好?”

    “呃……爷、爷饶命!小的不敢、万万不敢去啊喂~~~一去就是等于送死,将军不一刀杀了小的,那姓杨的参将也要把小的撕了煮汤的呀。”吓得小魏一屁股趴地上,拼命磕起脑袋来。这时候可忘了什么兰花指,满脸的鼻涕眼泪,梨花带雨好不可怜。

    “早他妈让人写了!万两银票外加放咱爷几个平安出关,他玄铁皮要是不答应,咱哥几个轮流睡了他女人,再把她脱光了暴尸荒野,带不死他个绿帽子!”老二拍着脯,心里头也明白这女人逃不出大哥的手心了,那手便不老实地一把扯落青娘单薄的里衣:“大哥,你看这身段!那姓玄的真他妈懂享受!”

    嘶——周围顿时一片倒吸气声。

    女人敞开的里衣下,水红肚兜半落,两道致锁骨下山峰软而酥/白,一朵妖孽红花在右上若隐若现;那酥白中间的沟壑深幽绵长,仿佛手指头探进去都难以拔//出一般紧俏……这可比咱漠北的女人带劲多了!

    直觉下/腹一紧,飞鹰豁然蹲下身子复又将青娘下颌挑起:“呵,好极!记住,让他单枪匹马的送来……老子这次非要了他命不可!”裂的手指摩/挲着女人尖尖的下巴,虽是笑着的,却分明一股凛冽杀气。

    多少年了,每每辛苦组建的老窝都被那姓玄的搅散,连一只眼睛都废在他箭下,心里头是有多恨呐!偏偏总也拿不着他半分把柄,如今既得了这一尤物,怎么能不泄愤?

    “他不会送来的。在他眼里我什么都不算,大人若要银子,抓了我只是白费功夫。”青娘忽然低着嗓门开口,言语淡淡,清冽眸子坦然迎向飞鹰那块金光闪闪的狰狞眼罩。

    听到此刻她却是明白了,原是被当了枪使……那个讨厌的怪脾气大将军,你轻视我也罢了,赶我走也算了,我都这般好脾气答应下来,丝毫的没有忤逆,如何却让我替你背下这样一口大锅?

    虽知这并不是他所能控制,心里头却仍旧恨起来……他那样冷漠高傲的子,即便这两日忽然对自己生出些许别扭情节,也终究是因为不习惯她对他突然的无视罢,她甚至本不信他会来救自己。这样冷的天,若然川儿冻上一日,真不知……冤枉的,玄柯,你欠我!

    “你们尽要胡乱猜测,猜得都没了谱。怎么也不想想,我要是果然是他喜欢的女人,如何却孤儿寡母在营地外生生住了一年余?”

    低沉的内敛嗓音又绵绵响起,青娘再次开口了。有什么可怕的呢,没有人没有力气救自己的时候,除了一张嘴还剩下什么?

    飞鹰脸色暗沉下去,还从来没有哪个女人在自己面前如此气定沉闲,这个女人不一般呢。直直凝着青娘那水红色的小兜不语……仿佛在思考着什么,那手便向青娘兜下若隐若现的妖孽红花探去。

    一点一点往下探着,妖孽的花瓣露出来些许,如扇子一般由上往下收拢……那,连着的应是中间的红樱吧?

    却不再继续动作了。一只独眼意味不明地挑起来看青娘,竟不知她原也在看他,清冷的眸子不见丝毫惧色,甚至隐隐的还含着恨,忽地便笑将起来:“呵,你这样的角色,倒不丢那姓玄的脸面……放心,老子不管那姓玄的对你真心假意,即便他不拿了银子来,你这贱人老子也是吃定了!”

加入书签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打开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