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节错误举报 | 加入书签

荷包网-> 种田文 -> 娘子合欢全文免费阅读

第10章 不堪的角色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尘土飞扬的岔路口,杨希手持长剑正大步将将往营地方向回去。烈烈日头将他壮实的身影打照成斜长一条,因着那心事重重的五官,一向乐天的他此刻看着倒显得落寞万分。

    “啪——”

    闷着头,也不知道在想些什么,忽听小土丘上传来一声重物落地之响。

    明明早上娘俩个出了门的,怎的有声音?终究忍不住还是抬起头来看了看。

    不大的土坡上,三四张灰木钉制而成的小矮桌、十来张比之更矮的半旧木凳悉数错落,只桌上却稀稀蒙了一层土灰……一连好几日不曾上去,桌椅物件依旧的洁净规整,却分明萧条清冷不少。

    想到晨间远远瞥见的青衣背影,那样娇弱的小妇人家却推着偌大板车带着娃儿去赶集,明明虚弱到步子发软,却还要艰难维持着生计……杨希忽然没来由眼睛有些酸涩。

    哎呀,多大一个小伙,却生得如此柔软心肠。

    吸了吸鼻子,握紧拳头拼命告诉自己:杨希你小子他妈再上去一步你就别姓杨!

    却又看到那纸糊的薄窗里似依稀有个黑影鬼鬼祟祟在窗内晃荡,看那平板一般的身材,本不是青娘的身形;接着便有一颗黑漆漆的脑袋往那半开的窗子外探了探,很快又缩将回去,乌一般。

    该死,哪个不怕死的,大白天跑来老子的地盘偷东西!

    原本因为谣言,想要避嫌不去的,然终究放心不下,杨希还是大步踏了上去。壮实的身影风一般赶着路,倒比先头卖力不少——青娘一个小妇人家缝缝补补好容易赚些糊口银子,若要被偷去还如何过得了冬天?

    ^^^^^^^^^

    几步行至窗前,拾起方才掉下之物一看,竟然是将军离了身边好几日的碧血寒刀。古朴刀鞘上刻着上古图腾乱纹,一排翡翠古玉闪着幽光,却独独缺了中间那最大的一颗。

    大哥的刀如何会来这里?杨希两道浓眉凝起,炯亮眸子不由往屋子扫去——那屋里头的平板身材定然不会是他,难不成谁这般坏心眼,要生出蛾子陷害青娘?……不可能呀,大哥的功夫他不是不知,谁又有如此本事,能生生从他身边偷走宝刀?

    正疑惑着,思绪百转千回,那黑影终于从半开的窗子处探出来一颗黑漆脑袋。似没见到窗下的他,白白净净的脸和手先伸将出来,再下去便是一双小而翘的臀。

    一袭红衣黑带,却是刚入伍不久的新兵疙瘩。

    小个子新兵费力从窗口探出身板,“啪嗒”一声屁股着地坐在了地板上。从来没吃过这样的苦呀,那下头顿时如裂开一般抽心的疼。

    “日他老爷子的一群怂爷们!吃力不讨好的事尽让老子干……”着屁股“哎哟哎哟”叫着正准备站起来,脖子上却忽然袭来一抹寒光闪闪的锐利长刀。刺骨冰凉的触觉,似乎下一秒便要断头一般,那剩下的话便再不敢说下去了。

    “英雄饶命!英雄饶命!”小兵疙瘩连头都不敢抬,两条腿软趴趴往地上“啪嗒”一跪,赶紧磕着脑袋可劲叫嚷起来。才不过二十出头的年纪么,年轻的白净小脸上极尽恐慌。

    该死,这般货色如何也混进军营?

    一向最是厌恶那些不学无术的富贵执夸子弟,吃又吃不得苦,训又训之不得!杨希捺下心中厌烦,冷冷咳了咳嗓子:“哼,自己人。”

    “哦……***不早说!”小兵这才敢睁开眼来。愕然仰起头,才要骂人的,却看到一张浓眉大眼的帅气脸庞,森冷打量着自己,眼底分明的厌恶与不耐。

    早就听说大将军手底下的杨参将,年纪轻轻官居三品,人品绝对的耿直正派,最是厌恶宵小圆滑之辈。小兵凝着那张怒气森森的俊脸,忍不住吸了吸口水:“啊?杨、杨参将……是、是……小的该死!”

    “哼,新的军令没有看到吗?大白天不去练,跑人家房里鬼鬼祟祟做什么?”杨希冷冷打断他的话,手上的宝刀却不见收将半分。

    寒气逼人的触觉吓得小兵越发两腿发软,还是眼前保命要紧啊!哆哆嗦嗦指着窗口道:“回、回杨参将……是、早上小的在扫地,将军私下嘱咐小的来这里……说是、说是前日下午路过,把刀落在这了,见小的打扫无事,就差小的过来拿……小的等了好久不见那娘们……啊呸,老板娘!怕将军怪罪,只好爬进去取……”

    前日下午路过?杨希微微蹙了眉峰,那日下午大哥来时分明带的是长剑,碧血寒刀早在之前便离了他身边;况大哥本不曾下过马来,又如何落下宝刀?

    心中忽然闷得慌,说不出理由的闷。一双锐利眼神忍不住更加森冷地审视起面前的小白脸,试图从他眼里看出些许撒谎的颜色……也许是撒谎,那么他的焦闷便能散开些许。

    可是小兵仔拼命抹着脸上的汗,表情除了恐慌还是恐慌,倒看不出半分编造的痕迹,由不得他不信啊……那么极有可能的,将军在那之前便来过青娘的茶铺,甚至还不只一次的来过,不然缘何宝刀落在了这儿,却不见他丁点焦虑?——必然是已经对这里十分熟悉和放心了吧。

    想到那次大哥忽然没来由打问自己对青娘如何看法,自己竟还天真的以为与青娘将要喜事临近……甚至借着酒劲,还在众人面前大胆揽了青娘的腰肢……真真不要脸到不行!以大哥那样隐忍的子,若非不是自己太过大胆放肆,他也定不会如此生气而迁怒于青娘。

    “真真是将军让小的来的,将军说、说不想让别人看到,徒然多生了谣言,影响不好,便让小的偷偷拿了送回去……不信杨参将您看!我这可有将军出营的令牌……”小兵仔还在说,边说边颤巍巍往口掏去。

    杨希却早没了深究的**,一时只觉自己卑鄙下作到不行,大哥对自己恩重如山,临了自己却反过来挖了他的墙角。甚至,就在方才未见到宝刀的前一刻,他心里还隐约报着侥幸的心思,或许真是谣言也未必,自己或许还有希望的吧……

    杨希,你几时竟变得如此忘恩负义?

    那持着刀柄的手微微颤抖着,青筋暴突起来,似恨不得多出来些许勇气,干脆生生将自己刺穿了谢罪一般焦着。

    小参将不说话,只一双杀人的眼神冰冻一样冷凝着,看得小兵额头上的冷汗越发冒得勤快……天爷爷的,早知道遇上这么个一筋的愣头青,天塌了他都不肯来!原还以为将军差他来办这样的私事,或许有被重用的希望呢,真真蠢到家了……

    “杨、杨参将……小的说的句句属实,您、您的刀~~~”小兵弱弱伸出手指头,试探的移了移刀背,见杨希并未动作,便放心站了起来。

    想来是个善于察言观色的子,那白净脸上瞬间换却上一副深刻同情,自顾自叨叨道:“将军也真是,一把刀自己来取回去就是!又不是什么偷偷的事,还要让小人这样折腾,险些都要掉了脑袋……”

    碎碎叨叨着,摆了屁股就要走。那娓娓行去的背影,两瓣翘/臀扭得如同妇人一般。

    杨希愣怔看着那娘们一样的小男人,两道浓黑的眉毛越发拧起来……对啊,又不是什么偷偷的事,大哥一向豁达爽朗之人,倘若果然同青娘没有什么,只管自己取刀就是,又何必多此一出?

    “等等!”杨希忽然张口唤道,森冷的碧血寒刀再次搭上小兵疙瘩的细小脖子:“把刀拿上!别让将军知道我今天来过!”

    “是是是,那是自然!杨参将只管放心……”小兵吓得魂都快掉了,这天刹的破差使!

    猛点着脑袋,见那一筋的小将眉头实在凝得不成样,又似巴结讨好一般,添了一句宽慰道:“那个……容小的多说……其实吧~~若说这事儿,咱营地里谁不替杨参将您叫冤?都说大将军为人向来坦荡,如何偏偏在这事上就犯了浑!便是找个女人怎么了?有什么说不得的?害了你这多年老兄弟光天化日下竟然掘了大哥的墙角,做了那无情不义的事,啧啧,不该啊不该……啊?错错,有什么该不该的!瞧小人这张破嘴……”

    小兵口中兀自叨叨碎语着,好似突然明白过来自己说错了话。正要追上去道歉,却见身边的英武小将早已行在百里开外,不由抬起小巴掌“啪嗒”掌了自己一小嘴。

    不远处杨希步子虎虎生风,垂下的掌暗暗握成了拳——塞外的风刮得猛烈,方才的那些言语如何飘不进他的耳朵?……他早该知道的,这件事最不堪的就是自己了。

加入书签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打开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