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节错误举报 | 加入书签

荷包网-> 种田文 -> 娘子合欢全文免费阅读

第3章 痴情小参军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漠北的秋天十分之短。飞沙走石的春天一过便是炽热的夏,秋天不过短短一瞬,那冬便裹着厚重的白雪翩翩而来。

    九月下旬的天气,若放在江南,大约还是小桥流水,美人着一件藕荷小短衫,一枝玫红月季,执着印花竹骨小伞坐在船头拂水轻歌,盈盈又可人;而远在西北的大漠却已然至少两件打底了,倘若要再下趟雨,少不得还要添上一款薄棉衫。

    今日倒是个艳阳天,傍晚后天边红橙橙一片,分不清是落日余晖还是战后的血色。前方在打战,不知哪儿忽然冒出的一队彪悍漠匪,听说首领是个独眼大汉,绰号“飞鹰”,管着大几千的人马,装备齐整,这大半月来频繁扫荡边塞各个部族。除了抢钱财、掠粮药外,还以杀人放血为乐,老弱妇孺全不放过,甚至连待产的孕妇他们也忍心剖得下腹。

    悍匪们出没毫无章法,狡猾得要命,却又似乎通战术,善于隐藏,十分难对付,战士们近日都在同他们打战,茶铺生意倒没了平时的好。

    青娘坐在铺子里半眯着眼睛打盹,手臂撑在桌上斜支着脑袋,露出一截白苍苍的腕。身旁长凳上是黑黑灰灰的两叠衣裳,那高的叠得齐整有序;矮的却长条条散在一侧,也不过才三四件,看料子倒是上品,缝补起来应比另一叠衣来得轻巧。只不过她偏不爱补,懒懒地挑开来放在一边,只等着那送来的人将它们原样再送回去。

    她近日忽地懒了。自十五那日合欢发作,生生脱去了三魂,这几日干什么都像没骨头一般,走路软绵绵,说话也软绵绵,但凡看见能坐的就坚决不站,能躺的坚决不坐。

    好在这几天前方打仗,生意也清淡,倒不是特别的忙。

    那个坏脾气大将军的药很管用,川儿第二天烧就退尽了。小家伙病愈后气神儿似乎很不错,他才初学的走路,步子还不太稳,想是觉得害怕,仍旧喜欢扶着桌腿和板凳哼哧哼哧的转圈圈。小屁股撅撅,小身板一扭一扭,像只肥肥小鸭子,拖着一柄致小木短剑,嘴里“da、da”的也不知念叨着什么,气得让人忍不住想捏他。

    “da、da……”

    青娘无聊,学着川儿的口型念了两句,忽地秀眉苦起来。在当地,“大”可是有爹的意思呢,啊呀,一定又是哪个无良的趁自己不注意,偷偷教给了孩子……这可不是件好事,改日小家伙懂事了,吵我要爹爹可怎么办?我便是变也变不出个爹来呀。

    却说营地里一群爷儿们长久的妻儿不在身边,想是心中思念得紧,尤喜欢伺弄她家的娃娃,不是被这个抱到腿上荡秋千,就是被那个偷偷拐出去看骑马。

    青娘本着安稳度日的原则,原还想来日雇个教书先生教会川儿读书识字,将来好让他远离纷争,做个踏实的账房小掌柜诸如此类。倒不想,如今反被一群将官教训得日渐调皮好动起来。你看他,小小的年纪,别的不喜欢,偏爱拿着小木短剑比比划划,哪儿有半分的含蓄?

    青娘眯起眼睛,看着川儿将小木短剑划出去又收回来,俊逸的五官严肃着,不厌其烦、乐此不疲地重复动作,俨然一个练的小士兵。那高而俏的小鼻子,薄而微微下抿的唇,骨子里天然的叛逆。

    不免长长叹了口气,这孩子,初生时看着倒还像自己,如今却越长越与那人相像。那张她最不愿记起的脸,偏安在了她最宝贝的川儿身上,相似得仿若模子里刻出一般,命中注定的孽缘相随……哎,也不知这东躲西藏的日子何时是个头,许不定那天一个不走运,忽然末日来临了也未必。

    正思想着,耳边传来一阵爽朗欢笑声,抬起头,几名身着银灰铠甲的年轻将士顶着落日余晖,手提酒吃食大步将将朝小茶铺走来。

    大约是打了胜仗吧,各个脸上洋溢着释然而畅达的笑容,老远的就隐约听他们道:“***!竟然被阳眼那鸟人跑了,老子先头还以为杨参将这下可要立大功了!”

    “谁说不是!那狡猾的老狐狸……不过他受了咱杨参将那只心口利箭,大约也活不了几天!”

    “是极!我说杨希,你端了那土匪的老巢,这下大将军可不得赏你几壶好酒,到时可不能背着兄弟独吞啊!”

    “呵呵哈,功劳是大家的,酒自然大家喝!”那末了说话的青年少将一身银色铠甲,头戴红樱,浓眉大眼,十分英武帅气。他叫杨希——大将军的得力爱将,幼年不过沿途乞讨逃荒的可怜孤儿,十一二岁跟随大将军玄柯进了军营,至如今不过二十方五,已然立下军功赫赫,年纪轻轻便位封三品,成了军营里最年轻的参将。

    他虽口中和众人说着话,一双炯炯眼神却跃过清风直直凝着茶铺里的小青娘,见她似乎十分困倦萎靡,那步子便随着心中焦切逐渐加快起来。

    灼灼的眼神能把人燃烧。

    青娘自然注意到了,这个赶不走骂不怕的好脾气青年小将军,你大好的前途不去奔,为何偏偏赖着我这个麻雀娘?……长长打了个哈欠将脑袋往手臂里一埋,避了开去。

    那直白的忽视杨希怎能不见?不过他是个永远的乐天派,耸耸肩膀笑一笑,撇下众人大步流行走到矮凳子旁,将“劈、劈”划着小木剑的川儿一把扛上了肩。

    没关系,我有的是时间同你们母子磨,都说铁杵磨成针,不信你的心比那铁石还要硬。

    瞅着他的动作,那余下的将士自然爆发出一阵唏嘘大笑。

    整个漠北大营至少七成的人都知道,杨希对茶铺老板娘的迷恋那可不是一般的深。打从那青衣小娘子搬到这儿没多久,他就一筋地盯上了她,平日里有事没事给她挑个水、扫扫地,不然便是送些致的木雕小玩具讨川儿欢喜。偌大个魁梧男儿,也不怕人笑话,领着个小娃过家家一般比试着武功,从不计较青娘的白眼和冷板凳。

    那青娘自来不喜多说话,能给你个眉眼弯弯的笑脸都是难得,起初追她的人不少,后来个个都打退堂鼓了,唯独他还在这不紧不慢的坚持着,也不急逼,也不远离,倒让青娘也发不起脾气来。有好事的便常常将他俩戳在一处玩笑,起初青娘还气哼哼关门收碗不招待;末了,听多也就疲了,由得他们说去,反正老娘又没和他睡一处,你们说一万遍,我也还是我,他也还是他。

    一众将士把酒食扔在她桌上,吵嚷着道:“小青娘,大白日的犯什么瞌睡?你家杨将今日打了胜仗,借你这儿吃顿小酒,快把这些拿下去做些吃食端上来!”

    杨希逗得川儿在肩上呵呵欢笑,听及此言便扭过头来看她。他是那样的喜欢着她,说不出原因的,也许只是单纯地觉得,看到她便看到了家的感觉。

    打了胜仗的他心中极是欢喜,因等候青娘下面的回复,一张好看脸颊便保持着阳光的笑容。却忽地发现,青娘今日竟然换了装束,少见的褪去平日拖沓糙衣,穿上了带花儿的小袄子。虽只是素色的青花暗纹,普通到不行的面料,但那簇新小袄却一反常态的在纤腰处收了身,于是前面的丰//满与后腰的曲折便悉数而现,实在好看到不行。

    再一细看,又发现她那张平日不苟言笑的小瓜子脸儿,竟然还挂着一副罕见的慵懒散漫表情,让她无端生出了几许女儿家的媚态。这媚态与她这张平凡的脸竟然如浑然天成一般,甚是奇妙,也许连她自己都未察觉,可是杨希却最先发现了……他想,这真是他天生的冤家啊。

    却不知,她的这副疲塌模样全是拜那合欢所赐呢。

    那灼灼而清澈的目光看得青娘好不难受。倘若是个色胚也就罢了,骂一骂赶走他,再不济一打狗扔出去;可是眼前这个,怕是连女儿家的小手都没过的好男儿呢,恶毒的话骂不出口,不恶毒的说出来又不济事,顶好就是不理他,久了不信他不冷了心。

    “咳咳。”青娘咳了咳嗓子,微微晃开手臂:“不去。我这儿是茶馆,又不是饭馆。把你们的衣服带走,今日我不营业了。”

    杨希闻言走过来,挑开衣物朗朗道:“青娘的手艺真是越发湛了,不仅补得天衣无缝,便是做起衣裳来,也好看到极致。只是可是病了,脸色这样差?若是不舒服,那兄弟们今日便不吃了,我这就去营里给你带些清补的药材来。”

    “哟呵~~~”话音才落,顿时四围一阵怪声怪调的唏嘘声响起。

    有将官从怀里掏出几颗碎银,眨着眼睛道:“去你的杨希,枉老子方才替你背后挨了一刀,见了女人忘了义……给!老板娘,二两银子的工钱,比平时可多加了一倍,赶紧的去!”

    “就是!要那么心疼,你去和将军说说情,把人小娘子抬回去择个好日子拜堂成亲就是……手都没到个,瞧把你心疼的!”

    接下去便是一众的迎合声。那话虽说得重,但话里的调侃与善意却是赤果果的,杨希呵呵浅笑着不再说话,一双深邃的眸子却坦然看向青娘,希望从她脸上看出些许松动。

    自然是落空了。

    青娘清冽的眸子里银光闪闪,只专注倒映着银子的光影。素白的手指将银钱收进抽屉,很爽快道:“早说不就是了。各位将军前头先喝着酒,看在银子的份上我去就是了。”

    怕是再不去,这脑筋不拐弯的小参将果真要去求那冷不兮兮的大将军赐婚呢。那怪脾气的老男人,谁知他会不会以为自己想攀高枝,色//诱了他的小爱将,然后一道军令赐下来把自己轰回了关内去……

    何况眼看就快入冬了,漠北这地方缺水,资源极是短缺,越往冬天食物越是翻倍的涨,川儿正是断的关键期,吃的大米蔬菜不能断,穿的棉袄要新制,还要存些防病健身的药材以备不时之需,免得又像那天晚上的求人家……

    哎哟,要死人了啦,哪儿都要花银子……心中算着芝麻账,撂了裙摆,碎步盈盈去了小灶台。

加入书签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打开书架