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节错误举报 | 加入书签

荷包网-> 种田文 -> 娘子合欢全文免费阅读

第9章 黑面的撩|拨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老板娘,上酒!”才在后院整理着,前头却传来一声沉低喝。

    “嗨~~来了来了~~”紫苏忙摆着腰出去。

    哟,怎个个都一身的黑?不过肩膀儿宽宽的,腰身窄而实,腿又长,倒都是上品呐。紫苏眼里泛起了流光,那腰肢一时间扭得越发蛇一般没了骨头。

    “客官~~要喝的什么酒?我这儿好酒不少,但凡能报上名头的,我都能给您拿出来。”娓娓坐到那领头的黑衣身旁,软软的就要往他身上靠。

    “去去!有得喝就行!”黑面不耐烦地拿剑鞘将她挡了开去,纱罩下的面孔似隐约透出杀气。转了附近几个镇子,任务却没有完成,心里头自是不痛快。

    嘁,有什么了不起?紫苏变了脸,收了妩媚,一本正经下去拿酒了。那眼睛长在天上的男人,她也是不稀罕的。

    川儿一扭一扭从她身边挤过来,小脚颠颠走到近门帘的一名黑衣跟前,弯下腰,高高翘着小屁股打量开——这样黑漆漆的剑他可是第一次见啊,怎么那么黑?像骑大马那个大大的头发。

    肥嫩的手指很小心地点了点那剑鞘,仰起脑袋探过黑纱往里头看,看见一双黑漆漆的冷眸子,只盯着自己,眼珠子一动也不动,什么表情也没有——像个死人。

    小身板儿忍不住打了个抖,嘴里嘟嘟囔囔着“不怕、不怕”,停了一会却更加大胆的往上握了握——那眼珠子仍然没反应,干脆垫着脚尖去拔它,准备拖去后院骑马。

    “滚开。”黑衣人终于怒了,蹬起大脚就要踢过去。

    “怎么了、怎么了?”青娘急急挑开帘子闯进来,一把将川儿捞进了怀里。只抬头看到又是那群森森的黑,赶紧颤微微低下头直往后院缩。

    “打你!”川儿本来才要哭的,见娘亲来,又大胆扬起小拳头在空中挥了挥。

    白嫩的皮肤,好看的凤眸,嘴角微微倔强的往下抿……门边黑面莫名蹙了眉,一筷子弹过去:“等等。”

    唔……痛啊。

    肩胛骨似被重击一般,青娘皱眉回过头来。腰哈得可真低,像所有胆小惧官的民妇一般,颤着声道:“黑、黑面大人什么事?”

    嗓音也与平日大不相同,十足十乡野女人特有的涩哑。

    呵,又是她。

    黑面眼神里的蔑视不变,只看着兀自挥着小拳头逞强的川儿,那蔑视里便又渐渐多了层探究。

    修长而冰冷的手指从黑袖里伸出,轻轻捏住了川儿的小下巴,紧紧打量着,好一会才森冷着嗓门问:“你的孩子?”

    “恩恩。”青娘使劲点了点头。

    “……倒是一点也不像你……你看看你,满脸的雀斑,灰黄灰黄的,”黑面勾唇笑,手指从川儿的下颌游离到青娘的脸上,从眉眼一直滑到领口,似随意般忽然地抬高了嗓音:“……捡来的吧?”

    “啊……不是不是!”才度过合欢之劫的身子最是虚软,哪儿经得起如此一惊一乍?青娘后背都要湿透了,一开始就知道这群人不好惹呀,怎么越想躲越偏偏遇上他?

    假装困窘害臊地将黑面的手从衣襟处扯开,一副懦弱无为之相:“民妇小青,丈夫在军营里从军,家里头遭、遭了灾,饿得吃不起饭……无路可去,方带着小儿一路寻了来探亲的……”

    说了一半又后悔了,啊呀呀,怎生的突然这么蠢,撒的是什么弱智谎呐?

    “哼。”黑面隐在面纱下的眼神似乎更加不屑了,很嫌恶地将手指抽了回来。

    江湖的人若非深仇大恨或是买卖当头,大半不屑于沾惹朝廷中人。

    青娘微松了口气,大幸,看来他是信了。赶紧的将川儿往帘下一放,见川儿颠着脚丫像只逃生小狐狸般钻得没了影,方才挑起门帘准备跟过去。

    只她却不知,她那无意识的虚软步子、无骨的细腰,哪儿像是乡间吃苦的人?

    黑面隔着薄纱直直凝着她的背影,若有所思。忽然地,持起剑柄将她生生又挑了过来。

    “哼,小青?……那么,你家在何处,夫家何人?来了这儿有多久?”黑面冷的说着话,本无意听她的回答。那剑柄却开始往她脯上挑去,动作娴熟却寡淡,好似多年的夫妻,边聊着家常边做着那欢/爱的动作,自然而无味。

    天爷爷,要人命了,好死不死出来买猫做什么?

    青娘忙摁住剑,谁愿意大白天被个死人调/戏?却奈何被他冷冷挑开,明明十分轻的撩/拨,手胫却要被他挑断一般震麻,再没了力气。

    ……

    剑柄继续毫无温度地挑着口烟青小扣,一颗、两颗、三颗……那黑纱下的眼神开始隐隐放出挑衅的光芒,好似一会就要看到揭穿她撒谎的好戏。

    ……

    时间明明极短,却像过去了很久很久,久得青娘都开始头晕了。双手扶着桌沿,白苍苍的手指抓得十分紧,紧得都看出那一条条青色的筋。

    衣襟扣子终于被挑尽,露出里头鼓/涨/涨的橘色衣。顶端的两颗红樱因着紧张,早已婷婷立起,那圆/润的周遭微有些湿润,越发将红樱衬得圆而生动。

    才断的日子,不仅仅是孩子,连身体都还未能完全适应。

    哦呀~~外头穿得这么菜,里头的颜色却很丰富啊。

    周围的气氛开始变得有些诡秘,有淡淡/香拂面而过,熏得所有旁的气息都静止了,隐在层层面纱下的脸似乎都只朝着她这个方向一劲看过来……似乎,隐隐还有吞咽的细微声响。

    一群披着死人皮的色胚!青娘的骨头软了,她知道她的身体这会儿又开始闷骚。心里头骂着他们不要脸,无色的面上却做着所有老实民妇应有的凄惨和恐慌。

    身旁桌子的一脚已然微微离开了地板,她在等着着他下一步准备做什么,倘若他果然敢挑下去,她便抓起桌子来砸他。

    黑面可不知她在想着什么,他原不过随意挑衅她罢了,其实心里头倒没真以为她有什么特别。只那剑柄着了魔怔似的一路挑下来,到了这会儿他却本停不住,也不想停了。

    兴许能找到他心里头想要看到的也未必。

    你看,这样完美的型,这样致的锁骨,还有这与脸面皮肤毫不相衬的白,可不像乡下干活的土包女人……嗓音里隐约哼出一声,那剑柄忽的用力往她包得紧紧的衣下挑去

    ……只须挑一下,那下面包裹着的白便再也藏不住了。

    该死!两只手怎的连抬桌子的力气都没了?青娘心跳到了嗓子口,要死了要死了……忽然脑袋一懵,那不要命的话便冲口而出:“我、我男人是……是大将军!!”

    咳咳,那个怪脾气的老男人,原谅我吧,我还不想死。

    “大将军酒后要了我,嫌我不美家室又卑微,死活不肯娶我……我、我无力生活下去,只好……只好带着娃儿自己找过来了……呜……”青娘捂着脸,呜呜哭起来。

    “咳咳……大将军?!”

    “我就说了是将军的种吧,你还不信?!”

    “嘘——小声点,传到将军那里有得你好看!”门外忽然传来几声急剧的咳嗽,犷的嗓门夹杂着金属摩擦的嘈杂声响跨进店来。

    青娘微露指缝,竟然是恰巧来镇上采买物品的几名勤务小将!!那一瞬间几乎晕倒,完了完了,回回都是自己主动惹到他,这次不定又该怎么看轻自己呢——脱衣服勾引不成,又不折手段地利用谣言造势,缠他、逼他上马么?

    ……似乎已经看到某张满带轻视与强抑懊恼的俊逸面孔了,心里头后悔得不行,早知道外头站着营地里的人,本就用不着撒谎呀……这群汉子也真是坏得够可以,明明就在外头站着嚒,非到了这时候才肯进来帮忙,差点就让你们看光了!

    不过既然做戏到了如此份上,该收尾的还是要好好收啊——继续嘤嘤的掉眼泪,一副可怜兮兮老实模样。

    将士们大步迈进店来,几双眼睛齐刷刷将一众的黑衣人冷冽一扫,又在青娘身旁的桌子围坐下。

    刀柄敲着桌子,很不客气:“小青娘!还楞着做什么?快去后头催点酒菜上来!”

    当然,这“不客气”可全然不是针对青娘的。

    “哎哟,这是做什么呢?怎的个个都欺负我们老实巴交的小青妹子~~~”紫苏从后院端着酒冲出来,食盘里冒着热腾腾的气,妖娆身段直直从青娘与黑面中间擦过,将将阻隔了剑鞘与衣。

    一双桃花眼笑眯眯弯着,想是被厨房油烟熏得久了,眼神儿略微有些发滞:“来来来,这酒啊叫三杯醉,喝了您就舍不得迈步了~~~哧哧~~”

    将士们那几句八卦似乎很有说服力。

    大约果然是自己多想了……黑面收起了剑,同样回报几名将士一圈冽的轻蔑眼神,“刷”地取过紫苏盘里的酒,猛灌进一口。

    “哗——”衣料子似乎崩得太紧,又在剑鞘方才的惯作用下,终究裂开来一道细小的缝,左不可避免的现出一块白,盈盈嫩/白,与那张脸的肤色果然云泥之别。

    只是,那白里除了白还是白,再没有其他。

    “走!”黑面终于死心,朝一众下属冷冷挥了手臂。

加入书签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打开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