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节错误举报 | 加入书签

荷包网-> 种田文 -> 娘子合欢全文免费阅读

第7章 忘川酒紫苏娘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晌午的日头稀稀淡淡,远处沙场是不变的赫赫练声。营地外几乎人影,空旷天空下,通往小茶铺的土丘上一道娇小身影便显得微不起眼。

    “吱嘎吱嘎”

    半旧小板车在土丘上行得十分吃力,板车上载着两大桶才买来的水,因着斜斜的上坡,即便再是小心,也仍免不了被漾得四面溢出。

    军营里有自己的引水渠,卖水的一向绕道不来;后小青娘在这儿开了茶铺,一日饮水量多了,那卖水的瞅见有生意可做,方才每日早晚在路口卖一趟。两桶水三个铜板的价,说贵也不贵,然终究费的力气多呀,溢出来还是可惜。

    青娘擦了擦额上细汗,袖子从手腕处滑落,露出一道道干痂的刀痕,合欢的蚀虐昨日才算是真正过去,足足疼咬了她近半月的时日。

    哎呀,她这没救的体质!你看,这般清凉的深秋,不过才推两桶水么,竟然也出了这样多的汗……又许是以往买水总有将士们帮忙推推,倒没觉得这般重,果然的,由奢入俭难呐。

    土丘上清清冷冷,远没有往日言语欢笑的热闹,有尚不及桌沿的小团子正跨着一柄致刀鞘在骑马,嘴里哼唧哼唧着“猫猫驾、驾——”,独个儿玩得不亦乐乎,一头才及耳下的浓密黑发满是细密汗珠。

    倒是个极懂事的娃儿,见青娘行得艰难,“啪嗒”一声便将刀鞘扔了,颠着两条短短小肥腿冲上前来帮忙。

    那致刀鞘上镶着翡翠古玉,泛着莹莹淡光,一看便知是世间难得的宝物,只似乎被他用什么抠翘过一般,古玉斜斜歪在一侧,被这一摔,便咕噜咕噜掉落在地,溜进了他才挖的小土洞里。

    川儿哪儿知道心疼这些,小脚颠颠冲过来便在青娘小腿上可力一抱,嘴里头哼唧着:“嘿哟嘿哟——”使劲儿将她往坡上拽。小小的身子似乎用着极大的力,小嘴儿抿得紧紧的,险些都要将青娘拌得磕倒在地。

    “好川儿,别闹……再要闹娘亲不给你买猫猫了。”青娘喘着气,淡淡雀斑的脸上却是暖暖欣慰的笑。一把猛力,好赖是推上了坡。

    川儿闻言果然松开来,可怜兮兮退开在一旁。只因娘亲这一提醒,小嘴儿复又开始叨叨开:“买猫猫、买猫猫……”

    黑亮的眼睛泛着光,想是记起来曾被某个大个子爹爹戏耍过,嘴角儿又开始哀哀往下瘪。哎哟,瞧把这小东西可怜的。

    青娘无奈摇头,将川儿抱进了里间,悉悉索索套下一身干净小短裳。早上才换的衣裳被弄得一身土灰,若是不换,一会儿干娘见了莫不又要怪她虐待了她的小心肝。

    这孩子最近俨然着了魔障,自那日见了大将军手上狐狸后,整日的念念不忘,醒了第一句是猫猫,念经般叨了一整天,睡着后还不忘在梦里头唤猫猫,真真可怜个不行。

    那将军也是个无良的角色,明知小孩儿天生最喜这些软绵绵毛乎乎的小物,偏还要故意抱着它骑马上来;不给吧,也就算了,偏又要故意往他手心里递一递,还没到毛儿呢,又给将将收回去,哪儿有这样的戏弄人?

    “好了好了,娘亲换身衣服这就带你去买。”青娘扯开在身后使劲拽裙裾的小手,使着全身的力,将两桶水倒进大缸里。忽地才发现,角落里将军那把看似极好的刀竟被儿子拉开来,刀鞘瘫在小院里,独露出一柄寒刀闪着清冽冽冷光。天爷,直吓得心虚!赶紧上上下下将川儿好一番打量。

    还好,倒没伤到分毫。

    心中不免长叹口气,所谓的血脉相承大约便是如此。你再是带着他远离刀光剑影,躲到这荒无人烟之地,那血里淌着的一腔热血却终究改变不得。你看他,从不对诗书感兴趣,偏一天到晚的缠着刀刀剑剑,着实叫人担心。

    青娘将瓷罐里的细碎钱银小心倒至床榻上,数了数,倒还有那么六七十两,不算少,却也实在不多。取了一小部分包进小袋,想了想,似乎觉得不妥,又放回去了些许。

    从前将士们时常来茶铺喝酒吃茶,少不得总从里头捎带些吃食,她们的吃穿用度其实用不了多少;如今不仅生意兑减,需要存着过冬的东西也要储备,少不得要简着花。

    柳树镇的集市七日一趟,为了照顾老远而来的人们,早早的太阳出来便开集,一直到太阳落山后方才散去。

    青娘换了一身干净衣裳,茶色的裙,浅灰的小薄袄,不招摇却修合着身体,倒也算是得体大方;又在头上裹了一块烟紫色小头巾,方才将川儿往小板车上一放,“吱嘎吱嘎”推着出了门。

    正是晌午光景,去了还能在紫苏那儿蹭上一顿饭,省得自己做了麻烦。

    ****************************

    柳树镇因着是方圆百里离着军营最近的小镇,治安最为安全,故而还算繁荣。平日里行人虽清寡,但逢七日一次的集市,四面的人们全都不约而同汇集于此,委实是个热闹。

    不宽不窄的半旧土街上,葱香的馕饼、才出炉的锅盔、大碗大碗的干拌,花样儿倒是不少;当然,倘若是恰巧碰到从南边过来的西行商人,那就更热闹了,茶叶、瓷器这些是必不可少的,胭脂水粉、细料丝绸等难得之物更成了女人们的极爱,买不起只看一看也过瘾啊。大漠的百姓讲究不比内地多,没出阁儿的小姐妹穿着鲜亮的布裙子,来来往往结队穿梭在各色人群之中,倒也是道养眼的风景。

    却说大宋立国已有二三百年,才过了鼎鼎辉煌的时代,按着宇宙生死轮回之律,如今正行至那繁华渐落的光景。

    当今圣上色//欲昏心,国面上虽看着一派繁荣昌盛,实则却都是假像。青娘这一路四处走来,除了江南那几个繁华的州城外,出了京城,剩下的便是水旱饥荒、蝗虫鼠害了。百姓们没了吃饭的活计,少不得从这个城颠沛流离到那个城,却都不过一样样的光景,这儿的城遭了旱,那儿的城灌了水,照样的吃不起饭。反倒是这人烟稀少的边城之地,因着大将军多年治理有方,虽说不甚繁荣,百姓们却个个安家乐业,倒比之关内更安稳不少。

    其实,自那夜主动勾引将军后,青娘亦是后怕的,怕那夜将军倘若稍微把持不住,那事儿便成了。她自是不喜欢他的,从来没有过交往的人,又不是那单纯得只剩风花雪月的年华,哪儿能只将将见他一眼便萌动了春心?何况她这样的身份,朝不保夕,莫说毫无再找的念头,便是有,但凡找谁也是害了人家。

    而那合欢之毒发作之日,若顺之与人交//欢,灼//烧的爱//欲得了张驰,是全然超出意识控制的放荡与孟/浪,试问哪个男人得了那样的甜头还能舍放得下?

    索将军没有。只因这点,心底里还是敬重着他,虽他是那样一个怪脾气的人。冷傲么,轻蔑么,看不起我呀,都由得你去,谁让我事先勾引了你?以后顶顶好的,就是再如从前一般,互相不打扰、不往来好了。

    街角是一家名叫“忘川”的小酒家,因着地段不好,处在街尽头,又取了个这样一个不吉利的名字,自然生意不是十分的好。商人们的忌讳多呀,出远门还得系红绳鸣大呢,如何敢喝你孟婆家的水?

    老板娘是个三十一二的风韵少妇,扎着简单圆月髻,喜穿一身暗色的红,再在腰间系一条掌宽的紫色腰带,将与臀线衬得十分完美。也不知是否太阳晒得过多,微微呈蜜色的肌肤,笑起来一双桃花眼弯弯的,十足的味道,只看一眼便能让你全身舒坦。

    没有人知道她是何时来了这儿,也甚少有人到她店里喝酒,平日里有生意时便卖一些,无人的时候就自己唱歌喝酒;偶有遇到对眼的上乘绝色,也不计较关起门来和人家发生些什么,倒是个难得的洒脱子。

    青娘与她相识亦是偶然——有些人,你哪怕只见她一眼,却亲切得可比多年老友,仿佛上辈子我就已经和你熟识了一般。

    那是深秋的清凉天,才来的青娘抱着尚在襁褓的川儿茫茫然走在无人的街口,思考着该去哪儿才能买到东西。

    却忽然,一袭红衣翩翩的风韵少妇从二层小楼不慎碰翻了浇花的水,直直将她后背淋了个透。

    “嘶——”要死人了啊,这样冰凉!

    青娘抬起头来准备斥责她,她却忽然笑起来,露出两排白白的牙,那表情好像什么也没发生过一般无辜。只朝她招着手说:“湿了吧?上来换身衣服,别把孩子着凉了。”

    ……

    这一来便成了老熟识,知道她的名字叫紫苏。

    紫苏说,第一眼见到他们母子便觉得是一家人,好像专专候着她从楼下走过一般,多年习惯午睡的她,那日竟万般辗转如何也睡不着。

    紫苏喝酒了以后还喜欢断断续续说她年轻时候的事,当然,她现在也不算老。据她所说,年轻时在苏杭她也曾是个有名头的姑娘,老了、腻了便赎了身子出来逛逛,一路走走停停,最后忽然觉得这儿好,这便留了下来。

    紫苏是个奇怪的女人,自己不愿婚嫁生子,却偏又极是喜欢小孩儿,硬要将川儿的名字同她店名扯上关系,说是天注定的有缘分,非要拜了做干娘才罢休。

    青娘也不阻拦,只浅浅笑笑便应承下来。在南方自有旧俗,身体不好的小孩儿是需要拜个干娘承一承运气的。何况在这样偏偏角角的地方,能遇得个如此随直率的知交,倒也是件极难得的好事。

    有时青娘也同她玩笑,说紫苏怕不就是喜欢上了她家小小的川儿,便故意将她泼了一盆冷水勾引上来,不然如何她浑身湿了个透,川儿却是滴水不沾?

    紫苏便笑,细致的柳叶眉笑得弯弯的,笑着笑着,眼角都冒出泪花花儿来。

    见青娘推着板车来,酒醉微熏的紫苏一双朦胧桃花眼便忽然的清澈了,打了**血一般,十分夸张地从躺椅上扑腾弹跳起,口中呼啦啦念叨着“宝贝儿、宝贝儿”,扭着蛇腰刷刷冲到了板车旁。

    正吸溜吸溜做着美梦的娃娃便被她一把捞起,左脸儿亲亲,右脸儿蹭蹭,又不知从哪儿掏出来一枚红豆糕,甜腻腻塞进了手心里。

    “猫猫……”川儿醒来,魔怔一般又要开始念经,一枚软软的糕点却将将堵住了小嘴巴。

    好闻的香香味道,又到了干娘这儿啦。

    “哎哟,可怜见的~~干娘可不是什么猫,干娘是只千年老狐狸,哧哧~~~”紫苏说着,想是觉得这个比喻好,自己捂着嘴笑起来。

    紫苏这样奇怪的女人,身边也总有些奇怪的事,不见她与谁有什么来往,却时常见她有内地的新鲜吃食。一年来,青娘早以见怪不怪——反正有得吃么,痛快吃了就是。

    青娘推起板车,扬着嗓门笑:“紫苏,你照看一会川儿,我去采买点东西,一会就回来。中午记得做我的饭,不然下次赶集我可不带川儿~”

    “诶诶~~去吧去吧!你个懒妞儿,顶好去了就别回来,川儿就留我这好了,呵呵哈~~”紫苏弯着桃花眼,一边朝青娘挥着手,一边亲昵蹭着川儿粉嫩嫩的小脸进了店——

    “宝贝儿今日想尝些什么酒?干娘新来的桂花酒香极了呢……”

加入书签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打开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