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节错误举报 | 加入书签

荷包网-> 种田文 -> 娘子合欢全文免费阅读

第12章 将军出手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忘了是如何进的屋,也忘了那黏虫一般攀着自己不放的小娃儿去了哪里,只知意识稍微回还的时候,已然是抱着一抹无骨细腰生猛抵在了青灰砖墙上。

    似乎之前有过什么争执吧,怎的二人都在如此急剧地喘//息?周围也安静得过分了些,窄小而沉闷的空间里,只余了此起彼伏的喘气声,那样激烈而滚?烫,仿佛下一秒便要烧起来似的……

    女人的手还在不规矩地乱动,虫一般蹭着,仿佛急不可耐要从铠甲外寻着缝隙探进去。玄柯厌烦地腾出一手,抓过她绵软无骨的两腕,扯过头顶,牢牢摁至冰冷的砖墙上。

    “别动!我未必那般好脾气。”他的声音急促而沙涩。

    惑人的磁嗓音,却十足的命令,周身气息也仿佛能将人冻杀一般冷冽。

    女人果然挣扎了几下便不动了。靠得这样近的距离,她柔///软的便严严抵在他坚///硬的铠甲上,水红的外衣被刮破了,衣襟处也撕裂开,软软的从肩上滑落下来,露出里头半透明的碎花衣。有圆///润樱//桃在那单薄面料下若隐若现,如下过雨一般,顶端是一片黏//腻的潮?湿。

    “不要这么凶麽~~”似乎有些累,女人软软地贴墙扭了下腰肢,蛇一般的。本就细小的衣带子便松散开来,两颗生动的鲜红/刹时突/起在四目下……调皮的灵俏啊,仿佛只要他弯下腰轻轻用口吸//舔,它便能立刻如蜜一般化开;那红的周围是两座高//耸眩目的白,山峰一般丰//润而坚//挺着,在她的腰肢扭摆作用下微微震//颤,十足的弹……

    怕是一只手都握不住的吧……该死,真是疯了!想些什么呢!

    一股荼靡的淡淡**豁然在鼻端溢开。

    或许是一下午的训练,来不及喝水,玄柯忽然觉得嗓音发烧一般干痒起来。

    青娘却似并不在意,低头淡扫一眼便掠过了视线,也不将衣服扯好,很快又挑起下颌来看他。

    他那样冷而愤怒地盯着她,她竟也不知害怕,一双清冽的眸子直直回凝过来,仿佛与他对视于她而言也是一种极为有趣的游戏。

    玄柯眼里反感更甚,他怎么忘了呢,她本就是个说变就变、不折手段的妖妇啊,她的字典里怎会有羞愧这两个字?或许眼前这翻姿态就是她一开始布好的局也未必。

    四目直直对视着,久久不见谁先败下阵来,倒是一一浅的呼吸更加焦着,即刻爆发般的危险。

    玄柯忽然短短一瞬清醒——他险些都要忘了他的初衷,他来这不过是向她要回属于他的东西罢了,何必如此浪费时间?

    何况她几时畏惧过自己?明知他万般讨厌她,却偏还要想尽办法纠缠他,正面的勾引不成,便背地里造谣;他不再踏及她的地盘,也定了新的律令,她便又擅自抠下他的古玉,逼他前来见她……是贪恋他的身份与富贵么?亦或是为了给孩子谋一个好家室,不然缘何这样步步紧逼?

    ……

    对了,她的孩子呢?那个圆团团一般、一看见他便要开始装可怜的小毛头?

    仿佛是见他分了心,青娘的嘴角漾出来一抹浅笑。那样的弧度,分明带着嘲讽的,像极了挑衅:“怎么?才对视了这一会,你便又不敢继续看我了么?”

    嘴上淡笑着,柔//白的双腿也从玫红色的长裙里缓缓探出,微勾着向他的下///腹部攀去。

    玄柯的手忽然有些颤抖,他觉得他不应该再等什么古玉了,该走了吧?再不走接下去的是什么已然十分明了。上次他因着中毒制住了孽欲,这次……他却不能把握了。因自那夜之后,这少见的妖媚女人,就像是鬼魅一般日日盘旋在他的脑海,再也赶之不走了。

    他讨厌这种被人牵制的感觉,可是偏偏挪不动脚步啊,似乎思维全然不受他控制了,着了魔障一般。

    女人双腿若有似无的轻蹭,仿佛毒盅在啃//咬,只觉下///腹顿时升//腾起一股难以言喻的热与酥//麻。有沉睡的青龙渐渐张扬开来,迅速而猛烈的胀////大,原本平滑的青灰长裤逐渐隆起来一道帐篷,那滚//烫的热//欲便从下方一路横冲而上,连脑袋都开始发烫了。

    ……

    这个女人,她却还不知停止,她竟是一路直往他那里蹭去。她是吃定他不敢或是无能将她如何麽?

    ——对呀,哪有男人不好色呢?都光溜溜栽进怀里了还能推得开,不是有隐疾还能是什么?

    ——我的意思是……正常男人到了那样的地方,应该都会的……

    ——咱大营里怀疑将军有毛病的可不只咱哥几个……

    思绪凌乱中那方才马车外听到的不堪言语又如魔咒一般响起,充斥在耳边的还有一群犷的哈哈大笑,对了,隐约还夹杂着软趴趴的“哧哧”浅笑呢……当时她的表情,一定也如现在一般吧?狐狸一样眯着眼睛,嘴角戏谑上弯着,看尽了他的笑话……妖啊。

    还管什么孩子呢……这个可恶的女人!

    “我刀上的古玉呢?”玄柯腾出一手,五指□青娘碎散的发髻里,抓着她的发丝冷声质问。他的身材那样魁梧,青娘不过才及他的肩头啊,略带胡茬的下巴抵在青娘额间,那么重的,仿佛偏要将她弄疼才肯罢休。

    青娘的发髻早在刚才的挣扎中凌乱了,瀑布一般散开他的大掌下。有风从窗子吹进,那发丝便入了他的口,淡淡花的清香,那么细那么软,混合着满屋子诡异的热,好容易一瞬的清醒立刻又恍惚了。

    “说什么呀,听不明白呐~~”青娘吃痛,微皱了下眉头。却并不哀求他松手,偏偏仰起下颌媚笑地去看他,咬着下唇,发出哧哧浅笑:“将军大人,你的盔甲弄疼我了~~”

    挣扎出双手,这便要开始解他的铠甲。该死的女人,她竟然似乎对铠甲十分熟悉,而铠甲在她无骨的手中也如棉麻一般,竟那样轻巧的被她卸了下来。

    再接着她的手便穿透白色里衣抚上了他的前,指尖柔软的触感,点在肌肤上是冰凉的酥//麻……他的身体是滚//烫的,她的手却极为冰凉,两种极端的碰撞使那荼糜的欲//望愈加蓬勃燃烧起来。

    青娘兀自徐徐往下索着,半敞的////蹭着玄柯悍的肌,蹭一片便烧起来一片;那双勾魂般的眼睛还要斜挑着去看他,手上的动作一路往下,嘴角笑意也越发诡秘,眼看就要触及青龙腾生之地……却,忽地收将起来。

    过分,她分明在戏耍自己!

    突然的停止,让玄柯只觉一瞬被抽干了一般空虚……这该死的女人!当真以为我不敢将你如何么?不过是不屑罢了!他最反感便是她这副谁也不能将她如何的表情,这感觉就似那里头的妃子,对着太监沐浴,分明知他的无能,却偏要故意搔首弄姿挑衅着他、摆着各种妖娆与妩媚给他看,玩物一般,一点自尊都不留给他们。

    玄柯一把钳住青娘细滑的手腕,用他认为最森冷最反感的声音:“我刀上的古玉呢!”

    “痛……”青娘皱了眉,腰身贴在他结实的大腿处,软软的仰着头看他,全身重力似全放在了他拖在她腕处的那只手,仿佛他只要稍微一松,她整个儿就要如水一般瘫软在地上。

    “你若是敢要我,我便告诉你好麽~~呵呵啊~~”

    哪有男人不好色呢?都光溜溜栽进怀里了还能推得开……

    我的意思是……正常男人到了那样的地方,应该都会的……

    ——那挑衅的话再次如魔咒响起。

    该死的女人!她知不知道,那个夜晚,但凡她稍微再往下一点点,她便知道他当时是一种怎样的隐忍!先莫说他不喜欢她,便是她那样娇弱的身子,连气息都虚浮无力,以他这样孔武的身子她如何能吃得消?索他强忍着如火般的孽欲走了,却留下来如此一道致伤自尊的话柄让她嘲笑自己。

    内心隐隐的渴望,因着这被屡屡挑衅的自尊终于爆发出来,满腔的愤怒化做狂野的掠夺与侵略,玄柯忽然的再没有了理智,惩罚般一把将青娘的发丝扯过,弓起一腿,牢牢将她抵坐在冰凉的青砖墙面上。

    不容她丝毫反应与错愕,灼热的唇舌直直探进她微张的口唇,生//猛吸住了那一抹拼命躲闪的丁/香小/舌;空余的两手也丝毫再不矜持,“撕拉”一下,直将那抹薄薄的衣撕成了两半。

    眩目的白,中间装点着两颗诱//人的红……青龙越发昂扬起来,不受控制了啊。玄柯伸出大掌一把将它们包过,毫不怜惜地大力揉//搓开来——疯了!这时候连他也觉得自己疯了。

    “啊——”听到女人一身吃痛的无力轻//吟。

    是啊,他长年握刀的糙大掌可不懂什么怜香惜玉。是真的不懂啊,他这样一个争战多年的铁血将军,懂得什么风花雪月?可千万别怪他……要怪就怪你自己,如若不是你这不要命的屡屡挑衅,我怎也不会如此欺负你!

    掌心握住那高//耸的////,微微有些不习惯这样酥麻的软。可是这样陌生的柔//软触觉,却比之刀剑更让人难以撒手——这分明是一种上瘾的毒,沾了便只能更加沉迷的往下栽去。

    玄柯只停滞了一瞬,下一秒便更加大力揉//搓起来,那丰//润的白顿时如潮水一般在他的掌下此起彼伏。

    那妖妇仿佛没料到他竟然敢吻她,一时竟也木楞楞的由得他去。是啊,她那样看不起他,她应该以为他永远只是一只无用的纸老虎,因着身体的隐疾连碰一碰、甚至看一看女人的勇气都没有。

    而现在,他要让她后悔,让她明白他是有多么的不可侵犯。

    心中越是如此作想,手上的动作便越发肆意生猛起来。那样柔软而富有弹的//丰润质感,用力捏下去,又从另一侧弹出来,调皮到让你无法掌控,却越发激起了将军骨子里的侵略

    这样的感觉,就仿佛在战场上遇到了劲敌,心中渴望对方能尽快在自己的威力下臣服,但却又矛盾的希望他是个稍微有些能力的敌人,好让这场战争玩得更有趣味和挑战一些。

    这大约就是武将的矛盾,亦或是男人侵略的本□。

    玄柯蛮横而肆、、意地吻着青娘的唇,不容她有丝毫喘//息的空间,是的,他就是要让她难受,让她后悔,让她后悔她不该沾惹到他。

    他从前那么那么地反感她,她所有的一他都厌恶;可是这时候却忽然觉得她的唇那样柔软而脆弱,原只是因惩罚而吻她,吻得久了,渐渐却舍不得松口了,甚至……他想要的其实还有更多更多——因为下//腹部的热,早已超出了他所能掌控的范围,那样膨//胀而滚//烫的孽//欲,再不释放,他真的都要疯了!

    青娘的唇在生猛的攻克下似乎破了,有淡淡的咸热溢出来;而她似乎也从方才一瞬的惊愕中回过了神,竟也开始回吻他,先只是轻//舔,后来便顺着他的侵掠直接吸住了他的舌。如若无骨的手攀上他的脖颈,整个儿吊坐在他曲着的膝盖处。

    那膝盖处青灰的长裤已早就湿去了好一大块……这样放///荡的女人,他甚至还没开始如何呢,她便已然湿成了这般。

    玄柯低头,调整了膝盖的位置,一把撕去青娘身上仅有的一抹红色底//裤。二人前的衣物早就滑落,古铜的肌紧贴着眩目的圆白,那样紧,紧得都没有缝隙了。

    丰//润的//在他方才一番肆意蹂躏下微微泛出了红与青紫,怪他,疯了一般,真是太过用力了……顶端的红樱却更加生动润泽,调皮地上下震颤着,看在他眼里,只觉齿间都要酸软了。

    该死的!

    玄柯豁然舍弃口中的馨香小舌,一掌揉着她的柔//软,便去吻她的樱桃,吸着,吮着。它则十分做作,忽然害羞了一般,在他的口中调皮躲闪开,怎么也拿捏不住……干脆咬下去吧,反正她这样的女人。

    “呵啊——”如预料般,又听到她一声痛楚却沉迷的呻吟。

    有淡淡的//进了口中,□的味道,心智再也找不见踪影了。

    “将军、将军……”她的身体似乎极为敏感,潮水更加泛滥了,膝盖处的面料湿得不成样子。她的口中也开始呵出奇怪的叫声,她叫他“将军”,而不是平常一般的直呼“你”或者“我”,她终于屈服了么?

    还不够呢!你看,她无骨的手又从他的衣襟处伸进去了,竟然还那么大胆呀,一把握住了他的青龙。

    本就昂扬的青龙早已将青灰长裤撑起来高高的一方帐篷,那样软而冰凉的手指覆着上来,一瞬间都要死了啊。

    “你,不是……”握住的那一刻,他终于从她的眼中看出了些许恍然。

    她该后悔了麽?却来不及了!是你,偏是你这样一路将我引到这道上来,如何容得你去后悔?

    玄柯收起弓着的长腿,一把扯落她早已湿搭搭的亵裤,这样//糜的女人,才不要去心疼她。即便弄痛了,也都是她一手造成的。

    她的个子于他原是这样的小,软软地被他抵在砖墙上,整个人都藏进了他的影里。分明是这样的娇弱,原是需要人怜惜的小女子呀,却偏生出一副不相搭的妖媚与不羁姿态,让人忍不住想要去侵略、去弄疼……

    再不容迟疑了,那青龙也容不得他迟疑,玄柯修长的手指豁然伸向那早就水漫金山的梅花池地,昂扬的青龙便跟着送上去。

    “将军——”

    他听到一声尖锐低呼……

加入书签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打开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